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10玄月归

    下方,走过的是四名至尊级别的强者,他们三人并不像沐宸风和唐心一样收敛起了一身的气息,反而将一身至尊级别的气息尽显无疑,从他们进来开始,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的至尊级别的强者,而这些人,看那样子,还是这黑曜城的人。

    黑曜城的城主是何等人物?才能让至尊级别的强者俯首称臣?这,也是众人心惊的地方。

    沐宸风和唐心两人相视了一眼,看着底下那四名至尊级别的强者负手走过下方,身后跟着数名护卫,看样子,是巡视着这一带有没人闹事,同样也是给了众人一个震摄,他们两人收回了目光,端起了茶水轻抿了一口,不再将视线落在外面,而就在他们收回视线的那一瞬间,那四名至尊强者却是不约而同的朝二楼窗口处的两人看了过来。

    只是一看,两人那悠哉淡然的神色便被他们收入眼中,同时惊讶的还有他们两人那出色的侧脸,以及那一身让人无法忽视的气息,四人的目光暗了暗,也不知在想着什么,只一眼,便收回了目光,往别处而去。

    “夫君,你说,这黑曜城的城主,会不会是一方领主?”她唇角带笑,声音轻柔的问着,清眸则落在对面男人的身上,眼底,有着柔情与爱意。

    沐宸风深幽的黑瞳看向她时,眼底也有着深情的涌动,那眉宇间的温柔,也只为她一人绽放,只听,他薄唇微动,道:“是与不是又有何干?若不妨碍我们,等寻到你师尊我们便走,若是妨碍我们,毁了黑曜城又有何难?”他的声音低沉而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霸气,言语中的自信,仿佛,这世间没有任何人物能为他所惧。

    唐心勾唇一笑:“夫君说得是。”轻柔的应声,柔中带着毫不怀疑的信任,她相信,他是有那个能力。

    两人说话并没有避着周围的众人,再加上,周围的修士本就对两人十分好奇,早就心生探究之意,也一直不动声色的注意着他们这边,听着他们两人的谈话,此时听到这话,一个个皆是震惊的瞪大了眼睛,眼中有着不可置信与惊骇,脑海中一遍遍的回荡着刚才那男人的话语:若是妨碍到我们,毁了黑曜城又有何难?又有何难?

    好狂妄的男人,言语中的霸气却偏偏让人不敢去小瞧于他……

    沐宸风和唐心在休息过后,两人便随处走走,其实,也是为了想要去找找看能否碰见她师尊,只是,这黑曜城太过庞大,就算说修仙者所休息的地方只有三处,但,每一处所居住的人少说出有几百人,而且相隔还有点远,到了夜色降临,他们也没能找到她师尊所在,只能原路返回,休息。

    直到,次日的清晨,准备着进入决斗场的众人在黑曜城的人带领下,一一进入决斗场……

    喧哗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涌来,热闹如同菜市场,不,比菜市场还要热闹百倍,那一道道激情昂扬的声音在叫嚣着,只听得耳边轰轰而响。

    沐宸风搂着唐心,两人并肩而行,直到,跟着众人一样,来到了比斗场的高处,这才发现,进了这里便不再分邪修与修仙者和魔修之类的了,全都混合在一起,不过,自有修仙者冷哼着自归一旁,不与邪修站一块,同时,那些邪修们也拿着一双阴狠毒辣的目光盯着那些修仙者们。

    沐宸风和唐心两人可算是异类,因为,他们无惧邪修与魔修的存在,自由的穿梭在众人之间,来到了那前方,窗口处,无视着身后众人打量探究的目光,往下方看去,这一看,两人眼底皆划过一抺暗光。

    站在这里,他们清楚的看清了这里面的布局与比斗场的阵容,这里就如同一个竹筒一般高高围起,高达近百米,四方没有缺口,只有固定的几个出口处,比斗的修士们此时都站在这比斗场中的高层中,只要站在这窗口处,便能看到下方的一切,下面,城墙直下之处的八方都坐满了人,约近数十万的人让他们震惊,因为,从进来到现在,这才看到这黑曜城的人,原以为这里面只有比斗的人,却不想,还有数十万他们并不知的人存在着,这些人当中,有邪修,有修仙者,也有普通的黑曜城凡人,此时,他们正激动的大声喊着,一个个脸上都涌跃着兴奋之情。

    就在他们所站之处下面近百米的地方,中间,一个约可容纳上万人的比试台格外的显眼,而这比试台离观众席之间同样有着近百米的距离,在这百米的距离中则是一片水域。

    “各位!”

    突然间,一道蕴含着雄厚威压的声音突然传出,这道低沉的声音一经传出,不仅仅是各方的修仙者和邪修们,就连底下的数十万观众也都在下一刻静了下来。

    唐心和沐宸风朝那声音看去,只见,高处上,一个突出的地方,那里左右站着六名至尊级别的灰衣强者,而中间所坐着的,则是一名锦服男人,只是,那人戴着面具,根本看不见他的面貌,只听那低沉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震得众人耳膜生疼之余,心中还生了敬畏之意。

    “今日各位前来黑曜城,便是黑曜城的贵客,在场中,各路强者都有,今日也是为了同一个目的,起死回生的丹药,但,丹药虽珍贵,却也只有三枚,场中比试,将分成三场进行,最后胜出的三人,将可以得到起死回生的丹药,还魂丹,同样的,也可以成为我黑曜城的座上宾,享有我黑曜城名誉长老之位,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今日,各凭本事!我黑曜城的大门,向来只为强者而开!下面,比斗开始!”

    随着他声音的落下,又有另一名男子上前说了几句话,就是按照参赛者手中的牌子号码区分上场的人数,在第一轮上场的人各看着自己手中的牌子号而进场,不多时,那足可容纳上万人的场地就被数千人站满,密密麻麻的一片,只看到那涌涌人头,以及周围传来的兴奋叫声。

    高处的沐宸风和唐心两人站着,目光则扫视着下方进场的人,看看有没她师尊的身影,而不多时,下面的比斗场也开始了比斗,刀剑相碰的铿锵声,以及气流涌动的气息随着弥漫而开,还伴有修士们的低吼和厉喝,以及魔兽的低吼,不一会的时间,整个场面的气氛就被带动了起来。

    而此时,另一边,出了秘境的玄月和诸葛千凡两人正往风雨楼而去,玄月大步走着,步伐沉稳而快,身后的诸葛千凡跟着他,走着走着就落后了一段距离,见前面的人根本没有放慢脚步的意思,咬了咬牙,小跑着又追了上去,可不一会,还是落后了他,一路上,两人便是一人大步往前走,一人在后面小跑着跟着,直到,千凡喘了喘气,喊着:“玄月!我走不动了,休息一会吧!”说着,就自顾的往一旁的草地上一坐,也不去理会他会不会停下。

    前面的玄月闻言,脚步一顿,侧过主身看了她一眼,因为这一路是步行,她走得气息微喘,双颊泛红,香汗沾衣,此时头顶上的阳光又大,他抿了抿唇,便也走到一旁休息,坐下后不久,从空间中拿出了水囊便朝她抛去:“接着。”

    千凡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拧开后喝了口水,便道:“我们现在往回赶,也用不着这么急吧?反正,也没什么重要事情发生的。”

    玄月沉默着,不语,只是在坐了一会后,开口道:“休息好了就走,御剑回去。”说着,自顾的唤出了飞剑,踏上了飞剑后就准备走。

    “等等。”千凡一见,连忙唤了一声,直接提气一跃,站到他的身后,拉住了他黑色的衣袍,道:“我本来修为就不如你,御剑而行消耗灵力太大了,你带着我吧!”说着,冲他一笑。

    玄月抿了抿唇,没开口,只是扫了她抓住他衣袖的手一眼,便御剑而行,带着她往风雨楼的方向而去。

    此时,风雨楼中,欧阳修他们几人正在为八煞他们护法,自沈从文回来后,将丹药交给八煞他们,他们便准备了进阶之用,而此时,几人服下丹药后,正在后山中进阶,因为担心有人打扰到他们进阶,他们便在此为他们护法。

    看着他们全身涌动的雄厚灵力,几人心下也是激动不已,太不可思议了,一枚小小的丹药就能让他们有这样的灵力,而且进阶的速度还能那样的快,看着八煞他们,几人心中又是激动,又是羡慕,但他们相信,终有一天,他们也一定会像他们一样,成为主子得力的助手!

    “轰隆!”

    天雷的落下,轰隆的一声震得地面隐隐颤动着,此时,欧阳修他们并不知道,不远处的林中,有着十几双眼睛正盯着前面的那一幕,盯着正在进阶的八煞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