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26 分道

    两辆马车出了院落前出发,往圣殿而去,这一回,出人意料的,沐宸风与唐心两人分道而行,马车上除了沐宸风以及玄月之外,只有唐心的师尊和师娘,至于唐心,则留了下来。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15.1看書網

    唐心站在院落前,看着两辆马车离开了自己的视线,而站在她的身后的则是药老,他微低着头,神情举止中有着对身前主子浓浓的尊敬之意,见她看着马车离开,他也不敢多言,只是静静的站着。

    “准备一下,去灵药山。”唐心淡淡的开口说着,神色莫名,让人猜测不出她此时到底在想着什么。

    “是。”药老恭敬的应了一声,马上转身回去准备。

    只有他们两人,因此,直接御剑而行,速度上,也比较快,不会在路上耽搁了时间,尤其是,她打算着早早将这事处理好,好去圣殿与他们会合,要不是因为又收到针对药老所下的追杀令,她也不会在这个时候选择与他们分道而行,本来这事可以由沐宸风去的,然而,再三思索,灵药山的人精通用药之道,他的实力虽然很强,但在这药方面却占不到上风,因此,最后才决定由她和药老去灵药山,一来,解决了灵药山的事情后可以阻了追杀令,二来,收复灵药山后对他们也有极大的好处,所以在他们前脚刚走,他们后脚也随着起程,往着反方向而去。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饶是他们两人的行踪已经这样的隐秘,一离开城镇,却仍被人盯上了,在半空中御剑而行,却被数十道夹带着凌厉杀机的暗箭所袭,被迫从半空中落于地面。

    看着面前将他们围住的数十名黑衣人,唐心清冷的目光从他们的身上掠过,眼前的黑衣人浑身散发着强烈的肃杀之气,其中有二十几人手中还拿着弓箭,可见,先前那些箭就是他们射出的。

    “你是何人?若是不想死,速速离开!”其中一名黑衣人冷声喝着,冰冷而无情的目光落在唐心的身上,然而,没人知道,他的声音虽然冰冷,脸上的神情也被黑巾围住看不到神情,但此时他的内心,却是震惊而不安。

    他不知道眼前这名白衣女子的身份,却被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与气势所震摄,虽然看不透对方的修为,但,直觉的,他觉得眼前这人很强,就算是他,只怕也不是她的对手,这也是为何他一名杀手却会开口让不相干的人离开的原因。

    而此时,药老站在唐心的身边,脸色凝重,警惕的看着那周围的众名黑衣人,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也许他的战斗力不强,但他用药,却鲜少有人是他的对手,若不是有这个本事,他也不会在一次次的追杀中活了下来。

    “你们不是一般的杀手?”唐心挑了挑眉,扫过面前的黑衣杀手,唇角微微的扬起,因她唇边的这一抺笑,让她原本绝美的容颜越发的美丽,然,这份魅惑的美丽,却是致命的,只听她在那些黑衣人警惕的目光中,用着清冷的声音,缓缓的说着:“上神级别的修士,真是下了血本,不过,若想活命,马上离开我的眼前,否则,等待你们的只有一个下场。”

    修为竟然被一眼看穿,那些杀手浑身的杀气越发的浓郁了,下一刻,只听为首的一人一声令下:“杀!”

    冰冷而嗜血的声音一经落下,数十道快如鬼魅的身法如风一般的掠出,朝唐心和药老而来,药老一见,当即掐碎了手中所藏的药,同时,凌厉的掌风袭出,将药带动袭向对方所在的方向,然而,这些上神杀手似乎知道他擅长用毒和药之类的,并不直接正面与之发起攻击,反而从侧面进攻,黑衣人的人数本就多,如今一同而上,那招招袭出的杀机,又岂会是药老可以抵挡得住的,不一会,他身上就被剑气划出了几道口子,鲜血的气味一经在空气中弥漫而开,越发的让这些嗜血的黑衣人更加的亢奋起来。

    唐心反握着匕首穿梭在黑衣人的中间,刀刀迸射出杀机,那份狠厉的杀气与那凌厉果断的攻击,饶是这些常年接任务的冷血杀手见了也不由的暗暗心惊,每个与她交上手的黑衣人都从她的身边倒下,身上只有致命的一击,不是被划破了喉咙,就是一刀剌穿了心脏,速度之快,根本让这些杀手无法做出相对应的应变以及反抗。

    “嘶!啊!”

    “咻!”

    锋利的匕首划破了喉咙,顺着匕首收回的方向,鲜血飞溅而出,洒落一地,有着点点鲜血溅到了她白色的衣裙上,格外的剌眼,如同妖娆绽放的红梅,开在雪地中……

    “乌啊……乌啊……”

    山道边的小树林,传来了类似乌鸦的叫声,一声声的叫声仿佛在头顶上飞过,听着那代表着恶运先兆的叫声,更是让那些黑衣杀手们的心剧烈的颤动着,只是,让人意料不到的是,唐心在见到所剩不多的黑衣人后,清冷的眼底掠过一抺幽光,不知在打起了什么主意,竟将匕首收起,反则,以着点穴的手法,将剩下的那十几名杀手给点住了。

    “嘶!”

    只听一名杀手倒抽了一口气,不仅身体无法动弹,就连话也就不了,让他们想要将含在嘴里的毒药咬破自尽也做不到,只得一个个冷着一双嗜血无情的目光盯着面前的女子。

    药老喘着气,来到了她的身后,却是不明所以的看着她,不知她想干什么,既然控制了这些杀手,为何不直接杀了他们?心中虽然疑惑,却也没有问出声,只是看了那些杀手一眼,便走到一旁,先处理了自己身上的伤口,同时,在包扎之时,不忘打量着前面那些黑衣人,可当在看到他主子接下来的动作时,他整个人一僵,眼中浮现了不可思议与震惊。

    她、她那是……那是在炼制傀儡人偶?

    空气中,只有着一股气流在涌动着,偶尔,还伴随着乌鸦那令人心烦的叫声,药老咽了咽口水,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他只是睁大了眼睛,看着前面那诡异得让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心,在扑通扑通的乱跳着,那是一种惊惧的表现,无法压抑的惊惧。

    而唐心,将那十四名杀手围在一起,自己则坐在中间,她的手结着诡异而复杂的法印,似有一股光芒从她的手中弥漫而出,然而,当她的手指点入黑衣杀手的眉心之处时,又似有什么被吸收在掌心之中炼化……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在将近一个时辰之后,她这才收回了身体的气息,弹了弹衣袍,站了起来,同时,扫了那十四名傀儡一眼,勾了勾唇角:“起来。”

    十四名傀儡木然的站了起来,整齐的在她的面前排好,十四人,分面两队,站在她的面前,那目光,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嗜血杀气,有的只是木然与空洞,如今的他们,不再是冷血杀手,而是没有情感,只会遵从主人命令的傀儡。

    “主、主子,你、你要让他们跟着?”好半响,药老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只是,仍有着颤抖,以及不可思议。

    炼制傀儡……这简直就是他不敢想象的事情。

    “你被下了追杀令,那么,去灵药山的这一路就绝不会闲着,上神修士,实力倒是不错,可以拿来当挡箭牌,不是吗?”她语气微扬,言语中有着几分的期待,扫了那些傀儡一眼,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染上了鲜血的白色衣裙,勾了勾唇角,道:“走吧!找个地方,换洗一下。”染血的衣,她可不爱穿。

    “是、是。”药老强压下内心的震撼,紧跟在她的身后,而那十四名傀儡也在同时跟上了他们的脚步,整齐而服从。

    灵药山,并非只是一个山头,而是一个地界的名称,灵药山属于隐世山门,所处之地因灵力充沛的原因,所种植的灵药也极为的广泛和茂盛,一些因土壤问题不同而无法种植的灵药,在这灵药山都可以种植,可以说,这里,是一灵药的世界,也是一片取之不尽的财富之源。

    只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却不是外人想找就能找到的,除了设有阵法结界之外,还有各种机关,进山的路更是只有山门中一些主事的人才会知晓,这也是为何灵药山占据了这样独天得厚的天地资源却不被外界所占有的原因之一。

    灵药山,山门中,此时,一名老者正阴沉着脸,将手中的纸条烧毁,手掌慢慢的收起,骨头相碰的声音,发出了咔嚓之声,那紧紧抿着的唇,以及那眼中泛动着的杀意,无一不让人知道,此时他的心中是有多愤怒以及充斥着杀气。

    “父亲,怎么了?”一名中年男子走了进来,看到主位上的父亲那样的神情,不由开口问着。

    老者压下心中的杀气,看了他一眼,沉声道:“追杀令下了十二道,道道有去无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