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18 闻人笑,危!

    闻言,墨抿了口酒,道:“既然主子不在风雨楼,那我便去圣殿那里找她,楼中就不去了。”

    “那好,我回去后,跟他们说一声,再传个消息给主子,对了,这个令牌给你,以后在我们风雨楼的分楼或者产业都可以用。”他拿出一枚令牌递给他:“我这次来是查一下楼中的账的,如今只差收尾就成了,要是有什么事情,你都可以用令牌办事,我就先回去了。”说着,他站了起来,撤了周围的结界。

    “嗯。”墨接过令牌,看了一眼,收入空间,看了他离去的身影一眼,又继续喝酒。

    夜色悄然降临,由于今晚是月圆之夜,墨并没有在客栈居住,而是跃到了高处的屋顶盘膝而坐,吸收着天地间的气息与灵灵相汇聚,借以提升自己体内的能力。

    他本是阴寒之体,月圆之夜的气息于他更是大有好处,这一吸收,就是到了下半夜,盘膝坐于屋顶的他,一袭黑衣,仿佛与漆黑的夜色溶为一体一般,气息细得不能再细,如果不仔细注意,根本不会有人去注意到那一抺黑色是一个人。

    盘膝坐于高处,又是下半夜,本来是很宁静的,不过,从远处传来的声音却是隐隐飘入他的耳中,让他微拧了下眉头后,睁开了血色的眼睛,看向了那远处。

    离这里几百米远的一处地方,窜起了火焰,隐隐还有刀剑相碰的声音传来,他向来不理别人的闲事,此时坐于屋顶,看着那远处的火光,却是一动不动,不打算去凑热闹。

    另一边,闻人家中,此时,府中的护卫以及暗卫都出动了,只要是有修为的,都出来应战,闻人家的老爷子此时正大声的喝着:“保护府中的妇孺!闻人笑,你快带他们离开!剩下的挡着,尽量拖住他们,让大公子他们有时间逃离!”

    “笑儿!快护送你娘亲和弟妹走!快!”闻人家的当家家主挡着一名修士的利剑,同时回头喝着:“闻人家的子弟听着!全力应战!哪怕是死,也要给我护住闻人家的血脉!”

    “是!”

    “是!”

    “是!”

    一声声战意凛冽的声音从闻人家的护卫以及暗卫和家族子弟的口中传出,闻人家的家族并不大,府中子弟也并不多,此时见是神王级别强者的击杀,他们清楚,怎么也要为闻人家留住血脉,而闻人笑是他们这一代最为出色的子弟,自然非护他不可!

    然而此时的闻人笑,沉着一张脸,吩咐着身边的几名暗卫:“你们保护好我娘和弟妹!”说着,推开身边的两人,也不顾自家爷爷和父亲的阻拦,凌空提气而起,伫立于半空之中,手中长剑直指前方的神王强者,目光凌厉而冰冷:“阁下火烧我闻人府,又围杀我府中众人,理由为何!”

    闻人家老爷子和闻人家主看着他那一身凌厉的气息以及那凛冽的战意,不由的一怔。

    那是他孙子?

    那是他儿子?

    他向来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何曾有过这般的凌厉?

    “哈哈哈!理由?风雨楼的公子五,会不知道本尊为何杀你?”那神王强者阴测测的说着,目光盯着那闻人笑:“今晚,本尊就要血洗你闻人家,一个不留!”阴狠的声音透着令人心惊胆战的杀气,而他的话,同样让闻人家上上下下的人都惊了一把,由于是闻人老爷子和闻人家主,更是不敢置信的看向闻人笑。

    风雨楼的公子五?是他们家的闻人笑?这、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如今风雨楼在这天界的势力有多强大,主掌风雨楼的六位公子更是神秘非凡,可,怎么会是他们家的闻人笑?

    然而,闻人笑听到他的话后,却是眉头一拧,眼底划过一抺暗光:“既然知道我是风雨楼的人,还敢动我闻人家,你胆子不小!”

    “呵呵,公子五,你以为,本尊为何等到这下半夜才来?你又以为为何,这方原百里没有一人敢走出来?今晚,本尊诛杀了你们,不留一个活口,你的主子,又怎么会知道是谁下的杀手?”说着,他目光一眯,厉声喝道:“给我杀!一个也不要放过!”随着他声音的一落,周围的黑衣修士再度挥袭而出,森寒的剑气夹带着骇人的杀机,一时间,空气间的杀机令得下方的众人头皮发麻。

    “烈焰雄狮!出来!”立于半空的闻人笑沉声喝着,同时,手中一个信号弹放上天空,只听砰的一声,在天空中绽放而开,特殊的信号,在夜色中,如烟花般美丽。

    与此同时,一道光芒从他的身体里飞闪而出,待落于地面时,只听一声怒吼在这夜色中响起。

    “吼!”

    看到那威风凛凛的烈焰雄狮,神兽级别的契约兽,闻人老爷子和闻人家主心头猛然一震,原本还有些不敢相信,此时,看到这头神兽,他们知道闻人笑真的是那风雨楼的公子五!

    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知道他是风雨楼的公子五,一时间,他们既是欣喜,又是震惊,又是担忧,又是悲切,如今这样的情况,知道他是公子五又如何?知道他的主子是唐心又如何?眼下他们闻人家遭逢灭门大难,能否活着见明天的太阳都是一回事,要知道,那可是神王级别的强者,他们……敌不过啊!

    而此时,看到天空中绽开放而的信号,城中风雨楼的人一怔,继而,十几道身影飞一般的掠出,朝那信号所在的地方掠去,快如鬼魅,无影无踪……

    这边,看到闻人笑放到天空的信号,那神王级强者的脸色微变,继而冷哼一声:“就算是救兵来了,今晚也救不下你闻人家的人!”语落,手掌凝聚凌厉掌风,朝闻人笑袭去。

    空中两抺身影的战斗,很是激烈,那掌风与剑气的相对撞,击得空气中的气流咻咻而响,更是看得底下的闻人家人心中暗暗担心,闻人笑天赋再好,实力也还不达神王级别,如今又怎么可能胜得过那神王级别的强者?

    闻人家院落中,随着烈焰雄狮的加入战况也没好转多少,因为黑衣人也随着涌了出来,竟比先前多了一倍不止,而且这些人的实力,都远远的高于闻人家中的暗卫和护卫,然而就闻人家的人陷入苦战之中,十几抺如同鬼魅般的身影从天空掠来,咻的一声来到闻人家的上空,看到闻人笑与那神王级别修士交战时,其中一名中年男子沉声道:“五公子,此人交给我便可。”他是神王级别,可对战那名神王级别而不处下风,那人,由他来对付最好不过。

    “好。”闻人笑应了一声,身形迅速退后,同时对那十几人沉声道:“护我家人!”

    “遵公子令!”十几名修士瞬间出手,一出手,他们是这个城镇中风雨楼暗中的守护者,实力皆是不弱,每个城镇中都有他们风雨楼的人,其中,各分配神王级别修士一名,上神修士两名,下神修士四名,以及分神修士八名,以备不时之需,同时,这些人也都得归六位公子掌管。

    有了他们的加入,情势一下子逆转过来,然而,就在闻人老爷子和闻人家主暗暗松了一口气之时,黑夜中,却又出现了一抺身影,那身影一经出现,便是以着绝对强势的姿态而来,他只是凭空站在黑夜中,没有动手,但单单他身上的气势,就已经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渗出了一身的冷汗,甚至,身体里的血气都隐隐有些逆转。

    “尊者!”那名神王修士一喜,迅速退开的同时,对那黑影道:“尊者,幸好您来了,这风雨楼竟然暗藏了这么多人在这里,属下只怕再战下去夜长梦多,还请尊者出手,将他们所有人击杀!”

    “没想到,这小小城镇也有风雨楼的暗护在,一名神王修士,两名上神,两名下神,呵,果然是实力非凡,只可惜,今晚,一个也活不了!”声音一落的同时,他的整个身影也随着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至尊强者!”闻人笑脸色一变,就是那名退到闻人笑身边的神王修士脸上也浮现凝重之色。

    至尊强者,这可不是随便的人就能杀得了的,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出动了至尊强者来灭他们?至尊级别的强者,又怎么会轻易出手惹上这事?这到底,有什么了阴谋?

    另一边,墨盘膝坐在屋顶,看着那十几抺身影掠向那火光之处,血眸微闪了一下,正想着事情,便听到下方传来的话语。

    “这闻人家到底惹了什么人?怎么会半夜有人暗杀?”

    “我赶去看了一下,是一名神王级别的强者带着人来的,远远一瞥,还没等我们靠近,那神王级别就喝道,不想死的滚远点,一些好奇想看个究竟的修士都被喝远了。”

    “神王级别?看来,这闻人家今晚一定血流成河,无一活口了,要知道,他们家老爷子也不过是上神级别的修士,哪里是神王级别强者的对手?那闻人家的公子闻人笑前两天不是刚回来吗?啧啧,指不定这人就是冲着他来的,他常年在外,也不知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物,要不然这闻人笑又不是什么大世家,怎么会引来神王级别的暗杀?”

    下面街道上,几名修士走过,一边议论着那话题。他们是想去看的,不过,神王级别的强者他们不是对手,只能离开,否则,对方若是要灭口,他们岂不是白赔上性命?

    原本盘膝静坐的墨在听到下面几人的话后,眉头微皱,下一身,黑色的身影一闪,落于那下方几人的面前:“你们说的是闻人笑?”

    冷不防的出现一名黑袍血眸的男子,饶是那几名修士见了都不由的吓了一跳,猛的退后了一步,看了看他后,这才点了点头:“是闻人笑,这城中,也就一个闻人家族,阁下,莫不是认识闻人公子?”

    听到这话,墨黑色的身影一闪,瞬间便往那前面火光之处掠去。既然是闻人笑,那就不是别人的闲事,闻人笑既然是主子所收的人,自是被主子看入眼中的,他没碰上这事还好,碰上了,又岂能不管。

    看着那黑袍男子诡异的速度,那几名修士怔了怔,惊道:“那、那人是谁?怎么会是血眸?莫不是邪修?”

    “不对不对,他身上没有邪修的气息。”

    “不是邪修?那怎么会是血眸?而且,也不曾听说邪修中有血眸的,不过他的速度还真的诡异得令人咋舌……”

    闻人家这边,随着那至尊强者的一声令下,战况越发的激烈,由于是那至尊强者的出现,闻人笑与那神王级别的修士,以及两名上神修士联手对付那至尊强者一人,而两名下神修士则联手对付那名神王修士,下方的人也在战斗着,随着战况的激烈,浓郁的血腥味在空气中越发的弥漫而开。

    “咻!砰砰!”

    空气中,凌厉的气流划破空气中,如同利刃,让人心头一颤,只见,饶是闻人笑几人联手,也难以战胜那至尊级别的强者,勉强与对方交手几个回手后,被其击出的气刃击飞了出去,数道身影重重的摔落于地面。

    “噗!”

    “闻人笑!”

    “笑儿!”

    “公子!”

    几声惊呼声高低不一的响起,只见,闻人笑摔向地面后,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想要站起,却又摔了下去,而另外的几人也同样,看样子伤得不轻,而就在这时,那立于半空的至尊强者睨了底下的众人一眼,冷哼一声:“不自量力!”声音一落,挥手就想要了结了他们的性命。

    “不!”

    “不要!”

    几声惊呼声响起,同时,那闻人家主他们也朝闻人笑扑了过去,可却又被半路经杀出的黑衣人挡住,根本无法上前。就在这时,一道冰冷却又淡漠的声音突然从夜色中传来。

    “看来,你遇上麻烦了。”

    ------题外话------

    推荐一下炽小妖的新文:纵世女皇毒霸天下,正在首页首推中,是异能的,感兴趣的可以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