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31真相

    随着他的声音一落,十几道身影一下子窜了出来,众人只见寒光一闪,十几把长剑在他们的面前划过一道凌厉的肃杀之气,不过眨眼时间,那十几人便招招凌厉直逼药老的命门。特么对于1'51看書网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山门里的众名弟子都提起了一口气,有些紧张的退后了一些,以防被台上凌厉的剑气所伤。而那三名长老则脸色有些凝重,看了看前面的山主父子,又看了看那被围攻着的药老,大长老沉思了一会,开口道:“山主,既然他回到了山门,不如,先将他关押起来再问盘问三长老的死是否与他有关吧!这样杀了他,似乎……”其实,他是想求情,只是,山主身上的杀气太过凌厉,让他都不敢把话直接说出。

    “哼!这样的人,只能当场诛杀!”山主头也没回的说着,厉声喝道:“给我杀了他!马上!”

    药老的战斗力在外面流浪了那么多年,自是不弱的,再加上他的用药方面的本事,那十几名修士根本占不到什么上风,相反的,越战,死在他手中的人越多。

    看着那一个个倒下身体抽搐着的修士,山主阴沉着脸,负在身后的拳头紧紧的拧着,发出咔嚓的声音,下一刻,他深吸了一口气,蕴含着灵力气息的声音中气十足的喝着:“刑堂三十六卫何在!”

    阴沉而含着怒气的声音在山谷中回荡着,清晰的传入了众人的耳中,也让那刑堂的三十六卫迅速的赶了过来。

    “三十六卫叩见山主!”

    三十六道快如鬼魅的身影从众人的眼前掠过,来到山主的面前。灵药山的三十六卫,是一代代传下来的,他们的战斗实力在丹药的辅助之下,一点也不逊色于外面顶尖的修士,只是,他们从来只听令于执掌山门的山主,寻常时候根本无法见到他们的人,此时三十六人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底下的众名弟子们在倒抽了一口气的同时,更是激动得低惊出声。

    “天啊!竟然是三十六卫!听说他们的实力很厉害的!就是外面的顶尖修士也比不上他们。”

    “就是,我来了山门这么久,还不曾见过他们,没想到今天竟然能见着,太激动了!”

    “传闻他们是山门的守护者,以前只听人说起过,没想到今天还能见到,还真是托了那个老者的福啊!”

    “不过那个老者到底是谁?竟然能让山主动用三十六卫诛杀他,看来,他的来历也不简单啊!”

    “你们没听他们的话吗?估计这个老者以前也是我们山门的人,你们看他的用药简直就是仙人之手,根本看不到他有何动作却将那十几名修士放倒,一点也不简单,也难怪山门要动用三十六卫。”

    而三位长老和后面的炼丹师后看到山主竟然动用了三十六卫来诛杀药老时,不由的拧起了眉头,眼中有着不赞同,毕竟,三十六卫他们很清楚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如今用来诛杀药老,这般迫不及待的想要置他于死地,着实是让人起疑。

    然,山主却是不管他们身后众人有何想法,目光阴寒的盯着那前面的药老,冷着声音对三十六卫下达着诛杀的命令:“给我取了他的首级!”

    “是!”三十六道声音恭敬而整齐的回答着,下一刻,三十六人同时出手,一个呼吸的瞬间,已经来到了药老的面前,他们的身手极快,没有多余的招式,有的,只是最为凌厉而直接的杀人手法,眼见药老在他们的攻击之下狼狈的退开,其中的一人一手就要扣住药老的脖子,将他瞬间击杀,山主看到这一幕,满意的勾起了一抺笑。

    敢与他作对,下场只有一个死字!

    而那三位长老和众名炼丹师看到这一幕,却是心口一提,虽然当年他杀害上任门主逃出山门,但他们毕竟都曾经在这里有着多年的相处,此时看到他就要命丧当场,心中不由的一叹。

    然而,令众人没想到的是,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了一声清冷的厉喝。

    “谁敢杀他!”

    伴随着那声清冷的厉喝而来的,是一股强大而骇人的气刃。药老提着的心在听到这声音后一松,眼中浮现了欣喜。也就在那一刻,围在他身边的三十六卫全被一股气刃袭飞了出去。

    “嘶!啊……”

    三十六道身影有的闪避不及,被气刃所伤,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身体被凌厉的气刃划开了一道道的口子,鲜血渗出,染红一地,有的则反应较快,迅速避开,还能稳得住脚,不至于摔向地面,只是,对方的这一击,却是让三十六人心头猛然一惊,不敢置信的抬头朝那声音看去。

    他们是经过一层层的训练挑选出来的,战斗力也是在去外面历炼而归得到肯定的,如今,竟然被这样摔了出去,而且还是一连三十六人一起,可见来人的修为实力是有多么的恐怖。

    这一幕,也让在场的所有人震惊的顺着声音看去,只见,那半空之中,一名白衣女子凌空而来,绝美而傲立,那清冷的目光以着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这下方的众人,那弥漫在她身上的尊贵气息,让人莫名的心头一震,竟只是一眼,心微颤着,双腿也微微颤抖着,有着一种想要跪下去的感觉。

    “主子!”药老稳住了步伐,唤了一声。

    唐心的目光从众人的身上掠过,继而,落在他的身上,问:“找到证据了?”

    “嗯,侥幸让我找到了记忆晶片,今天,我终于可以为我洗去多年的冤屈了!”他的声音有些哽咽,拿出了那片记忆晶片,对着众人道:“我,乃灵药山上任山主排行第三的弟子,袁腾,四十年前,我师尊有意传位于我,然,却在还没公布消息时中毒身亡,而当时杀害我师尊的人,则是我的大师兄,古元恒!”

    “嘶!怎么可能!”

    “怎么会!”

    下方的众人在听到他的话后,一个个倒抽了一口气,议论起来。而几位长老和炼丹师们更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没人看到,在不远处的一名老妇人,在听到这话后,身体微晃了一下,险些跌倒在地。

    袁腾看着众人,再度开口道:“他嫁祸于我,逼我逃出师门,给我套上一个畏罪潜逃的罪名,更是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派人暗杀于我,几日前,我潜回了山门,终于找到了证明我清白的证据,三长老的死,不是自然死亡,是被他,古元恒派人杀死的!而在他临死之前,将一枚记忆晶片交给了我,这枚记忆晶片,记载着当年的事情真相!”

    “你闭嘴!”山主阴沉着脸,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惊,此时浑身颤抖的指着药老,对着那三十六卫喝着:“给我杀了他!杀了他!”

    然,此时的三十六卫却是迟疑了,不仅是因为因为忌惮着,更因为药老说出来的话,让他们都有了一丝的怀疑,难道,他说的是真的?

    大长老迟疑了一下,看向药老,问:“你说的记忆晶片在哪?”如果真的有记忆晶片,那事情可能还真的不能作假,要知道,记忆晶片何其珍贵,而且是无法作假的。

    药老将晶片注入灵力,往空中一抛,而就在这时,那山主一道气流袭向那枚晶片,竟是想要毁了它。然,半空中的唐心又怎会如了他的意,拂袖袭出一道气流的同时,更是让那山主整个人受了一记重击,摔向地面。

    “噗!”

    唐心可没留手,那一记气流看似随意袭出,但暗劲却是不弱,直撞着那山主体内血气乱窜而起,鲜血压不住的往喉咙之上冲,喷了一地。

    “嘶!快看!”

    忽的一声惊呼传来,众人的注意力都落在那记忆晶片上,那里折射出来的一幕幕画象,看得众人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在不远处的那名老妇人,也看到了那记忆晶片所折射出来的画象,她只感觉心中一阵翻腾,猛的喷出了一口鲜血,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她,竟然嫁给了杀父仇人……

    “父亲……”中年男子也瘫倒在地上,脸色惨白,当记忆晶片被拿出来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他们大势已去,只是没想到,竟然、竟然会是这样……

    “将他们抓起来!”大长老当即沉声喝着,只是,心中的震惊,至今仍有些难以平复,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当年的事情竟然会是这样。

    “我杀了你!袁腾!你怎么不死!你怎么不死!我杀了你……”山主像是发了疯似的冲了起来,朝药老扑了过去,只是这一回,不用唐心动手,三十六卫便将他和他儿子给抓了起来。

    几位长老深吸了口气,缓了缓神,上前朝药老行了一礼:“让你蒙受不白之冤了,当年老山主曾要将灵药山传给你,今日,古元恒没有当执事山主的资格,你,可愿回来?”

    药老此时心中百感交集,这么多年的冤屈终于在今天沉冤得雪了,然,到了这一刻,心中却早已经没了激动,有的只是苍桑,如果当年不是因为他师尊想要将小师妹嫁给他,让他接掌山门,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发生,这么多年过去,权力地位在他眼中早已经是浮云,他已经看淡了,如今仇也报了,冤也洗清了,他是该放下了。

    “咻!我要你偿命!”

    谁也没料到的一幕就这样发生的了,老妇人冲了过来,在众人的目光中,将长剑剌进了古元恒的心,一剑穿心而过,当场要了他的命。

    中年男子被这一幕惊呆了,看到自己的母亲杀死了父亲,他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然而就在这时,老妇人仰头大笑,笑得流眼泪,却又在抽出长剑后将一剑剌向了自己。

    “小师妹!”药老猛的回过神来,快步上前扶住了倒下的她,看着她颤抖着的嘴唇,他眼中满满的尽是痛苦:“小师妹……”

    “对、对不、起……我、我欠、你的来、来生、再……还……”话落,她的手也跟着无力的垂落下去。

    “小师妹!”药老悲痛欲绝,哪怕她曾给他下毒要取他的命,他都不曾恨过她,因为,她是这一生,他唯一爱过的女人,而现在,她却死在他的怀里……

    这一天,注意让山门的弟子们议论纷纷,由于场面混乱,最后,由几位长老他们主持着,让众人先散了开去,而唐心和药老则留了下来,药老抱着老妇人的尸体,来到了灵药山的后山,将她放在了那开满了灵花的草地上,呆然而无神的坐着,静静的看着她。

    唐心站在不远处,看着那前面的一幕,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直到,太阳西下,眼见夜色就要到来,她这才走上前去,来到他的身边,开口问:“你很爱她?”

    “我跟小师妹从小一起长大,小时候,师兄们排斥我,暗中打压我,只有小师妹一直站在我这边,明明打不过他们,却仍为了护着我跟他们打架,她额头处有道疤痕,是因为有一回我误食毒药,她爬到悬崖边摘天灵花而摔伤留下的,那一回,她的腿骨摔断了,肋骨断了三根,双手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肉,因为我,她在床上躺上好几个月……”

    “青梅竹马的感情,再加上两情相悦,师尊他们也有意让我们成亲,只是没想到……”他似乎陷入了回忆当中,握着她的手,竟是落下了泪来。

    看到这一幕,唐心轻叹一声:“如果她活过来呢?”

    “什么?”药老一怔,猛然看向她,眼中有着不敢置信。

    唐心的目光落在老妇人的腹部,道:“她的伤在腹部,虽然已经死了,但,我有还魂丹,可以让她复活。”她相信,药老是真的很爱那老妇人,哪怕,如今的她已经是一名白花苍苍满脸皱纹的老妇人,可在他的眼中,她看到了沐宸风看向她时的那种满满的深情,她有能力让她活过来,逆天的丹药,也就是这么个用处,当然,前提是,他们值得她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