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37 无路可逃!

    一处阴湿的地牢中,两抺小小的身影靠坐在墙边依在一起,两人都睁着眼睛,看着那小窗口外面的光线,云笑眨了眨眼睛,问:“哥哥,你说是谁抓了我们?是不是想拿我们对付爹爹娘亲?”

    “不知道是谁,但那两人能无声无息潜入天龙学院抓走我们而不被发现,就不是一般的修士,幕后的人也一定不简单。”云曦沉思着,冷静的说着:“我们要找机会逃走,不能让他们用我们来对付爹爹和娘亲。”他们清楚,他们两人是他们爹娘手心的宝,同时也是他们的软肋,如果真的用他们威胁爹娘,只怕……

    “那些人把我身上的药都被他们给搜走了,还把我的匕首也给拿走了。”云笑皱了皱眉头说着,继而,又露出诡异的笑容:“不过,昨晚掳我来的那个人,算算时间,应该已经死了。”

    就在她声音落下的同时,地牢的门被打开了,有着脚步声走了进来,他们两人相视一眼,抬头朝前面看去。走进来的是四名男子,后面三人是中年男子,前面那人则戴着面具,看不清面容,但后面那三人却是一副恭敬的模样,神情中更是带着一丝小心翼翼,似乎对那戴着面具的男子很是敬畏。

    “尊上,就是这两个孩子了,我们动用了两名至尊初级的强者才将他们掳来,而其中一人却在昨夜突然死去,查不到死因。”后面的其中一名中年男子说起这事时,眼中有着复杂与沉重,这两个孩子虽然年纪尚小,但却这般的非同凡响,真不愧是那两人的孩子,只不过是潜入天龙学院掳了他们来而已,那其中的一名至尊强者竟然死得无声无息,诡异非常,实在是太让人可怕了。

    负手而立的男子阴测着一双眼睛看着坐在地牢中的两个孩子,盯着他们看,却什么话也没说,但那浑身散发出来的阴寒诡异气息,却是莫名的让云曦和云笑两人有些发寒,狭小的空间中,似乎充斥着对方强大而骇人的威压,云曦还好,有青龙的威压在身,还可以抵挡得住那股威压,云笑却因身上毫无灵力气息的原因,在那股威压之下,豆珠大的冷汗从额头渗了出来,脸色也越发的显得发白,只是,她紧紧的咬住了下唇,瞪着一双眼睛盯着那负手而立的男子,愣是不吭一声。

    “看着他们,不要让他们跑了。”好半响,那戴着面具的男子这才开口,阴森森的看了云曦和云笑两人一眼后,这才转身往外走去。

    对于面具男子的话,身后的三人很是不以为意,虽然他们是那两人的孩子,也确实是有些不凡,但,如今被他们关在这地牢之中,就是插翅也难飞,还怕他们会跑了不成?但他们对男子有着敬畏之意,当下便也恭敬的应了一声:“是。”而后随着他出去,吩咐着人守在地牢外面。

    “妹妹,你怎么样?”云曦微皱着眉头,看着脸色苍白的云笑。

    “哥哥,那个人的气息你有没觉得好奇怪?”云笑深吸了口气后,压下心中的不适,这才开口问着,也随着那人的离开,这地牢中的威压也跟着散去,没那么压抑。

    闻言,云曦点了点头这,稚嫩的声音有着几分的老成与不合年龄的冷静:“他身上的气息是很诡异,那后面三人可以感觉得出来,是修仙者不错,但那个戴面具的一身气息却是敛了起来,而且,有种阴测测的感觉,自他出现我就感觉到不舒服,我可以肯定他身上的气息绝不是修仙者的气息。”

    “不是修仙者,难道是魔修?那些人难道是跟魔修勾结想对付爹爹和娘亲?”云笑稚嫩的声音也透着一股沉重,小脸上也浮现了凝重之色。

    “他们能调动至尊级别的强者对我们下手,定是有着雄厚的势力,我们得想办法逃出去。”云曦说着,目光看向那小窗口处,有着沉思。

    “哥哥,我有办法。”她凑近他的耳边,压低着声音,小声的说着。

    云曦看向她,就见她咧嘴一笑,小手在头顶上摸了摸,半响,晃了晃从的钗子:“好在我聪明,在头发里面藏了这个,全身的药都被搜走了,不过,头上藏的他们不知道。”说着,得意一笑:“不过现在我们是不能逃的,等到晚上吧!晚上他们都睡着了,我们再逃。”

    “嗯。”云曦点了点头,示意她把钗子藏好。

    另一边,大厅中,坐在主位的面具男子看着那下方的几人,冷声问:“都准备得怎么样?”

    “回尊上,各方都已经准备好了,只等尊上的命令一下,便可对围攻风雨楼。”

    “沐宸风和唐心他们如今有何动作?”男子把玩着指姆血色一般的玉扳指,脸上的面具挡去了此时的神情。

    “我们派去圣殿的人已经回来禀报,只是似乎圣殿的圣子对沐宸风他们很是信任,我们的挑拨起不到预想的效果,至于另一边,唐心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不知其下落,而我们底下的各方势力已经暗中埋伏在风雨楼六位公子的家族周围,只等尊上一声令下便灭了他们,而那六位公子也已经赶了回去坐镇,如今的风雨楼,只有一个主心骨存在,就是一个拥有血眸的男子镇守着,如果我们此时对风雨楼动手的话,无论是他们底下哪一方势力都绝对赶不回来相救,摧毁风雨楼是轻而易举!”那中年男子越说越是激动,就连语气都有几分的兴奋与期待。

    主位上的男子眯了眯眼,道:“把尾巴清理干净了,不要让人查到这里,明日,带上那两个小鬼出发。”

    “是。”

    几人恭敬的应着,眼中都有着掩不住的欣喜。他们本来犹豫着要不要对唐心他们出手,可不久前,这男子带着一众拥有强硬修士的修士来到他们的面前,才让他们下定了决心,他们也许不是唐心和沐宸风的对手,但,这不知从何而来的男子一定可以与他们对抗,如今,更有他们的孩子在手里,各方潜在的暗势力也都已经准备好,想要消灭风雨楼,想要打倒沐宸风和唐心,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了,饶是他们再强大,他们也相信,他们绝对无法与眼前的面具男子对战的,虽然他们不知眼前这面具男子的实力修为,但他可以让那一众的至尊级别修士听他号令,自是有过人之处。

    是夜,四周都静悄悄的,地牢中,原本闭着眼睛的云曦和笑笑在两名护卫巡查了一番离开后,睁开了眼睛迅速从地上站起来,来到那铁门处,笑笑从头发中拿出了钗子,看了看那锁头,而后用钗子在那锁孔中捣弄着,不一会,便打开了。

    “哥哥,我们从这里走。”云笑指着那个小窗口,那窗口很小,大人是出不去的,但他们两个孩子,从那里爬出去却很容易,云笑走到那墙边,看着那近两米高的小窗口,而后蹲了下来,小声的道:“哥哥,你踩着我上去看看外面是什么情况。”

    云曦点了点头,这窗口离他们约两米高,此时他们身上一点灵力也没有,也只能踩着另一人上去了。见他妹妹半蹲坐着,双手交叉借着膝盖的力顶着,因时间有限,他也没有犹豫,迅速踩上了她的手,再借着力踩上她的肩膀,双手往上一伸,攀住了那窗口往外看去,见外面没人走动,便微微闭上眼睛,静静的感受着空气中是否有其他气息存在着。

    下面的云笑有些不稳,却仍咬着牙撑着,直到,上面的云曦迅速借力爬了上窗口,半探着身,对着下面的云笑伸出了手:“妹妹,快上来。”

    “好。”云笑伸出手,借着上面她哥哥的力道一拉,她也爬上了窗口处,云曦先滑下窗口,云笑紧随在后,两人背后紧贴着,小心翼翼的注意着周围,突然间,前面的云曦拉住云笑的手,拉着她躲在一处假山边,两人屏着呼息,直到,那从他们前面不远处巡夜走过去的那几名修士走远了,这才迅速往另一边而去。

    只是,他们仍低估了这些人的实力,暗处,仍是有人盯着的,看到他们两人竟逃了出来,当下便掠出拦住了他们:“哪里跑!”

    “妹妹!杀出去!”云曦放开云笑的手,云笑手中握着那尖锐的钗子,而云曦则在闪身袭出的同时,拔出了对方腰间的刀,他们虽然灵力不在了,但跟着他们娘亲所学的击杀之术却依旧可以起到杀伤力,两个小小的人儿在这刻脸上尽是肃杀之气,冷冽非常,小小的人儿虽然不及对方半腰的高度,但招招凌厉,袭出之处皆是对方的致命之处。

    “砰!”没人看到笑笑往地上丢的是什么东西,只听到砰的一声响,一阵浓烟冒出,模糊了眼前的视线,待那赶来的修士和那拂开浓烟的暗卫相碰时,却发现,浓烟散去,那两个小孩却不见了踪影。

    另一边,云曦和笑笑手牵着手飞快的奔跑着,跑出了那个地方,他们才发现这外面根本就没有人家,漆黑的一片,根本分不清方向,也看不清前面的路,而后面,他们可以听到那厉喝怒斥的声音蕴含着杀气的传来,知道再这样跑下去一定会被抓回去,云曦当即对云笑道:“妹妹,我们分开跑,我引开他们,你找地方躲起来!”

    “哥哥!”云笑咬了咬唇,眼中有泪。

    “快跑!”云曦低喝着,松开了她的手,自己则跑向另一边,同时还低喊着:“妹妹,快跑!他们追来了!”

    另一边的云笑眼中含泪,她知道哥哥这是将那些人引到他那边去,让她多一丝逃跑的机会,咬了咬牙,她强忍着泪迅速往另一边跑去,夜晚的风,冷嗖嗖的,她似乎感觉到那迎面刮来的风如同利刃般让她娇嫩的皮肤一阵剌疼,几次跑得太快,整个人摔倒在地上,又再度爬了起来,继续跑,可是,似乎是她哥哥那边被抓住了,见没有她的身影,那些人又分开着往四周找,而此时的她,却是急急的煞住了脚步,有些愕然的看着那前面,漆黑一片的悬崖,此时的她竟然是让在悬崖边上,因急急煞住脚步,脚下的石头滚落悬崖下面,让她不由的心头一惊,天太黑,看不见路,如果刚才她没停下,只怕此时就摔下去了,从这里摔下去,怎么可能有生还的可能?

    “跑啊?怎么不跑了?”先前拦住他们两人而被剌伤的暗卫身后带着数人追到了这里,也看到了那站在悬崖边的小小身影,看到她走投无路,几人都阴测测的笑了:“你们以为能跑得掉?这里只有一条下山的路,四面都是万丈悬崖,摔下去,尸骨无存,那小鬼已经被我们抓住了,你还是乖乖跟我们回去,否则,少不了苦头你吃的。”

    “你们不要过来,要是我死了,你们也交不了差,让开!让我过去!”云笑冷声喝着,只是稚嫩的声音根本起不到震摄的效果,那几名修士相视了一眼,见她站在那悬崖边上,便示意着旁边的几人让开,毕竟她得不错,主子他们要的可是活人,如果弄了个尸体回去,他们也不好交待。

    看到他们微微退开,云笑小心的往旁边走去,她可不想从这里摔下去,她还要回去见她爹爹娘亲呢!可不想死。只要让她退离一点的位置,她手中的药,一定可以让她逃走的!心下打着主意,同时暗暗的捏碎了手中的药,一股暗香弥漫而开,也就在这时,那几个修士脸色一变。

    “该死!抓住她!”其中一人喝着,当即就掠向她抓去,笑笑迅速一闪,从对方的腰间钻了过去,就在她准备往前跑去时,却突然被一股暗劲拦下,她的身体本就没有灵力气息,哪经得起对方的这一股暗劲,当下,整个身体被往后推去,一脚踩空,往那万丈悬崖掉去……

    “啊……”

    夜色中,只有着一声惊呼声回久久回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