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30 诛杀!

    “你说三长老又去拿上等灵丹了?”灵药山的门主阴沉着脸,坐在主位上,而下方则坐着的则是他儿子。特么对于1'51看書网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嗯,父亲,三长老近年来越发不将我们放在眼里了,他从丹药房里拿的丹药几乎占据我们山门的一半,而且每隔一段时间他就出山门一趟,好像是将那些上等的灵丹全卖出去,暗中又不知在做着什么事情,我觉得,我们不能再这样让他继续下去了,凭什么一个长老就不将我们放在眼里?他太猖狂了。”中年男子沉声说着,脸色也阴沉着,眼底明显有着怒意。

    主位上的老者敛着眼眸,没有说话,不知在想着什么,只是一手有意无意的转动着大指姆上的墨玉戒指。

    “我们灵药山里面炼制出来的丹药外面的人都不一定能炼制出来,价格能卖到天价,要是再不管管他,这样下去我们迟早会被他掏空的,父亲,你倒是拿个主意,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保证可以让他死得无声无息。”说到最后,中年男子的声音压低了很多,同时,那声音中的杀意也是那样的明显。

    “你有什么主意?”山门门主看向他,道:“用药?我们灵药门的人都精于用药之道,这条路估计是行不通的,暗杀?他前些天才归来,近期也不会出山门,让他死在外面,这事也不是那么容易办成的,要不然,他也不会活了这么久,若是在山门里让他死去,你以为另外的几个老匹夫不会起疑心?”

    然而,听到他父亲这话,中年男子却是心下一喜,连忙道:“父亲有所不知,最近那三长老天天捣弄着一些较偏的毒药,这事另外几位长老也是知道的,我们不明明着杀了他,可以给他来阴的,只要父亲一点头,这事我马上去办,一定妥妥当当。”

    老者瞥了他一眼,端起一旁的茶水喝了一口,头也没抬的说:“既然要办,就不要留下手尾,若不然,让他察觉了是我们下的手,后果不堪设想。”

    “父亲放心,我知道怎么做的。”说着,他便起身退了出去。

    另一边,药老因为有唐心给他的一件隐藏斗蓬,他敛着自身的气息,又将身体隐藏了起来,倒也没让人发现他的踪迹,他站在一棵茂盛的大树上,取下了斗蓬,远远的看着前面那一名正在浇着花草的老妇人,目光中有着悲痛,有着道不清的情感。

    老妇人正是山门门主的夫人,也是上一任门主的女儿,曾经与药老两人情投意合,最终,却在阴谋之下两人成了仇人,当年药老身上的毒,就是她下的,在她的心里一直以为,药老就是毒杀她父亲的仇人。

    看着多年没见的小师妹,药老轻轻一叹,这一叹息,让那老妇人有所察觉,抬起头来朝周围看了一眼,却是看到不远处走来的夫君,山门门主,看了他一眼,她又继续浇着花草,没开口。

    药老看到那人的到来,面色沉了下来,目光中的恨意迸射而出,也就这一瞬间,对方忽的朝他这边看来,只是,此时的他却是在法宝的帮助下隐藏起了身影,对方根本看不到他的存在,他压下心中窜起的恨意,离开了这里,往另一边而去。

    是夜,药老借着隐藏斗蓬,潜入了三长老所居住的地方,他这两天在这里面收集到的消息,最为不寻常的就是这三长老,他的地位远居于另外的三位长老之上,当年出了那件事时,他是站出来诬蔑他的人,想到这一点,再结合他如今在这里面的地位,他不由猜测,当年的事情,这三长老是否也掺了一脚?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在他潜入三长老居住的地方之时,竟看到几名黑衣人也潜了进来,从对方诡异的身形速度来看,那几名黑衣人的修为不低就,他留了个心眼,没有跟得太靠近,毕竟虽然他有隐藏斗蓬但对方若是修为太高,他还是会暴露的,安全起见,他只是远远的跟着,直到,看到他们潜进三长老的睡房,他提气一跃,上了屋顶,透过上面的天窗往下看着。

    “谁!”

    原本熟睡中的三长老猛然惊醒,只是下一刻,身体被控制住无法动弹,脖子处似乎有利刃抵着,黑暗中,点上了灯光,也照亮了房里的一切。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躺在床上无法动弹的三长老冷眼看着面前的黑衣人,目光落在那站在一旁的那人身上。忽的目光一睁,眼中有着不可思议:“是你!”

    “呵呵,没想到这样也能被你认出来。”黑衣男子低低的笑着,扯下了面上的面巾,露出来的面容,正是那山门门主的儿子。

    “你想杀我?是你父亲的意思?哼,好个阴险小人!”三长老阴沉着脸:“你要知道,在这里杀了我,定会引起门里人的疑心的。”

    “你放心,我一定会做到没人起疑的。”他阴测测的笑着,来到床边,拿出了一个药瓶打开了盖子:“这么多年你太贪得无厌了,如果不是你的贪得无厌,也许还不用死,可惜。”

    “你、你想干什么!”闻着那从瓶子中散发出来的药味,他脸色一变。

    “点住他的哑穴,掐着他鼻子,让他张开嘴。”

    随着他的声音一落,原本还能开口的三长老张了张嘴,却无法发出声音来,他的一身灵力同样被封住,丝毫无法提起,而就在这时,那中年男子将药瓶凑近了他的嘴,将药倒入他的口中,而后,又取来了一杯水强行灌了下去,只见,原本挣扎着的人身体忽的抽搐着,双眼有些泛白。

    “放开他。”中年男子说着,阴测测的笑了:“如何?这药可是查无所踪的,就算你服下了这药,也不会马上死去,就算是大长老他们来查,也绝对查不出你是中了什么药而死,你就安心的去吧!你的那些金财,我会替你接收的,留下一个等着他死了再走。”他低低的笑着,带着几个黑衣人离开了这里,只剩下床上那个身体偶尔抽搐着的三长老静静的躺在那里。

    待确定他们只留下一个黑衣人守在暗处时,屋顶上的药老飞身而下,借着隐身斗蓬将那名黑衣人杀了,来到了房中,看到床上那个人已经合上了眼,眼皮却仍颤抖着,身体也偶尔颤抖着,慢慢的,似乎有所平静,面容也微微平静了下来,不像是中了药的样子,反倒像是睡着的样子。

    他来到床边,把了把他的脉,略沉思了一会,拿出银针在他的身上扎了几针,原本闭着眼睛的人便猛的睁开了眼睛,待看到面前的药老时,他的眼中有着激动,张了张嘴,却说不了话。

    药老解开了他的穴道,问:“他为什么要杀你?当年的事情,你是不是也掺了一脚?”

    “记、记忆晶、晶片……”他艰难的说着,短短几个字像是用尽了他全身的力量一般。

    “记忆晶片?难道当年的事情你用记忆晶片录下了?”他的语气略显激动,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在哪!”

    “桌、桌脚、脚下,帮、帮我、报、报仇……嘶!”

    药老不再去管他,迅速来到房中的那张桌子边蹲下,手指轻轻的那四个桌脚下的砖上轻敲着,只听,其中一个桌脚下方的砖是空心的,他试着翻开,却翻不开,于是,拧起拳头,运用了灵力往地面上一击。

    “砰!”

    地底下的一个空格露了出来,里面放着一个小盒子,打开一看,确实有一片记忆晶片,他注入了灵力,当看到那几十年前的真相浮现在眼前时,他心中一阵酸楚,如果,如果当年他能找到这个,就不会错过太多了……

    走到外面,他在空中放了一个暗号,这才往黑夜中而去。

    而在村落中的唐心听到砰的一声声响,起身来到外面往天空看去,看到那天空的信号时,她勾起了唇角,继续走回屋中睡觉,直到,次日……

    “小唐,你要走了?”

    “小唐,那你还回来吗?”

    “小唐,你……”

    从早上唐心说要离开开始,村里的人都围着她,依依不舍的问着,她何时再回来?短短几日的相处,却让他们真心的喜欢上了这个美丽亲切的女子,此时听说她要走,谁都不舍得。

    唐心露出淡淡的笑容,看着众人道:“其实我来这里是有事要办的,在这里住了几天,大家对我都很好,也没过问我为何而来,真的很谢谢你们,待我把事情处理好,我还会回来看看你们的,我相信,村里的日子以后也会越过越好的。”

    “小唐,那你路上小心。”

    “是啊!路上小心。”

    “嗯,我会的。”她冲着众人点了点头,下一刻,唤出了飞剑,直接御剑而行,往山门的方向而去。

    众人看着她离开,一个个目光中有着惊艳:“我就知道,小唐不是普通人,就是山门里面的人也没有她的风姿和神采,她这去的方向是山门,不知,是不是山门里出什么事了?”

    与此同时,山门中此时确实乱成一团,一大早就发现了三长老的尸体,眼下,山门中的另外几个长老和炼丹师们都要查看着他的尸体,看看他是否中了药而死,还是真的如门主他们所说,因为死了一个长老不是小事,事情一经传开,山门上下都知道了,也都在议论着。

    大殿中,事后,门主和三位长老都在,说着那三长老的事情,而就在这时,外面一名弟子匆匆来报:“山主,有人在炼丹台上闹事,现在山门里的弟子都聚集到那里去了。”

    听到这话,大殿中的几人一怔,山主更是沉下脸来,沉声问:“怎么回事?”

    “弟子也不知是怎么回事,那人不曾见过的,是一名老者,他说、说什么三长老的死是、是……山主让、让人下药害死的。”那名弟子说到这里,有些不敢去看他们的脸色。

    闻言,大殿中的几人脸色各异,三名长老更是相视了一眼后,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山主,而山主和他儿子两人此时脸色阴沉,浑身散发着怒气:“什么人竟敢散播这样的谣言!”说着,大步的便往外走去。

    三位长老一见,也跟在后面,打算去看看这是怎么一回事。三长老是让山主害死的?是谁这么大胆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炼丹台,原本是让山门里的人比试炼丹时用的,台上很宽,也很大,也比地面高出几米的距离,此时,那台下全站满了山门的弟子,一个个都看着那台上的那人,低声议论着,而台上,一名灰袍老者负手站着,沉着脸,周围也没人敢上前去,一个个只是将他围住,并没有人动手,因为山主他们还没来。

    “是何人胆敢在此放肆!”

    人还没到,愤怒的声音就已经先行传了过来,声音蕴含着一股强大的威压,清晰的传入了众人的耳中,也让原本喧哗的场面平静了下来,一个个看向了那声音之处。

    只见,山主他们大步而来,随行在几位长老身后的还有众名炼丹师,然,当他们一行人看到那炼丹台上的那名灰衣老者时,皆愣住了,眼中浮现了不敢置信的神情,大长老更是拧起了眉头,与另外两名长老相视了一眼,似乎,在疑惑着,为何他会出现在这里?

    山主看到那灰袍老者时,眼中杀气迸射而出,他阴沉着脸,迈步上前,厉声喝道:“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

    “我看谁敢!”药老厉声一喝,锋利如箭的目光扫向了山主:“古元恒,老夫替你背了这么多年的黑祸,今天,你以为你还能一手遮天吗?我倒要看看,让这山门里所有的人看到你的真面目后,你会如何!”

    听到这话,山主阴沉着脸,负在身后的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他目光阴森的盯着药老,厉声喝道:“你这个欺师灭祖的败类,今天竟然还敢回到这里来,我若不让你血溅当场,怎么对起得师尊的亡魂!来人啊!给我当场诛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