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20 关习阮

    听了他的话后,众人点了点头,想来也是,如果他是公子五的身份暴光,只怕他们家族就算没人敢对他们明着出手,也会暗着出招,这样防不胜防的暗杀于他们一点好处都没有,相反的,将来时机一到,当他们的势力强大到一定的程度,没人敢与他们为敌之时,公子五是他们闻人家的人,那到时对他们家族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你放心吧!我会吩咐下去,今晚的事情府中上下一律不得对外声扬半句。”闻人家主沉声开口说着,看着他儿子,又是感慨又是欣慰,以前一直以为他在外胡来,没想到却是做了唐心的手下,成了风雨楼的公子五,确实,不用他担心了。

    “爷爷,父亲,出了这事情,我明日应该就得赶回去了,估计近段时间都不能回来。”

    “嗯,我们知道,你就去吧!今晚好好休息一会,家里的事情我们会处理。”老爷子说着,挥手示意他退下。

    见状,闻人笑起身,行了一礼后回到自己的院落中,而院中的众人仍在商量,毕竟,今晚发生的事情可不是小事情,他们得商量一下对外的应对之法,以及善尾。

    闻人家今晚发生的事情,被闻人家各位主事极力的压下,对外没透露半点口风,而次日,闻人笑和墨也在处理好风雨楼的事情后,便往主楼赶去。

    另一边,两辆马车在山道上行走着,轮子压过路上的石子,发出嗑嗑的声音,这两辆马车中,前面驾车的是玄月,马车里坐着的则是沐宸风和唐心,后面驾车的则是一名车夫,里面坐着的则是成峰主和唐心的师娘。

    他们此行前往的目的地是圣殿,而距离圣殿,走了这么些天,却还没有一半的距离。马车行走的速度并不是很快,缓慢中,摇晃也不是很厉害,而马车中的唐心此时则枕在沐宸风的大腿上,舒服的睡着觉,沐宸风靠着马车,也半眯着眼睛休息着,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有点点温馨洋溢在这马车里面,偶尔拂过的轻风,微微掀起了车帘,吹入一阵带着青草味的清风……

    这一幕,是那样的宁静,那样的美好而悠闲,可偏偏就在这时,前面的山道上也有着马车的声音传来,远远的,就听到那驾车的车夫扬起鞭子抽打着马匹以及低喝的声音。

    “驾!驾!”

    “前面的,让开!”驾着马车的车夫大声的喝着,手中的鞭子仍旧抽打着马匹,以让那奔跑的速度越发的加快。只是,初见,也许会以为对方的只是普通的马车,然而只要仔细一看,才会知道,那并不是一般的马,而是飞蹄马。

    飞蹄马,灵兽的一种,品阶不高,但一般人也不会用来当拉马车的马兽,此时,那一辆豪华的马车却是用着四匹飞蹄马在拉着,豪华程度可见一般,而在那马车的后面,还跟着四名骑着马的修士。

    玄月只是朝前面那马车瞥了一眼,依旧不紧不慢的驾着马车,不过,这山道说宽不宽,说窄也不窄,但对方那马车比较大,而且前头还有四匹飞蹄马,那驾着马车的人又没往外移一点,反而占着大道,要从前面过去,那则是不可能的,于是,玄月只有勒紧了马绳,停了下来。

    “吁!”玄月扯着马绳,冷冷的扫了前面那驾车的车夫一眼,冷声道:“你,往外移点!”

    “好狗不挡道!让我们给你让道?真是异想天开!快滚开!”那车夫挥着鞭子,却是朝玄月挥来。

    玄月一见,眸光一冷,伸手握住了那朝他挥来的鞭子,手中力道一运,再一扯,一甩,将那车夫直接给甩向了下坡。

    “嘶!啊……”

    那车夫料是没想到玄月竟接得住他的鞭子,更没想到他竟然敢将他整个人甩出,身体飞了出去,本来可以稳稳站于地面,可怎奈下方却是斜坡,整个人便从斜坡上摔了下去,跌了个四脚朝天。

    这一幕,让那豪华马车后面的几个修士神色微变,却是没有动手,依旧坐在马上,但那目光却是都落在一身黑衣的玄月身上,不动声色的在打量着。

    听到这外面的动静,那豪华马车里的人一眯眼睛,阴沉的声音继而从马车里传了出来:“阁下是什么人?竟然敢将我的人给甩飞?”随着那男子声音的落下,两名美艳的女子撩起了车帘,露出了那豪华马车里面所坐着的人来。

    对方的马车很大,设备也很齐全,一张软榻上,一名锦衣男子斜倚着,两名美艳的女子跪在他的身边侍候着,那软榻前面,则摆着一张四方的桌子,桌上面摆着几个水果和酒水,还有一个香炉散发着缕缕轻烟,就算是那马车里面坐着三人,仍可见,那马车,还很宽阔。

    车帘一经撩起,那锦衣男子也看到了对面马车驾车的玄月,只是,在看到玄月时,眼底划过一抺暗光,唇角那抺邪邪的笑意也微微僵住,因为,对面那黑衣男子一身的气息很是凌厉,强大的气势根本令人无法衣忽视,这样的人,却在驾车,可见,那马车里面坐着的是何等人物,他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自然知道什么人是不能得罪的。

    当下,他推开了身边侍候着的两名美艳女子,缓缓坐了起来,收起了轻视之意,反而,谨慎的打量着玄月。

    玄月冷冷的扫了那锦衣男子一眼,似乎没看到他眼中的戒备以及那后面四名修士的警惕似的,冷声的说着:“把你们的马车往外移。”声音是那样的冷漠,透着一股理所当然,却偏偏的让对方不敢有一丝的不满。

    “呵呵,在下关家二公子关习阮,不知马车中所坐是哪位尊者?”锦衣男子忽的开口问着,一双眼睛越过玄月,落在那没有动静的马车上。

    能让一名这样的黑衣男子为车夫,这马车中人,定不简单。

    只是,马车中,唐心舒服的在动了动身,侧过脸,依旧睡着,也不睁开眼睛,反而是伸手环住了沐宸风的腰,对外面的话是懒得多说一句。

    沐宸风见她的举止,唇角溢出一抺温柔的笑意,伸手将这她一缕墨发别到耳后,也没开口。

    反倒是玄月拧了拧眉,冷了声音:“不想让路?”

    听出了对方语气中的不悦,那关习阮笑容一僵,随着撑手,示身后的修士上前,其中一名修士飞身上前,坐在马车上,将几匹飞蹄兽牵出一些,让出了一条道来,让对方先过。

    玄月见了,便扯了扯马绳,驾着马车往前而去,然而就在这时,后面成峰主所坐的马车却突然传来一声重响,便是被什么撞到了似的,轰隆的一声,其中一个轮子陷了下去,整个马车也微微侧倾,惊得那车夫惊呼了一声。

    “啊!”

    前面玄月的马车一停,马车中,唐心睁开了眼睛,眉头微拧起,眼中有着一丝不悦。沐宸风见状,则对玄月道:“去看看。”

    玄月下了马车,往外面走去,只见,成峰主他们的马车倾了过去,一只轮子碎在一旁,而在旁边不远,那辆豪华的马车边站着一人,正是那名被他甩下斜坡的那名车夫,看到那人眼底的挑衅的光芒,他走上前,在那辆豪华马车上几人惊愕的目光中,一脚脚,重重的一踢,将那人踢下了斜坡。

    “啊!噗!”

    下方,只听一声惨叫声传来,空气中弥漫着一丝淡淡的血腥味,摔向下面的人,没了动静,只是一动不动的趴在下方,也不知死了没,而亲眼看见这一幕,那豪华马车中的锦衣公子关习阮却是抿着唇,没有开口,就连那几名修士也是没动,只是警戒的看着玄月。

    玄月走到倾斜的马车边,问了一声:“成峰主,可还好?”

    “嗯,没事。”马车中的成峰主应了一声。

    闻言,那锦衣公子关习阮却是目光一缩,成峰主?玄清宗的成峰主?如果真的是他,那这黑袍男子是谁?是他的徒弟傅凌天?肯定不是,若是徒弟,又怎么会称他为成峰主?那是谁?那前面马车里的又会是谁?隐隐的,像有什么在心底窜起,似乎有什么要冲出来一般,然,不容他再细想,就见那玄月男子走向了他们,冰冷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你的下人毁了我们一辆马车,是不是应该赔我们一辆?”玄月看着他,语气冰冷,那一身强大的气息以及那渗人的目光让他们知道,如果不能让他满意,只怕,他们的下场也好不到哪去。

    马车里,沐宸风和唐心听到玄月的话后,皆露出了一抺笑容。

    那关习阮脸色一变再度,再三衡量之后,只好赔笑道:“下人不懂事,惊扰了成峰主,又冒犯了阁下,自然是得赔。”说着,起身走了出来,同时示意那两名美艳的女子下马车,一边拱手对玄月道:“我这马车,就让给成峰主吧!也好向几位赔个不是,还望几位莫要见怪。”

    前面马车中,唐心听了这话勾了勾唇,这人果然聪明,知道不是玄月的对手,知道他们这一行人不能得罪,便以礼待之,明知让出马车是势在必行,但他这样一来,面子上倒也不会太过难堪,难怪那关大公子关习凛险些丢了性命,看来,这关家的人,也都不是吃素的。

    那四名修士听了关习阮的话,自是不敢多言,因为他们也知道,成峰主可不是能得罪的,他可是唐心的师尊,再者,这个黑袍男子一身的气势也甚是骇人,此时他们除了希望不让他们怪罪之外,心底隐隐在猜测着,前头那辆马车中的人,莫不是唐心?只是,他们会在这里?应该不会吧?

    “成峰主,这马车已损,请移到另外一辆吧!”玄月在将马车调头后,便对马车里的成峰主说着。

    声音落下后,马车的车帘掀开,只见成峰主怀里抱着一个浑身上下都包在衣袍里的身影一跃,在别人还没看清的时候,他已经落在那豪华的马车里面,随着车帘的放下,挡住了他的身影,同时,也掩去了他怀里那人的身影,饶是那关习阮他们好奇那身影是谁,却也看不清。

    “可否驾?”玄月将目光看向那一旁的车夫,原本驾着成峰主他们马车的那名车夫。

    那车夫看了看那四只飞蹄马,咽了咽口水,摇了摇头:“小人,小人只是普通车夫,不会驾灵兽车。”

    “那你去驾前面的马车,车速不要太快,稳为主,去吧!”玄月吩咐着,飞身跃上了那辆豪华的马车,当起成峰主的车夫。而那普通的车夫则快步跑到唐心他们那辆马车,上了马车后,说了一声,便驾着马车往前而去。

    后面,玄月的豪华马车跟着,马车虽缓慢,却也在道上扬起一阵飞尘,直到,那一普通一豪华的马车消失在山道上,那站在山道上的几人这才回过神来。

    “你们说,那马车中所坐是何人?”关习阮喃喃的问着,目光中有着深思。

    “会不会是那唐心?”其中一名修士开口说着,只是口气不是很肯定。

    “或许吧!”关习阮说了一声,瞥了那斜坡下方一眼。

    旁边的修士一见,便道:“主子,他好像伤得很重。”

    “哼!此等没眼色的人,死了也是活该!”说着,翻身上了马,喝道:“我们走!”几名修士见状,将那辆马车的马也解了下来,带着那两名美艳的女子一同离开了这里,只留下那斜坡下方那名不知死了没的男子。

    下午时分,唐心一行人来到一处城镇,有着后面那豪华的马车吸引众人的注意,他们这辆普通的马车倒是没引来多少关注,住客栈多有不便,于是,玄月便来风雨楼的分楼。

    “这位公子,不知需要点什么?”分楼的掌事一见玄月,便上前问着。只是当看到玄月手中的令牌后,脸色变了变,神情打心底浮现了恭敬,将玄月请上三楼,这才跪下行了一礼:“属下叩见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