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15 打架

    两人说说走走,来到了她的洞府前,看到那一模一样的地方,她对身边的沐宸风说:“我在玄清宗修炼时,就住在这里,到至我师尊的山峰,则是那一座。”她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山峰说着又与沐宸风来到洞府前的石桌边坐下。

    “小姐?小姐!”在不远处种着菜的竹衣一见那熟悉的身影,飞奔而来,看到果然是她时,不由惊喜的叫出声。

    “竹衣,你还在这?”唐心诧异的看了她一眼,继而一笑。没想到这么久没回来,竹衣居然也还在。

    “峰主说小姐还会回来的,让竹衣继续打理着这里,小姐虽然没在,不过竹衣每天都有打扫洞府,这里还跟小姐没离开时一样,小姐,洞府后面的菜也都种了好多了,竹衣马上去给小姐准备吃的。”她欣喜的将话说完,也不等她说什么,便飞快的去摘菜,准备动手做吃的。

    见她那样,唐心笑了笑,与沐宸风相视了一眼,不多时,却又见竹衣走了出来,似乎是想起什么似的,把摘好的菜放一旁,又给他们上了茶水,看向沐宸风时,多了一丝的好奇与打量,却又不敢多问:“小姐,公子,喝茶。”

    竹衣退下后,便去忙着吃的东西。而沐宸风的目光,则落在那不远处走来的一名黑衣男子身上,看到那男子,他看向身边的她:“那人是谁?”

    唐心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脸上便露出了笑容,站了起来,道:“那是我师兄,傅凌天。”说着,迎上了傅凌天,笑道:“师兄,我们刚回来,你就收到消息了?”

    傅凌天朝她微微点了点头,目光继而落在沐宸风的身上,看到他时,终于明白为何这阵子外界那么多关于他们的传闻了,他走上前,拱手一礼:“沐公子。”此男子确实是出色非凡,难怪得以让他师妹倾心,就是他,也不得不承认,两人站在一起真的是赏心悦目的一对。

    沐宸风则微微点了点头,道:“听我娘子提起过傅公子,今日一见,果然非凡。”

    傅凌天也不是话多的人,与他寒暄几句后,便在唐心的示意下,齐齐在桌边坐了下来。待坐下后,傅凌天便问:“师妹,我听说你们是跟师尊一起回来的,你们又怎么会跟师尊同道?最近在外面可还好?”

    “师兄无须挂心,我们一切都好。”唐心笑了笑,道:“我们两人送了孩子去天龙学院后,便听说师尊去了黑曜城,担心师尊遇到麻烦,便去了一趟,顺便跟师尊回来看看。”

    听到黑曜城,傅凌天怔了怔,道:“那地方据说飘忽不定,而且,没到神王级别的修士,一般都不敢去那里,除了修仙者之外,至尊级别的魔修与邪修也会在那落角,师尊又怎么会去那地方?”

    “这事说来话长,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师尊去那里的原因的。”她说着,将事情简单的跟他说了一下,而后不久,竹衣摆上了碗筷,端上了饭菜,他们便留了傅凌天一道吃,又拿出了酒,直到,夜色降临,傅凌天才起身道别离去。

    次日,在见过门主他们后,沐宸风回了洞府修炼,唐心则跟着她师尊来到那地下秘境,看到了她师尊口中所说的那一个人,他的妻子,一个已经死去多年,却依旧保持着原形的美妇人。

    唐心站在一旁看着,透过冰面,看着那里面安详而平静的躺着的那名美妇人,她的师娘。眸光微转,视线落在她师尊身上,看着他脸上那浮现的柔情,心下一叹,本以为师尊冷情古板,却不想也有柔情时候,只是,这样的冰面,而师娘又躺在这冰下这么多年,还魂丹,还真不一定有用。

    “师尊,还魂丹对于死去三天之内的人是有起死回生的神效,师娘这样的,只怕是……”她此时还真不知怎么说,实在不愿让她师尊有了希望后又承受失望。

    果然,成峰主的手微颤了一下,他敛下眼眸,喃喃的道:“真的没办法了吗?真的没办法了……”

    唐心心中不忍,却也不由的一叹,她走上前,本想扶起她师尊,却在看到冰面下方,她师娘胸前所配戴着的一颗珠子时,不禁一怔:“师尊,师娘胸前戴的那颗珠子是灵玉暖珠?”

    “嗯,是灵玉暖珠,当年我给她戴上的,自戴上后便一直都没取下来,可有不妥?”成峰主抬头看着她,不解她怎么会问起这个。

    唐心脸上划过一抺深思,顿了一下,她看向他,道:“师尊,我想破开冰面,看看师娘,确认一下她是否还有救。”

    听到这话,成峰主怔了一下,继而点了点头:“好。”声音一落的,他的一手复上了冰面,手掌一用暗劲,只听咔嚓一声,冰面破裂而开。

    这时,唐心才看到,原本里面还有一个冰棺,冰面破开后,打开冰棺的盖子,那里面的人就如同睡着了一般,依旧是那样的颜色,那样的容颜,一点也看不出是一个死了多年的人。

    她看着那颗灵玉暖珠流动的光芒,伸手探向了脉博,发现,脉博早已经停止,没有脉博的人,也就是一个死人,她顿了一下,将她按在她的胸口处,隔着衣裙,以及常年冰冻的气息,根本感觉不到有丝毫温度,她又微微解开她的衣襟,将手贴向了她的肌肤,这一举,虽有些不敬,但,当她的手贴着她胸前的肌肤时,才终于感觉到了一丝几不可察的温度,感觉到这一丝温度,她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来。

    “如、如何?”这一刻,成峰主一颗心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安的,唯恐从她的口中听到没救两个字。

    “还好。”她看向她师尊,道:“师娘的脉博是停了,就是手隔着衣服也感觉不到她身上还有温度,但我的手贴着她的肌肤时,掌心处还有一丝温度传来,这也是奇迹,也多亏了师娘所配戴的灵玉暖珠。”她轻呼出口气,终于放下心来,对她师尊道:“师尊,你将师娘抱出来吧!我们到上面去,师娘的情况特殊,单单一枚还魂丹,只怕还无法让她活过来。”

    “真、真的还有救?”这一刻,内心的激动与辛酸让他不由的红了眼眶,连声音也是颤抖着的。

    唐心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嗯,只要身体还有一丝温度存在,就有救,师娘的心脉还有一丝温度被那灵玉暖珠护着,因此,可以说是有救的。”

    “好、好好,我马上抱她起来。”他一连应了几个好,这才稳住了心神,将人小心翼翼的抱起,与唐心一同回到上面的洞府。

    洞府中,唐心拿出一枚丹药放在她师娘的口中,因为她无法吞下,便让她含着,让灵药的灵气慢慢的在她的口中弥漫而开,同时,将她扶起,以灵力驱散她身上的寒气,好半响,这才走出外面,见她师尊一动不动的坐在外面等着,便走了过去:“师尊。”

    “怎么样?”成峰主猛的站了起来,迎上前,眼中有着紧张。

    “我曾经有个朋友,跟师娘这情况有些相像,却也不像,师娘这种情况,除了要有还魂丹之外,还得有另外一样东西才行,否则,单单还魂丹还是无法让她活过来。”当年,天音的情况也是这样,只是,天音与师娘的又不尽相同。

    “需要什么?”

    唐心看向远处,清眸微闪,道:“赤焰山火焰洞的天然石温相辅。”

    “赤焰山火焰洞?这地方……是在圣殿的禁地?”成峰主皱起了眉头,这地方他听说过一次,那是圣殿的地界,而赤焰山的火焰洞,更是为禁地,那样的地方,他们如何进得了?

    “嗯,师娘在冰下冻了那么多年,筋脉已经被寒气硬化,只有天然石温相辅,再配以还魂丹,才能让她苏醒。”她说着,看着他师尊微拧起的眉头,笑了笑,道:“师尊不用担心,我过段时间要去圣殿,师尊带上师娘,与我同行吧!哪怕是禁地,我也一定会让他们自己把门打开。”轻柔的声音透着自信与傲然,那眉宇间焕发的神采,莫名的让人放下了心中的担忧。

    接下来的几天,唐心和沐宸风便在这玄清宗中住下,安排了一些事情,同时也给风雨楼中传信,让他们知道她的行踪,而成峰主则把事情跟傅凌天说了,交待了他一些事情,便与唐心和沐宸风他们一同下山。

    只是,唐心没想到的是,在过了几天后,玄月找到了他们,同样的,也带来了一个让她怎么也没想到的消息。

    “主子,八煞被带走,而据他们说,带走他们的是十几名至尊级别的强者,其中还有一名男子自称本君,说将八煞他们带走,若是想见,就到雷之界去。”

    听到这话后,沐宸风和唐心相视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的拧起了眉头。唐心喃喃的低语着:“雷之界?那人是谁?”此时,她还真记不起来,虽然说她的记忆一向过目不忘,但对于那不知隔了多少年的事情,她还真的无法全记得,尤其是那些什么人之类的,更是记不清。

    “我让他们收集了资料,只是,关于这雷之界的资料却是极少,就好像,那里自成一格,外面的人根本无法知道里的事情一样,自他们被带到至今,所知道的也不过只有,雷之界的主宰者是一位领主,拥有控雷之能力,其他的,一无所获。”

    “那是自然,自成一界所开辟出来的天地,只有那里的臣民才能自由通行,外界的人想要进去可没那么容易,再者,一个地界的消息,想要流传出来也是极难的,不过,他们没有在八煞他们进阶时取他们的性命,足可见,他们此时是没有性命危险的。”说着,她的声音一顿,道:“我们现在要去圣殿处理一些事情,其他的事情,就容后再说吧!你且下去休息,这一路,与我们一道便可。”

    “是。”玄月应了一声,便退了下去。

    客栈房中,只剩下沐宸风和唐心两人,她起身往床上一躺,轻叹一声:“这事情还真是多啊!我怎么总感觉忙不完的样子,夫君,这雷之界的这个人,你认识不?”

    沐宸风起身走到床边坐下,倚着床,看了她一眼,道:“估计是跟你的前身认识的。”

    “唉!”她又叹了一声,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任由整人身体放松下来,什么也不想。

    看着她的样子,沐宸风抚上她的眉心,道:“休息会吧!什么也不要想,一切,都会有解决的办法的。”

    “嗯。”她应了一声,放松着身体,渐渐的睡去。

    另一边,天龙学院那里,这一天,因为是自修时间,云曦正在练武场中练着武技,这时,便有几个学子匆匆跑来:“云曦,云曦!不好了,你妹妹跟人打起来了,你快去看!”因为在这里也有些时间了,同班的人都知道他的妹妹是沐云笑,因为那两张一模一样的小脸,以及,笑笑经常来找他们。

    听到他妹妹跟人打起来,云曦冷酷的小脸一凛,眉头一拧,冷声问:“怎么回事?跟谁打起来了?在哪里?马上带我去!”小小的人儿,气势却是同龄人难以相比的。

    “跟几个女孩,子奕也在,子奕一帮忙,那几个女孩居然去叫了他们大哥来了,现在都打成一团了,我已经让人去通知导师了,只是导师也不知什么时候来,你快点,要不然他们会吃亏的。”那男孩急得脸色通红,眉宇间尽是焦急的神色。

    听到他的话后,云曦原本就冷着的小脸更冷了,下一刻,直接提气而起,飞一般的朝前面掠去,在那名男孩的带领下,来到了他们打架的地方,还没靠近,就听见几个有些鸭公声的少年在咒骂着,以及一声声拳打脚踢的声音传来,他快步上前,当看到前面那一幕时,目光瞬间浮现了凛冽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