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01 敢伤她?死!

    “区区神王级别的修士,就想与本君交手?”站在应龙身上的玄衣男子负手而立,下巴微抬着,目光轻蔑的看着前面的唐心:“速速将琉璃玉髓交出来,本君尚可饶你一命,否则,你,必死无疑!”

    “想拿琉璃玉髓?就看你能不能过得了我这一关了!”她的声音一落,身体光芒一闪,一层剌眼的精光将她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她的周身之边,雄厚的灵力气息在涌动着,呼啸而响,随着光芒一闪而逝,她的身影再一次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舒悫鹉琻

    如果说先前的她,白衣飘飘仿若九天玄女,圣洁无比,那么此时的她,银白色的战衣着身英姿飒爽,战意凛冽,气势更是摄人,随着她一手的伸开,一把银白色的长戟随着出现在她的手中,手一转,长戟挥动,划过空气,发出破空的尖锐之声,长戟紧贴着她的手,戟尖之处,向底下倾斜,尖锐的戟尖在阳光中折射出一道锋利的精光。

    “咻!”

    看着身着战衣,战意凛冽的唐心,那十几名退至一旁的至尊强者纷纷咋舌:“啧啧,这等风姿,当真耀眼!”绝美的女子,身着银白战衣,头戴战盔,手持长戟,浑身散发着摄人的战意,那样的绝代风华,那样的英姿飒爽,真真让人见之心生赞叹之意,无法忘怀。

    那玄袍男子扫了她一眼,沉声道:“既然你执意找死,本君就成全你!”声音一落的同时,他脚下的应龙低吼一声,翅膀一拍,猛的飞向上前,一道蕴含着强大威压的水柱也随着从应龙的口中喷出。

    火凤一见,不用唐心吩咐,也当即拍着带着火焰的翅膀飞上前,凤嘴一张,低鸣一声,一簇火焰也随着从文口中喷出,朝那对面的应龙喷去,水与火的较量,同为上古神兽,谁胜谁负?似乎,谁也无法说得清。

    而那站在两头上古神兽背上的两人,也在脚下神兽冲上前的那一瞬间,提气而起,一玄一白一两抺身影在空中相遇,两人的身上有着雄厚的威压与气息弥漫着,稳住了他们的身体,让他们足以在不借用其他东西的情况下,飘浮于半空而不掉下来,只见,天空中,一身银白战衣的唐心手中的长戟一挥,那蕴含在长戟之前的雄厚灵力汇聚成一股凛冽的气流,与长戟一同袭向了那玄袍男子,而那玄袍中年男子手中却是连武器也没有,只见他大手一挥,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气息伴随着他的手挥出,那股气息似乎是有生命力的一般,竟能缠住了唐心击向他的长戟,将蕴含着雄厚气流的长戟往一旁一带,另一手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击向唐心。

    长戟被一股能量扣住无法移动,对方掌风带着必杀的气势凌厉袭来,唐心目光一眯,迅速侧身一闪的同时,另一手再度握上了长戟的柄,两手同握,暗劲一运,顺势就着身体旋转的速度在半空中转了一圈,身形一转动,手中长戟顺势而行,对方扣不住那股气势,手一松,长戟一脱,她抽回长戟的同时再度出手袭出,速度之快,堪称光速,如果是至尊强者与她交手,此时,必定是闪避不开,然,玄衣男子必定不是一般人,唐心的速度快,他的速度更快。

    “咻!”

    “砰砰……”

    底下不远处的十几名至尊修士都在看着,看着他们两人的战斗,气势的强大,能量的雄厚,造就了他们两人的战斗别人无法靠近,整片天空被一股骇人的威压覆盖住,他们的速度很快,以至于,底下的至尊强者们都看不清他们两人的招式,只听见那一道道的气流在空中划过,爆发出一声声骇人的爆破声。

    至尊强者们无法看清他们两人的战斗,那退到远处的沈青山和沈从文以及云曦自然也看不清他们的战斗,此时,他们都提起了一口气,心头有些悬,有些担心,因为不仅仅是他们两人陷入了激战当中,就连火凤和应龙,此时也陷入了奋战当中。

    正当众人目不转睛的看着半空中两人的战斗时,突然间,两人的周身之边涌起一股旋风状的气流,那股气流将他们两人包裹在其中,一时间,底下的众人都看不见两人的身影,只有凌厉的攻击声从里面传来,直到,那股气流轰隆的一声爆破而开,两抺身影也猛的弹了开去,重新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轰隆!”

    “噗!”

    唐心身形被弹出来的同时,只感觉那股击向她的强大暗劲震透入了她身上的银雪战衣,直击心头,强大暗劲的攻击之下,她只感觉浑身的血液一腾,猛的冲向喉咙之处,一口鲜血也从口中喷出,刹那间,她身上的银雪战衣在那股骇人的暗劲威力之下发出了咔嚓的声音,下一刻,砰的一重响,碎了一地,而她再度闷哼了一声,身体也因此从半空中坠了下来。

    “娘亲!”

    “主子!”

    看到这一幕,云曦和沈从文皆是心头大惊,猛的惊呼出声。就连那十几名至尊强者,此时也是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唐心那被震碎的银雪战衣散落半空,震惊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要知道,她那银雪战衣可是神器级别的防御至宝,哪怕是对战至尊强者,也不会轻易破碎,可如今,竟然被那玄衣男子给打碎了?连同她也吐出了一口鲜血,可见,在那旋风之中,她所受的一击是多么的厉害!

    “好本事!竟然能伤了本君,今日,本君就要了你的命!”

    那玄衣男子厉喝出声,同时,再度飞身而出,想要给她致命的一击,此时,众人才看到,他的胸口往上一寸的地方被唐心的长戟狠狠的剌了一刀,鲜血染红了那玄色的衣襟,哪怕是还有段距离也能看到那伤一片显眼的血痕,可见,那一刀之深,如果是再往下一寸,想必,那玄衣男子的性命也堪忧,而且,他自己估计也没有想到,竟然会被一个他所看不起的神王级别修士所伤,这才是使他最为愤怒的地方吧!

    “娘亲!”

    云曦看着他娘亲的身体往下坠,脸上尽是焦急的神情,想也不想的就要冲上前去,而就要这时,一抺身影比他更快的掠向半空,接住了那下坠的身影,待看清那人时,他顿时惊喜的喊了一声:“爹爹!”

    飞掠而来的沐宸风远远的就见那抺熟悉的白色身影从半空中坠下,喷出一口鲜血,当时,他脸上的神高情瞬间冷了下来,杀气弥漫而出,尤其是在看到那名玄衣男子竟然还在这一刻出手想末致她于死地时,冰冷的目光更是让人如置身冰窑之中,他以着最快的速度掠上前,接住了那抺往下坠去的身影,同时身形一转,带着她避开了那名玄衣男子的攻击。

    “怎么伤成这样。”看着脸色苍白嘴角带着血迹的她,心头一揪,怜惜的伸手拭去她嘴角的血迹,将她拥入怀中,同时,拿出一颗丹药喂她服下。

    唐心看着他,露出了一抺浅浅的笑容:“没事,死不了的。”声音一顿,目光一凝,眼中浮现惊喜:“你进阶了?”

    “嗯,这里交给我,你到一旁休息。”他说着,看也没看那玄衣男子一眼,将她带到沈青山和沈从文的身边,对着云曦道:“照顾好你娘亲。”将她放下,看向沈从文怀里的昏迷的笑笑,眉头一拧:“笑笑?”

    “爹爹放心,我会照顾娘亲的。”云曦说着,快步来到唐心的身边。

    “笑笑的事,等会跟你说。”唐心说着,看向那玄衣男子,对沐宸风道:“那人很强,小心。”

    闻言,沐宸风微微一点头,这才转身,扫了那十几名退到一旁的至尊强者一眼,目光凌厉而幽深,莫名的,让十几人心头皆是一颤,不由自主的移开了目光,不敢与他对视。

    那人是谁?为何单单一记眼神便那样的锐利?

    沐宸风移开了目光,将视线扫向那玄袍中年男子,深邃而冰冷的目光一眯,下一刻,提气而起,凌空而上,黑色的身影伫立于天空之中,衣袍无风而自动,强者的威压与霸气自然而然的从他的身体里弥漫而出,他扫了那玄袍男子一眼后,将目光扫向那两只在激战的上古神兽:“火凤,退下。”冰冷的声音蕴含着强大的威压,自他的口中而出,随着他的声音一出,火凤拍翅一飞,瞬间回到唐心的身边,盘旋在她的头顶上。

    而就在火凤一退开,沐宸风深邃的目光蕴含着一股别人无法窥知的能量袭向了那头应龙,刹那间,空气中似乎有一股无形的能量覆盖住那应龙一般,原本凶残狠厉的应龙仰头吼叫一声,却是低下了龙头,合起了双翼,身体颤抖的缩起,惊恐的看向沐宸风,一步步的往后退去,然而,就在它无法承受得住那股强大而摄人的念力的时候,整个身体猛的从半空中摔落,重重的摔向地面,低低的哀嚎着。

    这一幕,惊呆了所有的人,就连那玄袍男子此时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沐宸风,就更别提那十几名至尊强者了,谁也没看到他攻击应龙,但偏偏,就在他的眼神扫向应龙的时候,那拥有强大战斗力的应龙却是毫无反抗力的摔了下去,甚至,连反抗也不敢,一身的战意更是在他的目光之下,变成了惊恐与骇然。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疑问不约而同的浮现在众人的脑海中,谁也不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知如何解释这令人震惊的一幕。

    &nbs

    p;“应龙!回来!”那玄袍男子当即喝了一声,同时心念一动,将契约兽收回了空间中,这才眯起了目光,看向那前面的黑袍男子,半响,蕴含威压的声音沉声问着:“你是何人?报上名来!”

    “本君的女人也敢伤?好大的狗胆!”抿着的薄唇一启,冰冷而蕴含着上位者气势的声音从沐宸风的口中而出,下一刻,黑色的身影如同闪电一般的掠出,快如风,厉如剑,杀气凛冽,令人心生骇意。

    那玄袍男子听到他的话,脸色顿时一沉,还没开口,就见对方铺天盖地的威压与杀气已经朝他袭来,当即敛起心神,手掌运行身体的灵力迎了上去。

    两抺身影如同流星般在半空中碰撞,只见,两人的掌风相击时,那两股肉眼可见的强大能量气息一涌,一挤,似乎在互相挤压着,谁也不让谁,下一刻,掌风之前的两股能量被两人的掌力所击毁,在天空中爆发出响透半天边的轰隆声,强大的气流一震开,如同水纹一般的涌向周围,震毁了底下的树木,摧毁了一片的森林,连同那半山腰的山峰也被那股气流击中,爆发出一阵阵的爆破声,山石滚落下方,轰隆而响,尘烟也弥漫而起,一时间,模糊了众人眼前的视线。

    然,那两抺身影却是不受那股强大气流的阻碍,一记记的掌力相击,速度之快,根本让人无法看清。那是属于强者的战斗,那是霸者之争,互不相让,杀气腾腾,掌风威压所到之处,无一幸存……

    “砰!”

    沐宸风极快的身法,在避开对方攻击的同时,黑色的身影一闪,如同鬼魅一般的来到了对方的身后,蕴含必杀之力的一掌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击中了对方的背后,强劲掌风击出,暗劲透过掌力而在玄袍男子的身体里澎涨而开,一掌便将对方击出数十米之外。

    “噗!”

    玄袍男子被击飞的那一瞬间,只感觉体内血液被一股强大的能量所推动逆转,下一刻,猛的涌上了喉咙之处,一口心头血无法压制的从口中喷出,心头血一出,浑身的能量气息顿时大大削弱,就连气息与威压都瞬间弱了很多,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他一回头,以着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那迎风而立的黑袍男子,对方此时浑身弥漫着骇人的杀气,霸者的气势,强者的威压,以及上位者的凌厉目光,一一都让他心头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