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41 唐心到来

    相比于这边云笑在这宫殿中养伤,沐宸风这边也收到了云曦和云笑出事的消息,而唐心因人中路上,也没固定的落脚点,消息无法准确的送到她的手中,因此,她还不知道两个孩子出事的事情。

    圣殿中,沐宸风黑沉着脸负手站在院落中,他的神情看起来显得平静,但,那周身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让人不敢靠近一步,想到两个孩子出事,而他们却不能在第一时间去到孩子的身边,负在身后的手便紧紧的拧成了拳头,青筋浮现。

    “真君。”玄月走了进来,看到他一人站在那里,浑身散发着令人退避三舍的寒气,不由抿了抿唇。

    “墨那边可有两个孩子的消息?”沐宸风转过身,看向他沉声问着。

    “没有。”玄月脸色凝重,道:“从他们收到消息后便一直在寻找,只是,到现在还不知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也没有两个孩子的下落,而欧阳修他们则在处理了他们家族的事情后,也已经赶往风雨楼备战了。”

    沐宸风沉思着,半响,问:“我娘子到哪了?”

    “她应该就在这两日便会到达圣殿,不过因为她一直在路上,怕是云曦和云笑的事情她还不知道。”

    “你准备一下,待她到了,我们便先赶回风雨楼,她要帮她师娘治疗,估计无法第一时间回去的。”沐宸风交待着,又问:“成峰主他们这几日如何?”

    “成峰主近来都没怎么走动,一直呆在院落中。”

    “嗯,下去吧!”他示意着,自己迈步回了房间。

    次日,清晨,一抺白色的身影御剑来到圣月城,因为她是直接御剑而行,掠过城门而进,底下的人见了,一个个愤怒的指着那半空中的白色身影响着,让她下来。

    唐心诧异的朝底下的众人看了一眼,并不知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让他们如此愤怒的事情,竟然一个个都在下面指着她,一脸的愤怒,当下,御着剑来到下面,依旧站在剑上,看着周围围上来的百姓和一些修士们,问:“何事?”

    众人待她下来才看清她长得如此绝色,都有那么一瞬间的惊艳,一些男的更是因看到她的容颜后,原本愤怒的语气也缓和了几分,道:“姑娘,你怎么能这样?我们圣月城有城规的,但凡进城的都不得坐马车和飞行,得步行,以示虔诚,看你的样子应该是第一次来我们圣月城,快快将飞剑收起步行,切不可像不久前那几人一样无礼。”

    闻言,唐心勾了勾唇角,目光中暗光一闪:“哦?不久前的几人?”

    “嗯,不久前有两辆马车进了我们圣月城,那几人好生无礼,最后还险些打了起来,好在圣子正好来了,不过看那几人得圣子亲迎,也许是什么来头很大的人物,只是,那一日发生的事情不少,我们城主在当年被人杀死,到现在都还在找凶手,城中护卫也都心中有愤,你切不可在这里触了他们的怒火。”

    “呵呵……”听到那修士的话后,唐心低低的笑了起来,看了周围围着的众人一眼,问:“圣殿在什么方向?”

    “圣殿在那一边。”那人本能的给她指了方向,可就在他的声音一落下,就见那白衣女子再度御剑而行,竟一下又飞上了半空之中,眨眼间就消失在他们的面前,看得他们一个个瞪起了眼睛,敢情,说了那么多她一句都没听进去不成?

    不一会,圣殿那气势磅礴的大门前,便立着一个白色的身影,看到那人的出现,守着大门的护卫当即喝道:“你是何人!”最近是多事之秋,容不得他们不小心。

    “帝殇陌何在?”唐心扫了那些护卫一眼,清冷的声音从口中传出。

    “大胆!竟敢直呼我们圣子名讳!”

    唐心见状面色一冷,直接便是迈步往里面走去,那守着大门的护卫想要阻拦,却被她衣袖轻拂便弹了开去,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他们一怔,迅速站了起来,冲着她的背影喝着:“站住!”

    进了圣殿里面,唐心皱了皱眉,因为这圣殿看起来不小,按理说沐宸风他们应该早就到了,此时也不知在哪里。迈步往里面走去,又有圣殿的弟子拦在她的前面,皆被她身上的威压震了开去,只是,她越是震开了那些弟子,众人便更是围堵着她,而有机灵的弟子则迅速的跑进里面去禀报,所幸,在得知外面的事情后,帝殇陌匆匆而来。

    “都退下!”帝殇陌看着那围向唐心的众名弟子,连忙开口喝着。

    众弟子一见圣子出来,虽疑惑,却也不敢不遵,相视了一眼后,便退到一旁去。

    帝殇陌迎了上来,看着她,露出了一抺笑容:“你来啦!”

    看到他友好的笑容,唐心眸光一闪,问:“我夫君他们呢?”

    “他们在后院,我带你去吧!”说着,对她做了个请的手势,带着她往后院而去。

    此时,玄月也听到唐心到来的消息,便来到院子中,跟沐宸风说了一声。听到她来了,沐宸风便应了一声,便对他说:“你去跟成峰主说一声。”

    “好。”玄月应着,便往外走去。

    不多时,帝殇陌带着唐心来到沐宸风所在的院中,帝殇陌并没有进去,将她带到院门口后,便对她说:“他在里面,你们聊吧,如果有事便到前殿找我。”说着,便先离开。

    唐心看了他的背影一眼,便迈步往里面走去,看到那站在院中的人在看到她时迎了过来。

    “来了?路上可有遇到什么麻烦?”沐宸风上前,来到她的身边,将她带到一旁的桌边坐下,为她倒了杯茶。

    唐心坐下,道:“路上遇到的都是小事,怎么?是有什么事情吗?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哪怕他此时带着笑容,但熟悉他的她,还是看出了他眼底的阴鸷与黑沉。

    听到这话,沐宸风唇边的笑意敛了起来,抿了抿唇,看着她道:“曦儿和笑笑出事了。”

    唐心原本端着茶水正欲饮,听到这话,眉头一皱,将茶水放下,抬眸看着他:“怎么回事?他们不是在天龙学院吗?怎么会出事?”正是因为他们觉得天龙学院安全,才让两个孩子呆在那里,在那里有院长他们照顾着,而且,他们也交待了那守着学院大门的守护神龙看着两个孩子,他们不应该会出事才对。

    “前几天收到墨的传来的消息,是学院的院长传回风雨楼的,说他们两人一夜之间就失了踪影,而在这之前,连一点预警都没有,学院的大门没有人潜入,唯一的可能就是对方种用遁轴潜入学院,悄然将两个孩子带走,墨他们已经全力在追查曦儿和笑笑的下落了,但却一点消息也没有,唯一的一件便是,暗中有一股势力在针对风雨楼,也针对着我们,欧阳修他们的身份被泄了出去,他们的家族也险些因此遭难,如今他们已经安排好了家族的事情,赶回风雨楼备战,我想,应该也就在这段时间,我们会遇到一些很强大的对手,既然你来了,我想先赶回风雨楼,如果曦儿和笑笑真的被那一股势力所抓,我也能提前做安排。”

    听着他的话,唐心沉默了片刻,道:“三天,我会留在这里三天,三天的时间可以让我师娘苏醒,你和玄月先回去,我会尽让快赶上你们。”说着,她的眉头皱了皱,想起那一次笑笑被人抓着威胁她,这一次,竟然又被人抓住,而且还是两个孩子一起,心中便忍不住担忧,她看着他,道:“你要小心一点,哪怕我们的孩子在他们的手中,也要保持冷静,只有我们在,才能救回他们,切不可中了他们的计谋而自伤。”她最怕的就是这一点,那些人用他们的孩子威胁他们,自是知道两个孩子是他们的软肋,如果用孩子威胁沐宸风让他自伤,只怕他也会毫不犹豫,若他真的伤了,只怕,到时未必能救得到两个孩子,反而会让大家都陷入绝境。

    “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的,我已经让玄月安排好,只等你来,那我们便先回去,你自己小心,尤其在路上,我担心我们现在已经被那些人暗中盯着了,路上回去时要小心别中了埋伏。”沐宸风不放心的交待着。

    “嗯。”她点了点头,问:“玄月呢?”

    “知道你到了,玄月去跟你师尊说一声。”

    “那好,我去看看师娘,顺便让玄月回来,你们就先回去吧!路上小心。”她站了起来,看着他说着。

    沐宸风也站了起来,他伸手将她拥入怀里,紧紧的抱着她,道:“你不要太担心,我会让曦儿和笑笑平安无事的回到我们身边的。”

    “嗯,我相信。”她露出了一抺笑容,也回拥着他,贪恋的将脸贴着他的胸膛,深深的吸了一口属于他身上的气息,这才松开了手,往外走去。

    知道唐心到来的成峰主心头一喜,他并不知道最近沐宸风和玄月他收到的消息,因此,也不知唐心的两个孩子出事了,也不知最近有一股强大的势力在对付着风雨楼,在知道唐心到来时,他本想随玄月去见她,不过还没走到出院子,就见那熟悉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眼前。

    “主子。”玄月唤了一声,看到她出现,便朝她走了过去。

    唐心朝他点了点头,道:“玄月,你跟他先回风雨楼,路上小心,我也会尽快赶回去的。”

    “好,你也小心。”玄月说着,便越过她,往沐宸风的院子走去。

    一旁的成峰主一听这话,便问:“是出什么事了吗?”

    “师尊。”她唤了一声,走上前,道:“是出了些事情,有势力暗中对付风雨楼,也在对付我们,居然悄然无声的潜入天龙学院抓走了我的两个孩子,所以我夫君他们会先回去。”

    闻言,成峰主脸色也凝重起来,道:“那日我们来到这里就遇到麻烦,确实是有一股势力在针对你们,只是没想到,那些人竟然能潜入天龙学院抓走你们两个孩子,难怪最近我看他们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原来是出了这事。”说着,顿了一下,道:“明月,既然你的孩子出事了,不如就先回风雨楼去,你师娘这里再缓缓。”

    “既然都来了,我想先帮师娘治疗,而这治疗也不用久,顶多三天的时间便可,我也就会比他们晚三天到风雨楼而已,师尊不必担心,我进去看看师娘。”说着,便往里面走去。

    见状,成峰主微微一叹,也跟着走了进去。

    唐心给床上的师娘把了把脉,又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体,半响,便对他说:“师尊,你带上师娘,我们现在就去赤焰山的火焰洞。”说着,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明月,你刚到这里,定是一路急赶而来,现在就帮你师娘治疗,你的身体吃得消吗?”成峰主有些担心的问着。

    唐心回头一笑:“师尊不必担心,我有灵丹妙药在身,累了就服了丹药和灵果,身体一点也没觉得疲倦,再说,我还真有些担心两个孩子,想尽快赶回去。”

    “好,那我们走吧!”成峰主点了点头,当即抱起床上的妻子,跟在唐心的身后。

    唐心直接来到大殿,见大殿之中,帝殇陌和几个老者正在说话,也不等对方通传便迈步走了进去:“帝殇陌,带我去赤焰山的火焰洞。”

    正与几位长老说唐心已经到来的帝殇陌听到这声音一怔,抬眸看去,就见那抺飘逸的白色身影迈步而来,他起身迎了过去,不解的问:“赤焰山的火焰洞?那里是圣殿的禁地,你要去那里做什么?”说着,目光却在看到她身后的成峰主以及那抱着的美貌妇人时,微闪了一下。

    唐心看着面前的他,道:“我师娘的伤需要在里面才能治疗。”

    而这时,那几位长老则忍不住的开口道:“那里是我们圣殿的禁地,就是我们圣殿的弟子也不能进去,你们又怎么能……”然,说到一半的话却因看到唐心那冰冷扫过来的目光而说不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