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19 收魂!

    这个声音一出,饶是闻人笑,此时也不由的一怔,抬头看去,那夜空之中站着一抺黑色的身影,衣袍微拂,血眸嗜血张扬,哪怕,此时没看清他的容颜,但他那独一无二的血眸也让他知道,来人是谁。

    “快走!他是至尊强者!”闻人笑捂着胸口喊着,哪怕他再厉害,也不可能是至尊强者的对手,他是主子看重的人,绝不能折损在这里。

    而此时,那至尊强者却是一脸的怪异,因为他原本朝闻人掠去的想要一招击杀了他,然而此时,整个身体却以着往前俯冲的姿势停在半空之中,似乎被什么拉着一样,他要挣扎着,却无果。

    这时,众人也注意到了他的不对劲,却是不知他那是为什么,因为在他的身边根本一个人也没有,可他偏偏一副被人拉着的样子,无法上前,也无法做出攻击。

    “该死!是什么鬼东西!给本尊放手!”那至尊强者阴测测的一喝,浑身的灵力一涌,再一拂,终于挣脱开了那位着他的小鬼,身体也得到了自由。

    “是你搞的鬼!”那至尊强者阴沉而泛着杀气的目光看向墨,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黑夜中,墨居高临下,一身冰冷的气息在夜风中涌动着,连带着让他身上的黑色衣袍也发出呼呼的拍打声,他冷冷的看着底下的一幕,血眸嗜血,视底下的一地杀戮而不见,他的目光,只是落在闻人笑的身上停顿了一下,便扫向了那至尊强者,眼底流光划过:“既然知道他背后的人,还敢与之为敌?胆子确实是不小。”

    冰冷的声音如同千年寒冰一般,冷入骨血,让人莫名的心颤。

    “笑儿!”闻人家主他们来到闻人笑的身边,将他扶到一旁去,就连那神王级别的修士,也在这一刻起身,退到一旁,护在闻人家人的前面,一双眼睛同时也在打量着那黑袍血眸的男子。

    那人看着修为甚至还不达上神级别,可不知怎么的,给人一种很可怕的感觉,被他那血色的眼睛一扫,竟有一种打脚底窜起的寒气在身体里窜动着,而他的出现,是帮着他们的,也知道他们身后的主子是谁,只是,他们却从没见过这样的一个人,更不知他的来历。

    “咳咳。”闻人笑被扶起来,咳了几声,捂着胸口看着高处的墨,心中有些担忧,毕竟,他也看出来他的修为连上神都不是,这样,又如何与至尊级别为敌?

    那至尊强者上下扫了他一眼,继而眯起了眼睛,语带怀疑:“炼神修士?”

    墨身上的修为是炼神修士的修为,但他所表现出来的气势与震摄力,却又远远不止这个级别,甚至,他一个炼神修士站在至尊强者的面前竟然也能无惧他的威压,这一点,要知道就是神王级别的也做不到,可他却做到了,因此,那至尊强者才会怀疑他的修为,莫非,是隐藏了?否则,区区一个炼神修士,又怎么敢出这个头?

    然而,墨却没有应他的话,反而,自空间中取出了长剑来,长剑斜指地面,锋利的剑尖泛着凛冽的嗜血寒光,剑罡之气森寒得令人毛骨悚然,血眸抬起,落于那至尊强者的身上,下一刻,黑色的身影一闪,如同鬼魅般的掠出。

    “咻!”

    “嘶!好快的速度!”

    下方,站在闻人笑他们旁边的神王修士在看到墨那诡异的速度后,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他们只看到那抺仿佛与黑夜溶为一体的黑色身影一闪,继而,不见了……待出现时,却已经来到那至尊强者的面前,凛冽的剑气划破空气中的威压,咻的一声,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剌向了那至尊强者。

    那至尊强者原本就有几分忌惮于他,此时再见他的速度,心中暗暗心惊,提起气息迅速避开的同时,手中也多了一把长剑挡住了那又朝他挥来的利剑。

    “铿锵!”

    两剑相碰,铿锵声从空中传来,两抺身影跃上半空,剑尖相抵,摩擦间,迸射出丝丝火花,随着他们战意越发的凛冽,那一道道的剑罡之气四散而开,击落地面,划过空中,都给下方的人造成了强大的杀伤力。

    “快!闪开!”护在闻人笑身边的神王修士大喝一声,周围的护卫以及修士迅速闪开,而就在这时,下方的那些黑衣人也再度朝他们发起了攻击,只是不多时,却又出现了令众人惊骇的一幕。

    只见,那些黑衣人像是被什么拉着一样,又像是被什么上了身一身,动作什么的都无法由自己控制,原本想要攻击闻人笑他们,却手中的剑才抬起来,却猛的一转,朝自己的脖子抺去,一时间,鲜血洒落地面,浓郁的血腥味在空气中散开,越发的剌激了那些旁人看不见的生物的凶性。

    周围的人只感觉空气中的气息越发的阴森,森森寒寒的,一阵冷风吹过,就连手毛都竖了起来,偏偏他们又什么也看不见,越发的觉得诡异非常,尤其是那些修士他们,看向半空中与那名至尊强者交手而不处下风的墨的目光更是一变再变。

    至于闻人笑则好点,他是听唐心提起过墨的人之一,只是,她却也没提起,原来这位跟在主子身边比玄主还要久的墨,竟然还是个会御鬼的……

    “咻!砰砰砰……”

    空中,墨与那至尊强者的战斗越发的升级,两人身上的杀气越发的浓郁,只有与墨交手的那名至尊强者才知道他此时心中的震惊与骇然,原本怀疑他的实力不止炼神级别,可这一交手下来,才知道对方真的只有炼神级别的修为,可偏偏,这样一个炼神级别的修士竟然让狼狈的后退,将他逼得心慌,惊得他背后冷汗直渗而出。

    “嘶!”

    一边交手一边心绪微惊的转动着,一个不察,只听咻的一声,那锋利的利剑便剌进了他的胸口上方,如果不是他在千钧一发之时回过神来避开,只怕这一剑就真的穿心而过。

    “铿锵!”

    手中长剑一挥,对方抽回了那长剑,同时也带出了一道血柱,自成为至尊级别的修士后就已经多年不流血了,如今竟然让一个炼神期的修士给伤了,那至尊强者的脸色可见难看。

    “今晚,本尊便收了你。”

    很是平静的声音从墨的口中而传,却又透着诡异与森寒,听得那至尊强者心头一凛。收?为何是收?为何不是杀?正当所有人都不知这话是什么意思时,却突然见墨收起了长剑,身体飘浮于半空之中,双手在身前结出了一个复杂的印记,嘴唇微动,却不知在念着什么。

    那至尊强者觉得心惊,当即就想要逃走,然,他的身体却不知为何突然间无法动弹,当然,如果他的眼睛有开阴阳的话,就会看见,此时四只大鬼正抓住他的四肢,他要是这样也能动,那才奇怪了。

    夜晚本是阴气重的时候,尤其还是下半夜,而且还是在如今重血腥的地方,那空气中的血腥味,以及那死去的护卫阴魂全被那些大鬼吞入腹中,此时,就算他是至尊强者又如何?还不一样无反抗之力?

    底下的闻人笑他们只是震惊的看着那半空中的一幕,看着墨不知怎么做的,一手复于那无法动弹的至尊强者身上,抽离了他的魂魄将之炼化,收为自己的力量,随着魂魄被收,那至尊强者整个身体便软了下去,丝毫活人的气息也没有,轻而易举的将一名至尊强者给杀了,还是用那样诡异可怕的手段,饶是下方的闻人笑他们,此时也不禁感到心寒胆颤,果然,主子的身边就没一个是简单的……

    看着那至尊强者的尸体被随意的丢弃在下面,所有人猛的回过神来,敬畏的看着那上空的黑袍男子,一时间,没人说话,也没人敢说话,又或者说,根本不知说什么,在场,除了闻人笑之外,其他的人都不认识他,不知他的来历,不知他是什么人,于是,最后还是在闻人笑稳定了心神之后,开口道:“墨,今晚,多谢你了。”说着,朝他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血眸一扫,看了他一眼,黑色的身影翩然而落,来到他的面前,冷声道:“你们的身份已经是隐秘的,那就不会被传出,风雨楼中,出了奸细,找出来!”

    早在那些人知道他是风雨楼公子五时,闻人笑就知道楼中定是出了奸细,今晚有至尊强者想要灭杀他闻人笑,只怕这件事若是不处理好,另外的几人家族也会惹上麻烦,于是,点了点头:“嗯,我会的。”说着,声音一顿,想了想,又道:“墨,出了这事,主子他们现在也不在楼中,你跟我回去可好?”

    负手而立的墨听了这话,想了想,眉头微拧着,半响,这才应道:“嗯,将你家族的事情处理好,明日回去。”

    闻人笑心中一喜,连忙道:“那今晚先在这里歇息,容我处理家中事情。”说着,便让人带着他去后院,而闻人家中着火的地方,早在随着墨的出现,战况的转变而迅速被几名水属性的修士灭了火,只是此时到处都有些乱罢了。

    随着墨的离开,原本提着一颗心的众人也微松了一口气,不知是看到了他雷厉风行的手段还是他一身森寒冰冷的气息,在他的面前,哪怕是神王级别的强者,竟也大气不敢喘一下。

    “爷爷,父亲,你们先回院中,这事我容后再跟你们细说。”闻人笑见他们看着他,便开口说着,知道他们此时的心情,也不免微微一叹,本来,他的身份是不打算让家里人知道的,却不想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好。”闻人老爷子点了点头,示意儿子带着人离开,又让人收拾院子。

    “五公子,那位是什么来头?”待闻人家的人一离开,那名神王级别的修士便开口问着,相信不仅是他,就是旁边的修士们也都对墨的身份好奇不已。

    “他叫墨,是主子身边的人,我这也是第一回见他。”说着,他的声音顿了一下,对他们道:“他是主子极为重视的人,与玄主的地位无差,礼数不可废,记住了。”

    “是。”原本心中便有猜测,此时听他证实,便也释然,想来,也只有主子身边的人才能这样的强大,明明只是炼神级别,却强大得让人心惊。

    “你们先回风雨楼,同时,传信回主楼,将这里的事情跟主楼说一声,同时最近提高警惕,我总觉得有什么阴谋一样。”闻人笑拧着眉头说着,吩咐过后,待他们离开,自己便也往后院走去。

    今晚的事情,他还得给家里人一个交待。

    后院主院中,虽然已经是深夜,但此时,仍灯火通明,闻人家主事的人都全在院中坐着,一个个都沉默着,没有开口,也不知在想什么。

    因为前厅那里一片的血迹,尸体什么的也还没清理干净,只能在的院这里召开家族会议。

    “爷爷,父亲。”闻人笑走了进来,看了一院的人,只明主位上的两人行了一礼。

    “来了就坐吧!”老爷子一挥手示意着,道:“把事情都跟我们说说,你是怎么成了风雨楼的五公子的?还有,那唐心,真的是你的主子?今晚的事,又是怎么一回事?”

    闻人笑坐下后,便道:“孙儿一直在外面跑,其实忙的就是风雨楼的事情,大部分的时间都呆在风雨楼中,原本的风雨楼并不是属于我们主子的,只是后来出了意外,她救了我们,同时,我们便也认了她为主,风雨楼也成为了她的产业,至于后来的事情,相信在座的各位也都是有听说的,今晚的事情是怎么一回事,还得容我回去细查。”说着,他的声音一顿,又道:“我们的身份是隐秘的,我是公子五的事情,我希望今晚过后,府中上下封口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