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17 墨到来

    “我觉得这样不妥。舒悫鹉琻”

    突然间,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厅里的几人一怔,皆朝那外面看去,只见,一白发老者走了进来,看了他们几人一眼,目光落在主位的中年男子身上,道:“这样不妥。”

    “那依长老之言,又应当如何?”中年男子缓着声音问着,看向那老者的目光有着敬意。

    “如果家主真的主意已定,那么,也不能用刚才的路子,要知道,那沐宸风和唐心两人如今在天界的影响力非同一般,就凭我们,根本无法与之对抗,他们扬名天下,行为张扬,相信有很多的家族和势力都对他们不满,只是,没有一人站出来与他们对抗,家主可曾细思这其中缘由?”老者看了他一眼,走上前坐下。

    “这……”他一迟疑,不由的,看向了他。

    “他们很强,这一点是无法否认的,若是以他们的孩子为要挟,我不认为这样就能这将他们扼杀,相反的,一个不留意,与他为敌的人反倒得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我本着的意见是,不与他们为敌,但家主如果执意的话,最好就是得暗中联系各方势力,至少,得请得动至尊修为的强者出面,否则,还是不要妄动的好。”

    听到这话,主位的中年男子沉默了下来,深思了一会,便对众人道:“这事容我再想想。”

    闻言,那老者只是看了他一眼,便起身离开。剩下的几人面面相觑,一时也无语。

    与些同时,一处山野郊外,突然间,一抺黑色的身影从空中落下,凭空出现,只见,那黑色的身影身形有些不稳,像是受了什么冲击似的,眼见就要倒头摔了下来,却又凌空的一转,黑袍一扬,身影稳稳的落于地面。

    一身黑袍,一双血眸,一身的冰冷气息,此人,不是墨又会是谁?

    感觉体内气息的涌动,他深吸了口气后又缓缓的呼出,平复下体内气息的涌动,摊开手掌,一张符箓化为灰烬消失在手心之中,他抬头看向天空,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才顺着路,往前走去。

    走了许久,只见到一处村落,他本想上前打听一下事情,谁知还没走近,那些人一见到他,惊呼一声,连忙把屋门给关上了,见此,他想起了自己的一双血眸,便也没再停留,转身离开。

    终于在夜色降临之前,来到了一处城镇中,只是,那些人看着他的目光,就像在看着邪修一样,他也没理会,来到一处酒楼,只是,还没进酒楼,就被几名修士给拦住了。

    “你是邪修!”三名穿着白色衣袍的修士挡在他的面前,一名中年,两名青年,皆一脸嫉恶如仇的盯着他。

    墨抬眸,血色的眼眸扫过面前的三人,冰冷的声音从口中传出:“让开!”

    那三名穿着白色衣袍的修士被他的血眸一扫,心中暗惊,不由自主的退倒了一步,却又拔出了手中的剑,指向了他:“好个胆大包天的邪修!竟然敢这样张狂的跑到我们修仙者的地界中来,你是找死!”说着,长剑一指,凛冽的剑气朝他袭去。

    墨敛下眼眸,侧身一闪,避开了他袭来的利剑之时,双手凝聚一股暗劲,食指与中指夹住了那锋利的剑刃,手中力道一运,只听铿锵的一声,硬生生的将那修士的利剑给折断了。

    “咻!”

    他手一转,将那折断的利剑剌向那白袍青年的脚下,若不是他猛的一退,这一断剑,就会穿透他的脚板,钉入他的皮肉之中,这一举,看得那名白袍青年心头一震,脚下窜起一股寒气,更让那旁边的两名修士不敢再动手。

    “我若是邪修,这一剑,你们必死无疑。”冰冷的声音再度传出,他冷冷的扫了几人一眼,迈步走进酒楼。

    酒楼中的人也看到了那一幕,原本也有些怀疑他是邪修的一些修士和百姓们,此时见了他的举止,却也有了几分的迟疑,毕竟,邪修可不会这样轻易的放过那几名修士,要知道,邪恶冷血无情,嗜血而残忍,那几个修士找上门去,又怎么会毫无无伤的放他们离开?可,若说那黑袍男子不是邪修,为何是血色的眼眸?

    “小二,上酒。”墨坐下后,对着那缩在一旁的小二说着。

    “是,是。”那小二,连忙应着,给他上了酒后,微微退开,却又偷偷的打量着他,小心翼翼的问:“这位客、客倌,要不要来几个小菜?”

    “嗯。”墨应了一声,自顾着倒了杯酒,轻抿了一口,而小二则连忙退下,让后厨炒几个小菜上来,不多时,端上小菜后,他正在退下,却被唤住了。

    “等等。”墨开口唤着,手指把玩着酒杯,微顿了一下,问:“这天界近来可有发生什么大事?”

    “大事?”那小二一愣,问:“客倌想知道什么样的大事?”

    “都有什么事?说说。”

    “可、可小的还得去招呼别的客……”

    小二的话还没说完,就见那桌上出现的几枚金币,眼睛顿时一亮,露出了讨好的笑容,一边收起了那几枚金币,一边说:“若是说大事,那最近被人议论最多的就是沐宸风和唐心这两位了,且说这唐心,她师承玄清宗,却又听说只是玄清宗的半路弟子,她来历神秘,却又拜得玄清宗成峰主为师,这些本来也是不为外人所知的,她在这天界扬名时,那就要数那诸葛家大门前一战的那一幕了,当时……”

    墨静静的听着,边喝着酒,听着那些事情,虽没与主子亲身经历过,但他也知道,主子初来天界也是不易,毕竟只是孤身一人,尤其是在这强者林立的地方,一不小心,便是身入险境,不过,听到她后来的事情时,他也渐渐的放下心来,想来,主子又岂是一般人?那些人想与她为敌,下场可想而知。

    风雨楼么?不到一年的时间,他们在这天界已经扎下了根,站稳了脚步,既然知道风雨楼是主子的势力,那就先去风雨楼吧!

    至于其他的人,并不知道,墨已经来到天界,更不知道,正往风雨楼而去。风雨楼的势力随着扩大,底下的生意也跟着扩大,就拿其中一处来说,各个城镇当中,都已经遍布了风雨楼的产业,每一个地方,除了一些暗地里的产业之外,还有明着的,就像如今墨所在的这个城镇,这里也有一间风雨楼分店,排行第三十二的分店。

    停在风雨楼的前面,看着那高达三层的楼面,他迈步走了进去,这一处的风雨楼门,是一处专卖兵器的地方,各式的兵器都有,其中,不泛有蕴含灵力的上好兵器,每个楼中都有一个掌事,这会,进了楼中,墨扫了一眼,便将目光放在一名中年男子的身上。

    中年男子也是这楼中的掌事,看到一身黑袍一双血眸的墨时,眸光微闪了一下,脸上却没露出什么,只是示意着小厮上前,自己则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他。

    “这位爷,不知需要点什么?”那小厮上前,露出笑容问着,却在看到他的一双血眸时,笑容有些僵。

    墨没理会那小厮,只是走到那中年男子的面前,冷声问:“你是这里的掌事?”

    “在下正是这里的掌事,不知这位爷有何吩咐?”掌事拱手一礼,笑问着。

    “我要找风雨楼的几位公子。”

    闻言,那掌事一怔,继而笑道:“这位爷,楼中几位公子是不见外客,如果有什么事情,在下可以代为传一声,只是这见几位公子,只怕是……”

    听到这话,墨眉头微拧,问:“那玄月如今可在风雨楼中?”

    掌事这回更是不知怎么回答了,他们哪里会知道上面的人和事,只好笑道:“这位爷,在下只是这楼中掌事,只管这楼中事,其他的,都不知道。”

    墨扫了他一眼,沉默着没有开口,风雨楼的主根据地不在这里,要去那地方的话,估计还有好些距离,他才想问一下这底下的人,如果能知道主子如今的下落,他是没打算去风雨楼的,如今看来,只怕还得去一趟风雨楼主楼。

    “我听闻风雨楼的消息很是灵通,传送消息的速度也快,那么,我就在前面来福酒楼等着。”说着,示意道:“给我笔墨。”

    见此,那掌事便从底下拿出笔墨纸放在他的面前,虽不知这人是谁,但这个来历不明,总要上报的。

    “把这个拿给风雨楼的主事。”他把封好的纸递给他,转身便出了楼中。

    “掌事,那人是谁啊?是不是邪修?怎么是血色眼睛的?好诡异。”小厮上前小声的说着。

    “不可乱言,小心祸从口出。”掌事扫了他一眼,便对小厮说道:“你看着店,我去楼上一趟。”说着,便迅速往三楼而去,每个风雨楼的分楼,第一二层为做生意用的,第三楼,则为主事所用,其实,闻人笑在昨天正好来到了这楼中。

    分店多了,每隔一段时间,他们六位公子都会下来巡视,同时

    也将各个楼中的账处理一下,安排一些事情,只是,他们的行踪向来隐秘,自是外人所不知的,否则,以他们神秘的身份,要是让人知道他们每隔一段时间会到楼中来,那得多出多少的麻烦。

    三楼中,闻人笑翻看着面前的帐本,同时在一旁的本子上记录着一些东西,倘大的楼中,只有他一人,连个侍候的人也没有,静悄悄的,只有他翻看帐本时发出的声音,直到,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五公子。”

    “进来。”闻人笑头也没抬的说着,随手再翻开一本帐本:“什么事?”

    “五公子,刚才楼里来了一个穿着黑袍的男子,那人有着一双血色的眼眸,很像邪修,却又好像不是邪修,他打听着风雨楼的事情,还问玄月在不在风雨楼,又留下了纸条,让属下传回主楼。”掌事说着,恭敬的递上了纸条。

    闻人笑停下了手,眼中划过一抺暗光,接过那纸打后,打开一看,一怔,问:“那人如今何在?”

    “他说在来福酒楼等消息。”

    听到这话,闻人笑收纸条收起,继而站起身,弹了弹身上的衣袍,道:“把这里整理一下。”说着,便迈步往外走去。

    来福酒楼中,二楼,临窗处,墨坐在那里喝着酒,想着事情,因为那些人惧着他,这二楼处的一些修士坐得远远的,另外一些则没上楼。

    闻人笑来到二楼,目光一扫,落在那临窗处那黑色身影身上,便走了过去,拉开椅子,在他的对面坐下,同时,挥手结下一个隔音界。

    墨回眸,看了他一眼,没有开口。

    “我是闻人笑,也是公子五,你就是墨吧!我听主子提起过你。”他露出一抺笑容,倒了杯酒。

    “嗯,我想知道,主子现在的行踪。”他点了点头,看着他说着。

    “玄主已经到了主子的身边,至于主子他们现在,是在前往圣殿的路上。”

    “玄主?”

    “就是玄月,主子让玄主全权掌管风雨楼,我们都叫他玄主。”

    “云曦和笑笑呢?他们又在哪?八煞他们有没跟在主子身边?”他再度问着。

    听到这话,闻人笑顿了一下,道:“两个孩子如今在天龙学院,他们很好,不用担心,倒是八煞他们出了点事情。”他的声音微顿,见他看着他,等着他接下来的话,便道:“前不久,他们刚进阶成功之时,一处至尊级别的强者出现,将他们八人全部带走,只留下话让我们转达给主子,说是带他们去了雷之界,让主子到时去雷之界,最近我们打听雷之界的事情,却不想资料少得可怜,玄主去主子身边时,也已经把这个消息带过去了。”

    见他没有说话,只是敛着眼眸听着,闻人笑再道:“主子他们现在是没人敢对他们怎么样的,他们很安全,倒是你,这里我的事情也差不多处理好了,你要不要跟我回主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