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04 温馨

    端坐在轿中的白衣男子,一头银白色的发垂直腰间,俊逸儒雅的容颜有着温和与淡然,他微闭着眼睛,浑身有着圣洁不染纤尘的气息,在他的周身之边,覆有一层淡淡的神圣光晕,听着大街上百姓的低语,感受着那一双双敬仰的目光落在他的轿中,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那是一双平静的眼睛,如同一汪不起水纹的深潭,眸光幽深让人无法窥知他心中所想。

    大街上,外面的百姓在低语着:“那不是圣殿的人吗?怎么会来我们碧水城了?你们说,那轿子里面坐着的那人是不是圣子?我听说圣子有一头银白色的发,很是奇特。”

    “如果能见一见圣子就好了,如果能得圣子赐福,孩子也会长得特别好。”一名百姓期待的说着,却也知道,能得圣子赐福是极为难得的,像他们这些普通的百姓,根本没有那个机会。

    “我们碧水城虽说不是小城镇,但也比不上那些繁华的大城镇,圣殿的人来这里是不是有什么事?”

    “你们忘了?那唐心一家人不是在沈家吗?指不定,这圣殿的人就是冲着他们来的。”一名修士压低着声音说着。

    “哦,这倒也是,估计除了他们,也没有谁能让圣子亲自出圣殿了。”

    大街上的低语渐渐的小声,而那一行人抬着轿中子也渐渐的走远,身后的百姓和修士们,大部分都跟在后面,虽然有的怀疑圣殿的是去沈家,但对于圣子这个人物,他们还是心生好奇。

    传闻,圣子容颜俊逸,一头银发更是显得他不食人间烟火,传闻,圣子得到圣殿流传下来的传承,拥有一种奇特的能力,传闻,无人知道圣子来自于何处,只知道,几年前的某一天,圣殿中传出,圣子归殿……

    他的一切,在天界这里,充满神秘,谁也不知他的过往,谁也不知他从哪里来,谁也不知,他为何少年白发……

    转过了几条街,一行人来到了沈家大门前才停了下来,为首的四名白衣男子示意落轿后,走到轿子边,恭敬的道:“圣子,沈府到了。”

    “上前唤门。”轿中传出了他的声音,温和而带着淡然。

    “是。”几人应了一声,其中一人走上前,敲响了沈府的大门,不多时,里面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开门的是两名护卫,一见外面的阵势,不由怔了一下。

    “诛位是?”

    “我等乃圣殿中人,圣子亲临沈府,还不快快恭迎!”那名白衣男子沉声说着,言语中,有一股高高在上的感觉。

    两名护卫一愣,目光看向后面的轿子,其中一人迅速进里面通报。

    而这时,轿前轻纱被人掀起,里面,一袭白色衣袍的帝殇陌走了出来,他,背对阳光,一袭白衣在阳光的斜射下,越发的显得圣洁,尤其是,他的身上那一层淡淡的圣光晕,令是让人清楚的知道他的身份。圣殿圣子,继承传承,身体被圣光所笼罩,除非身死那一天,否则,这一层圣光晕,永不灭。

    “什么?圣殿的圣子在我们沈家大门外?”沈青山和沈从文两人正在厅中坐着,说着话,便听到护卫的通报,顿时震惊得站了起来。

    旁边的沈从文听了,则目光一凝,道:“父亲,圣殿的圣子应该是来找我主子的。”

    “那如何?既然圣子已经到了沈家大门外,我们也不能不迎啊!”沈青山微拧着眉头,无论是哪个家族,圣殿对他们而言都是一个强大而神圣的存在,他沈家也不过一小家族,自然不敢将圣子拒于门外。

    “父亲先将他请进来,待问明来意,再作打算也迟,如果他真的是来见我主子的,我再去跟主子说,看看要不要见他。”

    “也好。”说着,这才站了起来,与他一道往外面走去。来到外面,大门大开,沈府外,百姓和修士都围在沈府的大门前,一个个低声窃语,看到他们出来时,目光更是全落在他们的身上。

    沈青山和沈从文看向那一袭白衣,银发垂腰的俊逸男子,那人身上弥漫着一层淡淡的神圣光晕,容颜出色,气质圣洁,明明站在眼前,却无端让人感觉很是遥远,飘渺似虚,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他们知道,这个男子,就是那圣殿的圣子,那名充满神秘色彩的圣子。

    “沈青山,沈从文,见过圣子。”两人拱手一礼,齐声说着。

    “沈家主,沈公子,无须多礼。”帝殇陌温和的开口,看向两人,道:“今日上门,多有打扰,还望两位莫要见怪。”

    “不敢。”沈青山低头应着。

    “沈家主,不知可否里面说话?”

    “当然,圣子能驾临沈府,是沈府莫大的荣幸,圣子请。”沈青山连忙说着,做出了请的手势,侧身一让,请他入府。

    帝殇陌缓步走进沈府,而沈青山和沈从文在身后相视了一眼,两人与他同行进了大厅后,还没开口,帝殇陌便率先说明了来意:“今日冒昧到贵府打扰,实是为了一见故人,两位,烦请代为通传一声如何?”

    “这……”沈青山看向沈从文。

    沈从文则露出温和的笑容,道:“圣子口中的故人,不知是指哪一位?”

    “据我所知,他们夫妻二人都在你府中,他们两人,都是我的故人。”帝殇陌说着,看向沈从文,道:“就有劳沈公子了。”

    闻言,沈从文笑道:“在下会转达圣子的话,圣子就先坐会,喝口茶,我去去便回。”说着,这才转身往外走去。

    “圣子,请坐。”沈青山示意着,吩咐着下人上茶。

    另一边,唐心正在竹林中给笑笑炼制一件防身衣,而沐宸风和笑笑云曦几人则在不远处的林中坐着,看着那专注的忙碌着的身影,沐宸风搂着笑笑,低沉的声音带着一抺柔和的道:“笑笑,你看,你娘亲正在为你炼制防身的衣服,穿上防身衣,以后就算遇到危险时,也能让你多几分的保障,你要记着,无论你能不能修炼,你都是爹爹娘亲手心里的宝贝。”

    靠在沐宸风怀里的笑笑看着前面那抺熟悉的身影,那是她的娘亲,她正在为她炼制着穿到身上后可以防身的衣服,自她醒来,被告知她的一身修为尽毁,无法凝聚灵力时,打击和内心的冲击是极大的,只是,爹爹娘亲还有哥哥他们的安慰,他们的鼓励,却不时的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她知道,这都是她的好奇引起的,因为好奇,忘却了危险的存在,让自己落入了那邪修的手中,导致如今她的一身修为尽毁,虽然心里难受,但,她不想让爹爹和娘亲还有哥哥为她担心,她相信,就算没有了一身的修为,她也一定可以自保的。

    以后,她要认真的学娘亲的医术,娘亲曾说,医术可以救人,也可以杀人,她沐云笑是爹爹娘亲的女儿,她一定不会让他们失望的!

    “爹爹,笑笑知道了,笑笑以后一定会很厉害的。”她仰起了脑袋看着他,精致的小脸上尽是认真的神情。

    闻言,沐宸风唇角微扬,勾起了一抺笑意,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旁边的云曦也看向笑笑,认真的道:“妹妹,哥哥以后会变得很强很强,然后保护你。”

    “好,笑笑要是打不过别人,哥哥就帮我。”她盈盈一笑,露出了开心的笑意,一双眼睛眯成了月牙。

    “嗯。”云曦重重的点了点头:“要是有人敢欺负你,我就帮你教训他!”

    “对了爹爹,子奕哥哥没什么事吧?他怎么今天还下不了床?”笑笑想起了还在床上躺着的林子奕,不由担心的问着。

    沐宸风看向前面那抺白色的身影,目光中浮现着平日里少见的柔情,道:“他伤得不轻,没个三五天,是下不了床的,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你娘亲的丹药很好,他这回养好伤之后,修为也许还可以得到提升。”

    “嗯,那就好。”听到这话,她才放下心来。

    沈从文去竹院里找不到他们人,便在竹林中转了一下,在较偏的那一处竹林中找到了几人的身影,看着主子在林中不知炼制着什么,他便走到沐宸风的身边。

    “真君。”恭敬的唤了一声,看向了他。

    抬眸一看,见是沈从文,便问:“何事?”

    “圣殿的圣子来了沈家,说是真君和主子的故人,想要见一见两位。”

    “圣殿的圣子?故人?”沐宸风眸光一闪,沉声问:“叫什么名?”他们哪有什么故人成了圣殿的圣子?

    “帝殇陌。”

    听到这个名字,沐宸风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哼了一声,道:“不见!”帝殇陌,竟然是帝殇陌,这个人,他从许久以前便不喜他,如今,别说是他,就是他娘子,想必都不想再见到这个人。

    有些诧异于他在听到那名字后冷下来的脸色和浑身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单单从这一点,他便可以知道,这个叫帝殇陌的圣子与真君和主子也许真的是认识的,只是,似乎关系不太好,要不然真君也不会在听到这名字后这反应。

    “那我便去拒了他。”沈从文说着,便退了下去,往竹林外走去。

    “爹爹,帝殇陌是谁啊?”笑笑仰着头好奇的问着。

    “一只讨厌的苍蝇。”沐宸风说着,搂着她,道:“笑笑不如想想,你娘亲给你做的防身衣是怎么样的?”

    云曦则看向他爹爹,眸光微闪了一下,圣殿圣子?他听说过这个人,却不知,原来他还是他爹娘的故人,不过被他爹爹说是一只讨厌的苍蝇,看来,那人应该跟爹爹娘亲没什么交情才对。

    另一边,沈从文回到前厅,进了厅中,看向里面的帝殇陌,歉意的道:“圣子,实在抱歉,他们两位都有点忙,你看……”从真君的表情中可以得知,他想要见他们,是不太容易的,因他们压根对他就没好感,临走时他还听到笑笑和真君的话,把圣殿圣子说成是一只讨厌的苍蝇,估计也只有真君了。

    闻言,帝殇陌眸光一闪,心下暗自苦笑了一番,没想到过去这么多年了,他还是这么的不被待见。暗叹一声,他这才开口道:“沈家主,不知,可否在贵府中打扰段时间?”

    “这……”沈青山略一迟疑,看了自家儿子一眼,继而道:“自然可以。”他都亲自开口了,他能说不吗?

    “如此,便多谢了。”他露出抺笑容,向他道了声谢。

    “从文,你带圣子去院落休息吧!”他看向自家儿子说着。

    “好。”沈从文点了点头,对帝殇陌做出了请的手势:“圣子,请。”

    唐心这一炼制,足足用了三天的时间,才将一件防身衣炼制好,累了三天,她一停下来,收起炼器炉,沐宸风便迎了上去,伸手搂住她的腰,道:“累了吧!我让人备了热水,让你回房好好泡一泡。”

    “好。”她看着他,露出一抺柔和的笑容,忽的,像想起什么似的,问:“那天从文进来,是不是有什么事?”当时她眼角只瞥见沈从文来了,却不知他来是为了什么事。

    “没事,只是来问问,笑笑他们的伤好点没。”他面不改色的说着。

    “喔,没事就好。”她不疑有他,又问:“子奕的伤应该也恢复过来了吧?”

    “嗯,他昨天就能下得了床了,伤好了,实力也提升了。”他说着,顿了一下,道:“我们在沈家也有段时间了,不如,明日便起程送曦儿去天龙学院如何?”

    “好。”

    沐宸风愉悦的勾起了唇角,搂着她一同回到了院子,院中的几人一见她回来,便欣喜的迎了上去:“娘亲!”

    “娘亲!”

    “唐姨!”

    三道稚嫩的声音不约而同的响起,三人都迎了上来,围在她的身边。笑笑最先扑进她的怀里,笑盈盈的眨着好奇的眼眸问着:“娘亲,你给笑笑做了什么样的衣服?”

    唐心抱起她,轻点了她的鼻子,道:“等会娘亲帮你穿上你就知道了。”

    一旁的沐宸风对云曦道:“曦儿,带你妹妹去玩,你娘亲累了几天了,让她好好休息一下。”说着,从唐心怀里接过笑笑:“笑笑乖,跟哥哥他们去玩。”

    “好。”她乖巧的应了一声,回到云曦和子奕的身边,对他们两人道:“那我们去找灵姐姐,娘亲就好好睡一觉,我们晚点就回来了。”说着,拉着两人便往外面跑去。

    唐心笑看着他们离开,与沐宸风相视一眼,进了房,房里的大浴桶中备了热水,洒上了花瓣,她走上前,一手掬起大浴桶里的水,湿热的水从指间流逝,剩下那随着水捞起的几片花瓣还停留在手掌中,她还没动,就感觉身后的人关上门后,双手环住了她的腰,一手解开了她腰间的衣带,她一怔,一手握住了那在解她腰带的手,好笑的回头:“夫君,你做什么?”这人,把孩子们都赶走,自己倒跟着进来了。

    “解衣带。”沐宸风的声音自她的耳边响起,双手依旧忙碌着,解开了她的腰带后,帮她褪去外衣,低沉而带着磁性的含着笑意与温柔的传出:“娘子劳累了好几天,为夫甚是心疼,所以亲自侍候娘子沐浴,娘子闭上眼睛享受吧!”

    听着他的话,唐心唇角带笑,下一刻,身上的衣服被他尽数脱去,整个人也被他抱起,放进大浴桶之中,随着她在浴桶中坐下,浮着花瓣的水渐渐涨高,溢到了她的锁骨处,正好遮盖住了她胸前的春光。

    沐宸风衣裳完好的站在浴桶外面,目光温柔的看着浴桶中的她,双手掬起一把水浇到她的香肩处,修长的双手这才放在好她香肩,慢慢的,细细的,为她揉着肩膀:“娘子,力道可足?”

    “嗯,正好。”唐心舒服的眯起了眼睛,任由他帮她揉着微酸的肩膀,满足的勾起了唇角,绝美的脸上尽是享受的神高情。

    “可舒服?”某人也愉悦的勾起唇角,看着一脸享受的她,欣赏着眼前的美景,感受着手掌下细滑的肌肤。

    “嗯,舒服,辛苦夫君了。”她睁开带笑的眼睛,眼底溢着深情与温柔的看了他一眼。

    “能让娘子满意,为夫心甚悦。”

    低沉而带笑的声音在耳边传起,再度眯起眼睛的唐心只感觉,那在她肩膀处揉着的双手,慢慢的往下移,来到她的胳膊处,将她的胳膊抬起,又用着那种不轻不重的力道,仔细着为她活络着血液的流通,以及揉散那忙碌了几天的酸疼感,待两条手臂都揉搓过后,沐宸风的声音再度传出。

    “娘子,你身体往前倾,趴在桶边,为夫帮你活络一下背后的穴位。”

    “好。”唐心应着,双手带着水滴的抬起,趴在桶边,脸也跟着枕到了手臂上去,眯着眼睛,露出了雪滑光洁的美背,那背上,隐隐,一朵金莲浮现着,如同纹身一般,让她背部的曲线越发的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