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36 潜在的危险!

    “怎么?沈掌事说不出话来了?这么说,这朵紫金莲确确实实是假的了?”那几人中的其中一名男子眉眼带笑,冷哼了一声看着那脸色忽变的掌事。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15;1看書網

    “虽然我们也不希望这丹楼出现假药,更不希望买到假药,但,这朵紫金莲确确实实是假的,沈府掌事将这一枚不到三百金币的假紫金莲以三十万的高价卖给我们,这样可不行。”

    沉默了半响,沈掌事这才看向几人,沉声说道:“几位,真是抱歉了,这样的事情在我们丹楼从来没出现过,我得向上面禀报,这样吧!我将这位阁下所花的三十万金币退还,可好?”

    “退还?呵呵,沈掌事真是说笑了,只是将金币退还就没事了吗?你可知,你们丹楼卖假药的事情若是一传出去,会掀起什么样的后果?这样吧!这紫金莲虽然是假的,但于我们也是有用处的,我们依旧买了,你就以三百金币的价格买给我们,剩下的钱,你退了吧!不过,以后我们在你丹楼这里买丹药和灵药,得给我们打个折头才行。”那名中年男子说着,似乎一副笃定他不会反对的神情。

    一旁的唐心听到这话,挑了挑眉,眼底划过一丝笑意,这恐怕就是他们的目的了吧!丹药楼的折头,他们也好意思开口,呵呵……

    “不行,这药既然出了问题,我就不能卖给你们,这样不合规距。”沈掌事沉声说着,看了他们一眼,道:“如果你们不想退了这灵药,那么这灵药拿出丹楼的大门就概不关我们丹楼的事,而你们也只能将这 紫金莲以着三十万的价格买回去,当然,我们能卖出去的,绝对是真灵药。”

    一听这话,那几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没想到他居然这般的古板不懂变通,居然说,要不就退了这灵药,三十万金币还给他们,要不就让他们直接拿着这紫金莲离开,当然,他们不会承认卖出去的是假的,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又何必……

    抿了抿唇,几人黑沉着脸,沉声道:“你们丹楼这是想抵赖不认帐了?用假货以真货的价格卖给我们?真当我们怕了你们丹楼不成?”

    见那沈掌事也黑沉着脸,唐心笑了笑,从那沈掌事的手中拿过那朵紫金莲:“这紫金莲确定没被换过?”她看向沈掌事。

    虽然不知她是谁,但沈掌事也是见过场面的,见她气度不凡,便知不是一般的人物,当下点了点头:“嗯,我可以肯定,这紫金莲确实是不曾被换过,我们丹楼的灵药都是有记号的,刚才我看了一下,这上面有我们丹楼特一无二的记号。”

    听他这么一说,唐心才想起来,风雨楼底下各分楼的东西都是有作记号的,当下,点了点头,拿着紫金莲看了看:“嗯,确实是丹楼的记号,这朵紫金莲咋看之下,确实是假的。”

    她的话才一落下,旁边的几人都得意的微抬起下巴,似挑衅一般的看向那沈掌事。而沈掌事则不惊不喜,依旧黑沉着脸,倒是那后面的药徒有些忍不住的道:“姑娘,我们丹楼的灵药和丹药都不会是假的,你会不会是看错了?”

    “呵呵……”她轻笑着,看向那四男一女,问:“你们都是炼丹师?”

    “不错!”几人应了一声,眉宇间尽是倨傲的神色。

    “你们当中,谁是药师?”她又问着,目光在几人的脸上一一掠过。

    听到这话,几人皆是一怔,没人回答。

    唐心笑了笑,没再看他们,而是道:“这朵紫金莲咋看之下确实是假的,真的紫金莲的每一片莲瓣的边缘都有一层金色的线条,而这朵紫金莲的线条却几近浅黄色,莲心处的颜色也略变,花骨的色泽虽然很是相近,但也不对,紫金莲会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莲香,而这朵,香味却较浓。”

    听着她在那里一一的点出那紫金莲的不对劲之处,那一旁的四男一女眼中都有着笑意,那名美艳的女子睨了唐心一眼,道:“你能说出这么多,想来对灵药也很是了解,这朵紫金莲,就是假的,沈掌事,你应该给我们一个说法了,如何处理更好,我想,你应该好好想想。”

    沈掌事脸色难看,抿着唇,沉默着,看向唐心。

    “不,这紫金莲的是真的。”唐心微微的勾了勾唇角,将那众人吃惊错愕的神色尽收眼底。

    “真的?怎么可能!这明明就是假的!”那名美艳的女了第一个拍桌扬声说着,一脸的愤怒。

    “姑娘,你说这是真的?”沈掌事看向她,语气中也有一丝的不解。

    “怎么可能是真的!熟悉灵药的人一看就应该知道,这是假的!”旁边的几人也开口说着,目光却是看向唐心,带着探究。

    唐心笑了笑:“这朵紫金莲确实是真的,只不过,被人下了失真的药而已,这人倒是好本事,连失真的药物都能弄出来,确实是不简单。”她微晃着手中的紫金莲,看着一脸错愕的众人,道:“这紫金莲看起来虽然是失真,但是它的药效却是依旧存在着的,一点也没变,如果各位不信的话,可以将这紫金莲当场炼制成丹,到时,各位不就知道真假了?”

    “你、你……”那美艳的女子看着她,瞪了瞪眼睛,却是说不出话来。

    “这个……我们楼中没有炼丹师,而且,紫金莲是一种续命的灵药,要配上百种珍贵药材炼制才能成丹,这恐怕……”沈掌事不由的觉得为难,一来他们楼中没有炼丹师,二来,上百种珍贵药材,虽然他们丹楼拿得出,可,却不敢用,因为这丹药若是炼制出来,可是有市无价的极品丹药,这可不是一般的炼制师就会炼制的。

    “哼!本来就是,这紫金莲可不是一般人的就敢用来炼丹的。”其中一名男子说着,眉宇间尽是得意之色:“本炼丹师就会炼制,不过,这紫金莲分明就是假的,我可不敢用它来炼丹,要知道,一片假药下去,那可是会毁了整炉丹药的。”

    那男子的话,正是所有人心中所想,确实,没有人敢在这一刻开炉炼丹,除了一个紫金莲是真是假的问题之外,如果真的炼丹,那所用的丹药也绝非一般,让他们拿出来那是不可能的,让掌事拿出来,也得再三思量。今日这事若是碰上了别人,还真会僵持不下,不过,他们碰上的是唐心,结果可就不一样了。

    “我来炼吧!”唐心瞥了那几人一眼,勾了勾唇,对那药徒道:“把他们几人带到后院去,等会我在后院炼丹。”

    药徒一怔,看了沈掌事一眼,继而对那四男一女道:“几位,请随小的来。”说着,做出请的手势。

    “好,我们倒要看看,你能炼制出什么样的丹药来。”那几人睨了唐心一眼,眼中的轻蔑显而易见,衣袖一拂,便大步往楼下走去。

    “把柜子打开,我拿点灵药。”她走向前,来到柜子边,见那沈掌事正打量着她,却没有动,忽的想到什么,一笑,从空间中取出了一块令牌。

    看到那块令牌,沈掌事脸色一变,当即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属下叩见主子!”声音中,竟有着一丝的颤抖。他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人,竟然就是他们的主子,唐心!他们身为风楼掌事,顶多见到的只是六位公子,虽常听到他们主子的盛名,却从没见过,而这面令牌,见有一人拥有,那便是他们的主子。

    此时,他不安着,惶恐着,竟然让主子看到了他掌管的丹楼出了这样的事情,实在是……

    “过来吧!把柜子打开,我拿点灵药。”唐心说着,示意他过来。

    “是。”沈掌事连忙站起,来到她旁边,将柜子打开,从里面拿出她要用的几味灵药。

    唐心也只是将拿了几味她空间没有的灵药,其他的灵药都是从空间拿出来的,并没有用这丹楼的灵药,不多时,上百种灵药凑齐,她迈步往下走去,而沈掌事则恭敬的托着托盘,跟在她的身后。

    后院等着的几人很是不以为然,就是那女子真的会炼制续命灵丹,但这丹楼想要找齐上百种灵药,可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准备好的,再说,那上百种灵药可是珍贵异常,就让她一个不知能不能炼成的人来炼制?呵,他们还真不相信,她能炼制出什么来。

    不过几人眼色倒也是不差的,看到唐心和那掌事进来,那掌事恭敬的微垂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跟在她后面的那副模样,倒是让几人都不由怔了怔,看向唐心的目光多了丝打量与探究。

    药徒也看出了掌事神情举止中的恭敬,脸上浮现着不解与疑惑,不过也没敢多问和打量,规规距距的站在一旁。

    “把灵药放在那边的桌上。”唐心说着,拂手的瞬间,真龙鼎便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当那几名炼丹师看到那真龙鼎时,一个个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指着真龙鼎,又瞪着唐心:“这、这炼丹的炉鼎你打哪里弄来的?”

    唐心看了他们几人一眼,没有说话,只是随手一扬,点燃了炉中的火焰,火焰一起,呼的一声,惊退了那围上真龙鼎的几人。鼎炉因火焰的窜起的灵力的涌动而腾起,飘浮离地边半米的高度,而后,又再度稳稳的落于地面,唐心打开了真龙鼎上的控风阵门,控制好火焰的大小,待感觉到炉中热度的合适后,拿起一旁桌面上摆放着的灵药,投进了几种,瞬间,火焰窜起,药香飘香而起,弥漫在这后院的空气中。

    看着她熟练的手法,有条不紊的动作,以及那眉宇间的自信神采,都让几人怔然,这一刻,竟不由的好奇,此女,到底是什么人?看她炼丹的手法,莫非,是品阶很高的炼丹师?

    炼制续命灵丹所用的紫金莲并不须要一整朵,因此,唐心只摘了适量的几片花瓣放进炼丹炉中,再加入剩下的灵药,便开始炼合,由于紫金莲是主要的一味灵药,因此,其他的上百种灵药的用量也并不多,因为不能掩盖了紫金莲的药效和覆盖了紫金莲的药味,唐心也没打算炼制多少,一炉上来便可,也许别人所炼制的要用大半天的时间,但她因是用本命火焰炼制的,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将那续命灵丹炼制好。

    旁边从头看到尾的几人此时也悬着一颗心,他们看到了她熟练的动作,看到了她的非同一般的鼎炉,看到了她是用本命真火在炼制的……她所展现出来的一切,本不应该让他们看到,可,偏偏,他们看到了,不知为何,当他们看到她用本命火焰炼制丹药的时候,心一沉,像是有什么脱离了他们的掌控一般,隐隐的有着一丝的不安。

    “砰!呼!”

    丹炉上面的盖子被唐心打开,瞬间,一股清香伴随着热气弥漫而出,那淡淡的莲香,让人闻之心神一阵畅爽,如置身于莲花池中上一般,浓郁的灵气和清新的香味,让他们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这药味……”几人都是炼丹师,此时,他们有种想要一窥究竟的念头,只是,看着那白衣女子,却硬生生的忍住了。

    唐心伸出拿出了真龙鼎中炼制形成的丹药,目光掠过,有九枚丹药,看到那九枚续命灵丹,她满意的勾唇一笑,将炼丹炉收回空间,拿着丹药转过身,放在原本摆放着上百种灵药的桌面上。

    “这、这是……极品续命丹!”几人颤声的说着,目光带着震惊,带着不可置信,带着震撼的看着那桌面上被放在长盘上的那九枚丹药,九枚丹药程现着淡淡的紫色,每一枚丹药上面都有着一丝金色的光芒暗暗流动着,那只有极品丹药才会出现的丹纹浮现在那每一枚丹药上面,灵气缠绕,真真说是价值连城也不以为过!

    他们都是炼丹师,但,他们可以说一句,以他们自傲的炼丹实力,却是无法炼制出这样九枚极品丹药的,这一刻,不由的对眼前这名女子生出了敬佩之情,年纪轻轻,竟然有这样的炼丹天赋,当真是不可思议!

    “现在,你们还会说,这紫金莲是假的吗?”她看向那四男一女,而这一刻,他们也猛的回过神来,脸色一变。

    几人看了看唐心,又看了看那九枚极品续命丹,其中一人笑了笑,道:“原来是真的,那既然是真的,紫金莲我们就拿回去吧!但是,你们用了我们所买下的紫金莲,我们也就不要你们付钱了,但,你们得给我们一枚极品续命丹以作、以作补偿……”那男子说着他的打算,可当目光触及唐心那似笑非笑的目光时,却忽的有些底气不足。

    唐心将那剩下的紫金莲递给一旁的沈掌事,吩咐道:“把紫金莲收起来,钱就不必退了,至于他们几人,也不用走了。”

    “你什么意思?”几人警惕的看着她,一脸的戒备。

    唐心唇边带着淡淡的笑意,目光掠过他们几人,开口道:“这紫金莲本来就是真的,但到了你们的手中之后,却成了假的,你们真的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吗?”她笑了笑,看着脸色难看的几人,继续道:“能弄出让灵药失真的药物,你们确实有本事,只可惜,运气不好碰上了我,在我的地盘耍了这些计谋,就想无事离开?呵呵,只怕,有点难了。”

    “你到底是谁?到底想怎么样!”那名美艳的女子冷声问着。警惕的看着她,能一眼就看出那灵药被她用了失真的药,她确实是不简单!

    “唐心。”她淡淡的说着。

    “你、你竟然是唐心!”几人这一回,脸色可以说是刷的一声变得惨白,就连声音都忍不住的颤抖着。他们凭着这失真的药物,可说是在别的地方弄了不少上好的灵药和金币,本以为在这里也同样可行,谁知竟会碰上唐心!而且屡试不爽的招数到了她这里却是被一眼识穿,这、这……

    “两条路,一条,为我所用,另一条……”她勾唇看了他们一眼,唇边的笑意忽的一敛,就连神情都变得冷冽:“死!”

    “你、你这是想逼我们!”几人愤怒的瞪着她,不敢相信,他们只不过就是想坑点金币和灵药罢了,现在却弄得他们偷鸡不成蚀把米,不想死就得为她所用,不为她所用就得死!这、这算哪门子的选择?

    “你们没得选择。”淡漠清冷的声音响起,她看了他们一眼,道:“从你们把主意打到丹楼开始,就已经注定了结局,难道,你们不知道?”

    几人脸色惨白,说不出半句话来。她说得对,也许他们就不应该对风雨楼的分楼动脑筋,现在动了丹楼的主意,还被她抓了个正着,如何抵赖?

    “我们、我们……”

    “你们既然都是有一技之长的炼丹师,收入我势力之下,对你们而言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风雨楼的势力之下,每一个地方都有分楼的存在,像丹楼这样专卖丹药和灵药的也不少,而丹药,则是我手底下炼丹师们所炼制,只要你们归顺于我,风雨楼可护你们往后一世无忧,当然,你们了得遵守风雨楼的规距,在我的手底下做事,最要不得的便是二心,有二心之人,往往,会生不如死。”

    一番话,恩威并施,既给了他们承诺的好处,也给了他们的警告,而他们,此时,确实没有选择的余地。风雨楼的势力日渐强大,唐心和沐宸风的名声也非同一般,也许,归顺于他们,并没坏处。

    再三思量之后,几人相视一眼,当即单膝跪下:“我们愿意归顺主子!”识时务者为俊杰,眼下,归顺是最好的办法。

    “很好。”她满意的点了点头:“今天就先这样吧!明天准备一下,去风雨楼主楼报到,会有人安排你们的。”她说着,又看向一旁的沈掌事,问:“三楼有没收拾?”

    “回主子,三楼收拾干净的了,主子到楼上休息会。”

    “嗯。”她应了一声,便转身往前面走去,直接走向三楼。

    而后面的几人则顿了一会才回过神来,面面相觑,而后,看向沈掌事。沈掌事看了他们几人一眼,露出了一抺笑意:“呵呵,几位,今晚就先到后院休息吧!”说着,唤来了那呆愣在一旁的药徒将他们带下去。

    三楼中的唐心,简单看了一下这楼中的布置,便走到里面看了看,这里分内分两室,内室是休息的地方,这外面则有一张长方形的桌子,上面摆着一些资料,每个分楼的三楼,都是让上面的人来查帐时休息的,这里,平时估计也就是欧阳修他们落脚的地方,随手翻了翻上面的一些帐本,便走到内室的床上盘膝坐下,闭上了眼睛,调息冥修着。

    直到,天色暗了下来,外面传来了敲门的声音,以及那沈掌事的声音:“主子,属下准备了晚膳。”

    “进来吧!”床上的唐心睁开了眼睛,轻呼出一口气,从床上走了下来,迈步往外面桌边走去。

    房门被推开,沈掌事端着几个酒菜走了进来,一一摆放在桌面上,这才道:“主子,这都是让人准备的膳食,如果主子觉得不合口胃,属下会马上让人重新做。”说着,他恭敬的站在一旁。

    唐心在桌边坐下,道:“不用了,就这些就行了。”说着,夹着菜吃了一口,待口中食物吞下后,这才问:“最近上面有没人下来?”

    “主子说的可是六位公子他们?近一个月,他们没有下来,只是让属下把账本送了一份回主楼。”

    唐心倒了杯酒,轻抿了一口,不再说话。而沈掌事则候在一旁,静静的,微垂低着头,直到,半个时辰过去后,唐心放人下筷子,走到窗边往下面看去,入眼的是下面的大街来往的行人,以及那跪在丹楼前面的那些人,看到那些人,她勾了勾唇角,道:“你就这样任由那些人跪在那里?”

    沈掌事一抬头,朝她看去,见她的目光落在下方,便开口道:“回主子的话,属下也赶了他们好几回了,只是,他们都不肯离开。”对他们动手的话,又说不过去,也就只能任由他们那样跪着。

    看着那底下跪着的那些人,她转身往外走去,道:“既然这样,跟我下去看看吧!”

    “是。”沈掌事恭敬的应了一声,跟着她往楼下走去,又吩咐了人把楼上的酒菜撤了。

    跪在地上的男子身体原本就有些吃不消,再加上这两天又是风吹又是日晒的,身体就更是虚弱了,若不是身边同样跪着的女子半扶着他,估计早就倒下去了。周围的人行人来去匆匆,冷眼以待,有的甚至还会说着一些难听的话语,有的还会讥讽他们几句,也有的同情他们,但,无一为他们停留。

    也就在这时,一抺白色映入了他的眼底,男子一怔,抬头看去,见竟然是那名绝美的女子,再次见到她,依旧是那样的令人惊艳,那样的尊贵高不可攀,有那么一瞬间的闪神,他又低下了头,不敢去看眼前的女子。

    “你做什么?”倒是扶着男子的那名女子,有些不悦的看着唐心。

    “你跪在这里是求丹药?”唐心连看也没看那女子一眼,而是将目光落在那男子的身上,声音平静的问着。

    “是。”那男子还是低着头,小声的应着。

    “你可知,丹楼的丹药,每一枚都价值不菲?”她再度问着,声音依旧平静而冷漠。

    “知道。”那男子还是低着头。

    “你与丹楼中的掌事可是亲戚?”

    “不、不是。”男子的声音,已经有了一丝的颤抖。

    “那你与风雨楼的主子,又或者是六位公子可相熟?”

    “素、素不相识……”男子放在膝上的手,因颤抖,紧紧的握紧。

    “既然知道丹楼丹药价值不菲,你又与楼中之人没有什么关系,那你有什么可取之处?又或者说,你本身有什么价值?值得丹楼送你一枚救命灵丹?”她的话,很是犀利,句句如同尖刃,直剌心头。

    “我、我……”他颤着声音,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住口!你凭什么这么说他,我们求的是丹楼,又不是你,再说了,你又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说这个话!”那扶着男子的女子怒视着唐心,愤怒的喝着,只差没站起来指着她的鼻子骂了。

    周围大街上的行来因唐心的出现而停下了脚步,好奇的在一旁看着,越聚越多,都围在了周围。

    唐心勾唇一笑,看着他们道:“很不巧,我正是丹楼的主子。”

    “你、你说什么……”那女子一惊,脸色瞬间一白,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然,唐心却没看她,而是看向那名同样错愕抬头的男子,不紧不慢的道:“求人不如求己,跪在这里又有什么用?想让人可怜你?同情你?区区一枚丹药,我们丹楼是拿得出,只是,就算要救,也要看那个人值不值得我们救,说真的,在你的身上,还真看不到有什么让我们拿出千金不菲的丹药救治的价值,别的就不说了,单单你跪在这里求药,这种半逼迫的举动就已经失去了让我们出手救治的资格。”

    男子整个身体突然瘫了下去,浑身在颤抖着,脸色惨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可以继续在这里跪着,耗着,不过,你要知道,丹楼不会对你伸出手,病入骨髓,顶多也就三个月的命了,若是到了别处也是这么往人家门前一跪,我相信,不用三个月你必死无疑。”说着,不再看他们,而是对身后的沈掌事道:“你回楼中去吧!我随便走走。”说着,便迈步离开。

    从头到尾,她都是冷漠的,冷情的,从头到尾,她都没想救这个人,因为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心肠的人,偶尔的好心肠,也要看对方值不值得。

    “什么人啊!这么冷血,以为长得美就了不起啊!不过就是个冷血无情的女人罢了!哼!不救就不救,有什么了不起的!”那持着男子的女子愤怒的大骂着,然而就在这时,却突然感觉一股冷嗖嗖的感觉袭来,顿时一惊抬头看去,只见,那丹楼的掌事就站在她的面前,正用着那冰冷的目光看着她。

    “祸从口出,如果不想死,就闭上你的嘴。”沈掌事冷声警告着,扫了他们一眼后,衣袖一拂,也转身步入丹楼。

    此时的唐心和沐宸风他们并不知道,在天龙学院的沐云曦和沐云笑他们,正遇到了麻烦。

    夜色下,两抺黑色的身影在天龙学院中行若无人般的掠动着,其中一人精准的找到了沐云曦的院子,悄然潜入他的屋中。而原本熟睡中的云曦似乎是有所察觉,黑暗中,猛的睁开了眼睛,身体猛的跃起,却也在同时,一只手点住了他身上的穴道,让他无法动弹的坐在床上,更是以着一种极快的手法在瞬间就封住了他一身的灵力气息,将他从床上抱起,夹在腋下,同时,那黑衣人从空间中拿出了遁轴,一经启动就从屋子中无声无息的消失,就连一丝气息也没有留下……

    而另一边,穿着白色里衣在床上翻来翻去的笑笑跟着无尾熊似的抱着被子睡着很沉,她睡觉不老实,几乎是打横着睡在床上,所幸身体小,怎么睡都没问题,一抺黑色的身影悄然的推开了关着的窗口,从窗口潜入屋中,可就是这时,床上的笑笑也猛的睁开了眼睛,清澈的目光有着警惕与冷然,只是,同样的,她才想跃起,身体也被极快的制住了,无法动弹,也无法发出声音,她瞪着一双眼睛盯着那人,而下一刻,那人将她夹在腋下,拿出遁轴,瞬间消失在屋中……

    两人夜里被人掳走,无声无息,没人知道,直到,次日的清晨,找不到他们两人的众人才大惊失色,迅速的将消息传回风雨楼给唐心他们……

    ------题外话------

    推荐逍遥游游的新文:至尊女纨绔,有兴趣的可以用去看一下。

    天纨绔,地纨绔,比不上夜家的女纨绔。

    夜轻舞本是二十一世纪,黑金帝国的大小姐。

    居然好运地成为接连遇到两次穿越的倒霉蛋儿。

    最后很苦逼地成为了点苍大陆,天星帝国,夜大元帅府的大小姐。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嚣张,跋扈,好色,烂赌,败家,草包,花痴,废物……

    种种光辉的名头,让她名动天下,无人出其右。

    草包就草包,纨绔就纨绔,谁让咱的出身好呢?

    上有并肩王的爷爷护着,下有大元帅的爹兜着。

    中有当将军的哥哥罩着,你能拿我怎么样?

    这就叫做高端,大气,上档次!

    而姐儿就是典型的白,富,美!

    羡慕,嫉妒,恨?闪瞎了你那钛合金的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