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01 笑笑危!

    此时,沈家竹林中,一道道的天雷击落,引起的震撼就算是留守在沈家的沈从武想要掩饰,也无法去掩饰那进阶之人就是在他们家,原本只想着,顶多也就是三道天雷,如果只是三道天雷,怎么也不会引来太多的侧目,谁知……

    沈家外面,此时已经因为那令人震惊的一幕而引来了大批的修士,只是,没人敢闯进沈家去看那人的进阶,因为大多都知道唐心和沐宸风两人在沈家,以两人的强大和震摄人心的手段,谁也不会想要去与他们为敌,一个进阶,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想来,除了他们两人也不会有别人了。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竹林中,随着一道道天雷的落下,冲破了一道道巅峰的沐宸风,一跃进入了至尊强者的级别,实力能量的释放,让整片竹林都弥漫着一股强大而骇人的威压,气流如同骇浪一般的在竹林中涌动着,一阵一阵,直到,那盘膝而坐在气流中间的人收回了一身的灵力与能量,缓缓的轻呼出一口气,睁开眼睛时,周围的一切才平息了下来。

    在竹林外,感觉到那股威压和气流消失的沈从武,迅速的往竹林中而去,当他看到了那抺从地上站起,弹了弹身上衣袍的沐宸风时,连忙上前:“沐公子!”

    沐宸风抬眸看向他,低沉而透着冷冽的声音缓缓从口中传出:“何事?”

    另一边,邪修虽然也感觉到那远处在进阶之人的强大的诡异,但他的一双阴狠的眼睛却一直紧紧的盯着唐心,不敢有一丝的松懈,没人比他清楚她的能奈,她绝对有能力在他不注意时从他手中救下她的女儿,如今,她的女儿可是他的保命符,他怎么也不会轻易的让她得逞,只是,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怎么感觉身体里隐隐传来一丝丝诡异的揪疼?

    “怎么?不舍得你的手?这么说,你是想舍得你女儿娇嫩的小手了?”他阴测测的冷笑着,尽量去忽略那种感觉。

    唐心的怒火,不知何时已经渐渐平息,剩下的,只有清冷与杀气,她盯着前面的邪修,不紧不慢的开口:“我平生最不喜的就是被人威胁,敢威胁我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说着,却是迈开脚步,一步步的往前走着。

    她突然间的转变,以及那唇角边所带着的诡异淡笑,让他莫名的心生不安,拧着怀中小女孩的脖子,一步步的后退,警惕的看着她:“你什么意思?别忘了,你女儿在我手中!难道,你真想看着她死在你的面前?”

    “到了现在,你还没感觉出来身体的异样吗?也是,像你这种送上门来找死的人,又怎么可能会聪明到哪里去。”

    她的话一落,那邪修猛然间浑身一震,本能的,摊开了那握着琉璃玉髓的手,只见,掌心一片的乌黑,那片乌黑中诡异的透着血丝,顿时让他心头大惊,见到她身形一动就要出手,当即厉声阴笑着:“我就是死了,也要拉上你女儿垫背!”说着,竟是掐开了笑笑的嘴,将那琉璃玉髓强行塞进笑笑的口中。

    “唔……”

    笑笑整个人被擒着,根本无力反抗,当小嘴被那琉璃玉髓撑满,只感觉小脸的周围都是疼的,那硬绷绷的琉璃玉髓就如同一块石头一般被那邪修硬塞进她的口中,同时,笑笑口中的几颗牙齿也因那太大的琉璃玉髓而被敲落,鲜血从口中流出,当那琉璃玉髓被强行塞进的同时,她的小脸已经变得越发的猪肝色,而这一切,快得令人措手不及,哪怕是唐心也没想到他竟然会那样做。

    “该死!”

    “砰!”

    一声蕴含杀气的咒骂声从她的口中而出,几乎是同一时间,那邪修的身体整个就如断线风筝般飞了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地面上。

    “笑笑!”

    “妹妹!”

    唐心和云曦的声音一同响起,声音中带着掩不住的惊慌与恐惧,唐心接住了笑笑的身体,第一时间便想运气将那琉璃玉髓逼出来,而云曦则在这一刻迅速的冲上前,来到她们的身边,看着妹妹涨成猪肝色的脸,一脸的痛苦,双手是紧紧的掐住自己的脖子,想说话也说不出来的那个痛苦的模样,精致的小脸上浮现了冷酷无情的神色,下一刻,他迈开了步伐,拔出了匕首,一步步的走向了那名受了伤晕过去的邪修。

    “你该死!”紧抿着的唇,挤出了冰冷的三个字,手中锋利的匕首也狠狠的剌进了邪修原先扣着笑笑脖子的那只手。

    “嗖!啊……”

    匕首剌入手臂的声音,与原本昏迷过去的邪恶惨叫的声音一同响起,鲜血溅出的刹那,沐云曦精致的小脸依旧是一片的冷酷无情,除此之外,还有的便是那令人心惊的杀气。

    这时,沈从文来到他的旁边,道:“这个人我盯着,你去看看你妹妹吧!”

    闻言,云曦这才拔出了匕首,面容冷酷的盯着那邪修,道:“别让他轻易死了!”

    “好。”沈从文应了一声,上前,封住了那邪修的穴道,不让他有机会自尽。

    云曦快速来到唐心的身边,看着一脸痛苦的妹妹,他忙问:“娘亲,妹妹怎么样?”目光中,掩不住他内心的担忧与焦急。

    唐心本想运气将那琉璃玉髓逼出,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她也觉得诡异,那块琉璃玉髓原本是卡在笑笑的喉咙处的,可也许是因为笑笑口中的鲜血沾到了那块琉璃玉髓,原本卡着的琉璃玉髓居然缩小,滑下了她的喉咙,她一怔,迅速以神识探之,当感觉到那块琉璃玉髓与笑笑的身体溶合在一起时,一瞬间,竟有些反应不过来。

    “娘亲,妹妹晕了!”云曦看着笑笑整个人昏了过去,不禁惊呼着。

    唐心帮她把了把脉,当感觉到她一身的灵力竟然全消失了之时,更是震惊得无法言语。怎么会?怎么会这样?笑笑的一身灵力呢?她的修为全没了?这怎么可能!

    此时,她的手还搭在她的手脉上,清晰的感觉到她一身的灵力消失无踪,此时的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孩子,而不是一个修仙者。

    心,微颤了一下,她拿出一颗丹药让喂笑笑服下,继而,抱起了昏迷着的笑笑,转身,看向了那名浑身无法动弹的邪修,目光一眯,冰冷的声音蕴含着令人心惊的杀气从她的口中一字一字的传出:“削、骨、剔、肉!”

    “是!”

    沈从文神色不变,恭敬的应了一声,下一刻,一把长剑出现在他的手中,手起剑过,一片片的血肉纷飞而出,而那名邪修,却连只是张大着口,连惨叫出声都无法,只能硬生生的承受着那生不如死的惨刑,直到,最后,浑身的鲜血流尽而死,而他,整个人也只剩下那一副被震碎了的尸骨……

    那血腥而残忍的一幕,惊呆了在场所有的人,那样将一个活生生的人折磨而死,视觉的冲击与内心的震撼,都让他们打心底涌上了惊惧与骇然,目光看向那名绝美的白衣女子,心,微颤了颤。

    沈青山此时也是瞪大了一双眼睛,然而,他看的不是唐心,而是自家的儿子,沈从文。这样浑身充斥着凛冽杀气的儿子,手起剑落,那样冷冽淡漠的将那名邪修削骨剔肉,没有一丝的迟疑与动作,让他内心震撼万分,那是他的儿子?他的儿子虽然说修为不错,可是,性格温和儒雅,他从不知,他竟然也会有这样的一面……

    十几名至尊强者这时也才缓过神来,一个个面容怪异的盯着唐心,又盯着她怀中的那个女孩,他们守了那么久的琉璃玉髓,居然被那小女孩吞进去了?他们可不曾听说,那琉璃玉髓可以那样用,虽然说琉璃玉髓是天地至宝,可那样一大块进了肚子,那个小女孩……

    “没想到你们这么没用,十几名至尊修士,居然拿不下琉璃玉髓!”

    突然间,一道声音从天空中传来,雄厚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中,震得底下众人心头血液澎涨,耳朵生疼,然,当所有的人抬头朝天空看去时,却无法知道那声音到底是从天空的哪里传出来的,只感觉到一股令人不由自主想要俯低趴跪下去的骇人威压,这种感觉一出,顿时让十几名至尊强者心头狠狠一震,他们已经是至尊级别的强者了,那云层上方的人,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给他们心头造成这样的震撼?

    正这样想着,突然间,似乎想到什么似的,双眼大睁,一脸的不可思议看向天空,惊呼出声:“难道、难道是一方神?”

    原本打算抱着笑笑回去的唐心,此时也停下了脚步,抬眸看向了天空,只是,天空中,却是看不到什么身影的出现,唯一有的,就是那铺天盖地的强大威压,只是,一方神?那是什么?正想着,忽感觉空气中的威压越发的强大,越发的摄人,就连远处那些不敢靠近的修士此时也一个个惊呼一声后,从半空中摔落,跌于地面,被强大的威压震晕了过去。

    听到身后传来的闷哼声,她一回头,就见沈从文和沈青山两人嘴角渗出了鲜血,脸色也变得苍白,当下,手一挥,一层金色的光芒袭出,将两人笼罩住。

    原本感觉血液沸腾得厉害,似要涌出喉咙的两人当被那股光芒笼罩住后,这才感觉气息渐渐的平复下来。沈从文缓了口气,看向她:“多谢主子。”

    旁边的沈青山一听,顿时一怔,怔愕的看向自己的儿子,一脸的愕然之色。

    “将琉璃玉髓交出来!”一声蕴含威压的声音传出,那声音,低沉中带着上位者的气息与震摄,声音传出的同时,天空之中,出现了一个穿着玄色衣袍的身影,他背对阳光,让人看不清他的脸,但,那浑身散发出来的强大威压与骇人的气息,却让在场的人都清楚的知道,那人的实力修为,远远高于在场的每一个人,尤其是,他,是站在一条龙的身上,而这条龙却不是寻常所见的龙,而是一只带翼的龙。

    唐心看着那天空出现的玄袍男子,抿了抿唇,一手在笑笑的身上拂过,一层金色光芒瞬间将她笼罩,转身,将怀中昏迷着的笑笑交到沈从文的手中:“退到一旁去,照顾好她。”声音一落,看向旁边的儿子,道:“曦儿,你也跟着他们退远点。”

    “娘亲。”那天空中的那名玄袍男子,很强大,他担心娘亲。

    “没事,照顾好妹妹,去吧!”她摸了摸他的头,示意着。

    “嗯。”云曦点了点头,这才跟着沈从文和沈青山退到不远处。

    而沈青山和沈从文身上的那层金色光芒,似乎是一个保护罩一般,让他们避开了空气中的强大威压与气流。

    十几名至尊强者此时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那半空中出现的玄袍男子,并没有看到沈青山和沈从文他们身上的那层金色光芒,此时,他们仍处于震惊当中,震惊于那半空中玄袍男子的来历与强大,还有他脚下所踩着的那条龙,如果他们没记错,那应该是应龙吧!

    只有其中一人,也就是那名老者,在震惊过后,目光幽深的看向了那一身白衣飘逸的绝美女子,唐心。如果说在场的人有人可以与那玄袍男子对战的,想必,也只有她了。

    “火凤!”她开口唤着,半空中,火凤鸣了一声,带着火焰的翅膀一拍,飞到了她的面前,下一刻,她提气而起,脚下踏着清风,直接跃到了火凤的背上,白色的身影,如同立于熊熊火焰当中一般,绝世而**,煞是显眼。

    天空中,白衣女子站在一只浑身燃烧着火焰的上古神兽火凤的背上,一身白衣在火焰中拂动着,那对别人来说是致命火焰的熊熊烈火,却对她毫无一丝的伤害,相反的,她站在火焰之中,就如身处轻风之中一般,白衣被火焰拂动,呼呼而响,墨发飞扬,显尽一身的尊贵气息和摄人的风采。

    对面,是一身玄色衣袍的男子,那人年约四十来岁左右,但,任谁都知道,那名男子的真实年龄绝会会吓人一跳。他站在应龙的背上,玄衣被强大的气息拂动,浑身散发着上位者的强大气息和震摄的威压,在他的周边,因他身上威压的涌动,那一片天空的气息似乎被凝结了一般,摄人的威压与气流,让人心惊的同时又心生骇然。

    只是,此时,除了那十几名至尊强者还能在这样的强大威压中保持清醒和压得住那威压和气息之外,也就只有被唐心的金色光芒笼罩着的沈青山和沈从文以及笑笑和云曦了,其他的人,已经晕倒的晕倒,根本看不到这样的一幕。

    玄袍男子看到了唐心拂出的那股金色的光芒,那股能抵挡得住强大威压和气流,形成保护罩的金色光芒,那样特殊的金光,让他眯起了一双蕴含着威压的眼睛,带着探究与打量的盯着唐心,低沉而夹带着上位者威压的声音从他口中而出:“你是何人?”那种高高在上的语气,那种睥睨一切的眼神,就好像,在他面前的那人不过就如蝼蚁一般,不值一提,而今,他的询问,就如同施舍。

    “你又是何人?”

    唐心反问着,清冷的声音不亢不卑的传出,她的目光迎向了他的打量,不移不闪,不惊不惧,她的一身清冷圣洁的气息,有着不可亵渎的尊贵,毫不逊色于对方,强者对立,气势与威压上的拼比,都互不相让。

    另一边,退到远处不被波及的地方的沈青山则看向自家的儿子,想了想,还是将心中的疑惑问出:“从文,为何你唤沐夫人为主子?莫非,你以她以前就见过面了?”他的儿子一直在外,也不知在做什么事,怎么会认识她这样的人物?可若不认识,为何他会唤她主子?

    闻言,沈从文顿了一下,这才道:“父亲,她就是我的主子,因听到主子在我们家,我才特意回来的。”声音一顿,他看向那前面伫立于火凤背上的白色身影,眼中有着敬重与尊崇,道:“能成为主子的属下,是我沈从文的荣幸。”他看向身边的一脸震惊和愕然的父亲,又道:“父亲应该是知道风雨楼的,而我,就是风雨楼的六公子之一,外界称为公子六。”

    “你、你……”

    此时,他还真的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惊得说不出话来,他的儿子竟是风雨楼的六公子之一?眼下天界哪个地方哪个家族和势力会不知道风雨楼?哪个人会不知道风雨楼的势力与掌管风雨楼的六位神秘公子?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家儿子,竟然会是那神秘的六位公子之一,这样的消息,突如其来,太过让他震惊了。

    而此时,一直抿着唇担忧的看着前方半空中的云曦,则朝周围看去,想看看,他爹爹来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