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16 处罚

    前面那里,竟然六七个少年一起围攻子奕和笑笑,两人虽然被围攻,隐有狼狈之态,不过也没受什么伤,笑笑虽然没有灵力,但武技还在,身形也灵活,如同脱兔般避开了那几个少年的攻击,反而把那几个少年一一给踹了,旁边,则有着几个女孩呐喊着,子奕一个不察,被一名少年擒住了衣襟,挥着拳头就要朝他脸面上座揍去,看到这一幕,避开那少年的笑笑从腰间拿出了弹弓,放了一颗金珠子上去,拉开,手一松,对准了那少年。舒悫鹉琻

    “咻!”

    弹弓的力道很足,咻的一声,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击向了那名少年,只听一声惨叫,那少年松开了揪着子奕衣襟的手,整个人倒退了好几步。

    “该死!”

    少年怒骂一声,厉目扫向笑笑,怒气冲冲的对着身边的几人喝道:“把她抓起来!”

    “谁敢!”

    稚嫩的声音透着冷酷,云曦冷喝出声,让所有人注意到他的出现。

    那几个少年朝云曦看去,看到那张与笑笑一模一样的脸,不用猜也知道他们的关系,当下便冷笑着:“怎么?你也想挨打是吧?今天少爷我恼着呢!给我动手!把他也一并揍了!”

    “哥哥!”笑笑看到他,眼睛一亮,扬起了笑脸,朝他挥了挥手,那张精致可爱的小脸,由始至终,都没出现一丝的惊慌,反而透着一丝狡黠的灵气。

    “啊?云曦?你怎么也来了?”子奕站在笑笑的身边,看到他冷着一张脸出现,顿时有时心虚,他和笑笑可是在打架呢!

    笑笑见那几个少年要动手,当即跳到一石头上,小手叉腰,厉声喝着:“我看谁敢再动手!”小小丫头,一沉下脸来,还真有几分云曦的气势。

    原本准备动手的几人一听,不由的回头看了她一眼,继而哈哈大笑:“小丫头,你皮痒了是吧?敢这么跟我们说话?”

    “哼!我看你才皮痒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谁?”稚嫩的声音哼了一声,她扬起了小脸,抬起了下巴,一副很欠扁的模样轻蔑的扫视着那几个少年,那副模样,硬生生的将他们气得火冒三尺。

    “不就是一个臭丫头!”

    “臭丫头?呵呵,我师尊可是玉青尊者,我是他座下弟子,就是别的峰的弟子见了我都得低头行礼,你们不是天龙学院的人,只是学子,竟然也敢跟我动手,我看你们就是皮痒了!”她哼哼的说着,继而又诡异的笑了起来:“不过,我早就知道你们皮痒了,所以,给你们下了点东西,时间也差不多了,你们有没什么感觉?”说着,一双眼睛骨碌碌的在他们的身上打转着,一脸的兴奋神情。

    云曦见状,眼底闪过一丝无奈与宠溺,他刚才见他们几人围攻他们两人,虽然他们并没吃什么亏,但那场面让他看了都恼火,谁知她却存着心思在玩着,真真拿她没办法。

    “你、你说什么?你是玉青尊者的弟子?怎么可能!”那几个少年一怔,脸上浮现了一丝惊慌。他们虽是少年区的学子,但玉青尊者同样是他们的导师,可也仅仅只是导师,并不是师尊,要知道,天龙学院里多少人想拜他为师他都不收,怎么会收了这么个小丫头?

    玉青尊者精通丹药与医术,要知道,炼丹可助他们提升修炼,医术更是可保命救命,若是能成为玉青尊者的弟子,那好处绝对是说不完的,他们前段时间是听说玉青尊者收了个弟子,可却没见过那人,可,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个小丫头?要知道,她身上可是一丝灵力都没有!这样的人,玉青尊者怎么可能看得上?

    “嘶!痒!”那少年猛的倒抽了一口气,身上传来的痒意让他跳了起来,双手更是在身上四处抓着,掀开衣袖一看,那一点点红红的斑点,看得他脸色一白。

    “啊!我也痒……”

    一时间,旁边的几个少年都跳了起来,双手四处抓着身上,可却发现根本没用,那种痒意,难受得要紧,就像恨不得剥去一层皮似的,根本让他们连停下手来都无法。

    “咯咯……”笑笑愉悦的笑出声来,看着他们,道:“我早就说过了你们不信,还真以为我好欺负啊?哼!”朝他们扮了个鬼脸后,飞快的跑到云曦身边:“哥哥!”

    云曦看着她又弄得一身的脏,无奈的道:“妹妹,你怎么又弄了一身的草屑?身上还沾着泥土,女孩子,不能这样。”

    “嘻嘻,哥哥,我早上去后山摘灵药了,然后又把师尊教我的东西试了一下,正打算去找你,谁知就惹上麻烦了。”说着,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云曦云曦,导师来了!”先前去通知他的那名男孩连忙喊着,看着眼前的一幕,脸色有些怪异,眼下这一幕,怎么看都不像云曦和笑笑他们被那些人欺负,反倒是那几个少年,一个个因身上极痒,此时扯得衣服松开,脖子上以及手上都抓出了血痕来,看起来一副极惨的模样,要是导师看到这个,会不会反倒罚起云曦他们来?

    “怎么回事!”一名导师走了过来,看到那一幕时,微拧起眉头,不多时,便有几名学子上前跟那导师说了事情经过,那导师看了云曦和笑笑以及子奕一眼,又看了看那欺负人不成反弄得一身痒的几名少年,目光微闪了一下,便沉声对笑笑道:“笑笑,把解药给他们。”

    闻言,笑笑讪讪的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那个,导师,我、我,我没配解药啊!”这药本来就是她刚调配出来的,再说,整人的玩意,哪里要配解药?

    那导师听了这话,只感觉喉咙一哽,瞪着她并响也没说出话来,好一会,缓了口气,才对那几个少年道:“你们自己到玉青导师那里去,让他帮你们解了身上的痒,随后去处罚院受罚!”

    “导师,凭什么只罚我们!”那几个少年不服的喊着。

    那导师扫了他们一眼,沉声道:“你们以大欺小,单单这一点,就已经该罚,其他的,还用我多说吗?”

    这话一出,那几个少年顿时语塞,瞪着云曦和笑笑他们,却是半响无语,只得恨恨的咽下了气。

    “你们几个也回去吧!下回若遇到这样的事,不可私下处理,要禀报导师,知道否?”导师看着云曦他们几人说着。

    “是。”几人应着,然,心下却暗想,导师又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事?有时,还真得私下处理。

    “哥哥,想爹爹娘亲了没有?”笑笑挽着他的手,边走边问着,小脸上,有着掩不住的思念。

    云曦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嗯。”

    “我也想爹爹和娘亲了。”说着,叹了一声,看向子奕:“子奕哥哥,你想你爹爹了没有?”

    “没有。”他倒是回答得很顺溜,几乎是想也不想的便脱口而出了,而后,看着他们两兄妹投来的目光,他咧嘴一笑,道:“我可是快九岁了,跟你们两个不同,再说,我老爹平时也没怎么管我的,我在家也是自己玩自己的,他就顾着赚钱,我想他做什么?更何况,没在我老爹眼皮底下才好呢!多自在啊!”

    两人看了他半响,都对他的话很是无语。继续往前走着,边聊着闲话,来到一处地方坐下不久,便有一名学子跑来找子奕:“子奕,导师叫你去一下侧门那里,说有人找你。”

    “有人找我?谁啊?”子奕摸了摸脑袋,不解。

    “不知道,你自己过去看,我走了。”那学子说着,便也转身离开。

    “那我去看看。”子奕说着,便起身往侧门而去。

    “哥哥,你说我们要在这学院里面呆多久?”笑笑托着下巴,眨着眼睛看着他。

    “我们的实力比学院的导师强了,就可以离开。”云曦说着,目光看向远处。

    “那得多久?哥哥肯定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跟爹爹娘亲一起了,可是我现在没灵力,强不过导师们怎么办?”她皱了皱小脸,嘟起了小嘴。

    闻言,他看向她,道:“你忘了,娘亲说的话了?学好医术,不仅可以救人,还可以杀人于无形,笑笑也会很厉害的。”

    “嗯。”她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小声的道:“可是,我还是想爹爹娘亲,也不知他们现在在做什么?”

    “我们现在还太小,而且实力也不强,跟着爹爹娘亲,会拖累了他们,只有我们强大了,才可以帮到他们,你懂吗?”

    “嗯,我知道了,我也会努力变得很厉害的!”她重重的点了点头,眼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

    见状,云曦微微扬起了唇角。

    另一边,子奕正瞪大着一双眼睛盯着眼前的人,一脸的错愕之色。

    “臭小子,瞪什么瞪?不认识你爹了?”林老爷子瞪着一双眼睛,伸手拍了他儿子的

    脑袋一下。

    林子奕摸着被打的头,跳了开去,讪讪的笑道:“爹,你怎么来了?”他老爹可是很少离开他们城的,居然会跑这里来看他?真是太奇怪了,他原本以为顶多就是他爹托人来看他,谁会想到,竟是他自己亲自来了。

    “你偷偷跑出来,要不是跟着那小公子你还能活命到现在啊?你小子给我放机灵点,免得什么时候丢了小命都不知道。”林老爷子语气虽然严厉,但也难掩担心。

    “嘿嘿,爹,不用担心,我现在在这天龙学院里面好好的,才不会有事,而且云曦笑笑也在,唐姨他们还交待了院长们对我们多关注些,才不会有事呢!”他一时又得意忘形了,看到他老爹那严厉的模样,顿时脖子一缩。

    林老爷子心下暗暗心惊,最近天界发生的事情,他又怎么会没听说?唐心和沐宸风两人的事迹,以及他们的一双孩子和他们背后势力,他都知道,他是多么庆幸着少初没有对那小公子出手,要不然,此时还真不知在哪后悔呢!不过,他家小子跟他们那小公子他们有交情,也是一件好事,只是,他们出名了,危险也多,这不,因为担心他这愣头愣脑的儿子,他还不得千里迢迢的赶来,就为了叮嘱他自己多注意些,免得出了什么事情。

    听了他儿子的话后,他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叮嘱着:“那就好好在这天龙学院修炼,学习,天龙学院招学子有多严格你也是知道的,既然进来了,就好好的修、修……你的实力怎么提升这么快?”说到这,他才注意到,他儿子的实力修为竟然比原先的提升了两个阶级,不由震惊的瞪起了眼睛。

    “嘿嘿。”林子奕得意的笑了起来:“前阵子我受伤了,唐姨帮我治好了伤,然后又给我吃了提升修为的丹药。”

    闻言,林老爷子的脸色一变再变,最后,无奈的一叹:“福祸两相依啊!”最后,他又重复着叮嘱着,让他好好照顾自己,别有什么危险都凑上前去,要有眼色什么的,又拿了一些特意带过来的东西给他,这才离开。

    林子奕回去后,跟云曦他们说了他父亲来的事情,又将他父亲带来给他的东西拿出来,其中,不少有一些他喜欢吃的当地特产,最后,云曦是不怎么吃,倒是让笑笑拿去了不少。

    几日后,那几个受罚的少年因为咽不下这口气,送了信回家族,把事情跟家里人说了一下,想要让家里人教训云曦他们,却不想,当他们家族的人知道,沐宸风和唐心的孩子竟然在天龙学院时,便暗中打起了主意……

    “大哥,真的要这么做?”一名中年男子看着上位的男子,眉头微拧着:“我觉得,我们不应该与他们为敌,要知道,他们眼下在天界的势力,绝对不是我们可以去撼动的,如果让他们知道我们动他们的孩子,只怕是……”

    “成大事者就不能缩头缩尾,什么事情没有风险?”主位的中年男子冷眼扫了他一眼,板着的脸上可见主意已定,不容别人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