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39 欧阳修的身份

    欧阳修淡漠的看了众人一眼,沉声道:“如果不想欧阳家就此被灭族,就尽快避一避风头,眼下这事情不是说着玩的,哪怕你们认为欧阳家的实力不弱,若不避开,也绝对避不过这次的祸事。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1'51看書网”

    “啪!”

    欧阳家的家主一手重重的拍在桌面上,发出了重重的一声响起,他整个人怒站了起来,指着欧阳修怒骂着:“你这逆子!到底在外面惹的是什么事?竟然会灭族这么严重?惹到的人又是什么人?我们欧阳家在这一带的地位,谁不礼让三分?谁有那个本事灭我们的族?敢给家族带来祸事,今日若不先惩罚你,你还真无法无天了!来人!”

    他大喝着,随着声音的落下,外面进来四名黑衣暗卫:“家主。”那四人恭敬的唤了一声。

    “把他给我拉下去刑房,重重的给我打他五十大鞭!”欧阳家主怒气腾腾的吩咐着。

    “是!”那四人应了一声,上前,伸手就要往欧阳修的肩膀上扣去。

    “退下!”欧阳修冷声喝着,上神巅峰的威压自他的身上弥漫而出,这股威压一出,顿时骇得众人心头大惊,最是惊愕的是那四名暗卫,他们离他最近,而后欧阳修的威压也是朝他们笼罩而下,那四人只感觉头顶上似有什么压了下来,直让他们无法喘过气来,身体在颤抖着,浑身如同置身于冰冷的冰窖之中一般,扑通一声,竟是脸色惨白的跪了下去。

    “嘶!”

    书房中的众人被这一幕惊得倒抽了一口冷气,他们不敢置信嗖的一声站了起来,震惊的看着那浑身散发着强大威压的欧阳修,那一身令人无法忽视的威压,确确实实是上神强者的威压无疑,因为就算是他们,此时竟也在这股蕴含杀气的威压之下身体感到了不适,胸口处的血气似乎在沸腾着,空气中,那无形的威压在挤压着他们,笼罩着他们,让他们的身体止不住的微微颤抖,双腿微软,竟似要跪下去一般。

    他们仿佛不认识欧阳修似的,睁着震惊的目光看着他,这个人,真的是欧阳修吗?真的是他吗?他怎么会有这么雄厚的实力品阶?放眼整个欧阳家族,也没有谁的实力到达了神王级别,他、他竟然、竟然已经是神王级别的强者,难道,难道他一直都在隐藏着他的实力?

    这个念头一经在他们的脑海中浮现,让他们险些无法接受的要昏过去,神王级别的强者啊!要知道,像诸葛家那样强大雄厚的家族当中,也就只有那诸葛老爷子是一名神王强者,而他们家,他们家竟然也出了一名神王强者,而且还一直不为他们所知,更是被他们所轻蔑,所排斥,想到这一点,欧阳老爷子和欧阳家主此时悔得连死的心都有了。

    欧阳青的脸色也是一片的惨白,衣袖下,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他震惊,不敢置信,妒忌,怨恨的看着欧阳修,一个他以为实力不如他的人,却原来已经是神王级别的强者,这样的实力距离相差,实在是让他无法平静下来,神王级别,他就是再修炼五十年,只怕也到不了这个级别,而他,这个一直被他以为踩在脚下的所谓大哥,却已经是神王强者,这、这让他如何接受!

    几名长老此时也从最初的震惊恢复到了惊喜和兴奋,看向欧阳修的目光就像在看着闪闪发光的金子一样,欧阳家出了一名神王强者,那不就代表他们欧阳家也要迈上强大家族的排列了?

    然,欧阳修可没空去理会他们的心思,冷冷的扫了跪在地上的几名暗卫后,喝道:“滚出去!”威压一收,众人只感觉那压着他们的大山总算是消失了,不由的轻呼出一口气来。

    看着神色各异的众人,欧阳修负手而立,沉声道:“事到如今,我也跟你们直说了,我乃风雨楼六公子之首,执掌风雨楼底下各方势力,风雨楼的主子是唐心,想必你们也知道,最近有势力针对她在暗中进行着,而我们内部六位公子的真实身份也泄了出去,如今在欧阳家外面早已经埋伏着众多杀手,只等一声令下便灭了这里,我本来打算留下来镇守欧阳家,但现在情况有变,我得马上赶回风雨楼,你们若是不想死,就给我尽快避一避风头,否则,欧阳家势必被灭!”

    众人才缓过神来,又被他说出来的这一番话给惊到了,那一番话,如同惊雷一般的落在他们的心头,他们一个个都就不出话来,内心却是掀起了惊滔骇浪,那一**掀起的骇浪,狠狠的,重重的拍打着他们的心头,不敢相信,不敢置信,震惊得无法言语!

    他、他竟然是风雨楼六公子之首?他竟然是那唐心座下,执掌风雨楼的六公子之首!这、这怎么可能!

    随着唐心和沐宸风他们的名声在天界传开,他们底下的势力,风雨楼的势力,以及那执掌风雨楼的六位神秘的公子,不是没人去打听,只是,一直没人打听得到他们的消息,却不想,六公子之首竟然就是他们欧阳家的欧阳修!他们、他们真的没有听错吧?

    欧阳老爷子和欧阳家主两人只感觉浑身一阵瘫软,整个人跌坐在坐位上,神情呆滞的看着欧阳修。而欧阳青此时更是说不出话来,他看着欧阳修,最后,敛下了眼眸,垂低着头,也不知在想着什么,至于那几个长老,此时动了动嘴唇,想要开口,却发现说不出声音。

    书房中的气氛,似乎在这一刻静止,只有着他们喘息的声音传来,直到,好半响,欧阳老爷子咽了咽口水,看着欧阳修,有些干巴巴的问:“你、你说欧阳府外面埋伏着杀手?那些人很厉害?”

    “没错,那些人绝不是欧阳家能对付的,尽快将家族中的人转移出避风头,待这里的人都安顿好,我要马上赶回去。”低沉而威压的声音在书房中响起,不再压制自己的修为,也不再压下自己身上的威压,他的声音,自有一股上位者的威严存在着,哪怕是欧阳家家主,他的父亲,也无法相比。

    “那、那要怎么做?”

    欧阳修看了他们一眼,道:“从正门离开是不可能的,你们将府中的小孩女人和老人先集中到后院竹林,把重要的东西带上就好,其他的都不要动,也不要弄出太大的声响来,欧阳家在别处有庄子,就先将人安排到那里去,等事情过了再回来。”

    “好。”欧阳老爷子点了点头,对他们众人道:“快去吧!不要弄出动静,先瘵小孩和女人以及老人都带到后院竹林。”

    “是。”几位长老连忙就着,这才连忙朝外面而去。

    欧阳家主复杂的看了欧阳修一眼,对欧阳青道:“你去让你娘亲他们收拾一下,尽快到竹林去。”

    “是。”欧阳青也应着,看了欧阳修一眼,却也没再多说什么,迈步往外走去。

    欧阳修走到书房外,沉声唤道:“来人!”

    只见,随着他的声音一落下,两名上神巅峰修士以及两名神王三阶的修士当即便出现在他的面前,恭敬的朝他行了一礼:“属下叩见大公子。”

    书房中,跟着出来的欧阳老爷子和欧阳家主一见那几人,嘴唇动了动,看着欧阳修的目光更是复杂。

    “让暗处的人继续盯着,你们四人到后院的竹林去,用遁轴带他们离开,只要出了这城中地界就好,其他的,自会有人安排。”欧阳修沉声吩咐着。

    “是。”四人恭敬的应了一声,便退了下去。

    欧阳修转身,对站在门边的两人道:“我的人只负责将人送出这城中地界,出了外面,就由你们自己带着人离开。”

    “嗯,我去安排马车在城外候着。”欧阳家主看着他,便也迈步往外走去,去安排接下来的事情,风雨楼惹上的人物,确实不是他们可以对抗的,避开了再说。

    约过一个时辰后,欧阳府的后院竹林中被聚集了小孩和女人以及一些老人,还有一些府中的护卫,只是,他们都不明所以,不知道为何突然将他们都叫了过来,又让他们收拾重要的东西,这一切,没人给他们解释,因此,在看到欧阳老爷子和欧阳家主以及欧阳青和几位长老到来时,都不少人问起了这事,只是,没人回答他们。

    欧阳修也跟着来到了后院竹林,身边跟着的四名修士,他看了林中的众人一眼,对欧阳老爷子和欧阳家主道:“遁轴一次可以带十人,你们打算让谁在那边接应?”

    一次可以带十人?听到这话,几人暗暗心惊,谁不知道正常来说遁轴一次只能带一人,他们的遁轴怎么可以带十人?然,虽然震惊,却也没问。

    欧阳老爷子将目光看向大长老和欧阳青,道:“就由你们两人先行在那边接应着,安排着众人离开。”

    “是。”两人没有异议,应了一声后,看向欧阳修。

    “去吧!”欧阳修对身后的四人说着。

    “是。”那四人恭敬的应了一声,走上前,从空间中拿出了遁轴,打开后,对他们道:“过来九个人。”在那名修士的身上,因遁轴的关系,他的周身之边弥漫着一股气息,是从那遁轴上面散发出来的,九人中,就由大长老和欧阳青先带着几人过去,一经进了遁轴所笼罩的范围,随着那名修士嘴唇一动,十人瞬间消失在原地。

    看到这一幕,众人怔了怔,继而,另外的三名修士也各自带着九人开始离去,一次次的重复着……

    直到,夜色渐暗之时,欧阳家中大部份的人都转移走了,一出了城外,早已经候着的马车便带着他们往欧阳家的庄子而去,而且,欧阳修吩咐过他们,让他们分开走,不要全往一个方向走,以防被追踪。

    欧阳家中,欧阳修则对欧阳老爷子道:“吩咐下人将一些院子的灯点起来。”

    听到这话,欧阳老爷子和欧阳家主都朝他看去,心微动,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他的心思竟然这么的细吗?想的事情竟然这么的周到,此时因家中大部份的人已经转移,一些院落没人住,都漆黑一片,那些盯着欧阳家的人若是看到那情况一定会有所察觉,而点起了灯,则可以迷惑敌人,当下,他们两人应了一声,便吩咐着下人去办。

    只是,饶是他们再小心,欧阳府的动静也落入了那暗处的人眼中,当他们察觉时向欧阳府进攻之时,欧阳府中也只剩下欧阳老爷子和欧阳家主以及十和名护卫和两名长老。

    “既然你们想提前死,我们便成全你们!将他们杀了!首级拿回去给主子!”领头的那黑衣人阴测着声音喝着,瞬间,那从欧阳府外窜进来的上百名黑衣人凌空而立将剩下的十几人围住。

    看到那阵势,饶是欧阳老爷子和欧阳家主也不由的脸色一变,那些人身上的杀气是那样的浓烈,强大而雄厚的威压弥漫在空气之中,如果不是他们早将族人转移,只怕,欧阳家族真的会在一夜之间被灭。

    站在欧阳老爷子和欧阳家主他们面前的欧阳修冷眼看着那上百名杀手,沉声一喝:“众人听令!”

    十几名修士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出现在欧阳修的身边。

    “杀无赦!”冰冷的声音带着杀气的从欧阳修的口中传出,随着他的声音一落下,那十几名修士沉声的一应:“是!”瞬间,十几抺身影飞掠而出,朝那黑衣人袭去。

    看着那十几名修士,欧阳老家子和欧阳家主还是忍不住担忧,就十几人,怎么可能会是那上百人的对手?而那四名送族人离开的修士还没回来,他们就是想走,此时也走不了。

    “冰雕!出来!”

    欧阳修沉声一唤,下一刻,从他身体中飞闪出一道精光,以及一声雄鹰的啼叫声,众人只见眼前白光一闪,一只冰雕展开翅膀出现在半空之中,随着冰雕的出现那些在半空中还没反应过来人的黑衣杀手只感觉浑身一冷,避得开的倒是避开一劫,避不开的直接被冰雕喷出来的寒冰冻结,如同石头一般从空中摔落,摔向地面时,有的更是四肢断裂开去,连战斗都不用战斗就死得无声无息。

    “嘶!七星神兽!”欧阳老爷子和欧阳家主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冷气,震惊的看着那上面气势磅礴的七星神兽,那只冰雕,是欧阳修的契约兽!

    “咻!”

    欧阳修持剑飞掠而出,他因为是风属性的,速度很快,在黑衣杀手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便将对方砍杀,手中利剑染着鲜血,凌空而立的他,强势而狠绝,那样的欧阳修,是欧阳家的人都不曾见过的,看到那一幕,他们不禁有了一瞬的闪神,不知为何,看着这样的欧阳修,他们脑海中浮现的竟然是,哪怕他不依靠欧阳家,他的成就也不是一般人可比的,甚至,在将来,他也许会凭着他自己的努力,开辟出一个由他自己一手建立起来的欧阳家,一个凌驾于他们欧阳家之上的欧阳家。

    “嘶!啊!”

    夜色中,刀剑相碰的声音,清晰而震摄人心,鲜血的气味随着夜风而传开,洒落于院中地面,一片触目惊心的血红,欧阳家的护卫护着欧阳老爷子他们几人,欧阳修则和十几名他带来的修士,以及冰雕一同对战那上百名的黑衣杀手,时间一点点过去,战斗一刻也没停止,直到,四名去而复返的修士出现在欧阳府中。

    凌空战斗中的欧阳修见状,便即喝道:“带他们离开!”

    那四名修士一见,其中一人迅速来到欧阳老爷子他们身边,拿出遁轴,喝道:“走!”光芒一闪,消失在空气之中。

    见状,欧阳修也在下一刻对众名修士道:“你们先撤!”

    “公子!”众人不肯离去。

    “走!我随后就到!”

    “是!”众人这才应着,而欧阳修则垫后,为他们挡去一些攻击,直到,他们离开,只剩下一名拿着遁轴的神王修士在下面。

    “公子!快下来,我们也走!”那修士冲着他喊着。

    “冰雕,回来!”欧阳修朝冰雕唤着,而冰雕则是飞向欧阳修的同时,再度朝那些黑衣人喷了一道冰冷的气息,也就在那人迅速避开之时,他们也随着消失在夜色中。

    夜色中,城外某处地方,欧阳老爷子和欧阳家主和两名长老此时忍不住有些担忧,他们都走了,欧阳修会怎么样?

    “你们快走,还愣在这里做什么?”一名神王修士冷声说着,示意他们尽快离去。他们对欧阳修恭敬,可不会对他们恭敬。

    “他、他怎么还没来?会不会出什么事了?”欧阳老爷子担忧的问着,毕竟,那样出众的能力,他们也不希望他出事了。

    “公子不会有事,你们快走吧!”

    也就在这话说间,欧阳修和另一名神王修士也随着出现在他们不远处,看到他们出现,跟着欧阳修一起来的众名修士迅速迎了过去。

    “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