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12 锐不可挡!

    看到那至尊修士浑身散发出来的威压与气息,唐心挑了挑眉,勾唇一笑:“怎么?莫非,还有不让认输退出的?我们自认修为不如场中的各位,退出还不成?”明明是说着他们的实力比不过对方,但那神情,那语气,以及那眉宇间的自信,却偏偏让人觉得她根本就不屑与他们动手,又或者说,根本就没将他们放在眼中,哪怕,站在她面前的是一名至尊级别的强者。特么对于1'51看書网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此时,就连一些原本没注意这边的修士,也因她的话而朝这边看了过来,目光在他们三人的身上扫过之后,又看了看那名至尊级别的强者,心下暗忖着,那至尊级别的强者,会如何处理这一事情?

    虽说但凡进来的都得报名参赛,但人家自己认输,好像是可以的吧?只是,让他们诧异与错愕的是,那名女子那样的仙人之姿,竟会轻易的将认输两字说出口,倒是让人意外,毕竟,拥有一定修为的修士哪怕进来了看到比斗场中那些修士的实力太过强大,明知不会胜出,也会为了尊严而战,像她这样不战而降,将认输两字说得那样云淡风轻的确实是少见。

    那至尊强者因她的话而越发的沉着脸色,衣袖下,拳头已经不知不觉中拧起,他们本来就没想过,报了名进来的竟然会还没开打就认输,对于拥有一定实力的修士,哪怕是邪修,他们也不会未战先降,可偏偏这个女子,竟然就敢,就敢这样反其道而行婚!他们是规定但凡进来就得比斗,但却没规定,不得认输先降,此时,因她的话,竟是说不出一句话来反驳,只是那铁青着的脸色越发的难看,浑身的气息越发的低沉。

    冷冷的扫了那几人一眼,他深吸了一口气,继而快步往高处掠去,来到黑曜城城主的耳边低语了几句,便站在一旁坐。

    高处,那黑曜城城主在听到那名修士的话后,幽深的目光朝他们三人扫来,视线掠过成峰主后,在沐宸风和唐心的身上停顿了一下,摆了摆手,示意他退到一旁。那修士神情恭敬的退下,眼尾轻挑目光不屑而轻蔑的看着底下的三人。

    黑曜城城主突然站了起来,原本喧哗的比斗场,以及观众席,因他的站起而静止了声音,一个个都抬起了头,一双双眼睛都看着那浑身散发着强者气息的城主,似乎有些好奇,他这举动是何意?

    “各位。”

    低沉而蕴含威压的声音从高处传开,因夹带着灵力气息,声音清晰的传入底下数十万人的耳中:“今日黑曜城中设下比斗,来的都是拥有一定实力的强者,我黑曜城敬重强者,尊崇强者,同样,也看不起弱者,看不起懦弱胆怯之人,本君本以为,今日来的众位强者都不会未战先降,却不想,在这数千名的强者当中,竟也有这样的鼠辈!”

    听到这话,沐宸风和唐心两人依旧是那淡漠的神情,而成峰主的脸色则沉了下来,紧抿着唇,似乎在压抑着怒气一般,如果不是旁边的唐心按住了他的肩膀,估计他都想冲出去了。

    “哈哈哈!未战先降?是哪方鼠辈?若真没有那个战斗的胆子,就别进黑曜城来,来了居然不敢战?黑曜城主,不知所指的是谁?指出来让我们大伙瞧瞧,这人是长着什么模样也好,哈哈哈……”

    张狂而放肆的笑声传遍了整个比斗场,随着那声音的一落下,更多的邪修们也都一哄而笑,起哄着让他说出到底是谁竟然不敢上比斗上战斗。

    “几位,既然不想上场,那就站出来让诸位尊者们一观如何?”高处,那黑曜城城主低沉的声音蕴含威压的传来,幽深的目光落在他们三人的身上,将沐宸风以及唐心两人的淡漠收在眼底,心下有一丝的诧异。

    沐宸风深邃的目光朝那黑曜城城主扫去时,多了一丝的冰冷以及杀气,他面无表情的站着,收回视线,目光落在唐心的身上时,多了抺柔和。

    唐心在听到那黑曜城城主的话后,唇角微勾。这黑曜城城主确实是不简单,几句话,就将他们三人推上了风浪的尖端,将他们置于数千名强者以及数十万观众的面前,此时,不站出来又如何?不过,既然要让他们站出来,呵,那就要做好承受的准备!

    半敛下的清眸划过了一抺冰冷的光芒,微勾的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她抬眸,看向了那高处的黑曜城城主,清冷的声音蕴含着灵力清晰的从她的口中传出:“想不到我们这几个小小人物,也能劳城主大人开这个口,着实是令人惊讶。”声音一顿,唇角的笑意加深了几分,然而,眼中却依旧清冷一片:“既然城主盛情相邀,我们又岂能不从命?”说着,挽着身边的沐宸风,两人便迈步往那比斗场中走去。

    而身后的成峰主在听到她的话后,也跟着他们两人一同步入了比斗场。他的这个徒弟,虽然跟了他的时间不长,但他也略知她的为人处事做风,她,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绝对让人措手不及!

    原本众人的视线就注意着黑曜城城主,当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那三人时,不少男子,尤其是邪修和魔修他们,更是惊艳于那白衣女子精美绝伦的容颜,尤其是在看她与黑曜城城主说话时,竟能那般的淡然优雅,不惊不惧,不亢不卑,更是让他们暗暗惊叹,再见她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却浑身散发着圣洁而清冷的光晖,不由的,眯起了目光,一个个盯着她看着,神色莫名。

    此时,看着她挽着那身边的黑袍男子走进比斗场时,那一黑一白两抺同样出色的身姿,再一次的让众人眯起了眼眸,这一回,众人打量与探究的目光落在那抺身着黑袍的身影上,黑袍男子刚毅而不失俊美的容颜饶是找遍整个黑曜城,估计也无人可与之相提并论,最为重要的是,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股霸主的气势和强者的气息,那样的强大,那样的令人无法忽视,如果先前因为那白衣女子的绝美容颜而失神,没注意到此时这名黑袍男子,那么此时,当众人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时,便会发现,这一整片天地,因他的出现而失去了光芒。

    他身上的光芒很是耀眼,耀眼得令人心惊,尤其是,当他们对上了那一双蕴含着霸者气息的深邃目光时,那眼底的冰冷与威仪更是让他们心头猛然一震,惊慌的移开了眼睛,竟不敢再那样直直的盯着他的眼睛看,不!是不敢对上他的眼睛,不敢对上那一双眼睛中所迸射而出的霸气与威压!

    这样的男人,会不敢下比斗场比斗?打死他们也不相信。

    此时,原先目光轻蔑不屑的修士们,在看到他们时,不知不觉的收起了那轻视的目光。只觉得,那一黑一白,一男一女站在一起是那样的绝配,一强势,一柔和,一霸气,一圣洁,仿佛与生俱来的一对,那样的赏心悦目。

    成峰主好歹也是玄清宗了为出色的峰主,同样在天界上也有一定的名声,可这会,跟着他们两人的身边,着实是一身光芒被掩盖得所剩无几,站在他们两人的身边,压根不会去注意到还有这么一个他的存在,所有的人目光都落在了那两人的身上,饶是此时,也还没移开。

    就连那高处的黑曜城城主,此时也眯起了目光,打量着他们两人。从那白衣女子开口的那一瞬间,她身上的气息顿变,那股自信,那股优雅与淡然,以及那不再掩饰的清冷,让他有了一丝的诧异,想不到,这女子气息一经释放而出,浑身气质顿变,尊贵而圣洁的气息,可不是一般人就能拥有的,那样的目光,那样的神态,又岂会是弱者?

    至于那黑袍男子,原本身上的冷冽气息就让人退避三舍,如今浑身的气势一经释放而出,那目光中睥睨天下的威压与凌厉生生让他心头一震,莫名的,衣袖下的手微动了一下,他深深的看了他们两人一眼,继而,敛下了眼眸,掩去那一瞬间内心的震撼,同时,一拂衣袍,再度坐回位子上。

    因为他们三人的出现,原本喧哗的众名修士都沉默了下来,他们并不是无知之辈,此时那几人走出来,身上强悍的气势和周身的气息就已经说明了一切,他们,不是弱者!

    只是,既然不是弱者,为何又不下比斗场一战?

    疑惑的看着那一黑一白两抺身影,将他们的淡漠与冷然收入眼中,忽然间,一个念头跃入脑海,猛的让他们心头一震:不是不敢,他们是不屑!

    将众人的神色尽收眼底,唐心勾了勾唇角:“区区一枚还魂丹,还真不配我们动手,不过,既然是各位所求,再加上黑曜城主盛情难却,我们又岂能再作壁上观?不如,就让我们领教领教诸位的本事?”说着,她看向了成峰主,露出了一抺笑容:“师尊,许久未曾指导弟子琴艺了,不如,就趁今日再指点一番可好?”

    成峰主一怔,继而也难得的露出一抺笑容来:“好,今日为师与你再试一试琴弦。”说着,他从空间拿出了一把琴来,一拂身前衣袍,旋身一转,盘膝坐于比斗场的中间,将琴置于膝上。

    见此,唐心朝沐宸风投去柔情一眼,同样的从空间中取出了琴,白色衣裙一转,与她师尊背对而坐,同时,坐于沐宸风所站的旁边,将琴放于膝上,纤纤十指,轻轻一挑琴弦。

    “铮!”

    第一个音,清脆而响亮,似乎蕴含着雄厚的灵力气息,只是一个音,便震得众人耳膜微微生疼,同时,这一个音,也震动了众人的心,让他们心惊,警惕起来。

    唐心抬眸,清冷的眸光泛着点点流光的落在那高处的黑曜城城主身上,笑道:“城主,今日,我与我师尊仅以一曲相送,以回报城主的盛情相邀,希望,这一曲不会让你失望。”虽是笑语,却暗藏讥讽与冷然,那清冷的眼眸中所划过的杀气,生生的让人心惊。

    沐宸风就站在她的身边,负手而立,黑袍无风而自动,他抿着唇,俊美而刚毅的容颜只有着冷冽的神情,浑身除了那一身令人退避三舍的冰冷气息之外,还有那浑天而成的霸主气息,他就那样静静的站在她的身边,不动,不语,却偏偏,让人打心底感到恐惧,感到敬畏。

    “铮!”

    唐心再度挑起琴弦,琴弦一震,随着那琴声传出的同时,一股蕴含在琴声中的强大威压化成了一道道凌厉的气息攻了开去,琴声无形,但暗劲有气,而且还利如刀刃,锋如芒,无孔而不入,无处而不在……

    “铮!铮铮铮……铮!”

    成峰主的琴声也随着响起,同样的,以音攻为主,暗劲为辅,两者相互溶合,形成了凌厉而无孔不入的攻击器刃,他的琴声伴随着唐心的琴声,一高一低,一急一缓,相互结合着,汇化成了最为凌厉的杀人于无形的武器,音,可娱乐,可悦己,可表达内心激奋,可调动心情澎湃,可使热血沸腾,亦可令人低低而泣,戚戚哀婉……

    同样的,也可成为致命的利刃,那时高时低的琴声,高昂如同战士浴血奋战的呐喊,如战鼓敲响时的亢奋与热血澎湃,杀机四起,弥漫在这一片天空之中,刹那间,周围只听见一声声惊呼而惊骇的叫声,然而,随着琴声低低转起,如浴血过后兵败如山的哀鸣痛苦的嘶喊,压抑而痛苦,不甘而愤慨,似乎汇聚到了一定的激昂情绪,再一次,琴声剧变,尖锐而剌耳,如同势不消灭敌人不罢休的决裂,拼尽一切奋战到底的战意,凌厉的气流,尖锐的琴声,骇人的杀机,布满了整个比斗场,同时,也震惊了在场的众人。

    那无尽的杀机,骇人的凌厉气势,锐不可挡,似乎,要毁灭一切……

    饶是居于高处的黑曜城主,在这一刻也无法再淡定下去,他的身体在一颤后,猛的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