正文 0143 夜袭

    天界暗地中的风云涌动,虽然没有浮上水面,但各大家族和一些宗门却也隐隐有所察觉,除了一些参与的人之外,那些家族和宗门的人都暗中注意着风雨楼的状况,以及唐心和沐宸风他们如今的动静,唐心用了那么短的时间崛起,在这天界中占了那样一个地位,其强悍的实力深深的震摄着众人,锋芒太过耀眼,确实是会引来扼杀的,他们做不到的事情,并不代表,这天界就没有别的强者做得了,因此,众人都注意着,想知道,她,唐心,到最后是否会被扼杀,她手底下的风雨楼,到最后是否会被推翻。

    承过唐心恩情的,此时则有些为她担忧,就像如今,关家的大公子关习凛也在收到消息后,思量再三,调动了数十名的精卫,赶往了风雨楼,因为当日是唐心救了他,若不是她当日救了他,让他得以活命,回家处理那些事情,也不会有如今的他,欠着她的人情,他早就想还了,既然有这个机会,自是不会袖手旁观。

    而此时的风雨楼中,墨和欧阳修他们六人正在商量着事情,如今风雨楼里里外外都加强了戒备,又有阵法守护着,一般人想进来还真不是那么容易,但他们也清楚,这次与风雨楼,与他们主子为敌的人绝不是一般人,因此,万事都得小心谨慎。

    “除了各处的分楼留有一些人之外,其他的人都已经回到主楼备战,我们收到消息,真君和玄主也已经往回赶了,相信这两日也就会到主楼。”坐在下方的欧阳修沉声说着。

    一旁的司空绝也道:“另外,我们分布在外的人查到,有一伙行为诡异的人坐着马车也是往着我们主楼的方向而来,对方的修为很高,我们的人不敢太过靠近只能远远的观察着,我让他们查一下马车中坐的是什么人,但这两天却没消息传来,恐怕是遭对方击杀了。”

    “派去的人什么修为?”主位上,墨沉声问着,血色的眼眸泛着冷光。

    “神王级别。”司空绝说着,脸色凝重的道:“虽然说是神王初阶,但他的跟踪之术却是极为高超的,能发现他,那些人的修士只怕都在神王级别之上。”

    “再派人盯着,给他们配上遁轴,远距离监视。”墨沉声吩咐着。

    “是。”几人应了一声。

    而在这时,外面的天空中御剑而来的两抺身影则落在风雨楼的外面,暗处的暗卫一见两人,心头一喜,迅速的往里面掠去:“墨主!几位公子,真君和玄主回来了!”暗卫的语气中,带着难掩的欣喜之意。

    闻言,墨也是一喜,当下站了起来,迈步便往外面走去,而欧阳修他们也是相视一眼,迅速起身,跟在墨的身后,几人走出外面,正好看到沐宸风和玄月走了进来。

    “真君,玄主。”欧阳修他们六人朝两人行了一礼。

    墨则上前,朝玄月点了下头后,看向沐宸风,道:“真君,我们正在商量着那股势力的事情,既然你们来了,一起说说看吧!”说着,侧过身,请他进里面,而后,目光朝后面看了一眼。

    “嗯。”沐宸风应了一声,迈步走了进去。

    而玄月则知他在想什么,便道:“主子晚三天回来。”

    听到这话,墨点了下头,道:“走,进去说。”说着,与他一同往里面走去。

    与此同时,另一边,一处城镇中,几辆马车进入了城,很快的便引起了城中一些人的注意,因为,那几辆马车处处透着诡异,除了随行的那些修士一个个浑身散发着强大的气息之外,那令人退避三舍的威压与杀气也让人不敢随便靠近半分,而他们的特别,自然引来了林中一些修士的注意,这城中,有着风雨楼的眼线,见到那些人后,便暗中传了消息回去,只是,这些马车在第二天的时候,出了这城镇时,又让风雨楼的人失去了它的踪影,就好像,他们有意掩盖他们的行踪一般。

    而在沐宸风和玄月回到风雨楼的第三天,关习凛带着他的数十名精卫也来到了风雨楼,让守着风雨楼的人通传了一声后,他们进了里面,也见到了那一直只听说过,却不曾见过的那些人。

    沐宸风和玄月以及墨,还有欧阳修他们都在厅中坐着,进入大厅后,关习凛朝众人看了一眼,暗暗的打量着,目光停落在那血眸的男子身上时,微顿了一下,因为,其他人他都听说过,这血眸男子是什么人,倒是不怎么听说过。

    “关习凛见过真君。”他朝主位的沐宸风拱手行了一礼,他知道,玄月和六位公子都称他为真君,虽然不知他真君前面两个字是什么,但进了他们的地方,而他又是唐心的夫君,这份尊敬还是必须的,而且,真君之称,一般都为实力雄厚的强者所拥有的尊称,他的尊号也许以后会知道吧!

    “你的来意?”沐宸风在看了他一眼后,一手抿着茶,轻抿了一口。

    “我曾蒙令夫人相救,欠下她一条命,在得知有一股势力暗中要对付风雨楼后,我带上了我手底下的数十名精卫前来,希望可以帮得上忙。”他简单的将自己的来意说明,看着这厅中的众名男子,也许是他们身上的威压与气息太过强大,竟然让他心口如同压着一块巨石一般,他的实力本也不弱,但,如今见了这里面的人,才知道,他的实力只怕根本算不上什么。

    听到这话,沐宸风头也没抬的说:“既然知道如今与我们对抗的这股势力不弱,那你不怕连累了你关家?”

    “来此之前,我已经安排好家族的一切,不会有事。”

    “你的实力并不算强,就不怕死在这里了?”

    “我关习凛欠了令夫人一条命,如今真的要用我的命还,又有何不可。”他说得淡然,却也霸气十足,似乎视生死于不顾一般,倒是让厅中的几人都诧异的朝他看了一眼,再度细细的打量起来。

    沐宸风喝了口茶水,抬眸看向了他,半响,勾起一抺笑:“墨,他就交给你安排。”

    “嗯。”墨应了一声,起身,走向他:“跟我来吧!”说着,便迈步往外走去。

    一恍,几天过去了,因为自从那一天那行为诡异的马车出现在城镇后便失了踪影,而后无论他们从哪一方面着手调查,也一直没有打听到消息,能逃过他们风雨楼的搜索与探查,这样的事情,让他们都不由的有些凝重。

    这一夜,沐宸风交待底下的人提高警戒后,便回房休息,清幽的夜色一片的平静,似乎,本应如此一般,然,这平静中,却透着一丝的不寻常,此时的风雨楼众人并不知道,在风雨楼的外面不远处,已经被人暗中的围住,而后将风雨楼围住的,还不是一般的强者,因此,风雨楼中的守护,无一人察觉。

    夜色渐深,平静中似乎有着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压抑,空气中透着丝丝的闷热,然,没有风,那远处的树叶却偶尔摇动,只是在黑夜中无人察觉而已。直到,午夜时分,那潜在暗处的黑色身影朝风雨楼的方面掠去,为首的一名黑衣男子破了风雨楼外面的阵法,带着众人,潜入,将暗处的暗卫击杀。

    淡淡的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而开,突破了第一层的防卫,黑衣人进入第二层的防卫线,而后面,紧随而来的是大量的黑衣人。午夜时分,本应是睡眠最深的时刻,然而此时,沐宸风房中,床上原本熟睡着的他却突然的睁开了眼睛,迅速翻身而起,穿上衣服后走向外面。

    另一边,盘膝坐在床上的他灵敏的在嗅到那丝淡淡的血腥味后,猛然睁开眼睛,冷声一喝:“有人闯入!”同一时间,飞身往外掠去。

    玄月也几乎在同时从床上起身往外而去,他们所经历的杀戮是数不精的,对危险的降临有时只是一个直觉,而如今,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也许别人没察觉到,但他们又怎么会没察觉到?出了外面,已经能看到风雨楼众人走动的声音,以及刀剑相碰的战斗声,他迅速提气,往前而去,来到前面看到的便是欧阳修他们与黑衣人战斗的场面,当下,他拔了出长剑,也加入战斗之中,同时,冷声厉喝:“众暗卫听令!守好风雨楼!杀无赦!”

    “是!”狼牙佣兵们,以及暗卫们,还有风雨楼的护卫,不约而同的沉声应着,他们时刻准备着战斗,虽然第一层的防线被突破,但当对方进入第二层防线时,他们便已经察觉,自然不可能再放着他们再度入内。

    杀!是他们此时心头以及脑海中唯一的一个念头。

    灯火一一亮了起来,原本漆黑的风雨楼,顿时变得如同白天一般的明亮,光线的照起,也照出了那些黑衣人的身影,以及,战斗着的场面。

    沐宸风从里面出来,他的目光越过战斗中的众人,似乎,在搜索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