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35 真假难辨

    “去吧!处理不好,本君不介意收尾。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15.1看書網”他意有所指的斜睨了他一眼,唇边的笑容,高深莫测。

    帝殇陌心头一震,听懂了他话中的意思,稳住心神,微微朝他点了点头,这才走向前面,迎向了几位长老和八十一名圣骑士。

    “圣子,他们欺我们太甚!辱我们太深!今日,定要让他们血溅当场,方能泄我们心中愤恨!”大长老沉声怒喝着,目光越过帝殇陌,落在沐宸风他们的身上,杀气迸射而出:“来啊!圣骑士听令!把他们给杀了!”

    “是!”众名圣骑士当即沉声一应,身形就要移动,站在他们前面的帝殇陌却是伸起了手,示意众人不要妄动。

    “长老,这些事情不是他们做的,莫要中了人的计。”

    “不是他们做的?圣子,试问当今天界,谁有那个本事,谁有那个能力跟我们圣殿做对?谁又会对我们圣殿出手?十几名神王强者,数十名实力居上的修士,砍杀了我们圣殿上百名的弟子,不是他们,还会有谁?跟风雨楼做对就是找死,这样的话,圣子觉得就是别人嫁祸给他们的吗?要知道就算是天界一些大家族里面也就拥有一两名的神王强者,不是他们,谁能调动这些人?”

    大长老怒气冲冲的说着,双眼血红,紧拧着的拳头青筋浮现,显然在压抑着巨大的愤怒。他起初也有那么一瞬间怀疑是有别人动的手,可,细想之下,他们圣殿素不与人为敌,而且这么多年也不曾有人胆敢惹到他们圣殿的头上来,怎么可能突然就引来了那样的修士下达杀手?唯一让他们想到的就是那金莲圣主唐心和玄冥真君,也只有他们被他们不经意得罪了,将魔神封印在她的天之界地域之中,而她也扬言要让他们圣殿付出代价,只是没想到,他们本想以礼相待,给他们赔个不是,尽量的化解他们的怒气,到最后,他们却是这样贱踏他们的尊严,以为他们圣殿的礼让真的是怕了他们!今日,若不给他们个教训,岂不做实了他们圣殿惧于他们!

    闻言,帝殇陌眸光微闪,确实,十几名的神王修士,一般人是调不出来的,但,他相信绝不会是唐心他们做的。当下,再度开口,道:“长老,就在先前我去接真君之时,圣月城城主被一箭射中眉心而死,对方是六名男子,突然出现,带着面具,也声称是风雨楼的人,真君身边的玄月已经去追了,我们赶回来圣殿也出了事情,长老先息怒想想,若真是他们做的,他们又岂会再这样光明正大的来到圣殿,而且还没带随行护卫?”虽然,以唐心和沐宸风他们的实力,就算真的要动手也不必护卫,但,这话他是不会说的。

    旁边的三位长老听了帝殇陌的话后,又看了后面正看着风景的沐宸风一眼,想起了他刚才跟圣子所说的话,不由的心一颤,拉了拉盛怒的大长老,在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大长老也不是愚蠢之人,听到帝殇陌的话后,再听身边三位长老的低语,原本盛怒的怒火也渐渐的被他压了下去,深吸了一口气,看向了那后面一副事不关己的沐宸风,眉头微拧了拧,最后,这才道:“圣子,你果真确定,那些人不是他们派的人?”如果真的不是,那就是他们圣殿被当枪使了,他纵然心中对圣子说金莲圣主和玄冥真君的骇人战斗力有些不以为然,但,他们也确实不是一般的人,若能不与他们为敌,他自不会与他们为敌,但若他们真的是欺上门来,哪怕是落得个两败俱伤也绝不轻饶了他们!

    而就在这时,一抺黑色的身影掠了过来,如同鬼魅一般的出现在沐宸风的身边。

    “真君,五人死于我剑下,一人死于毒。”玄月站在他的身边,冷漠的声音如同地平线一般的响起。

    “受伤了?”沐宸风有些讶然,以玄月的实力对付那六人竟然还会受伤,那就说明,那六人的实力确实非同小可,这一刻,他也不禁有了几分的兴趣,到底是谁调动了这些人来嫁祸他们?

    “隐藏性魔修,五名神王,一名至尊初阶。”玄月简单的说着,将那些与他交手的六人的实力说了出来。

    而听到他的话,在场的人脸色微变,魔修?

    “你说那些人是魔修?”大长老愕然,语气中有着一丝的不敢相信。

    玄月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不语。

    “帝殇陌,给我们找地方休息。”沐宸风说着,瞥了帝殇陌一眼。

    “好,你们随我来。”他温和的说着,迈步往里面走去。

    马车里的成峰主这才换着他的妻子走下马车,而原本的众人对这马车中所坐的人就心生好奇,有的还以为是金莲圣主,却不想竟然是成峰主和一个昏迷着的女子,有那么一瞬间,几位长老都愣了愣,有些怔然,因为以他们的目光来看,那女子看似昏迷着,实似,他们感觉得到对方那弱得几乎可以说感应不到的气息,这也是为何他们原先知道马车里有人,却只以为只有一人的原因,这个女子,放在谁的眼中都不认为她还有活的可能,可这样的一个人,又是谁?他们来他们圣殿,怎么带上这么一个人来了?

    怀着探究与诧异,看着他们几人跟着圣子往里面走去,由圣子亲自给他们安排了住的地方,而他们而没有跟去,则是到了大殿当中,坐着,沉思着,他们还是在意那个叫玄月的男子所说的话,隐藏性的魔修?一般魔修的出现只要一眼,修士就可以看出对方是魔修,因为魔修和修仙者是不一样的,他们的身上有着邪魔之气,除非,他们的修为达到了一定的高度,才能将一身的魔性隐藏起来,所以他们才会担心,如果真的是魔修,那,背后的人可就不是一般人了。

    待帝殇陌来到大殿时,大殿的气氛显得有几分的压抑和低沉,几位长老坐在殿中都沉默着,像是在想着什么一般。他走了进去,在座位上坐下,这才看向他们:“不知几位长老对这事有什么看法?”

    大长老迟疑了一下,沉声问:“圣子,那个叫玄月的说跟他动手的是隐藏性魔修,当真?”

    “嗯,他们说是,那就一定是了。”

    对于他那几近肯定和毫不怀疑的信任,几位长老很不能理解,三长老看了另外的几人一眼,便问:“圣子为何对他们的话那般信任?圣子怎么就知道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见他们四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帝殇陌笑了笑:“几位长老莫非忘了,当初是在哪里找到我的?在这天界之中,也许我才见过他们一两回,谈不上熟悉,但若论熟悉,我可以说是从小便与他们在一片天地中长大,也与他们曾有很深的接触,对他们的为人处事还是很了解的,无论是唐心,还是沐宸风,他们说一就是一,不用怀疑。”他端起桌边的茶杯,敛下了眼眸,轻刮着茶叶,轻抿了一口。

    听到这话,几人倒也不好再说什么,顿了一下,二长老想了想,道:“如果真不是他们动的手,而这些人又是魔修,会不会是魔神的爪牙?当初我们只来得及将魔神封印在天之界的一角,可他的那些爪牙却都不知去向,这么久,我们也一直没查到丝毫消息,眼下平静太久了,还真担心是他们出来作乱。”

    “嗯,一般人的话确实是调动不了这么多的拥有神王级别的修士,如果是魔神的爪牙的话,那还真的极有可能,只是,他们又怎么会针对那金莲圣主他们?如果这真的是别人所为,这样做分明就是想看我们双方互相残杀。”四长老也凝着眉,沉声说着。

    “但今天攻击我们圣殿的那些修士我们看得很清楚,不可能是隐藏性的魔修啊!”二长老也开口说着,想到了今天的那些修士,忽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我可以肯定今天攻击我们圣殿的那些不是魔修,而是修仙者,那么,只能说明一件事,有修仙者和魔修勾搭在一起。”

    这话一出,大殿中的几人都沉默了,一时间,脸色都变得凝重。在天界,正常来说魔修和修仙者是不会勾搭在一起的,而有这个本事将他们合在一起,为之所用的,只有一种人,实力强硬拥有一方天地的领主级别强者,天界之大,无边无际,有很多的地方根本就无人涉足过,因为一方天地有一方天地的子民,也有一方天地的束缚,每一方天地的领主都各自为主,统领自己的一方天地,如果,在这里真的出现了魔修与修仙者合谋的事情,那只能说,风云将起……

    半响,帝殇陌这才道:“传令下去,让在外的圣殿弟子仔细打听眼下天界各方势力和暗地里的消息,尽快的将各方势力的消息传回来,另外,交待下去,住在殿后的几位贵客给予最尊贵的礼待,圣殿从今日起,加强戒备,以防有人潜入。”

    “是。”对他的话,几位长老都没有异议,便恭敬的应了一声,而后几人都退了下去。

    住在圣殿中的沐宸风几人因为唐心还没到来,也就静待着,成峰主每日则鲜少出门,都在屋里照顾着他的妻子,玄月倒是时常跟着沐宸风一起,两人有时说起当下的事情,而帝殇陌也偶尔会过来沐宸风的院子,与他小坐片刻。

    另一边的唐心,也正往圣殿的方向赶,只是,饶是她有心赶路,但那遥远的路途也不是几日便可到达的,这一日,她来到了一处城镇中,眼见天色已晚,便打算休息一晚明日再走,步入城镇中,她直接就往城中风雨楼的分楼走去,风雨楼日渐强大,每个城镇都有他们的势力的生意,以及分楼,她在这城中落脚,最是直接方便的就是住在风雨楼了。

    毕竟是第一回来这城中的分楼,当她问了路,顺着路线走去时,却看到在分楼的丹楼面前,跪着约二十来名男女,前面的一男一女,男的约莫二十来岁,面容还算过得去,只是面色苍白,气色虚弱,跪在地上,似有摇摇欲坠的感觉,跪在他旁边的是一名约莫十七八岁的女子,容颜秀丽,身体姣好,此时正微咬着唇,似有愤怒,似有不甘,似有祈求,似有控诉的看着那前面的丹楼,后面的众人则跪在地上微垂着头,倒是看不清他们的神情。

    周围来来往往的百姓甚多,却也没几个为他们停留。唐心扫了那些人一眼后,向一旁的小贩询问着:“这位大叔,那些人跪在那里做什么?”实是在让她好奇,这些人跪在丹楼面前想干什么?这会正是太阳西下的时候,虽烈日已西落,但无论是地面还是空气中,都有着未散去的热气,他们跪在那里,着实是让人不解。

    “姑娘是外地来的吧,难怪不知道,他们已经跪在那里两天了,说是前面那名男子身患恶疾,一般的药石无效,因此,跪求丹药楼的掌事送他们一枚救命丹药,说若是得以活命,定做牛做马报答,不过丹楼的人没理会他们,他们就一直在那里跪着,该吃饭时就去吃饭,该回去睡觉时就回去睡觉,然后又再回来这里跪着,做这副模样已经两天了,大伙热闹看过了,议论也议论过了,也都不觉得新鲜了。”那小贩一边整理着小摊上的东西,一边说着。

    唐心听了这话,挑了挑眉:“求丹楼送救命的丹药?”面色划过一丝的古怪,又朝那些人瞥了一眼,将那脸色苍白的男子和那旁边眼底藏着愤怒和控诉的女子脸上的神情尽收眼底。

    “呵呵,不是说人家冷血,也不要说我们笑话人家,而是他们这做法着实是让人不喜,往那里一跪就想求救命的丹药?这城镇里谁不知这丹楼的丹药每一枚都价值连城?他们也好意思让人白送给他,又不欠他的,谁理他!”旁边另一小摊的妇人忍不住的开口说着,鄙夷的看了那些人一眼。

    “他们也是看中了丹楼财大势大,才往那里一跪,他们这种做法,哪里是求?分明就是逼着人家丹药的掌事,这天天往人家做生意的大门那里跪着,来回的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丹楼做了什么缺德事呢!再说,你们瞧那前面那姑娘,分明就是一脸掩不住的怒火和控诉,活像人家欠她什么似的。”另一摊的妇人也开口说着,只是话语中难掩讥讽与轻蔑。

    “行了,你别话太多,又没我们什么事,你说那些干嘛!人家乐意跪就跪,又不关我们的事,少说几句。”那大叔瞪了那两人一眼,一边对唐心笑说着:“呵呵,姑娘,要不要买些小玩意儿带回去?”说着,指了指他的小摊上摆着的东西。

    唐心笑了笑,随手挑了几件,付了点钱,便迈步往风雨楼走去,经过那些人的身边时,她微顿了一下脚步,目光落在那名脸色苍白的男子身上。

    男子察觉到她的目光,抬头一看,眼中却不由的浮现了惊艳。只见,一袭白衣的绝美女子站在那里看着他,目光平静而清冷,浑身散发着尊贵而圣洁的气息,而他却是以着卑微的姿态跪在地上,这一天差地别,让他不禁羞愧的低下了头,不敢去看她。

    “咳咳……”男子咳了几声,脸色越发的苍白。

    旁边跪着的女子连忙拍了拍他的背,而后抬头看去,正做准备说话,却只看到那一抺飘逸绝尘的白色身影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进了丹楼之中,看到那抺令人惊艳的身影,女子眼中不禁浮现了羡慕和一丝的妒忌。

    “姑娘,需要点什么丹药呢?可以随意看看。”丹楼的药徒一见唐心进来,便笑着迎了过去。

    唐心也是第一回来这里,虽然每个分楼都是以三层区分,内中设备也都差不多一样,不过进了这里,她也随意的朝周围看了一眼,对那药徒道:“我随便看看就好,你去忙你的。”

    “好,姑娘若有需要,可以叫小的过来。”那药徒说着,便退到一旁去。

    这进退有度的态度,倒是让唐心很是满意,尤其对方在待客方面也很是真诚,她看了那药徒一眼,唇角微微的勾起,见这第一层中,除了面前的药徒之外,还有一名在摆放着丹药的药徒,除此之外,也就只有守在外面的两名护卫,也不见掌事的身影,她随意的看了看这里面的丹药,过了一会,漫不经心的问:“那外面跪着那些人,不妨碍到生意吗?”

    药徒一听这话,朝外面跪着的那些人看了一眼,道:“哪里会不妨碍生意,只是,他们跪在那地方虽说是我们丹楼的外面,却不在我们丹楼的地界,我们也不好做什么,让人叫了他们离去,他们也不听,非要让我们掌事送他们一枚救命丹药才肯走,我们掌事这两天都为他们那些人头疼不已,我们丹楼的丹药都是上面配发下来的,买多少钱也都是固定的,每月都有帐单上交,这丹药哪是他们求就能送的,再说,送了他们一颗,以后的人有个什么事都跑我们丹楼来求药,那还得了?所以我们掌事说他们爱跪就由着他们跪,这丹药是坚决不能送的。”药徒一说就是一大串的话,声音一落才发现自己说多了,讪讪的笑了笑,对唐心道:“姑娘别见怪,我们这两日也是被他们那些人逼得有些憋不住,这不,你一问起,小的话就多了。”

    “呵呵……”唐心轻笑出声,看了他一眼,道:“去把你们掌事给我叫来吧!”

    “我们掌事在二楼招待客人,姑娘,你先到这边坐会,小的上去唤一声。”小二面带笑容的说着,把唐心带到一旁的桌子坐下,又给她倒了杯茶,这才往二楼走去。

    唐心坐在桌边抿着茶,正好,这丹楼里茶桌的摆设是在中间,坐在茶桌边,正好看着外面大街上来往的行人,以及,那跪在丹楼前面的那些人。

    跪在外面的男子和女子一抬头,就看到那绝色的女子优雅的坐在茶桌边跑品着茶,那悠哉的姿态,越发的显得他们的卑微,只一眼,就让他们抬不起头来。

    男子的手紧紧的的拧起,脸色越发的苍白,好几次,都想起身离开,但都硬生生的忍住了,他家中没有数之不尽的金钱,更没有救命的良药,也没有雄厚的靠山和人脉关系,他无法自救,只能求救,哪怕这方法有些卑鄙。

    抿着茶的唐心,头也没抬,也知道暗处的暗卫正在打量着她,每一个风雨楼的分楼都有一字的暗卫守护着,要不然,如何对付那些想惹事的?

    那边摆放着丹药的药徒关好柜子后,见唐心放下了茶杯,便走了过来,脸上带着笑容的道:“姑娘,小的再帮姑娘添杯茶水可好?”

    唐心看了那药徒一眼,点了点头:“嗯。”不论她有没在这丹楼中买丹药都热情以待,待客之道确实不错。然而,她喝着茶,等着,直到第二杯茶也见了底,也不见那掌事和先前那名药徒出现,她挑了挑眉,看向二楼,二楼处,隐隐的传来了声音,虽然听得不太清楚,但那声音却比平常说话的声音大了些。

    她收回目光,看向那一旁的药徒,问:“二楼是熟客?”

    “是一熟客带的几位第一次来的客人,上去很久了,是掌事亲自接待的。”药徒倒不觉得这些话不能说,因此,便说了,毕竟不是什么机密问题,见她的杯子茶水又空了,药徒一愣,又上前一步,打算再为她沏杯茶,却让她给阻止了。

    “不用了,喝了两杯也够了。”她站起来,轻拂身上的衣裙,迈步往二楼走去。

    药徒见状,连忙跟上,道:“姑娘想上二楼看看吗?小的带姑娘上去。”

    “不用,你在下面看店就好。”她摆了摆手,自己迈步走上二楼。一楼到二楼,有二十阶的楼梯,往上面走着,越发的听清了里面传来的声音。

    二楼,摆放的除了下些珍贵的丹药之外,还有一些珍贵的药材,此时,二楼中,四男一女五人的面前正摆着一个垫着金色丝绸的长方形托盘,上面则是一朵紫金莲,另一边,站着一名神色平静的中年男子,那先前上楼的药徒就站在那中年男子的身后,眼中有着担忧与焦急,那四男一女围着紫金莲在说着话,不时的以着愤怒的目光看向那神色平静的丹楼掌事,从他们的话中,似乎是在说面前的那朵紫金莲是假的。

    站在后面的药徒见唐心走了过来,连忙歉意的迎了上来:“姑娘,真不好瘟,我们掌事现在有点事要处理一下,可能招待不了姑娘了。”

    “嗯。”她应了一声,往前走去,站在了那丹楼掌事的身边。

    丹楼的掌事看到她,微微的朝她点了点头,问:“姑娘是要找丹药还是要药材?可以随便在二楼看看,若有看中的,可以让药徒拿出来。”

    唐心还没开口,倒是那四男一女中的五人中人一人开口了:“呵!沈掌事,你们丹楼出现了假的灵药,这事都还没给我们个交待,倒好意思做起那位姑娘的生意来了。”

    “几位莫要乱讲,我们丹楼无论是灵药还是丹药都是上面配下来的,绝对不会有假。”丹楼的掌事沉声说着,依旧是那沉稳的模样,被几人污丹药有假,却仍一脸的平静。

    “不会有假?这朵紫金莲我刚花了三十万金币在这丹楼买的,还没拿出丹药呢,你们也看到的,这么多人在这里我也不可能弄个假的来跟你换,可现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朵紫金莲分明就不是刚才那一朵,虽然假的紫金莲也有药效,但假的价格顶多不到三百金币,你这里弄个假的买我三十万金币,这不是坑人是什么?再说,你一直跟我们说没假,那这东西我们还没拿出门,你倒是叫上熟悉灵药的人来验验啊!是真是假,到时不就一清二楚了?”

    丹楼的掌事从先前就没靠近紫金莲的周围,而紫金莲的周围站着的也都是那四男一女几人,他虽没靠近,但也看得到紫金莲,确定他们确实是没有偷换,既然没有偷换,那紫金莲无须怀疑自然就是真的,然而,此时见他们一而再的说那紫金莲是假的,不由的心中窜上了一股怒火,却仍是压着,上前一步,道:“沈某接掌丹楼,自是对灵药和丹药有一定了解和认知,既然各位不信,我就当场验证解说给你们看。”

    说着,他来那前面,看着面前的紫金莲,伸手拿起,正准备说话,却突然脸色一变。

    ------题外话------

    妹纸们,以下是一个小活动,有潇湘币奖励的,只限于解元以上的读者参加哟。

    解元级别的读者,冒泡评论三十字以上,奖励六十六枚潇湘币。

    贡士级别的读者,冒泡评论三十字以上,奖励二百八十八枚潇湘币。

    会元以上的读者,冒泡评论三十字以上,奖励八百八十八枚潇湘币。

    这就是纯粹的送币活动,也是谢谢妹纸们一直以来的支持,读者太多,因此,只限解元以上哟,活动时间,在今晚更文上传你们看到这小活动之时开始,到明天晚上更文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