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24 战意与杀机

    黑冥佣兵团的团长抿着唇,眯着眼看着玄月,半响,这才沉声道:“我们并不想与风雨楼为敌,只要将我们要的人交出来,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若不然呢?”

    “若不然?今天我们定要讨个说法!”随着那黑冥佣兵团长的声音一落,他身后的众人又再一次的变得杀气腾腾。舒悫鹉琻

    闻言,玄月扫了对方一眼,冷声吩咐着:“既然不降,那就杀无赦!”冰冷的声音蕴含着杀意一经传出,可见对方目光一缩,迅速进入了警戒。

    “遵玄主令!”韦河众人沉声一应,下一刻,二十来人一经散开,拔出了腰间的佩剑,运起了一身的灵力气息,凛冽战意一经激发,只听厉喝一声,二十几抺身影飞掠而出,如猛虎下山,凶猛而凌厉。

    而这时的玄月,已经来到了药楼的大门前,负手站在那里看着前面的战斗,哪怕是狼牙的成员只有二十来人,他的眉头也没皱半分,由始于终,只是冷冷的看着。

    反倒是站在他身后的药楼掌事有些担心的上前,小声的询问着:“玄主,要不要让楼里的暗卫帮忙?”对方的战斗力可不容小窥,狼牙只有那么二十来人,只怕……

    “不用。”玄月看着前方的战斗,道:“以狼牙的战斗力,对付他们,绰绰有余。”

    “啊!砰砰砰……”

    “铿锵!咻!”

    厉声低喝的声音伴随着撞击声传出,刀剑相碰的铿锵声以及凌厉的气刃在空气中划过,药楼的前方被双方佣兵成员的杀气所弥漫,冰冷而骇人,那丝丝轻风拂过,如同一道道尖锐的利刃剌入皮肤,让人感觉到了那股杀意的凛冽,有战斗的地方,就有血腥,血腥味一经弥漫而开,越发的让对方的佣兵杀红了眼。

    黑冥佣兵的人本就多,此时,更是有人盯上了那负手站在药楼前面的玄月,不,正确来说,应该是说盯上了玄月身后的药楼,那名佣兵眼中迸射出来的狠厉似乎是想先给这药楼来上一记摧毁性的一刀。

    “混天砍!”

    只见,那名黑冥佣兵佣的成员,一名上神级别的修士,将他身体里的能量气息汇聚到了手中的大刀上,这让原本锋利的刀刃如同被一股光芒覆盖着,那是灵力的光芒,那是肉眼可见的凛冽气息,哪怕是退到远处的众名看热闹的人也可在那混乱的战斗中听到那气刃的呼呼声。

    “嘶!那名上神强者的气息好厉害……”

    “快看!他的刀似乎变了,比原来的大上了两倍不止!”

    “啊!我知道了!他就是黑冥佣兵团的第二把手,他的战斗力极为丰富,听说从不曾在别人的手中吃过败战,他的成名绝技就是那一记混天砍!威力无穷!只要一刀就可以将一座大山劈成两半,看他现在的样子是想劈了药楼?这药楼看来难逃一劫了!”

    “不可能!再厉害也不可能厉害得过那风雨楼的人,那个黑袍男子可是唐心身边的玄月,听说,这个人也很厉害的!”马上就有人反驳了那名修士的话,显然,他更看好玄月的实力。

    “怎么可能!你是不知道那混天砍的威力,现在那名上神修士周边一个人也走不过去,单单这一点,你就应该知道,他的实力是绝对不容小窥的,那个玄月,不可能接得下这一刀,他要敢接,只怕就是连他也会被砍成两半!”

    而就在那众人议论纷纷之时,站在玄月身后的掌事此时也不由的微提起心,有些担忧的看着前面那上神修士的那一击。

    然,负手而立的玄月则眯了眯眼,冰冷的目光看着那名上神修士,见他竟然敢直接对药楼下手,冰冷的目光中浮现了一丝的杀气:“找死。”冷冷的声音是那样的平静,却莫名的让人心头发寒,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在散开,尤其是看到他从空间中拿出了一把长剑,汇聚了灵力的长剑斜指地面,在那名上神修士厉喝一声凌空一跃的同时,黑色的身影也如同飞鹰一般的掠起,朝着那上神修士而去。

    “你挡不住我的!”那上神佣兵眼中有着势在必得的决然,双手握着大刀,举直,狠狠的朝前方劈下:“混天砍!击毁!”厉喝声一落,那蕴含着强大威力的一刀也随着落下。

    然而这时的玄月,同样举起了手中的长剑:“三招之内,取你性命!”他手中的长剑,呼啸而起之时,似乎隐隐有电流划过,只是看得不太真切,但那从剑刃之上呼啸而出的气流,却是如同即将出笼的猛兽一般的咆哮着,那股凶狠之劲,那股蕴含的威力,绝对不小于对方的那一记刀刃。

    “呼!”

    “咻!”

    两股强大的气流在半空中相会,如同水火一般,互不相容,一经碰撞,两股肉眼可见的气流似乎在半空中互相压挤着,隐约可见,纷纷向外飞涌而起,直到,似乎触碰到中心主流,这才爆发出轰隆的一声巨响。

    “轰隆!咻!砰砰砰……”

    玄月的那一股剑气,以着绝对压倒性的强势直逼对方面门,强大而骇人的气流一经压向对方,当即就将他整个人给击飞了出去,连同那股剑气,也从半空中而下,击下了下方的数名佣兵,甚至,划过地面,在地面上留下了深深的一道剑痕。

    “啊!”

    那名上神佣兵惊呼一声,整个人飞出之时,根本无力稳住下坠的身形,直到,重重的从半空中摔落地面。

    “砰!”

    重击之下,似乎隐隐可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

    “噗!”

    一口鲜血从那上神佣兵的口中喷出,顿时,整张脸色都显得苍白,额头之处,豆珠大的冷汗渗出,也不知是被伤及内脏,还是因骨头摔断而产生的巨痛,此时,一口气压着,不上不下,只感觉胸口连呼吸都感到困难,那嘴唇,更是微微颤抖着。

    “副团长!”

    那黑冥佣兵的成员一见,一个个红了眼,惊呼着,想要跑过去将人扶起,却又被狼牙的人挡住,根本无法分得开身,尤其是看到,狼牙的人竟然以着那般诡异的战斗招式和速度将他们的人击杀,更是愤恨难平!

    同样的佣兵,而他们的实力有的更是远在对方之上,可竟然也有成员死在对方的剑下,着实是让他们难以接受!

    看到那一幕,站在药楼处的掌事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心中对玄主更是又敬又佩,那样凌厉的一击,威力的强大,但凡是拥有修为的人都看得出来那一击的凶险,然,却被他轻易的化解了,而且还是绝对的压倒性的强势,一击就破了那名佣兵的成名绝技,真真让他激动不已,体内热血沸腾,恨不得也能参与这次的战斗,但他知道,他的定位是药楼掌事,这样的战斗,他不能参与。

    玄月飘浮在半空中,浑身涌动着一股雄厚的灵力气息,黑色的衣袍在风中拂动着,杀气,甚是骇人……

    他手中的长剑一转,斜指地面,冰冷的目光以着一种强者俯视弱者的姿态,俯视着那下方狼狈的上神佣兵:“不堪一击!”冰冷的声音一出,让那倒在地上的上神佣兵只感觉一阵羞耻感与愤恨从胸口处涌起,鲜血再度涌上喉咙之处,只听噗的一声,他再度喷出了一口鲜血,这一次,是被气得吐血。

    想他堂堂黑冥佣兵团的第二把手,竟然被他说成不堪一击,这样的羞辱,让他愤恨,却无法反驳,因为他的成名绝技,就那样被对方一刀破解,这一幕,根本就是他从未想过的。

    “本尊说过,三招之内,必取你性命。”玄月从半空中下来,稳稳的落于地面,迈着稳重的步伐,来到了那名佣兵的面前,长剑一指,直指对方喉咙之处。

    这一刻,剑尖之尖的冰冷气息是那样的清晰,面前男子身上的杀气是那样的明显,饶是那名佣兵,此时竟也不由的微微颤抖着,心中,产生了惊恐与慌乱。

    他,不想死!

    而看到这一幕,那远处看着的众人则再度议论着:“怎么样?我就说唐心身边的人,绝对不弱的吧?你们偏不信,那名黑冥佣兵哪怕是二把手,也绝对打不过那个叫玄月的男子的。”原先就认为玄月可以赢的那名修士,此时一脸的兴奋,似乎对自己很有眼光而感到得意不已。

    “倒是没想到,那人竟然还会输给了他,而且还是一招就败。”旁边的人跟着说着,语气纳闷,似乎想不明白为何看起来双方实力差不多,战斗力却会差了那么多。

    “你们别说那两人了,快看那边!”另一人惊呼着一声,指着前方的一幕。

    那里,地面上倒下的一具具尸体,竟然全是黑冥佣兵团的人,而狼牙的人,浑身是血,如同浴血的战士一般,有的哪怕是已经受了极重的伤,却仍坚持战斗着,甚至,越战越勇,越杀越猛,好似身上流出的鲜血根本不是他们的一样,那表情就像没感觉到疼痛一般,着实让人震惊不已

    他们知道狼牙的实力很厉害,也听说过狼牙是唐心一手带出来的,原本想着,狼牙成员也不过那二十来人,与黑冥佣兵对上,估计怎么也得死上几个,却不想,虽然一个个受了重伤,却没一个倒下的。

    “啊!你们快看!原来他们边战斗还边吃丹药的!”一名修士眼尖的发现,其中一名重伤的狼牙佣兵血染一身摇摇欲坠之时,以手中长剑支撑身体,同时,竟从空间中拿出了一枚丹药迅速服下,在丹药服下后,原本已经渐弱的灵力又猛的涌了上来,而这,也是为何他们能凭着人数不多,却不损一人还能战斗的所在点。

    “别、别杀我,我、我降、我降……”那名倒在地上的上神佣兵因心底的惊恐,以及想要活命的向往,让他放下了身为上神修士的尊严,开口求饶,却不知,他的这一求饶,让他死得更快。

    “副团长!”

    那些在战斗中的佣兵成员,一听到他竟然说求饶,一个个都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又是悲愤,又是失望。

    玄月冷眼看着眼前的这人:“贪生怕死之辈,入不了本尊的眼。”冰冷的声音一落下,只见,他手中利剑一转,笔直的剌向他的胸口处,而在那最后关头,那上神佣兵还想要自救,只是他低估了自己身上所受的伤,身体一动牵动百脉,在倒抽一口冷气之时,玄月的剑尖已经剌进了他的胸口,快而狠,一击毙命!

    “嗖!”

    在利剑拔出的同时,带出了一道血柱,洒落了一地,散开了点点妖娆的血花,终结了一名上神修士的生命……

    玄月转过身,慢慢的拿出了一块帕子,将手中染血的剑拭擦干净,也没去看前面的战斗,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却无人敢靠近他半分。

    直到,在他收起剑之后,抬眸看去,前方,只剩下十来名的上神修士还在勉强支撑着,战得越久,越是消耗他们身体的灵力,他们没有狼牙的后备丹药,自然无法与之相比,看到那十几名上神修士浑身是伤,一身鲜血仍站直着腰杆,他眸光微闪了一下,再度开口:“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归顺于本尊。”

    因他的开口,狼牙们暂时的停下手来,却仍盯着那十几人,确实,就是他们也不得不佩服,黑冥佣兵有那个狂傲的资本,而这十几名的上神修士的战斗力更是不弱,如果他们没有那么多后备的丹药在辅助着,早已经死在对方的剑下,对方是强者,不亢不卑的强者,他们,欣赏强者。

    黑冥佣兵团的团长握着手,只是,手却是颤抖,因为战斗力的透支,他的双腿也有些站不稳了,却仍笔直的站着,他们知道,再战下去,等待他们的只会是死亡!死,对于他们来说,他们不惧,但,死在这里着实是憋屈得很,而他们也不得不承认,狼牙,确实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