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00 是何人进阶?

    半空之中,看着笑笑被掐得脸色涨成猪肝色,她的目光眯了眯的,眼底杀气在弥漫着,下一刻,白色的身影一闪,她飞身而下,来到地面,一步步的往那邪修走近。

    “站住!不准过来!”那邪修厉喝着,目光阴鸷的盯着她,冷笑着:“唐心,别人不知道你的厉害,我还会不知道么?就站在那里,不准再走近一步,否则,我拧断你女儿的脖子!”

    阴狠而凶残的声音从那邪修的口中而出,似乎他也明白,自己手中的小女孩就是她的软肋,有她在他的手中,哪怕对方是名震天界让众多强者闻风丧胆的唐心,也依旧奈何不了他!

    唐心依言站在了他的不远处,没有再靠近,只是,那双清冷而蕴含着杀意的目光却是紧紧的盯着他,盯着他拧着眼她女儿脖子的那只手:“你究竟想怎样?”平静的声音,却是压抑着滔天的怒火与杀气,那紧紧拧成拳头的手,无一不让人知道,她在强压下心中的怒火。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沈家后院,竹院中。

    原本盘膝坐在床上调息静养的沐云曦猛然间睁开了紧闭着的眼睛,心头扑通扑通的跳着,那是一种慌乱的感觉,他感觉到了,也许是双胞胎的心灵感应,他感觉到,此时笑笑有危险!

    顾不得多想,他迅速的翻身跃下床,穿上靴子衣上外衣后迅速往外跑去。

    沈家竹院中,因感觉自身气息恢复了不少而服下了那滴进阶灵液的沐宸风,此时,浑身的灵力汹涌如大海卷起的骇海,呼啸着涌动着,咆哮在他的周身之边,汹涌的灵力澎湃的起伏着,强大的气流与威压弥漫在这片竹林之中,强大的威压凝固了空气中的气息,除了在沐宸风周身之边的气流与灵力在涌动之外,竹林周围的气息都似乎凝固了,飘落半空的竹叶被定在了半空,似乎是静止了。

    在竹林外面守候着的沈从武也感觉到竹林中传来的那股气息,那气息的强大,让他不禁暗暗心惊,目光频频的朝竹林中看去,看着那竹林头顶上的那片天空渐渐的凝聚一股乌云,隐隐似乎在在等待着什么一般,不由的咽了咽口水,暗忖,看样子,他是打算突破了,只是,他们进阶怎么那么的容易?不是修为越高,进阶越难的吗?

    从竹院跑出来的云曦,经过竹林时就感觉到那股强大的气流与威压弥漫在竹林中,一怔,寻着那气流所在的地方而去,当看到在竹林中进阶的父亲时,他眸光微闪了一下。

    父亲在进阶,不可打扰,也不能让他担心妹妹的事情,一切,只能等他突破后再说。打定主意后,他迅速往竹林外掠去,来到竹林外时,就看到那守在外面的沈从武。

    “我娘亲呢?”

    稚嫩的声音夹带着冰冷传入沈从武的耳中,沈从武见是他后,便道:“你娘亲有事出去了,说晚点回来,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虽然他的表情冷酷而淡漠,但仍无法掩饰眼中的担忧与焦急。

    “从武?”

    云曦还没开口,就听一抺身影从御剑而来,落于他们的面前。朝那人看去,云曦皱了皱眉,不认识的。而旁边的沈从武却是惊喜的上前,唤了一声:“大哥!你可回来了!”

    来人,正是沈从文。

    沈从文看了那竹林头顶的天空一眼,略一沉思,问:“谁在进阶?”主子不是前段时间才进阶吗?难道又突破了?

    “是沐公子。”

    闻言,沈从文点了点头,沐公子,应该就是沐宸风了,也就是八煞口中的真君。他将目光看向旁边的云曦,见他微拧着眉头,便道:“我是沈从文,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原来,这就是主子的小公子,沐云曦。

    云曦抿着唇看了他一眼,冷声道:“我妹妹可能出事了,我要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另外,马上通知我娘亲。”

    “出事?怎么会?她不是今天跟子奕一起出门的吗?而且我们还派了随行的暗卫暗中保护他们的。”

    沈从文一听,当下便道:“既然派了暗卫跟着,要知道她现在在哪应该不难,发送信号,让暗卫速速回禀所在位置,问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还有,他娘亲又在哪里?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尽快通知他娘亲。”

    “不久前有一道异光落在碧玉峰之处,又有很多强者紧随而至,父亲和沐夫人一起去碧玉峰了。”沈从武说着,迅速道:“我现在就去查。”说着,飞身一闪,迅速的离开了。

    云曦看向他,打量着,见他给人的感觉很是儒雅,但处理起事情来,却是雷行风厉的手段。

    察觉到云曦的目光,沈从文露出了一抺温和的笑意,道:“我沈家的大公子,同时,也是你娘亲的属下,所以,你尽可放心。”主子的孩子,确实非同一般,这么小的年纪,居然表现出来的是不同于年龄的成熟。

    “我娘亲的属下?”云曦目光微闪,看着他。

    “嗯,我是风雨楼的主事之一,外界称为公子六。”他温和的说着,声音一顿,又道:“不久前我们在风雨楼刚见过八煞他们,因知道主子在我家,我便回来看看。”

    听他说起八煞说他们,云曦这才点了点头,道:“我父亲在进阶,不可惊扰了他。”

    “嗯,我会让从武在这里守着。”

    不多时,沈从武便迅速回来,神情带着一丝的焦急,道:“大哥,不好了,暗卫回来报,他们在回来时看到天空划过一道光芒,笑笑和子奕两人便甩掉了他们,自己往碧玉峰的方向而去了,其中一名暗卫则先回来禀报,另一名则还在找他们。”

    “我要去碧玉峰!”云曦看向沈从文:“带我去。”

    沈从文看了他一眼,便对沈从武道:“我带他去碧玉峰,他娘亲也是那里,你就无需过去了,留在这里为守着,不要让人靠近,如果真君突破进阶时我们还没回来,你就将事情告诉他。”说着,唤出飞剑,带上沐云曦便御剑而行,眨眼不到的时间,便消失在天空之中,往碧玉峰的方向而去。

    “真君?”沈从武怔了怔,愣了半响,有些没反应过来,而在这时,天空中一道惊雷轰隆的一声落下,劈落在竹林之中,平天而响的惊雷,惊动了沈府的所有人,连同碧水城一些家族知道唐心和沐宸风在沈家的人都不由的心上震惊,暗忖,难道,又突破了?

    另一边,在碧玉峰那里,却是杀气弥漫,如置身于冰窖之中,每一个人,无论身处远处,都能感觉到那空气中的杀气形成了无孔老不入的寒冰,剌入骨血之中,令人阵阵心惊的同时,又暗自骇然。

    “把你手中的宝贝丢过来!”邪修眯着阴狠的双眼,有恃无恐的说着。天材地宝,谁不想要?能引来那么多至尊强者的应争夺,那宝贝,绝对是天地间少见的好东西!

    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唐心便将手中的琉璃玉髓丢了过去。那般随意的姿态,就仿佛,琉璃玉髓在看她来,只不过就是一没用的石头一般。

    而在她的心中,也确实如此。比起那块天地至宝琉璃玉髓,她的女儿,才是独一无二的!她,绝不容许她出事!

    握着手中的宝贝,那温润的感觉与充沛的灵力让他知道,这绝对是一块天地至宝!眼中,贪婪的神色一闪而过,得意而张狂的看着前面的唐心,目光中迸射出杀意:“砍下你自己的手!否则,我就砍了你女儿的一只手!”

    “嘶!”

    那远处的沈青山和旁边的众名修士听了这话,都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冷气,这一招还真的狠!如果唐心不砍了自己的手,那么,等待着的,就是那小女孩的手被那邪修砍断,以那邪修一身的阴狠气息,他绝对不会手软的,在,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无论是唐心砍掉自己的手,还是看着她女儿的手被砍,这都绝对不会是最后的一招,也许,砍断了她自己的手后,他又会以她的女儿威胁,让她了结她的性命……

    想到这,众人不由的提起了心,一道道的目光看向了那绝美的白衣女子,这进退两难的局面,她,会怎么做?

    饶是那退至一旁的十几名至尊强者,此时也拧起了眉头,一脸鄙夷的看向那邪修,邪修就是邪修,上不得台面的,像他们而言,光明正大的战斗,胜者为王败为寇,哪怕是输,他们也输得起,才不会像这种邪修这样用这样上不得台面的阴损手段,不过,他们现在也很想知道,如此局面,那个叫唐心的女子要怎么做?

    是听从对方的话,砍了自己的一条手臂?还是不顾自己女儿的死活,上前将那邪修给杀了?

    “妹妹!”

    跟着沈从文御剑而来的沐云曦,远远的就看到了那被邪修掐着脖子的笑笑,看着她涨红的脸色,估计连喘口气都觉得困难,他的脸色骤然一变,想要上前,却被身边的人给拦住了。

    “不要冲动!”

    沈从文沉声说着,目光看向前方,见到那一幕时,眼中不由划过一丝担忧。这样的局面,哪怕是主子,只怕,一时间也无法破解吧?就算是主子的实力很强,但,那邪修掐住笑笑脖子的手只要一用力就可以了结了她的性命,也就是说,如果主子出手,那邪修也会在下一刻杀了笑笑,此时,只怕是实力再强大的人,这样的局面也处于被动的局面。

    “从文?”沈青山回头一看,顿时来到他的身边:“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连小公子都带来了?”

    “父亲,我刚回来,就听到这边的事情了。”沈从文说着,看向前方,那里,强大的气流在涌动着,杀气冷冽得让人无法靠近,那样浑身充斥着杀气与怒意的主子,他,还是第一回见到。

    突然间,某一处传来的惊雷声一道接着一道的响起,震耳欲袭,就连他们所站在这里都能感受到地面在微微震动着,那股强大的气息,让众人都一阵心惊,纷纷朝周围看去,想知道,到底出什么事了?

    “快看!那里是什么地方?那片天空乌云弥漫,一道道天雷竟是接二连三的劈下,莫不是有人在进阶?”一名修士震惊的看着那远处的天空,那里的那片乌云,很是显眼,也很是诡异,尤其是那一道道闪电闪过之时,惊雷的劈落,震得地面微微晃动,那样强大而令人震惊的进阶,实着是让人心中骇然。

    而就在这时,碧玉峰深处,竟是传来了一声声野兽的低兽声,其中,似乎掺杂着灵兽的吼叫声,林中棲栖的鸟儿也纷纷拍翅纷飞,似乎,所有的兽类都被惊动了一般,万兽的吼叫声,掺差不齐,却是诡异而让人心惊。

    “那是我们碧水城的地界,只是,是何人进阶?竟然引起这么大的震动?”另一名碧水城的修士也震惊的说着,双目大睁的看向那天雷劈落的地方,由于较远,他们只能知道,那是在碧水城中,却无法知道,那到底是在碧水城中何人家中。

    “碧水城中……”

    突然间,沈青山似乎心有所悟,看向那天雷一道道的天空和所在的位置,不由震惊的看向他儿子,在见到他儿子微微朝他点了点头后,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十几名至尊强者此时也是暗暗心惊,这是有修士突破进阶?只是,这样的反应,是不是太强大了点?这小小的碧水城,怎么会有那样的强者存在?

    原本坐在自家超神兽背上的老者,不知在想着什么,可突然间,自家的超神兽却是一阵不安与惊慌,身体更是在颤抖着,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发出低低的低吼声,下一刻,竟是连飞在半空也不敢,直接化成了一道光芒进入了老者的身体里,消失不见。

    “怎么回事?”自家超神兽突然受惊,老者也是猛的回过神来,迅速凝气稳住身形,震惊的喃喃自语着,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那远处的那片天空:“是何人在进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