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05 叩拜之礼!

    他帮她按着背后的穴道,活络着血液的流通,随着她身体的放松,他的手也开始不规距起来,不时的占占她的便宜,但因她炼制防身衣累了几天,他也不舍得再让她受累,于是,帮她沐浴过后,便将沉沉睡去的她从浴桶中抱起,亲自为她擦干身上的水滴,将她抱到床上休息,自己也跟着在她的身边躺下,将她拥入怀中,陪她入睡。舒悫鹉琻

    另一边,云曦和笑笑以及林子奕几人来到了沈玉灵的院子,这几天一直被禁了步的她根本出不去沈府,此时,正双手托着下巴,坐在院中发着呆。

    “灵姐姐。”笑笑唤了一声,快步的跑上前。

    沈玉灵一回头就看见他们三人了,这才笑着道:“你们来啦?快坐。”说着,又吩咐一旁的丫环拿些小点心上来。

    “灵姐姐,你怎么在这里发呆?你还不能出府吗?”笑笑坐在她的身边,好奇的问着。

    “我娘亲不让我出去,唉!”她叹了一声,看着他们几人,问:“你们的身体好点没?”

    “我吃了唐姨给的药,伤都好了,而且我还进阶了。”林子奕咧嘴一笑,脸上尽是开心的笑意。

    “我哥哥的身体也好多了,我现在也没什么事,跟普通人一样,不过身体也很好呢!”笑笑也开口说着。

    听到这话,沈玉灵歉疚的看着她:“要不是那天你出门为了我的事,也不会碰上那些事情,说起来,都是我……”话还没说完,就被笑笑打断了。

    “灵姐姐,你说什么呢!本来就是我贪玩才弄出来的事情,我娘亲说了,做每一件事情的时候,后果都要自己承担,虽然我一身修为没了,但是我一样也会很厉害的,我还要跟我娘亲学医术呢!”她已经放开了心怀,知道自己往后应该做些什么,而且,经过这一事,她知道凡事都得三思而行,否则,有可能会让小命都没有了。

    说着,笑笑又弯起了月牙,笑咯咯的道:“灵姐姐,那李大哥人很好,在李家村里名声很好,为人也正直仗义,而且他跟那个女的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的,充其量就是那个女的喜欢他,经常给他送东西,灵姐姐,我人小是说不上话的,不过,我娘亲却可以喔!要是我娘亲开口的话,你爹娘一定不会拒绝的。”

    云曦见她们两人在说着这个话题,便站起身,对笑笑道:“妹妹,我去子奕去走走,等会来接你。”

    “好。”笑笑点了点头。见他们两人往外走去,这才继续跟沈玉灵说话。

    “可是,你娘亲她哪里会理这小事……”沈玉灵都有些迟疑,毕竟她知道她的娘亲和爹爹都不是寻常人,就是爹娘和大哥他们见了他们,也得礼数周到,唯恐不恭,她又怎敢拿这事去跟她说。

    “来来来,你过来,我悄悄跟你说。”笑笑一脸的神秘,招了招小手,示意她靠过来。

    沈玉灵见了,微有不解,仍靠了过去,听着她在她的耳边说着……

    另一边,出了沈玉灵的院子,云曦和林子奕便在府中闲逛着,两人来到一处假山边时,看到了亭子处那里有一名白衣银发的男子背对着他们站着,看到那人,云曦眸光微动,盯着他,打量了一眼。

    站在亭中的帝殇陌似乎有所感觉一般,微微侧过身来,看向了云曦他们所在的位置,平静而温和的目光落在了云曦那张精致而带着冷酷气息的小脸上时,微有一怔,继而,露出了一抺笑意:“要过来坐会吗?”

    “你、你、你是圣殿的圣子!”站在云曦旁边的林子奕在看到帝殇陌时,双眼惊愕的瞪得大大的,眼中冒着惊喜与兴奋看着他那一身的白衣和那一头垂至腰间的银发,内心激动不已。

    “嗯。”帝殇陌微微一点头,脸上依旧带着温和的笑,而他的目光,仍只落在云曦的身上。

    “真的是圣殿的圣子!云曦,快,我们过去。”林子奕没察觉到云曦对帝殇陌的打量与探究,兴奋的拉着他的衣袖扯着他走,来到亭子里时才放开了他,上前好奇的看了看他,尤其是那一头银白色的发和他身上那一层淡淡的光晕时,更是惊喜无比的道:“原本传说都是真的,圣子身上真的有一层光晕的,而且,还有一头银白的头发,真的好神奇!”

    帝殇陌在桌边坐下,倒了三杯茶,一杯,递到云曦的面前,看着他那冷漠而带着探究的目光,他笑问:“为何这样看着我?”

    “你与我爹娘以前认识?”云曦还是开口了,面前的人,一身的神圣气息,笑容温和,目光平静而幽深。虽然不让人讨厌,但,他爹娘所不喜的人,他也一样不喜,只是不解,他与他的爹娘,曾经发过生什么样的事情?

    闻言,帝殇陌微微敛下了眼眸,眸光微闪了一下:“我与你爹娘,来自同一片大陆。”他只是如此说着,并不想多说。

    “我爹娘不想见你,就算你留在这里也一样,见不到他们的,你为他们所不喜,我亦如此,你的茶,还是自己喝吧!”稚嫩的声音透着冷漠的从云曦的口中传出,他站了起来,没再看他,而是大步的往亭子外面走去。

    林子奕不明所以,但见他冷着一张脸离开,也迅速的起身追了上去:“云曦,等等我。”

    帝殇陌依旧敛着眼眸,他的一只手握着茶杯,却是久久没动,好半响,他抬起头,看向那已经走远的身影,低低的叹了一声,他放下茶杯,站了起来,负手看向了前面的池塘,目光有些恍惚,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一般……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仍清楚的记得她当初所说的话:情已逝,缘已尽,你我今后如同此发,一刀两断,再见亦是陌人……

    她做到了,从那一天开始,她就仿佛不曾认识过他一般,哪怕是再遇见,也是用着陌生的目光看着他,不,是看也不会往他这里看一眼,不知他过去的人们皆好奇,为何他少年白发,三千墨发寸寸成雪?只有他知道,心伤成殇,那三千白发是他负了她的见证,那三千白发无时无刻提醒着他,她挥刀断情时的绝裂……

    唐心这一睡,便是到了了次日的清晨,待她洗漱好出房门时,深深的吸呼了一下,只感觉一阵神清气爽,眯了眯目光往院中看去,那里,沐宸风和几个孩子已经坐在桌边,看见她出来,三个孩子皆唤了她一声。

    “娘亲!”

    “娘亲!”

    “唐姨!”

    “娘子,过来吃点粥。”沐宸风露出了抺笑意,为她添了一碗粥。

    她唇角微扬,应道:“好。”便走了过去,在他的旁边坐下,舀起一勺子吃了一口。

    “娘亲,爹爹说我们今天就走?是不是真的?”笑笑眨着眼睛问着。

    “嗯,我们在路上也耽搁了好些时间了,要送你哥哥和子奕去天龙学院,不能一直留在这里。”她边说着,又吃了一口粥。

    “喔!”笑笑应了一声,目光一转,也不知在想什么,只见她飞快的吃完后,便放下碗,对他们道:“我出去一下,等会回来。”说着,便飞快的跑开了。

    沐宸风和唐心相视了一眼,皆是一笑,却也没说什么,不多时,几人吃完后,便让人收了东西,而笑笑则回来了,还带着沈玉灵,沈玉灵原本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在犹豫过后,便是将话与唐心说了,听完她的话后,唐心看了她一眼,笑了笑,道:“好。”

    而后,沈从文也来了,唐心交待了他一些事情,又让他给八煞他们带了进阶灵液,让他带回去给他们,同时拿出一瓶可以帮助他们进阶的丹药递给他:“这个给你父亲他们,这段时间打扰了。”

    沈从文又惊又喜,忙接过后,欣喜的道谢着:“多谢主子。”

    当他们一家人到齐,来到前院跟沈青山他们道别时,唐心帮沈玉灵和李健说了几句话,让他观察一下李健的为人处事,如果对方人品不错,又待沈玉灵很好,便希望他们能给两人一个机会。

    话由唐心说出口,沈青山他们便也应了下来,说,如果观察过后,那李健为人真的可以值得付托终生,他们便不会阻止两个年轻人交往。

    “娘子,我们走吧!”沐宸风抱着笑笑,来到唐心的身边,而云曦和林子奕两人也跟着他们的身边。

    “好。”唐心应了一声,与他们一同往外走去,而沈青山他们则跟在后面送着他们,只是不想,还没走到外面大门,一抺白色的身影就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唐心,有件事我要跟你谈谈。”一身白衣银发的帝殇陌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看着他们一家人准备离去,看着这多年不见的故人,他的目光温和和平静,似乎,已经能平静的面对着他们一般。

    看到他拦路,沐宸风深邃的目光划过一抺冷然,抿着的薄唇说出了冰冷的话语:“帝殇陌!滚开!”低沉而冰冷的话语一出,一股强大的威压夹带着气流也拂向了前面一身白衣的帝殇陌,当

    场就让他倒退了几步,嘴角也溢出了一丝鲜血。

    一看到帝殇陌受伤,他身后的那些白衣护卫猛的就要上前,却被他一手拦下,示意退开。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沈青山他们面面相觑,看来,圣子与他们之间的恩怨,还真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清的,他们的地位都那般的尊贵,在这样的场合,也轮不到他们说话,只能站在一旁看着。

    看到帝殇陌竟然出现在这天界这里,唐心眼底划过一丝诧异,再看自家夫君那醋意腾飞的模样,心下又觉得好笑,目光朝沈从文看去,想起了那一日他去竹林的事情,脑海灵光一闪,再看眼前的帝殇陌,一身白衣银发,身上散发着一层淡淡的光晕,心下了然,原来,沈从文口中的圣子,就是他,虽然不知他遇到了什么事,但一个她以为不会再出现在她眼前的人又一次的出现在她的眼前,她还是挑了挑眉。

    “找我有事?我记得,我们好像不是很熟。”清冷的声音带着漫不经心的响起,传入了众人的耳中。

    沐宸风听了,睨了帝殇陌一眼,冷哼了一声,不再开口。而云曦和笑笑则打量着前面的帝殇陌,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沈青山和沈从文他们的目光也不时的在几人的身上转了转,最后也只是静静的看着,并不言语。

    而帝殇陌身后的随从,一个个怒目直视唐心,似乎为她的直言放肆而愤怒。

    只有帝殇陌在听到她的话后,拭去嘴角的血迹,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上前,拂起衣袍,在她的面前跪下,双手在胸前合十,抵着眉心,继而分开指尖相抵缓缓贴向地面,同时额头也朝地上磕去,抵在手背之上,郑重而神圣的向她行了叩拜大礼,在众人震惊与疑惑的同时,庄重而平稳的声音也同时从他的口中而出:“圣殿第三十九代圣子帝殇陌,拜见金莲圣主。”

    帝殇陌身后的十几名白衣护卫一见,猛然一惊,不可思议的看向唐心,继而也扑通一声的跪拜了下去,不敢抬头看她。

    沈从文早就知道她是金莲圣主的身份,因此,并不震惊,只是惊讶于圣殿圣子怎么会知道金莲圣主就是他主子?

    而沈青山他们却不知唐心还有金莲圣主这个身份,一时间,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惊呆了,一时间也没能缓过神来,就那样睁大着眼睛看着站在他们身前的绝色白衣女子。

    金莲圣主?竟然是她?前段时间天界传闻金莲圣主现世,却不知金莲圣主行踪,如今,圣殿圣子竟然说那金莲圣主就是她?猛的看向自家儿子,见他儿子微微朝他点了点头,更是难以置信的咽了咽口水,他们沈家是走了什么大运?竟然接待了这样尊贵的人物……

    饶是唐心和沐宸风,此时也因帝殇陌的行为而微微拧起眉头。唐心看着跪拜在她面前的帝殇陌,冷声问:“帝殇陌,你什么意思!”清冷的声音带着冷然与疏离,还有一丝的凌厉。

    帝殇陌抬起头来,再缓缓的起身,平静的目光看着她,缓声道:“我奉命寻找你的踪迹,事出乃有因,如果不是因为天魔的事情,我也不想打扰你的生活,只是,天魔再现,三界六道皆无平静之日,因此,圣殿希望可以与你联手,对付天魔,这也是我来找你的原因。”他的声音一顿,继续道:“你金莲圣主的身份,居于圣殿之上,又或者可以说,圣殿也得向你俯首称臣,因此,我向你行叩拜之礼,以示我的尊重与敬仰之心,同时也希望,你可以答应与圣殿联手,对付天魔。”

    听了他的话,沐宸风眯起了眼睛,不知在想着什么。而唐心则看着面前的他,清冷的目光也划过深思,问:“天魔?据我所知,天魔最近并不曾出现。”她让风雨楼的人打听,也一直没有天魔的消息,圣殿的人会知道?

    “那是因为,那一日天魔现,圣殿的十二长老联手,将之暂时封印在天之界,但光凭圣殿的能力,想要徹底封印天魔根本不可能,而且,圣殿长老最近观天象,天之界有异动,怕是天魔在不久后会冲破封印破界而出,到时三界六道将迎来毁天灭地的大灾难,所以,希望你可以与我们联手。”说着,目光看向沐宸风,道:“除此之外,玄冥真君也是圣殿想要请的帮手,希望你们以三界六道为重,出手封印天魔。”

    沐宸风冷笑着:“呵!圣殿连本君的身份都摸清了,看来确实不简单。”

    帝殇陌只是微微一笑,并不言语,只是刚才受了沐宸风一击,此时脸色有些苍白。

    沈家的人并没想到,自己竟然听到了这样惊天动地的消息,这样的消息若是传了出去,只怕天

    界都将大乱,猛的朝周围看去,才知道,原来不知何时,这里也就只有他们几人存着,而且周围还设下了结界,不由的,又朝圣子帝殇陌看了一眼。

    “圣殿的人倒是好本事,竟然将天魔封印在天之界!”唐心的语气略有不善,清冷中带着怒意与凌厉,目光冷冷的扫了帝殇陌一眼。

    帝殇陌一怔,不明所以,顿了一下,道:“封印在天之界可有不妥?”

    “怎么?既然圣殿的人知道我金莲圣主的身份,难道不知道,天之界是我开辟出来的一方天地?将天魔封印在我的地盘上,圣殿好大的胆子!”她冷声厉喝,言语中自有一股摄人的威仪,震得帝殇陌一怔一愣的。

    “这……”他原也不知天之界竟是她的一方天地,被她冷喝质问着,竟是说不出话来。

    “回去告诉你们圣殿的人,我,不久后会亲自上门,看看是什么样的人竟然敢把天魔封印在我的一方天地里,到时,圣殿若是不能给我一个交待,哼!你清楚我的手段!”她冷声喝着,言语中威胁之意甚浓,声音一落的同时,手一挥,撤了周围的结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