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33 求情

    不远处,约七八十名护卫急步而来,他们步伐整齐,浑身散发着刚硬的气息,身上穿的是清一色的圣月城护卫服,走在这些人前面的是一名穿着灰衣的老者,和两名中年男子以及一名美艳女子,而在这些人的前面,则是一名穿着锦衣的中年男子,那人浑身散发着上位者的气息,步伐沉稳,面容威严,让人一见便知他是这些人的主事之人,也是这圣月城的城主。,搜索15;1看書网你就知道。

    两辆马车显然的出现在这城中,很自然的,圣月城主众人的目光便落在两辆马车上面,只是,看不到里面所坐的人是谁,但,当他们看到那驾着马车一身黑袍的玄月时,却是目光一眯,眼中有着打量与探究。

    看不出对方的修为,但对方的气势却是让人无法忽视的,尤其是他的那一双冰冷的目光,以及那眉宇间的威仪,都让人无法将他把一个车夫联想到一起订,然,此时,他却又是真真切切的做着车夫才会做的事——驾车。那么,马车里面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让这样的一个人物为之所用,心甘驾车?

    其实,玄月并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复杂,也是因为他们不想跟太多人,他才会来驾车的,不过,他们想的其中一点也是对的,就是,马车里的人,确实不一般。

    “阁下是什么人?为何进我们圣月城却坏我们的规距?”圣月城城主沉声问着,目光就落在玄月的身上。

    “规距?”

    玄月冷眼一扫:“小小圣月城,也敢让我们守规距?胆子不小!”他的声音,蕴含威压,一出,令周围的普通百姓都不由的感到不适,纷纷退了开去,却也让圣月城的城主脸色沉了下来,以及他身后的众人杀气浮现,不用城主开口,众人便散了开去,将两辆马车团团围住,同时厉声怒喝:“大胆!”

    在那七八十名护卫的厉声怒喝中,玄月眯了眯眼,从马车站起,同时,一把泛着寒光的利剑出现在他的手中:“放肆!”冰冷的声音一出,黑色的身影凌空而上,极快的身法以及速度让人只看到一抺黑影从眼前提气而起,下一刻,只见他凌空而立,手中利剑一转,凌厉的剑罡之气在周围如同水面荡开的波纹一般,猛的袭了开去。

    “咻!砰砰砰……”

    “嘶!啊……”

    只是一招,场面便混乱了起来,气罡之气的划过,惊呆了周围的百姓,然,玄月的剑气并没有伤到那些百姓们,而是只朝那些护卫袭去,一些反应较快的护卫避了开去,一些反应慢的则被剑气所伤,引起一片惊呼之声。

    马车中的成峰主则护着怀里的妻子,并没有出去,路上他就知道,无论是唐心还是沐宸风,对圣殿都有着一股怒火存在着,似乎是因为对方将魔神封印到了唐心所开辟出来的一方天地中,还让圣子上门,说要与他们联手将魔神消灭,圣殿的人知道她金莲圣主的身份,却又做出那样的事情,确实是有些打脸,也难怪他们一进圣月城就对这城中的护卫出手,也许在别人的眼中圣月城因有圣殿的庇护,是一个不可硬碰的小城,但在唐心和沐宸风的眼中,却也不过区区一个小城罢了,圣殿他们都没放在眼里,更何况是这圣月城的人呢!如果这城主懂得审时度势的话,那么也许可以将这城中的伤亡降到最低,反之,却将是另一种他们无法预料的局面。

    “不想死,让开!”玄月落于马车之上,长剑斜指地面,冷眼直视着前面的圣月城城主。

    圣月城城主黑沉着脸,第一次被人这样挑衅着,无论是心理上,还是脸面上,他都不下去,咽不下这口气,负在身后的手在看到周围受伤的护卫后紧紧的拧成了拳头,浑身散发出来的骇然之意让他身边的四人都不由的一惊。那四人微拧着眉头看向玄月,又落在那一直没有动静的两辆马车上,眼中掠过一丝的暗光。

    到底,那里面是什么人?

    而这些人,又是怎么会这样的大胆?竟然敢挑衅圣月城的城主,难道他们不知道,挑衅圣月城,就是挑衅圣殿吗?

    “给我拿下他们!”圣月城的城主终于忍不住的下令,一身的怒气似乎已经忍到了尽头。

    “是!”他身边的四人沉声一应,飞掠而起,朝玄月围了过去,凌厉的攻击袭向了他,招招带着杀气,四人的实力并不弱,一经与玄月交上手,玄月也分不出身来照看着下面马车。

    而就在这时,那圣月城的城主紧盯着那辆豪华的马车,沉声道:“阁下还不打算下车一见吗?”

    马车中的成峰主听了这话,暗暗的摇了摇头:“我们的马车,你拦不下,如果我是你,我会让所有人住手,而不是在这里挡着我们的去路。”他并不想见到血腥一幕的发生,但,那也得看这圣月城的城主到底懂不懂得去衡量,一旦沐宸风出手,他们,想活命都难。

    “我倒要看看,阁下到底是何方神圣,竟敢这么大口气!”圣月城主冷哼一声,同时,衣袖上的手暗暗涌动着一股灵力,忽的一个飞身而上,袭向了那辆豪华的马车,然而,他的那股灵力袭向马车的瞬间,却又被马车里涌出的那一股雄厚的灵力弹了回来,如同一记凌厉的掌风打在棉花上一样起不到半点杀伤力。

    成峰主能成为玄清宗最厉害的峰主,自也有一定的实力,更何况,他还是唐心的师尊,一个城主,又岂会是他的对手?马车中的他收回了手,另一手依旧搂着怀中的妻子,这一回,却是不再开口,对方若不对他出手还好,对他出手,以沐宸风他们的护短,又岂会放任着不管?

    果然,就在那城主被马车中涌出的灵力逼退之时,周围忽的传来了一声声的倒抽气的惊呼声。

    “天啊!那男人是谁?长得真好!”

    “就是,如果说圣殿的圣子是谪仙,那他就是霸主,一身的威压真的好强大!”

    “不,圣子不会让人感到惊惧和敬畏,这男子却是让人打心底浮现了敬畏,这个男人一定不是普通人!”

    “也是,若是普通人,又怎么敢在圣月城惹事?”

    “不过他们到底是谁?难道不知道,挑衅了圣月城就是挑衅圣殿吗?”

    在一阵惊呼声中,后面的马车,车夫将垫脚的小椅子放在地上,而后恭敬的站在一旁。马车上,那一袭黑袍的沐宸风踩着垫脚的椅子走了下来,他一手置于腹间,一手负于身后,迈不走向了前面,来到了成峰主的马车旁边,深邃而不见底的黑瞳扫了前面的圣月城城主一眼,忽的勾起了一个冷冽的笑容:“圣月城主?给本君跪下!”

    低沉的声音缓慢而蕴含威压,那声音中的冷冽与威压,周围的人都听得清楚,但,感受最深的莫过于那就站在沐宸风身前不远处的圣月城城主了,试想,沐宸风是什么品阶的强者?他的一个眼神,一道威压,都不是普通人能承受得了的,圣月城的城主再厉害,仗的也不过就是身后的圣殿,而他本身的实力,也不过就是神王级别,又怎么可能抵挡得住沐宸风这强大而摄人的一记威压。

    周围的百姓和那些护卫一听沐宸风这话,一个个愕然的看着他,暗想着,这人莫不是脑袋有问题?让堂堂一个城主给他下跪?这怎么可能!

    然,出乎众人的意料,站在沐宸风前面的圣月城城主此时却是脸色苍白,从沐宸风走向他的时候开始,背后的冷汗便湿了衣裳,如今他的这一声蕴含着威压的声音一出,额头之上豆珠大小的冷汗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滴着,嘴唇颤抖着,身体也在颤抖着,最为明显的应该就是他打颤的双腿了,似乎随时就要跪下去一般,看得众人一惊一惧不敢置信!

    天知道,此时的圣月城主内心是有多恐惧,那是一股打内心深处涌上来的惧意与惊恐,他的浑身就像被一股强大而骇人的威压所包围着,那股威压施压在他的身上,重得他连喘息都觉得困难,喉咙之处更像是被一只鬼手掐着一般,无法发出声音来,双腿在颤抖,明明不想跪,可,最后却是不自由主的扑通一声跪倒在他的面前。

    “嘶!”

    “城主!”

    “城主!”

    看到他们城主竟然真的那样跪下,周围的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不敢置信的惊呼出声。也就在这时,那与玄月战斗四名修士也被玄月踢飞了下来,重重的摔向地面。

    “砰砰砰砰!”

    “噗!”

    四道身影狼狈的摔倒在地上,其中两人口中更是溢出了鲜血,想要起身,却感觉胸口剧痛,在这一瞬间竟无法站起来,就好像,就好像是被伤及五脏六腑一般,痛得脸色瞬间惨白。

    城主下跪,另外的那四名修士全都重伤倒地,这一幕,让周围的七八十名护卫竟不敢再动手,他们都不是那些人的对手,试问,他们又怎么可能打得过对方?因此,一个个都惊惧的退后,警惕的看着他们。

    沐宸风迈步走上前,忽的抬脚,一脚踹在那圣月城城主的胸口,将他整个人踢飞了出去:“就凭你,也敢挡本君的去路?”低沉的声音夹带着一丝的冷意,他的一脚,圣月城城主根本无法避开,整个人被踢飞,先前被笼罩在那股威压之中而无法呼息的气血混合着这一击冲上喉咙的鲜血,再也无法抑忍,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脸色也变得越发的惨白。

    “城主!”

    那倒在不远处的四人惊呼出声,只是,他们却不敢上前,因为那黑袍男子浑身的威压太过强大,他身上的强硬而凌厉的气势太过骇人,他那幽深的目光以及眼底迸射而出的冷冽太过震摄人心,让他们不敢动,不敢上前,到了这一刻,他们终于明白,为何他们敢这样驾着马车进入圣月城,为何他们敢不将圣月城放在眼中,这样的强大,只怕,根本鲜少有人能与他们为敌吧!

    沐宸风走上前去,一脚踩在圣月城城主的胸口:“还想拦着本君的路吗?”

    然,圣月城城主此时根本就说不出话来,一是身体里的伤,二是他的脚踩在他的胸口加重了他的伤,那种窒息的感觉,那种胸口将近碎裂的感觉,让他口中不断的溢出了鲜血。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惊到了,众人的目光都落在沐宸风的身上,没人敢在这时候开口,也没人发出声音,他们因眼前的这一幕,心口微提,似乎能听见自己因惊骇而扑通乱跳的心,所有人的眼中都映着那一幕,也正因如此,没有人注意到,正从不远处而来的那一队圣殿的白衣弟子。

    “真君,还请饶了他一命吧!”

    温和的声音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叹息,一身白衣的帝殇陌缓步走了过来,开口为圣月城的城主求情,他的目光没有看向地上的圣月城城主,而是落在那一身黑袍的沐宸风身上。

    “圣子!是圣子来了!”

    “太好了,圣子来了!”

    原本都不敢开口的众人,在看到帝殇陌他们的到来,一个个脸上都浮现了欣喜与激动,他们想,圣子来了,那些人应该就不敢再乱来了,却不想,沐宸风他们可不是一般的人,别人惧于圣殿,他们,可不惧。

    立于马车旁边的玄月,看到了那帝殇陌,眸光微闪了一下,不知在想着什么。

    而沐宸风则在听到帝殇陌的声音后,挑了挑眉,抬眸朝他看去:“求情?”

    “他们不知真君身份,多有得罪,还请真君能高抬贵手。”帝殇陌再度开口,声音依旧温和,只是这一回,他拱手朝他深深的行了一礼。也许是太清楚他们的为人,所以,连他也没有把握,他,是否会饶了圣月城城主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