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23 佣兵对战

    与此同时,另一边,闻人笑和墨来到了风雨楼的主楼,进了里面,欧阳修他们几人已经在厅中等着,见到他们两人回来便迎了上去,同时,目光也都落在一身黑袍的墨身上,看到他一双血眸时,眼底划过一丝暗光,继而,欧阳修几人朝他拱手行了一礼:“墨。舒悫鹉琻”继而,将几人都介绍了一下。

    “坐下说吧!”欧阳修说着,示意几人坐下,这才看向闻人笑和墨,道:“自你们传回消息来,我们也着手调查,暗中防犯,果然是有一伙人在暗地里进行的什么事情,而其中,不泛有至尊级别的强者,只是,到现在也还没查出他们到底有何目的,反倒是,有几个分楼最近接二连三的出现事情。”

    “查不到幕后人是谁?”墨看向他,冷声问着。

    “查不到,完全没有线索。”欧阳修摇了摇头,脸上尽是凝重的神色:“这一次的事情不同寻常,我怕没那么简单。”

    “主子那边已经收到消息,他们也会注意的,如今我们这里只能先设法查出这背后的人,做好各方面的警惕。”闻人笑说着,想到了那一日家中险中遭到灭门,他皱了皱眉,道:“另外,你们的家族……”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只是看了他们几人一眼。

    其他几人听了他的话后,道:“我们已经让人暗中注意着了,不过,若真的遇上至尊强者,上神修为的修士只怕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闻人笑那般幸运,正好碰到了墨。

    听到这话后,几人都沉默着,没有开口。

    而此时,墨眼底划过一抺幽光,对几人道:“注意一下眼下天界各大势力暗地里的动静,调查方面往偏一点的地方查找,至尊强者不是一般家族可以调动的,查一下领主级别的人物,路上我听闻人笑提起过,主子去了那黑曜城,那地方属于领主执掌的,会不会是在那里出了什么事情?”

    “我知道了,我会让人往这方面查一下。”沈从文说着,像是想起什么一般,道:“最近的这些事情明显都是冲着我们风雨楼来的,虽然主子他们眼下没遇到什么事情,但我总觉得,那些人是不敢明着跟她对着干,曦儿和笑笑他们在天龙学院,这主消息已经被一些人知道了,我们要不要派些人暗中保护着?”

    几人听到这话,想了想,司空绝也开口道:“嗯,这事也得防着,虽然天龙学院我们的人未必进得去,但也得让人在外面看着,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也不会慌了手脚,你们觉得呢?”

    “那这事就让你去办。”欧阳修说着,又对墨道:“墨,我们商量了一下,觉得得回家族中一趟,这风雨楼不能没人主事,接下来段时间,就让老五协助你可好?”

    “可以。”他点了点头,知道他们是放心不下他们的家族。

    几人释然一笑,又商量了一下事情,将手头上的事情都安排好之后,便各自准备着回家族中去看看。

    他们这边在准备着事情,唐心那边则正在为药老施针解毒,房中,盘膝而坐的药老赤着的背后剌着数十根银针,他的头顶冒着缕缕轻烟,额头之处渗着汗水,眉头微微拧着,面有痛苦之色,嘴唇略显苍白,而在他的身后,唐心正专心的下着针,每一根银针的剌落,快而准,同时,那银针的尖端还带着一层金色的灵力气息,只是这股气息却没人看见罢了。

    外面院中,沐宸风和玄月坐着喝茶,两人本来也不是多话之人,坐着也就不怎么说话,似乎各自在想着事情,直到,外面院子药楼的掌事走了进来,朝他们两人行了一礼:“真君,玄主。”

    沐宸风头也没抬的喝着茶,玄月则看了那掌事一眼,问:“有事?”

    “黑冥佣兵找上了我们药楼,此时正围着我们药楼,让我们交出药老,说,若是不将人交出来,就砸了我们的药楼,他们随行中,拥有十来名上神级别佣兵,以及多名中神佣兵,如果打起来,只怕我们药楼会损失惨重。”掌事将来说简单的说明,因为这事牵涉到的事情不小,而玄主他们又正好在这里,故而,请示着应该如何处理。

    闻言,玄月微拧着眉头,沉默着。

    “这一伙佣兵的实力倒算可以,如果能收服了,直接就是一助力。”沐宸风抬眸看了玄月一眼,道:“若不愿归降,就杀了。”云淡风轻的话语,说得是那样的理所当然。

    “嗯,我去处理。”玄月点了点头,站了起来,便对那掌事道:“跟我走。”衣袍一拂,迈步往外走去。

    唐心在房里帮药老解毒,分不得心,自是不知外面的事情。而此时,药楼那里,四五十名的佣兵围堵着药楼的周围,让那些原本想进去买丹药的人都不得入门,黑冥佣兵在佣兵界上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因此很多的人都认识他们那标志性的徽章以及那一身的装扮,看到他们竟然敢堵药楼的门,大街上的百姓都站得远远的看着,谁不知药楼是风雨楼名下的分楼?这些佣兵当真是不惧么?

    同时,另一伙佣兵,也正往这边而来,这一伙佣兵,不是别的,正是唐心一手训练出来的狼牙佣兵,人数虽然是佣兵界中最少的,但,狼牙佣兵的地位却不是一般的佣兵可以撼动的,如果说黑冥佣兵是佣兵界十几年来数一数二的,那狼牙佣兵无疑是新崛起的佣兵之王,这让一些佣兵团对于他们,是又敬又该恨,只是没人想到的是,黑冥佣兵团和狼牙竟然会在这里相遇。

    气势凛冽的狼牙佣兵团正是奉了玄月的命令出外历炼,只是他们并不知道玄月与唐心他们在这里,会进来这里也是因收到风雨楼的消息让召唤他们回去,所以才会路经这里,每个地方都有他们风雨楼的分楼,他们既然来了这里,自然是到分楼而来,只是没想到,第一次来这里,却看到风楼被一伙佣兵给围住了,而周围更是站满了看热闹的百姓,见此为首的韦河锐利的目光划过一抺暗光,拉住了身边的一名修士,在那名男子的惊愕中,沉声问:“前方出了何事?”

    那修士本是看热闹的人之一,冷不防的被人这么一扯,正欲发怒,却见对方浑身散发着一股可怕的气息,尤其是他身后的众人,更是让他不由的咽了咽口水,压下惊恐,道:“那是佣兵团的人找药楼的麻烦,说是药楼藏了他们要的一个人,让药楼交出人来,若是不交,就要砸了药楼。”

    “他们莫非不知药楼是风雨楼的名下的产业?”韦河冷着声音问着,听到那修士的话后,看向前面的目光泛着一抺嗜血的杀意。

    “知、知道,不过那一伙佣兵是黑冥佣兵团,他们……”那修士的话还没说完,就让韦河伸手一推,推开了。

    “兄弟们,走!看看这黑冥佣兵是不是吃了豹子胆了,竟然连风雨楼的分楼也敢动!”韦河冷着声音说着,黑沉着的脸色布满了煞气。

    “是!”身后的众我沉声的一应,声势浩大,气势更是一点也不输给那四五十成员的黑冥佣兵团。

    而随着他们这沉声的一应,前方围着的众名百姓也不由自主的让开了一条道来,同时,那黑冥佣兵团的人也跟着转过身,朝身后的众人看来。

    “狼牙佣兵?”看到那一伙二十来人的佣兵团,那身佣兵服的手臂上挂着的那狼牙,黑冥佣兵团的众名成员都不由的眯起了眼,面露不善的盯着那一伙人。

    一时间,两队佣兵形成了对立的阵势,双方的气势都是那样的骇人,明显的,黑冥佣兵的成员多了狼牙的一倍不止,也许是同为佣兵,又同为顶尖的佣兵,这两队佣兵面对面的站在一起,双方眼中迸射出来的火焰与敌意都是那样的显然。

    “你们围着药楼想做什么?”韦河上前也不客气,沉着声音便质问着,如今的他,是上神巅峰级别的修士了,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拥有这样的实力,全因他们有唐心这个主子。

    “你就是狼牙的韦河?”黑冥佣兵的团长眯着眼,阴测着目光盯着他,昨日被那药老逃走,他们中有的人中了他的药,若不是本身有着不俗的修为,只怕此时已经没命了,跟踪查探找到这里,除了他们的任务是要那药老的命之外,更因他们一口气咽不下去,想他们堂堂佣兵,其中不泛上神修为的修士,居然让那药老在他们的手底下逃走,这口气,又如何咽得下!

    韦河扫了他一眼,冷声应着:“不错!”

    “哼!来得正好!”那黑冥佣兵团长盯着他,冷笑着:“都说狼牙佣兵是佣兵界的王牌,我们倒要看看,就凭你们区区不过二十来人,如何担得起王牌这两个字!”声音一落,他身后的众名佣兵已经一手按在腰间的佩剑上,浑身的气息也随着涌动,空气中的威压也弥漫而开,杀气,甚是骇人!

    “既然听说过我们,那就应该知道,我们是风雨楼的人,既然敢与风雨楼的分楼为敌,那就做好受死的准备!”韦河冷肃的声音传出,同时,他的手也搭上了腰间的佩剑,浑身的威压也随着释放而出,身后的众名佣兵也一样,哪怕是人数在并不比对方的人多,但在气势上,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眼见着双方的气氛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那弥漫在双方周围的杀机让周围的百姓只感觉一阵阵的剌骨森寒,连连倒退着,再往后退,退到威压无法触及

    之处,而就在这一触即发之时,一道冰冷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传入众人的耳中,让那黑冥佣兵的众人目光一扫,浮现警惕之色,而狼牙的众人听到那声音,眼底则浮现着惊愕。

    “敢与风雨楼为敌,黑冥佣兵,胆子不小!”

    一身黑袍着身的玄月负手而来,他的身边跟着的是药楼的掌事,掌事看了那前面一眼,便退至一旁,来到药楼的门前,吩咐着药楼的人守好药楼,不要让人波及药楼的一切,而后,目光则看着前方。

    “属下叩见玄主!”

    二十来名狼牙成员,原本听到玄月的声音时,还以为是误听,可当看到他浑身散发着冰冷而强势的气息的黑袍男子时,才知道,玄主确实是来到了这里,当下,一个个单膝跪了下去,声音恭敬而带着信服。

    玄月迈着沉稳的步伐而来,凌厉的目光扫了那跪在地上的狼牙成员一眼,冷声道:“起来吧!”

    “是,玄主!”他们恭敬的应着,目光皆看着他,一个个眼底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玄主出现在这里,莫非,主子也在这里?想到有这个可能,他们的目光不由的顺着后面看去,只是,却只看到玄主一人,并没有看到那一抺所熟悉的白色身影。

    玄月站在狼牙成员的前面,负手看着前方的一众黑冥佣兵,目光一一从他们的身上掠过,眼底划过一抺幽光,冷声问:“你们想与风雨楼为敌?”冰冷的声音,带着一股震摄人心的威压,莫名的让那黑冥成名心头一凛。

    此时,黑冥的成员皆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他,玄主?这个人是唐心身边的玄月?玄月这个名字,自当初唐心在诸葛家大门前一战扬名之后,也渐渐的为天界众人所知,据闻,此人一身修为很是高深,一身气势更非一般人可比,如今一见,确实是人中龙凤,要不然,那狼牙的韦河一等人又怎么会称他为玄主?可见,此人必有厉害之处。

    “再问你们一次,可是想与风雨楼为敌?”

    玄月冰冷的声音再度传出,落入那黑冥佣兵的耳中,不知为何,只感觉一股寒意自脚底窜起,似乎,有什么让他们冰冷坚硬的心颤抖了一番似的,一时间,竟有些摸不透这个人到底想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