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40 乖,叫爹爹

    欧阳修朝他们点了点头,看向那站在不远处的欧阳老爷子他们,眼底暗光划过,走上前,对他们说道:“你们走吧!这段时间不要浮面,等风声过了再回去。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15;1看書網”

    “你……你要回风雨楼?”欧阳老爷子和欧阳家主看着他,目光复杂。

    然而,欧阳修并没有再回答他们的话,而是对跟着他来的众名修士说了一声,只见光芒一闪,他们用遁轴便离开了此处,消失无踪,只剩下那还呆站着的欧阳家几人。

    “我们也快走吧!”欧阳老爷子心底暗叹一声,对着众人说着,坐上马车后,迅速离去。

    与此同时,闻人笑他们几人也将风雨楼六公子的身份告知了家中主事的人,他们的家人并不像欧阳修的家人那样,在震惊过后就被欣喜所占领,因为他们的子孙竟然是风雨楼中神秘的六公子之一,迅速配合他们转移之后,他们也随着离去,闻人笑他们也迅速赶往风雨楼备战。

    而在一处不知名的地方,宫殿之中的一处卧室,垂落在床两边的纱缦半遮着床上躺着一抺小身影,小小的人儿脸色苍白,嘴唇毫无血色,干枯的像要裂开一般,她穿着白我的小里衣,静静的躺着,似沉睡着,又似昏迷着。

    外面,白衣男子迈步走来,身后跟着一名老者,守在门口的两名女子微微低头,恭敬的行了一礼,在白衣男子挥手示意中静静的退了下去。白衣男子推开门走进去,来到里间,挑起了床上的纱帐,看着那躺在床上的小人儿,他在床边坐下,对那候在一旁的老者说道:“看一下如何。”

    “是。”

    老者恭敬的应了一声,这才走上前,小心翼翼的将小女孩的手从被褥中拿出,手指搭上了她的手脉,半响,又检查了一下她身上的伤,这才道:“主子,她因没有灵气护体,气息很弱,身上的骨头多处都是粉碎性的骨裂,属下得研制出续骨活络丹才能让她受损的骨格恢复,不过,眼下还差一味药,最快能炼制出来也得、也得三天之后,而这三天里她都不能乱动,否则碎裂的骨髓再移开,就算到时有续骨活络丹也无法根治她的伤。”老者小心翼翼的将话说出来,感觉到主子浑身的气息越发的冷,额头间的冷汗也不禁渗出。

    “差什么药去药库拿,尽快炼制出来。”白衣男子沉声说着,扫了他一眼,又道:“再给她开一些温润补气的药。”

    “是,属下告退。”那老者应了一声,连忙退了出去。

    待那老者离开后,白衣男子看着床上的云笑,伸出了手,轻轻的贴在了她的胸口处,只见一股光芒从他手中弥漫而出,手掌微微下移,停落在她丹田处,只见,她丹田处也微微散发出一股柔和的光芒,正是那夜护住了她的那一股光芒,是由被她吞下的那块琉璃玉髓散发出来的,此时,也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竟被白衣男子掌心所涌动的光芒所吸,微微浮出了琉璃玉髓的温润光晕。

    男子看到她丹田处浮现的那股光芒,唇角微微的一勾:“也不知打哪来的小东西,竟然将琉璃玉髓吞入腹中。”他收回了手,云笑身上的光晕也随着散去,消失无踪,他看向昏迷着的小人儿,眼底溢出一抺柔和:“既然被本君所救,你以后可就是本君的了。”

    一眨眼,匆匆三日已过,这三日中,云笑不是没醒来过,只是,因为她不能乱动,因此被白衣男子点住了昏穴,一直沉睡着,三天中,白衣男子找来了一些温和又滋补的灵药熬成汤,一勺子一勺子的喂着她喝,虽然,大部分都溢出来多,但多多少少也喂了一些下去。

    这一日的清晨,老者一身脏乱匆匆的来到云笑所住的房外,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平复下心情,这才对那里面的白衣男子道:“主子,属下带着续骨活络丹过来了。”

    “进来吧!”

    老者一听,连忙迈步走了进来,手中,拿着的一个精致的盒子,来到白衣男子的身边,他双手将盒子奉上:“主子,这就是续骨活络丹,里面有十二枚,一天三枚,四天之后,这小姑娘的伤应该就恢复得差不多了。”

    白衣男子接过,打开一看,里面是十二枚极品的丹药,上面的丹纹清晰可见,绝对可以说是最为顶级的丹药,一股药香随着盒子的打开而弥漫在这房中,白衣男子伸出两指,捏起了一枚丹药喂着云笑服下,丹药入口便顺着喉咙滑了下去,在体内渐渐的化开,修复着她碎裂的骨髓以及筋脉。

    “嘶!啊……”

    因为骨骼的修复,筋脉的重塑,那股巨大的疼痛让被点住穴道昏迷中的云笑都忍不住的痛醒了过来,额头处渗出了冷汗,小脸上一片痛苦之色,惨白一片。

    老者一惊,连忙道:“主子,快按住她不要让她乱动了,否则只怕……”他第一次炼制出这续骨洛络丹,并不知在修复中会剧痛成什么样,原以为这小姑娘昏迷着应该不会太感觉到疼痛,却不想,这股修复的疼痛竟让她痛醒过来。

    在老者开口的那一瞬,白衣男子已经上前按住了她,不让她的身体有所移动,而原本还闭着眼睛的云笑在惨叫一声后,猛的睁开了眼睛,撞入眼底的就是那俊美的白衣男子,只是一瞬间的愣神,身体传来的剧痛袭来,她再度倒抽了一口冷气,尖叫了声:“嘶!好痛……”紧接着,眼前一黑,整个人又失去了意识。

    “怎么回事?”白衣男子皱着眉,看向老者。

    老者擦了擦汗,上前道:“回主子,骨骼重塑,修复筋脉会有一定的疼痛,而这只要今日服下三枚丹药后,第二日再服,就不会再感觉到疼痛,反而能感觉到药效所带来的温润,所以,只要坚持过这一天,就好了。”

    “下去吧!”

    “是。”老者连忙应了一声,恭敬的退了下去。

    白衣男子让人端了盆水进来,示意婢女退下,便解开了云笑身上的白色小里衣,拿着帕子帮她擦了擦身,而后又帮拿出了一瓶药抺在她身上渐好的伤口上,她身上的有多处伤口被尖锐的物体划伤,脸上的伤不深,恢复得比较快,已经找不到受伤的痕迹,至于身上的伤也渐好,伤痕渐淡,再过一两日也能消失不见。

    两个时辰后,云笑醒了过来,看着眼前这陌生的地方,正想动个,却不想一个温润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身上的伤不能动。”

    一双手按住了正要动的她。她一怔,听着声音是从身边传来的,侧头一看,眨了眨眼睛:“你是谁?”

    “月无双。”

    半侧着身子的男子一手托着头,如丝的墨发垂落在他的胸前,那半敞开着的衣襟,露出了里面性感结实的胸膛,再加上他本就俊美无双,此时又如温润的翩翩贵公子,还真的有种勾人的魅惑之感,若是换成别的女子在这里,定会盯着眼前男子痴迷不已,然,换成了这个只有五岁多的云笑,效果可就不一样了。

    云笑眨着眼睛,清澈狡黠的目光中有着打量,有着探究,有着防备,有着警惕,却唯独没有惊艳与欣赏,在她看来,她家的爹爹是最最好看的男子,谁都比不上她的爹爹,再说,见过了那么多长得好看的男子,眼前的男子在她眼里也就是一个怪叔叔,一个充满危险的人物,此时,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浮现而起。

    这个人为什么躺在她的床上?这个人为什么躺在她的床上还露出了胸膛?这个人为什么对着她露出了那种让她毛骨悚然的神情?难道她遇上特殊爱好的坏人了?她娘亲常说,他们兄妹长得好,要远离那些对他们不怀好意的怪人……

    几乎是本能的,便将这个叫月无双的男子列为了危险行列,列为了不怀好意的怪人。

    想了想,她扬起一个无害单纯的笑容,稚嫩的声音开口道:“我叫沐云笑,你能告诉我,这里是哪里吗?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她记得,她摔下悬崖了。

    “这是本君住的地方,你是本君救回来的。”并不知自己已经被列为危险怪人的月无双,此时嘴角带着笑容,目光温和的看着她,却不想,他的这副神情,落在云笑的眼中,就是不怀好意。

    试想,一个不认识的人对你露出那种神情,不是很诡异吗?尤其这个人还衣衫不整的跟她躺在同一张床上。

    本君?

    云笑看着他,心下思忖着,能自称本君的人,通常都是很厉害的人,就像她爹爹,对外也是自称本君就,因为他是玄冥真君,那么,这个人,又会是什么君呢?

    “月叔叔,谢谢你救了我。”压下心中的思忖,云笑扬起单纯可爱的笑脸,冲着他道谢着,只是,脸色苍白的她此时的样子还真不太好看,明明才躺在床上没几天,却像病得很重的模样,眉宇间也尽是疲倦之色。

    稚嫩的声音还有些暗哑,但却带着讨好与笑意,听着她唤他月叔叔,月无双挑了挑眉:“叔叔?叔叔不好听,叫爹爹。”

    “不要。”一听这话,云笑很干脆的拒绝了,连笑脸都省了起来。

    “嗯?”

    “笑笑自己就有爹爹,我爹爹最疼我了,他是天下间最好最好的爹爹,我才不要叫别人爹爹。”她别开了脸,哼了一声。

    “当本君的女儿,可是有很多好处的。”月无双懒懒的说着,半眯着眼睛看着她,眼中带着几分的兴致。

    “那也不要。”云笑很有骨气的拒绝了,这天下间,就她的家人最为重要,尤其是这种乱认爹的事情,可是会让她爹爹伤心的,她才不干。

    “呵呵……”

    看着她小脸上的神情,月无双低低的笑了出声,低沉而带着磁性的声音发自胸膛,眼中也染上了几分的笑意,他伸出手,戳了戳她稚嫩却略晃苍白的小脸,语带笑意的道:“小东西,你是本君的,以后就呆在本君的身边,本君会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

    听到这话,云笑却是心头一惊,当即转过头来看向他紧张的道:“我要回去找我爹爹娘亲的!还有我哥哥,他们见不到我,一定会很担心的。”

    “回那一片天界?本君想,你应该是回不去的了。”他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忽变的小脸,心下奇怪,这小东西怎么不像一个五六岁大的孩子?反而狡黠精明得让人惊讶,而且,那张小脸上浮现的各种神情,看得他心情莫名的愉悦起来。

    捡了这么个小东西回来,也许真是不错的决定,至少,以后的日子一定不会无聊。

    “回那一片天界?难道这里不是我原本在的天界?”笑笑一惊,又想起身,然,一双手又将她按了下去,不让她动弹,她怒瞪着眼睛:“放开我!”因脑海中划过的念头而心惊,此时也乱了心神,愤怒的喊着。

    月无双敛起了笑容,淡淡的道:“你全身骨络近乎粉碎性的碎裂,两个时辰前才服了修复的丹药,此时乱动,你是想以后都躺在床上当瘫痪了?”

    一听这话,云笑咬了咬唇,气哼哼的别开了眼,闭上了眼睛。她能感觉到身体传来的痛意,甚至,有种感觉,像是身体不像她的一般,无法受她的支配,只是,想到这个叫月无双的话,以及想到也许她不在爹娘和哥哥所在的那天界,她就心慌。

    月无双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半响,这才道:“只要你乖乖听话,本君会让人给你爹娘送消息,告诉他们你无事。”

    闻言,笑笑睁开了眼睛,看向他:“真的?”

    “看你的表现。”他说着,起身,下了床,对外唤道:“把吃的端进来。”

    一听他说吃的,云笑这才感觉到肚子空空有点饿,她转动着灵气逼人的眼眸,盯着月无双看着,也不知在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