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32 圣月城

    在听到她的话后,他猛然想起关于她的事情,还魂丹,似乎,他曾听说她会炼制,而身为灵药山的人,他本身精通灵药和炼丹之术,自然知道这还魂丹意味着什么,当即,起身再度跪下:“主子!请主子救我小师妹吧!”

    “你不介意她以往的事情?”她看着他,淡淡的问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1'51看書网

    “只要她活着,只要她在我的身边,别的,我都不会介意,我希望的是将来的日子有她的陪伴,她以前的记忆,我会让她消失,让她只记得,她是我的妻子,是我的女人。”他坚定的看着她。如果不是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他们早已经在多年前就成亲了,他们都不会耽误了这么多年的时间,以后,他接手灵药山,代替主子打理这里,他们不会再出外面去了,只会留在这里,守护好这里的一切。

    “走吧!我相信你会处理好的。”她转身往回走去,而身后药老一听,脸上一喜,连忙将他小师妹抱起,紧跟在她的身后。

    这一夜,除了药老,没人知道,唐心用一枚还魂丹救活了一个被认为已经死去的人,更没人知道,这个人就是原本的山主夫人,院子中,当药老看到一枚他小师妹服下那颗还魂丹之后,渐渐的恢复了气息,同时,身形和面容也在发生变化时,激动得说不出半句话来。

    躺在床上的老妇人,从原本白发苍苍的老妇人渐渐的变成了一名三十来岁的美妇人,因为她是死了再一次活过来,她的容颜变化恢复到了当初进阶成为金丹期的时期,只不过,容颜虽然是变回来了,但那一头白苍苍的发丝,却无法恢复乌黑。

    药老看到他小师妹的样子,再一次的跪倒在唐心的面前,老泪纵横:“多谢主子,多谢主子……”

    “她的记忆你帮她消除吧!至于她腹部的伤,得休养段时间,最近最好就让她先睡着。”她看着他,说着。

    “是,我知道。”他明白她的意思。

    三日后,药老在山门众人的目光之下,继承了灵药山,成为灵药山的山主,同时,他也告诉了众人,他虽为灵药山的山主,但,灵药山的真正主子,将是唐心,原本众人还有些不满,毕竟,他们灵药山是一个**而隐秘的一个山谷,自是不希望这时与外面有所联牵,然,最后却在她震摄的手段之中,无人敢有意见,同时,她也说了,灵山药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她不会过问,但唯一一点就是,成为她手底下的势力之一,灵药山只会走向更好的明天!

    同时,她也提了几点的意见,第一,每三年灵药山都会选送一批人出山历炼,让他们投入外面的世界,提升自身实力的同时,更可以让他们往外发展。

    第二,有炼丹天赋的可以收为炼丹药徒,培养他们,没有炼丹天赋的则可以着重修炼这一方向,山门同时提供资源与训练。

    第三,优化这山里面的生活条件。当她所提的这三点意见一出,整个山门的人都轰动了,可以说是激动而欣喜,因为以往的他们根本不可能拥有这些机会,如今有了这样的机会,他们又怎么可能还会去反对?

    “山主,那古元恒的家属又将如何处理?”几位长老看着药老问着。古元恒和他夫人虽然已经死了,但他们的儿子以及家属还在,要如何处理,他们还真拿不定主意。

    听到这话,药老看了那喝着茶,连头也没抬一下的唐心一眼,沉思了一会,便道:“让他们的修为废去,抺去他们的记忆,送出灵药山吧!”毕竟是他小师妹的儿子,与他有仇的只是古元恒,至于他们,就留他们一命吧!

    几位长老都诧异于他竟然会这样就放过他们,怔然过后,便应了一声:“是,那这事就由我们去办吧!”说着,便退了出去。

    “这里的事情也处理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靠你们自己了,我今天就会离开,以后有事可以传信回风雨楼。”唐心喝着茶,淡淡的说着。

    “是,主子放心,灵药山我会打理好的。”他应着。

    “对了,你让人给我找一下一个叫柯震的男子。”忽然想起那柯大叔说起过的儿子,柯震。

    “好。”虽不然她的用意,但仍让人将一个叫柯震的弟子叫了来。

    而这却让那名叫柯震的弟子有些胆战心惊,因为传话的人说是山主要见他,好不容易来到大殿,他走了进来,头也没抬便恭敬的行了一礼:“弟子柯震,拜见山主。”因为没抬头,他也不知道大殿上还有唐心的存在。

    “起来吧!”药老说了一声,看向唐心:“主子,可是他?”

    唐心看了那柯震一眼,便问了他几句,知道是他后,便说:“你跟我一道回村里去一趟吧!”

    柯震一怔,虽然不解,却仍点了点头。

    而后,唐心又交待了药老几句后,便带着柯震离开了山门,因为是御剑而行,倒也用不了多少时间便回到了村落,在身后柯震的目光中,她走向了村子,村里的人一见到她,一个个都惊喜的迎了上来。

    “小唐!小唐你回来啦!”

    “小唐,太好了,我们今天还在念着你呢!”

    “小唐,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快,到屋里来住。”

    “小唐,这回多住久一点……”

    身后的柯震看到村里的人竟然一个个热情而熟络的迎了上来,满脸笑容的对着那尊贵的女子问东问西,他不禁有些傻了眼,直到,看到他爹娘听到动静也从屋里走出来,也是熟络的迎了上去,更是看得他一愣一愣的,而后却又被他父亲那绑着的手给吓到了,迅速迎了上去。

    “爹,娘!”

    “震儿?震儿也回来了?”他们两人一看到自家儿子,欣喜的迎了上来,柯大叔一脸欣喜的道:“你娘昨天还在念着,说你怎么这么久都没回来看一下呢!”

    “爹,你的手怎么回事?怎么伤着的?严重不?”柯震看着他包扎着的手,担忧的问着。

    “没事没事,小唐给我包扎的,快好了,来来来,我介绍小唐给你认识,她可是我们村的大恩人。”说着,也不由分的拉着他儿子往前走去,然,柯震却是错愕过后迅速回过神来,将他父亲和母亲拉到一旁,小声的道:“爹,娘,你们怎么会认识唐小姐?”他哪里还会不认识她,她可是他们山门山主的主子,而他们爹娘和村里的人都唤她小唐,这是怎么回事?

    “唐小姐?你知道她?”柯大叔也是一愣,看着自家儿子。

    “她、她……”柯震一时竟不知怎么说。

    “好了好了,小唐人很好的,你不用担心。”柯大叔拍了拍他的手,一边走向唐心,喊着:“大伙快准备吃的,咱们大伙庆祝一下小唐回来。”

    “好!我早上抓的两只兔子还在,杀了下酒。”一名汉子扬声笑着。

    “好好好,我家的米酒也酿好了,今晚拿出来给大伙喝!”另一名汉子也跟着说着。

    “我们去田里摘些菜,回去准备着吃的。”妇人们也笑着应着。

    “把家里的桌子都拿出来拼在一起,小唐,你先坐着,马上就好。”村民们乐呵呵的说着,都开始转身去准备。

    见状,唐心笑了笑,也知道村里是没什么好东西吃的,都是一些家里存着要去卖钱的东西,便对柯大叔道:“柯大叔,我带柯震去山里一趟。”

    “山里?山里不能去,很危险的。”

    “是啊小唐,山里有低阶的灵兽,会攻击人的。”

    “没关系,不会有事的。”说着,看向柯震。

    柯震一见,连忙上前,对众人说:“大叔大婶,爹,娘不用担心,我跟着一起去。”说着,来到唐心的身边。

    唐心唤出了飞剑,带上了柯震,往空中掠去,一边问:“哪座山有低阶灵兽?”

    原本村民并不知道他们是去做什么,直到,天色渐暗下来之时,看到他们回来,而后,唐心从空间中拿出的几头野灵猪时,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好半响也没反应过来。

    看着众人的样子,唐心笑了笑,道:“杀了一头晚上吃,其他的熏熟之后留着以后慢慢吃。”

    见众人还没回过神来,柯震上前一步,便唤了几名青年帮忙一起将那几头野灵猪抬了下去。只是,心中实在好奇为何村里人会认识她,便在处理着野灵猪时问了几句,才知道原来她在村子里住了几天。

    到了晚上,在众人的忙碌下,丰盛的晚餐摆上了桌,一连好几张桌子相连着,大人小孩坐得满满的,一个个脸上都笑开了花,尤其是小孩子,看到又有这么多好吃的,眼睛都亮了,脆生生的说着:“小唐姐姐,你不要走了,你在这里,我们总能吃到这么多好吃的。”

    听到孩子们的话,唐心笑了起来,道:“以后你们的日子都只会越过越好,哪怕我不在这里也一样,来,大伙都吃吧!别让菜都凉了。”

    “好,来,小唐,我们敬你,自家酿的米酒,这后劲也是挺大的,我们就干了,你就随意,来来来。”那名汉子端着碗站了起来,举着朝她一敬。

    “好。”她笑了笑,也站了起来端起碗,朝前面一敬,众人一见,都站了起来,全都端起了碗,笑道:“干!”

    这一夜,众人开怀畅饮,一些不太能喝的,几碗酒下肚便很快的浮现醉意,到最后,直接趴在桌上就睡过去了,而唐心的酒量自是不用说的,她也跟着他们一样喝,却是连一点醉意都没有,坐在柯大叔身边的柯震则不太敢多喝,毕竟村里人不知道她是谁,他可是知道的,哪能真的跟大伙一样喝醉了。

    夜色渐深,唐心看着醉倒的众人,笑了笑,站了起来,轻弹了下身上的白色衣袍,对着那没喝多少酒的柯震道:“村里人你照顾着点,我要走了,明天跟他们说一声就好。”

    “唐小姐,如今天色已晚,不知就留在村里休息一晚吧!”他开口说着,毕竟她也喝了不少酒,再加上这个天色,实在是不适合离开。

    “无妨,这点酒对我起不到作用的。”她说着,顿了一下,又对他道:“你好好努力,如今适合你们的机会就摆在眼前,别浪费了大好的光阴,他日若有机会就出山去历炼一番。”

    “我会的。”他恭敬的应着,虽然她让山门里的人都称她唐小姐,但在很多人的心里都明白她在山门中的地位,不是不称她为主子,而是他们还不配。

    唐心点了点头,白色的身影往夜色中走去,几个起落,便消失在他的眼前……

    她不知道的是,在另一边,沐宸风和成峰主他们到了圣殿,却是险些将那里给掀了个底朝天。圣殿是一处独一的地域,位于圣月城的地界,沐宸风他们一进入圣月城的地界,就被勒令得下马车行走,原因是,这圣月城是圣殿所在的地方,但凡进来的人都得步行行走,以示对圣殿的尊崇和敬意,不得坐马车,不得御剑飞行,当然,提气凌空而行倒没人去阻拦,然,这个放在哪个城镇都属于不合理的规距,却在这里有了数百年的历史,但凡是外地来的,都得步行进入城中,而在城中,也是找不到一辆马车和代步工具的,就算是有的修士有代步飞行灵兽或者代步灵兽,他们于是圣月城,也都会从灵兽身上下来,步行。

    “还请阁下下马车步行进城,我们圣月城,不允许马车进入的。”守着城门的护卫沉声说着,示意驾车的玄月看那城门一侧立着的石碑。

    “但凡进城者,不得御剑而行,不得御兽而行,不得驾车而行?”玄月眼底泛着寒光,扫了那守城门的护卫一眼:“如果我们要驾车进城呢?”

    那些护卫一听,一个个顿时警惕的横挡在城门前,一手按在了腰间的佩剑上,沉声道:“阁下,圣月城并不大,就算是在里面步行也能在很短的时间走完整个城,因此,不允许马车行走也是几百年前流传下来的规距,阁下若是不愿下车步行,那我们只能拒绝阁下进入圣月城。”

    后面马车里的沐宸风倚在马车里,在听到外面的话后,却是笑了:“区区圣月城,也敢让我们下马车步行?就凭你们,也担得起?”

    低沉而夹带着轻蔑笑意的声音从后面的马车中传出,莫名的让那些护卫们都心头一紧,隐隐有些不安,有些担忧。

    “玄月,他们若是不让,你知道怎么做的。”

    “若不让,杀!”玄月冷眼一扫,蕴含着冰冷杀气的目光直视着前面的护卫,一些眼尖的护卫见情况不妙,悄然退开,往城中跑去。

    “阁下若打算硬闯,我们只好得罪了!”为首的护卫沉声一喝,众名护卫就将他们围住,拔出了腰间的佩剑,准备着战斗。

    只是,这些人,又怎么可能是玄月的对手?对方一动手,玄月从马车上飞跃而起,只见,手中长剑寒光一划,一道冰冷的气流划过众人的身体,铿锵的一声,断了对方挡在身前的利剑,同时也在他们的身上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剑痕。

    “咻!”

    “嘶!啊……”

    那些护卫惊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几人的身上只有一道伤口,而这伤口深可见骨,鲜血涌出,一个眨眼的瞬间便染红了他们的衣襟,痛得他们低呼出声,脸色也变得苍白。

    惊!惊于对方那骇人的杀气!

    惧!惧于对方那凌厉而狠绝的剑气!

    对方只是一招,就让他们明白了他们与他的实力差别,他没有一剑取了他们的性命,但却让他们不敢再有拦阻之心,几人握着手中的断剑,警惕的看着他们,却是一步步的退开了,让出了一条道来,他们,不是这黑衣人的对手,哪怕是付出了生命也拦不下他,自然不会傻到以死硬拼。

    玄月冷冷的扫了那些人一眼,旋身坐回马车前面,驾着马车便从城门正大光明的进去。当他们的马车一进入圣月城时,立刻引来了无数的目光,原本行走着的众人都惊愕的停下了脚步看着那两辆马车,惊讶于他们竟然能驾着马车进来的同时,更好奇着,那马车中所坐的是何人?要知道,就算是圣月城的城主进城也不得坐马车和御剑而行,圣月城中更是已经数百年没有马车进来过了,而今天,竟然一下子进来了两辆。

    “那马车里坐着的是什么人?怎么能坐着马车进来?”

    “就是,也不知是什么人,竟然这么张扬的进圣月城,估计,城主不一会就会赶来了。”

    “其怪,那守门的护卫没守住吗?怎么会让他们的马车进来呢?”

    “那些护卫都被打伤了,拦不住他们。”

    众人在议论着,而玄月也驾着马车往里面走着,也就在这时,有人大声的喊着:“快看,城主真的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