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9 滔天怒火!

    唐心扫了那底下的十几抺狼狈的身影一眼,目光落在那个坐在超神兽背上的老者身上,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这个人她明明不曾见过,可她却看得清楚,先前他看到她时,眼中所流露出来的惊愕以及骇然绝不是装的,而是本能的反应,对方的实力已经是至尊级别的强者,怎么看到她时,会露出那样的表情?

    以她如今的实力,要对战那十几名至尊级别的强者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刚才能给他们那样足以致命的一击,一是他们轻敌,二是火凤的威力,如今将对方的坐骑焚杀,此时若是交手,她要赢过他们,绝不是容易的事情,相反的,他们十几人联手对付她的话,等待着她的,还将是一场苦战,因此,他们根本无需惧于她,更何况,至尊级别的强者自尊心比什么人都要强,他们不会轻易认输,不会轻易低下他们自认为高贵的头颅,所以,那名老者会有那样惊愕骇然的表情时,她还真的有些不解。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不远处,两抺小小的身影也正往这边而来,不是别人,正是本来打算回沈家,却在半路上看到突然有光芒闪过的笑笑和林子奕,小孩总是好奇的,一好奇,就跟着过来了。

    “笑笑,你说那会是什么宝贝?刚才看到好多修士都往这边来了,前面的动静那么大,是不是已经打起来了?”林子奕的语气带着几分的跃雀,就如同在寻宝冒险一般,充斥着几分的期待与兴奋。

    笑笑忽的提气而起,跃上了树枝的顶端,站在上面往前方看去,笑眯了眼睛:“不知道是什么宝贝,不过我娘亲也来了,就一定是好东西。”

    “啊?唐姨也来了?”林子奕一听,也跟着跃上树梢,果然看到了前面远处,那抺白色的身影,以及那只浑身火焰的火凤凰,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火凤凰,不由惊叹道:“笑笑,那是雪娘的上古神兽火凤?”

    “是啊!”她点了头,脚尖轻点,往前掠去,道:“走,我们去前面看看。”

    “好。”林子奕跟着她一道而行,两人的身影几个飞跃,便没入了茂盛的树林中。

    而就在他们的后面,一名浑身散发着阴鸷气息的黑袍男子眯起了阴狠的目光,紧盯着那抺往林中掠去的粉色身影,明显的,将他们两人的谈话听在了耳中,下一刻,如同鬼魅般的身法一闪,消失在原地,跟在笑笑他们的身后……

    前面,唐心见那十几人还在商量着,当下,白色的身影一闪,直接掠向了碧玉峰的半山腰,来到了那处散发着温润光芒的地方,看到了那花木中折射而出的光芒与弥漫而出的气息,那种感觉有些熟悉,却又说不上来,当她伸出拨开那花木时,看到了那块琉璃玉髓时,这才恍然。

    “原来是琉璃玉髓。”她惊喜的说着,看着那琉璃玉髓,只感觉那些被尘封的记忆一下苏醒过来。脑海中,自然而然的想起了有关琉璃玉髓的信息。

    琉璃玉髓,是一块如琉璃般晶莹剔透的玉髓,它集天地精华而诞生,汇聚世间灵气,可说是天地间独一无二的至宝,琉璃玉髓,除了让拥有它的修仙者可以实力瞬间提升之外,还有护体的神效,可以让拥有它的人成为至强的尊者,这块琉璃月玉髓,在很久很久之前,本是她的宝物之一,只是后来随着她的轮回重生,记忆被尘封,这块琉璃玉髓也随着下落不明,没想到,今日竟然会在这里再见到它。

    此时,她心情的激动,自是可想而知,就在她打算破了那层结界,拿下那块琉璃玉髓时,身后,忽的传来了十几道惊怒的厉喝声。

    “大胆!敢觊觎我们的宝物!”

    十几名至尊强者的厉喝声,蕴含着骇人的威压,从他们的身上传出,直逼向那半山腰间的白衣女子,将他们弄成这副狼狈的模样,焚杀了他们的座骑,她竟然还想着拿他们的守了上千年才破界而出的宝贝?看来,她是不想活了!

    听到这话,唐心回头扫了他们一眼,挑了挑眉,清冷的声音带着冷哼:“你们的?”这明明就是她的东西,居然说成了他们的了?笑话!

    十几名至尊强者顾不得自身被烧得焦黑的提气而起,凌空而立,一个个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和强大的威压都有着至尊强者的摄人气势,十几人有意无意的散开着,几乎是将唐心和那半空中盘旋着的火凤给围住了,所没能包围住的,也就只是她的背后,那面巨大的碧玉峰,属于至尊强者的锐利目光蕴含着凛冽的气势和怒气的直视着前方的唐心,低沉而杀气腾腾的声音再度的从其中一名至尊强者的口中传出。

    “敢焚杀我们的座骑,以火焰焚烧我们,你,是向天借了胆!”凌厉而夹带着杀气的目光直视同着唐心,再度开口:“我们不杀无名之辈!你,报上名来!”厉喝的声音一出,强大的气息与威压震得空气中的气流都抖动了三分,更是让那离在远处观看的那众名碧水城的修士双耳震疼,心生骇然之意。

    这是属于至尊强者的凌厉!这是属于至尊强者的气势与威压!这是属于至尊强者的威仪与强大,他们身上的杀意是那样的明显,气势袭出铺卷而成的强大震人心扉!甚至,那碧水城的一众修士们,在这一刻,强大的威压与气势袭出,弥漫在空气中时,他们竟不由自主的想要趴跪下去,低下头颅,强者的威严是那样的不可侵犯,强者的威仪更是不可挑衅!然,那抺白色的身影,却依旧伫立于半空之中,飘然而立,迎风而无惧!

    闻言,唐心却是勾唇一笑:“哦?不杀无名之辈?那可怎么办?我不过就是小小人物,我的名字,估计就是说了,你们也不知道,既然如此,说与不说,又有何差别?”声音一落,也不去看他们几欲杀人的目光,而是对火凤道:“挡着他们。”

    一转身,她伸手覆上了那琉璃玉髓之上的那个小结界,果然,当手掌碰上那结界时,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阻挡着她的探进与触摸。

    “哈哈哈哈!无知小儿!琉璃玉髓乃世间至宝,玉髓本身就会凝结结界和守护阵法,就凭你也想破了那结界拿到玉髓?哼!真是不自量……量、量……你该死!”他的一句不自量力还没说完,直接暴喝一声,只因,见她双手在身手结出一个复杂的印记,嘴里说出一个破字,竟然,那护着琉璃玉髓的结界就那样被破掉了,眼睁睁的看着她将琉璃玉髓拿在手中,更是让他瞪得一双眼睛险些突出来,到底谁来告诉他们,这个变态是什么人?就是他们想破了那结界也得费一番功夫,她竟然那样轻易的就破了那个结界,拿了那块琉璃玉髓!

    十几名至尊强者,一个个都瞪红了一双眼睛,一脸的杀气,浑身的气息也在暴涨着,只有那名坐在自家超神兽背上,一副置身事外模样的老者抚了抚垂落胸前的胡子,半眯着眼睛看着那十几名至尊强者,又看了看那将琉璃玉髓拿在手中的白衣女子。他们守了上千年的琉璃玉髓,自是抱着势在必得的决心,今日,如今出现在这里拿了那块琉璃玉髓的不是她,他也不会如此轻易的罢手,在场的人,估计没有一人比他更清楚那个变态的可怕,她的强大,她的变态,她的有仇必报,哪怕已经过去上千年,也让他心有余悸,面对她,不由自主的心生惧意,只想有多远避多远,不想去招惹那可怕的变态。

    十几名至尊强者?如果是在她当年巅峰的状态,要杀死他们,也不过如同碾死十几只蝼蚁那般的简单,至于如今……

    老者的目光眯了眯,看着她,心下暗忖着:肉身重塑,金身未造,确实还不能跟当年相比,只是,世间有一种人,她的强大绝对不能用平常的目光和平常的心态去估量的。

    “啊!放开我!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

    突然间,一道稚嫩的声音带着惊叫一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而唐心,当听到这声音时,猛的抬头朝声音所在的地方看去,当看到那从树林中走出的那抺黑色身影以及被他扣着脖子提着的笑笑时,握着琉璃玉髓的手紧紧的收起,拧成了拳头状,脸色也瞬间冷了下来,清冷的目光泛着冷冽的杀意,直视着那名黑衣人。

    十几名至尊强者也被那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弄怔了,不约而同的朝那后面看去,当看到那个黑衣男子扣着一个穿着粉色小衣裙的精致小女孩时,不由的皱了皱眉头。他们身为至尊级别的强者,实在是看不惯这种对付弱小孩童的修士,那孩子顶多才五岁吧?那人居然也下得了手,可见其心之阴狠,目光一转,扫了黑衣男子身上的气息一眼,眼底掠过一丝了然,那人是邪修,心狠手辣自是不在话下,邪修想要杀人,又哪会管对方是老人还是孩子?

    “嘶!那是笑笑!”远处的沈青山倒抽了一口冷气,惊出了一身冷汗来,不明白怎么她会跑到这里来,还被那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邪修给抓住了。

    “哈哈哈!”张狂阴鸷的笑声骤然而止,阴狠的目光越过众人,直直的落在那凌空而立的白衣女子身上,双眼恨意滔天,杀气腾腾:“名震天界的唐心,竟然会说是默默无闻之辈?呵!唐心,我们又见面了!”

    原本她并没想起这个黑袍男子是谁,因为对方的脸上戴着一个银色面具,只有好双眼睛让她看着有几分的熟悉,却又想不起在哪见过,她暗暗的打量着那人,见他一身的阴邪气息,知道他是一名邪修,而当他的声音一出时,这才猛然想起,这个人是谁!

    “想不到,你还活着。”她冷冷的看着他,这个人,是合欢宗的那名男邪修,当日的她还不是他的对手,后来,他被傅师兄所伤,逃走时,她射出了几枚银针是带毒的,按理说,他不可能还活着,但,这个声音,她不会记错的,正是合欢宗的那个邪修!

    中了她的毒还能活着,好本事!

    “你没死,我又怎么舍得死,啧啧,想不到,你居然还有个这么大的女儿,这小脸,这肌肤,真是让人爱不释手。”那邪修一手扣着笑笑的脖子,将她掐得脸色涨红,另一手又在她精致粉嫩的小脸上来回的流连着,目光淫邪而狠辣的看着被他掐着的小女孩,半响后,又再挑衅的看向唐心。

    看到那一幕,唐心浑身充斥着骇人的杀意,身上的冷洌气息弥漫而出,雄厚而令人心惊,绝美的容颜如覆冰霜,冰冷的目光越发的幽深,杀气在黑瞳中暗涌,凌空而立,白色衣裙因她身上气流而呼呼涌动,浑身气息的变化,惊呆了那十几名至尊强者,只因,不仅仅是她周身之边的气流在那一瞬间变得如同寒霜剌骨,就连空气中的气流与风原本细细拂过的轻风也突然呼啸着涌起,天空之中乌云伴随着声声低低的闷雷声在众人的头顶上回响着,那一幕,让人见了都心神震惊,不明白,她到底有何种震摄人心的能力,竟然一动怒,连风云都为之变色!

    “轰隆!”

    天空中,闷雷的声音一声声的从云层中传出,甚是吓人,毕竟,这是晴天打雷,诡异万分。此时,任谁都看出了她的震怒,她滔天的怒火和杀意,此时,原本还想着将那琉璃玉髓从她手中夺回来的十几名至尊强者,一个个不由的打消了那个念头,忽然觉得,他们似乎看不透这个绝色的白衣女子。

    哪怕是面对着他们十几名至尊强者的怒火,她也不见有一丝的胆怯和惊慌,她依旧是那样凌空而立,神情清冷,依旧是那冷静,淡然,睥睨一切,如同高高在上的九天玄女,那样的圣洁,尊贵,不可亵渎,又似主宰天地万物的至尊强者,那样的霸气,那样的强大,那样的震摄人心……

    而此时的她,却是愤怒的,滔天的怒火毫不掩饰,足以吞噬天地的杀意是那样的令人骇然,她所带来的天地变化,风云变色,更是让他们震惊,此女,究竟是什么人?唐心?唐心是何人?他们为何不曾听过?在至尊强者的行列当中,是否真的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而她,这样气势滔天,威压摄人的强者,她的尊号为何?又为何至此时,也不曾听说她的尊号?

    她,究竟是谁呢?

    忽然间,十几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那名从刚才就一直躲得远远的老头,那老头一定知道她是谁!

    几乎是念头在脑海中闪过的同时,十几人便不约而同的转过了身,寻找着那老头的身影,果然,见他不知何时又退离了他们上百米的地方,自己坐在那超神兽的背上,此时正盯着一双眼睛看着那白衣女子,而他们绝对不会看错,他此时的表情和那眼中浮现的神色,分明就是震惊中带着惊骇以及后怕!

    “老头,你一定知道她是谁对不对?告诉我们,她是谁?”其中一名至尊强者飞身一闪,眨眼不到的时间就来到他的面前,挡住了他的视线,目光直直的盯着他。

    “是啊!你一定知道她是谁的,从她出现你就躲到一旁去了,我们被烧成这样也只有你没事,快说,她到底是谁?”另一名至尊强者也围了过来,盯着他白花花的胡子,又摸了摸自己被烧得只剩下胡渣的胡子,不由的嘴角抽了抽。

    “我们都认识这么多年了,老东西,你不会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吧?还不快说!”其他的人也围了上来,将坐在超神兽上的老者围了起来,也不让他走,一双双的目光直盯着他,想要一个答案。

    坐在超神兽上的老者一边抚着胡子,看了他们一眼后,又看了那半空中盛怒的白衣女子一眼,眼角一扫,看向了那百米外,黑袍男子掐着的小女孩,眸光闪了闪,略一沉思着,直接用传音的方式对他们说:“别说老夫没提醒你们,不要跟她为敌,那变态可变态了,而且,绝对是有仇必报,报短至极,与其想要从她手中拿到那琉璃玉髓,还不如想想有什么方法帮忙救下她女儿,要不然,呆会她女儿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就是咱们逃到天涯海角,估计她也不会放过我们。”

    那十几人听了,不禁瞠目结舌:“有这么可怕?”目光不由的,朝那白衣女子看去。

    老者睨了他们一眼,道:“哼!老夫还会吓唬你们不成?”说着,目光又扫向了那黑袍邪修,皱着眉头道:“这邪修也是不知死活的,别的人不去得罪,偏偏得罪她?不知道龙有逆鳞的吗?”

    ------题外话------

    最近都是万更,今天的五千,估计一看就感觉少了不少吧,呵呵,端午将至,我也要忙着包粽子洗粽叶的事情了,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