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8 震撼一击!火凤出!

    李健被丙个孩子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然,又看了看昏迷着的沈玉灵,这才道:“那我找辆牛车送她回去吧!”谁知,话才一落下,就被驳回了。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不行!灵姐姐怎么能睡牛车上?那太不雅观了,你得把她背回去。”笑笑鼓着腮子说着,一双眼睛正色的看着他。

    “这、这不太好……”

    “什么不太好?你抱都抱了,便宜都占了,现在才说不太好?先前干什么去了?”笑笑一瞪,小手叉腰,那模样有几分的野蛮,又有几分的可爱,脆生生的道:“灵姐姐昏过去了,现在还在这里耗着,要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办?得快点。”

    最后,李健没法,只好将她了起来,大步的往沈家走去。后面跟着的笑笑和林子奕见状,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露出一抺得逞的笑意,快步的跟着他往沈家走去。

    “健子哥!”那碎衣裙的少女跺了跺脚,一脸的不甘与气愤,最后,拧着衣裙跑开了。

    当他们几人回到沈府时,昏迷着的沈玉灵就把沈府的人都给惊动了,沈青山和他夫人以及沈从武都出来了,他们迅速将沈玉灵送回院后,听到笑笑和林子奕说了事情的经过后,这才来到前厅,打量了一下那名打赤着上身的汉子,上前拱手道:“多谢李公子救了我女儿,李公子于小女有恩,日后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沈某定当相助。”

    “沈家主客气了,其实我也没做什么。”李健憨厚的笑了笑,道:“沈家主,沈三小姐已经回来了,那我也回去了,告辞。”说着,朝他拱手一礼后,便迈步往外走去。

    后面,沈青山看着他离去的身影,步伐沉稳而有力,虽然实力不强,但以他看人的目光,这个汉子虽然精明不足,但也憨厚有加,心性应该是不错的。

    “父亲,灵儿醒了,没什么大碍。”沈从武从后面走了过来,目光也看向那大门外,只见,那打赤着胳膊的汉子大步的迈出沈家大门。

    “嗯,没事就好。”沈青山点了点头,道:“这丫头玩心太重,好在人没什么事,你去帮她收拾一下残局。”

    “是。”沈从武应了一声,这才转身离开。

    而笑笑他们回到府中后,想想糖水还没拿,又让一下人去买了糖水回来,自己则和林子奕一道回竹院,院中,只见她娘亲,不见她爹爹,便问:“娘亲,爹爹呢?”

    “他去调息了,怎么?找他有事?”唐心伸手将她抱了起来,让她坐在腿上,看向林子奕,道:“你们怎么这么快回来?我还以为你们会玩到傍晚呢!”

    “唐姨,今天我们见到眼有趣的事情了。”林子奕爬上椅子坐下,一脸兴奋的跟她说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我们本来要带糖水给爹爹娘亲还有哥哥喝的,不过回来时给忘了,我又让人去买了。”笑笑眯着一双眼睛,道:“娘亲,我跟你说,灵姐姐居然喜欢一个傻愣傻愣的呆子,好好玩。”

    “嗯?”唐心挑了挑眉。

    笑笑和林子奕见状,两人便一搭一唱的把李健的事情和沈玉灵喜欢他的事情说给她听,到最后,笑笑还道:“不过娘亲,我看那个呆子心性倒是很好,就是二愣了点,咯咯……”

    “你呀!”唐心失笑的拧了拧她的鼻子,道:“小小年纪就想学人家做红娘了?这红线能乱牵的吗?你可别给我到处惹麻烦了。”

    “人家才不会呢!”她笑盈盈的说着,又跳了下来,对她说:“娘亲,我去看看他们把糖水买回来没有。”说着,喊上了林子奕便走。

    “唐姨,我们走了。”林子奕边跑边说着,两抺身影不一会便消失在她的面前。

    唐心笑了笑,看了看天色,她起身来到竹林较偏的一处,拿出了真龙鼎,便准备着炼丹……

    “胡闹!”

    沈玉灵的院落中,当沈夫人听到沈玉灵的话后,顿时怒斥出声:“灵儿,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一个搬工?你竟然喜欢一个搬工?我不同意!别说是我,就是你爹爹也不会同意的!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娘!”沈玉灵红了眼眶,看到她娘亲的怒火,心下又急又慌。

    “你不用说了,这段时间你也不要外出,乖乖给我呆在府里,不要出去给我惹事生非!”沈夫人脸上还有着未散去的怒火,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她一眼,便转身离开了。

    “娘、娘!”沈玉灵叫唤着,然,她却连停下脚步也没有。想到她娘亲的反应和话语,她心中不由的一阵揪疼……

    笑笑走了进来,就见坐在床边的沈玉灵在哭,便跑过去,眨了眨眼睛,不解的问:“灵姐姐?你怎么了?”她刚才让林子奕自己去看糖水买回来没有,自己便又走到这里来了,谁知一进来就见她在哭,她都这么大了,居然还哭鼻子,好生奇怪。

    “我娘、我娘说他是搬工,让我、让我死了这条心……”她边说边抽泣着,泪水一滴滴的往脸颊流下。

    闻言,笑笑在她身边坐下,两只小脚在床边一晃一晃的,双手撑着床边,脆生生的说道:“那倒也是,他要实力没实力,要家世没家世,模样长得也不是很养眼,充其量也就是人品不错,你是你娘的宝贝女儿,她自然不舍得了,再说,还有那个穿着碎花裙的那个少女呢!也不知她跟那李健是什么关系。”

    听她说起那个碎花裙的少女,沈玉灵哭泣的声音一顿,紧咬着下唇,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旁边的笑笑眼珠子骨碌碌的转动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似的,道:“这样吧!反正我们也不知要在这里住多久,这府里府外我都玩过了,不如,我和子奕哥哥就去帮你打听一下那个碎衣裙少女和李健的关系,嗯,这样不错,一定很好玩的。”漂亮的眼中泛动着灵光的光彩,精致的小脸上尽是期待而兴奋的笑意。

    “你们?”

    “嗯嗯,我们。”笑笑弯起了月牙,拍了拍小胸脯道:“就包在我们身上好了。”

    是夜,沈府里很是清静,当沈夫人将自家女儿的想法说给沈青山听时,沈青山也是一脸的凝重之色,却没有开口多说什么,只是不知凝着眉头在想着些什么事情罢了。

    而竹院中,玩了一天的笑笑和林子奕在吃过饭后便早早各自回房睡了,因为他们明天有‘重大’的任务在身,为了明天的任务,他们此时是兴奋着的。

    云曦则在傍晚时分时用了碗紫薯糖水后,便一直在房中修炼,没有出来,而沐宸风也一样,自己在调整身上的气息,希望尽快的恢复过来。

    唐心则从下午便着手炼制丹药,此时,竹林周围一片漆黑,却只有她的面前真龙鼎中火焰在燃烧着,照亮了周围,竹林中,飘散着一股浓郁的药香,没人知道她在炼制什么样的丹药,只知道,她一炼丹,炉中丹药不成,她是不会歇下手的,因此,知道她在炼丹的笑笑也没来打扰,乖乖的睡她自己的。

    直到,头顶上姣洁的明月高挂在正中时,她那一炉中的丹药才终于炼成,随着火焰的熄灭,她上前,打开真龙鼎,将里面上百颗丹药收入空间中,大手一挥,真龙鼎也随着不见。

    “呼!”她轻呼出一口气来,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慢慢的放松下身体,静静的站着,闭上了眼睛,轻轻呼出那一口气息就,感觉着这竹林中的清幽与宁静,感觉着轻风拂过脸颊时的那份温柔,在夜风中,一丝淡淡的,熟悉的气息窜入她的鼻中,微闭着的睫毛轻轻一颤,紧接着,便感觉到身后人的靠近。

    “累了吧!”沐宸风不知何时出现在她的身后,双手环住了她的腰,将她拥入怀中。

    “你怎么来了?”她微仰起头,看着身后的他,然,只看到了他刚毅的下巴和因咽着口水而上下滚动着的喉结。

    沐宸风眸光一深,性感的薄唇微微的勾起,就势低下了头,吻上了她仰起的唇,两唇相交,舌头相戏,两人的气息互相交溶着,隐隐的,彼此的呼吸声都粗重了几分。他离开她的唇,看着浑身无力倚在他怀里的她,低沉而有些暗哑的声音在夜风中响起:“又不是没有丹药,下回,不要炼这么晚。”说着,拦腰将她抱了起来,迈步往回走去。

    唐心唇角轻扬,弯出了一个愉悦的弧度,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由着他抱她回去。

    夜风是那样的温柔,而她身边的这个男人,却比夜风还要温柔,甚至,温柔中带着深情,他的气息是那样的好闻,他的怀抱是那样的暖和,也许在别人的眼中,她是一个强大,坚强的女人,她可以撑起一片天,也可以出一片天,但,这世间,也唯独只有他,只有他为她撑起了一片天,只有他为她遮风挡雨,只有他给得了她安全感,他宽阔的胸膛以及肩膀,是她累了,倦了,停泊的港湾……

    次日,笑笑和林子奕便出门了,虽然说笑笑本身实力不错,但沈青山知道沈玉灵没去,便让两名护卫暗中保护着,免得出了什么事,两人出了沈家后,直接往李家村去,美其名是打听消息,其实也就是去玩。

    碧水城不是很大,但也不小,算是一个中等的城镇,那虎爷被人砍杀的消息,虽然被沈丛武封锁,但仍然走漏了,不过一些家族和势力的人都知道,那个小女孩不是别人家的孩子,是沐宸风和唐心的女儿,也没人敢找麻烦,更犯不得去找上那样的麻烦,只是心惊于,一个五岁大的孩子,竟然能瞬间将人杀死,干脆而利落,让人都有些刮目相看。

    沈府里,休息了一夜的唐心与沐宸风在看过自家儿子之后,便去了沈府的前厅,与沈青山闲坐,聊着天,每每听到沈青山提起沈从文,又不好意思直接说明意思时,唐心都是抿唇一笑,却没点开。

    沐宸风是知道她手底下风雨楼中有沈从文一人的,只是觉得风雨楼的保密工作也做得太好了,居然连自家家人都不知道他们在外是干些什么事,而他们居然也不过问,这一点,倒是让他觉得有趣,不过他则没坐太久,聊了一会后,便回竹院修炼,调整体内的气息。

    而唐心这一坐,有事没事的闲聊,就是一上午的时间,其中,沈从武一上午的时间就是用着那种崇拜敬重的目光看着她,有时还向她请教修炼上的一些事情,对于沈家一家人没什么不好印象的她,态度倒也随和,都是有问必答的,不仅是沈从武,就连沈青山见了,也是暗暗激动。

    直到,正午时分,沈青山和沈从武两人准备送她回去时,走出大厅,正说着话,就见天空中以着流星般的速度划过一道光芒,发出咻的一声,速度之快,根本让人看不清那是一道光芒到底是什么。

    “那是什么东西?怎么会从天空中划过?”沈从武怔愣的看着那一道光芒消失在天边,似乎落下了某一个地方。

    沈青山则没有开口,目光却是看向唐心。唐心眸光微闪,眼中有着沉思,因为刚才那一瞬间,她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感觉才本能的抬头,只是,那到底是什么,她也没看清。

    “沈家主,那一边是什么地方?”唐心半侧过身,看向沈青山问着。

    “那是碧玉峰的地带,碧玉山,外围是一处森林,而在这处森林中有一座陡峭的山峰,山峰因为太过险峻,除了修为好的修士之外,普通人一般无法上去,也因此,这座山峰上长着一种类似青苔的小草,远远看去,整座山峰都是一片碧玉颜色,因此得名碧玉峰。”

    而就在沈青山说话的这一刻,也就在那道光芒落下碧玉峰后的不久,后面,天空中,竟有十几道身影紧掠而来,有的御剑而行,有的踏着飞行兽,十几名修士,气势汹汹,阵势浩荡,饶是想不引人侧目也难。

    “那些人好强!强大的气息就是在这里也感觉到了,是不是要出什么事了?”沈从武低呼一声,震惊的看着那十几道气势汹汹的身影。

    “飞行兽,是超神兽级别的。”沈青山微皱着眉头,顿了一下上,道:“他们不是碧水城的修士。”

    唐心的目光从那些人的出现便一直注意着,打量着,确实,那些修士身上的气息都很强大,而他们的飞行兽也不是普通的契约兽,而是已经达到了超神兽级别的,看了一眼,她便知道,这些人,绝不是风云榜上前百强的修士,因为就是诸葛家的那个老祖,也没有他们身上的气势和威压,能造成那样强大的威压与压迫感,他们的级别,有的在神王巅峰,有的已经超越神王巅峰的级别。

    想到这一点,她的眸光一眯,天界果然不是表面上看着的那般简单,所谓的风云百强榜也就是做做样子的,真正的强者,已经不在榜上了,只是,她还是有些不太明白,这么多的神王巅峰级别的强者,和至尊级别的强者,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难道在这天界之中,还有她所不知道的天地存在着?

    收起心神,她看向沈从武,道:“麻烦二公子跟我夫君说一声,我出去一趟,晚点归,让他不用担心,专心调养,等我回来。”说着,身形一提,一把长剑凭空出现,被她踩在脚下,下一刻,白色的身影就掠向了那光芒所落的方向。

    “从武,你跟沐公子说一声,为父跟去看看,还有,你不能跟来,那些强者的气势太过强大,你的修为还不行,太过靠近会被强大的气息所伤的。”说着,也唤出飞剑,御剑而行,跟在唐心的身后。

    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眼前,他顿了一下,这才迅速往竹院而去,来到竹院却没找到他的人,便在竹林中四处寻找,最后,在竹林较偏的一处地方看到了设下结界在修炼的他,为免打扰到他,他只能退到竹林外面候着。

    另一边,御剑和御兽而行的十几名强者却是在半空中互相冷哼着,看谁都不顺眼,其中一人冷哼道:“这琉璃玉髓是本尊的!你们就不用白废心机了!”

    “什么是你的?我们守了上千年才等得这琉璃玉髓破界而出,谁抢到就是谁的,凭什么说是你的?”另一名至尊级别的强者可不惧他,当即便冷哼回去。

    “没错,谁有本事得到,就是谁的!”另一名至尊强者扫了他们一眼,下一刻,脚下所站飞行兽咻的一声,竟是越过了周围的十几人,一人领先冲向那碧玉峰。

    “老东西!琉璃玉髓只能是本尊的!”后面,怒喝声传出,震得天地都为之一震,只感觉空气中气流与气波在涌动着,竟是让三分都凝固了起来,那些在半空中飞着的鸟儿,明明离他们还有上百离的距离,可偏偏就因那一声蕴含强大威压的一吼,无论远近,一只只的都只能往下掉去。

    十几人的声势太过浩大,动静也是毫不掩饰,似乎是认为,在这一个城镇中没人可以与他们为敌一般,压根就不怕让别人知道他们是冲着天地至宝来的,因此,碧水城的一些修士,被惊动了,都纷纷披出动,跟在后面往这边而来,哪怕是不敢太过靠近,也想看看到底是出什么事了?他们碧水城怎么会引来了那些实力那样强大的强者?

    碧玉峰的半山腰处,那处险峻的地方,一块泛着通体透明的东西散发着令人无法忽视的熣灿光芒,哪怕此时是白天,那光芒也依旧耀眼,这,便是他们所争夺的琉璃玉髓,上古神物,此时,在那琉璃玉髓的旁边,因为琉璃玉髓散发出来的温润气息,旁边的树木花草竟是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生长着,整块琉璃玉髓也被周围的花草树木所包围了起来,但仍有光芒透过那遮掩的花草树木而闪出,只是,没人看到,在那块琉璃玉髓的周边,有一层类似于结界的气体将它包围着。

    飞掠而来的十几名修士一见那半山腰散发出光芒的琉璃玉髓时,顿时眼睛一亮,都争着想要上前,这一争,一个个便全都出了,想将对方先打败,一时间,十几名神王巅峰和至尊级别的强者就进入了一场混战,由于他们身上的气息太过强大,能量过于澎涨,气流与威压所过之处,底下的树木皆被一一摧毁,强劲的气流就如同龙卷风一般的扫过下面的森林,将下面这方原百里摧毁成一片平地。

    “咻!砰砰砰……”

    当唐心御剑而来时,并未太过靠近,而是远远的看着前面那在混战的十几人,看到了他们实力的强大,威压的雄厚,她眯了眯眼,目光一扫,视线落在了那半山腰处,那处花草树木格外茂盛的地方,那里,一闪一闪的折射出一道光芒。

    那是什么东西?能让十几名强者都争着想要?

    不多时,后面跟来的沈青山也来到了她的身边,看到了前方的战斗,他脸色微变,对唐心道:“那是至尊强者!”除了神王巅峰,竟然还有至尊强者,而且,居然十几名,这样的战斗力,可不是她可以加入的。

    “你不要靠近,就留在这边吧!”她说着,白色的身影一闪,衣袂在风中飞轻拂着,一眨眼的时间,已经越过从另一边,悄然的往那半山腰而去。

    此时,那十几名强者战得激烈,因为他们哪一个都不是泛泛之辈,要将对方打败,自然得拿出十成的实力来,强者的对战,谁也没想到会有人敢趁着他们在这边战斗之时,悄悄的去拿那半山腰的玉髓,因此,当其中一名至尊级别的强者发现唐心的身影正向半山腰的琉璃玉髓靠近时,当即一怔,继而怒目一扫,厉声喝道:“好个……哇!怎么、怎么可能!”厉喝的话,却在看到那白衣女子转过来时的绝美容颜给吓到了。

    是的,是真的被吓到了,吓得忘记得他此时正站在自家超神兽的背上,因为被吓到,双目暴睁的同时,身体也本能的往后退了几步,脚步一退,整个人顿时一悬空,直直的就从半空中摔了下去,连凝聚灵力凭空掠起也给忘记了。

    “主人!”

    那超神兽低唤了一声,飞一般的往下掠去,将那老者下坠的身影接住,只是,当那超神兽接住了那老者时,那老者却也没能缓过神来,他倒在超神的背上,双目依旧不敢置信的大睁着,嘴巴也因吃惊而大张,足可塞下一颗鸭蛋,那滑稽的表情,让另外的十几人看了都不由一怔,更多的是不解。

    另外的十几人也朝那白衣女子看去,只是,当他们看到那绝美的女子时,却是一脸的愤怒与骇然,浑身可怕而吓人的威压倾袭而出,不约而同的怒吼着:“好个小女娃!竟然敢趁我们对战时偷我们的宝贝!”说着,十几道身影不约而同的朝唐心袭去,带着铺天的杀气,就连整个空气中的气息都因为他们而震动了起来。

    只有那名受了惊吓的老者在好半响后回过神来,竟是一脸惊吓的拍了拍胸口,轻呼出一口气来,当看到他们竟然全带着铺天的杀气朝那绝美的白衣女子掠去时,不由的伸出了手,往自己的眼前一遮,一副没脸看的样子,一边喃喃的说:“也许不是她,应该不是她,嗯,只是长得相像而已,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咽,一定不是她,绝对不是她……”他不停的在自我安慰着,一只手遮着自己的眼睛,一只手则在自己的胸口拍了拍,似乎想让那颗因看到那张脸而受到惊吓的心平复下来一般,此时,竟是不跟他们那十几人一样,去抢那琉璃玉髓,反而,脑海中在回想着刚才看到的那一张绝美的容颜。

    想着想着,他又悄悄的移开了面前的手指,透过指缝往前面看去,当看到那绝美的女子踏在飞剑上,白衣飘飘,凌空而立,浑身散发着圣洁尊贵的气息时,原本渐渐平复下来的心又是猛的提了起来,再看到她那双清冷而蕴含着睥睨气势的摄人目光和那唇边似有似无的淡笑时,那熟悉的目光,熟悉的笑,熟悉的气势,让他的脸色顿时一白,身体更是惊得颤抖,本能的惊呼一声:“天啊!居然真是那个变态!”

    此时的唐心,踏着飞剑站立于半空之中,白衣飘飘墨发飞扬,清冷的目光泛着摄人的光晖,浑身的气息有如明月般圣洁,尊贵,不可亵渎,哪怕是面对着前面朝她而来的十几名神王巅峰级别的强者和至尊级别的强者,眉头也没皱半分,一身摄人的气势,绝代的风华,在她的淡然中自显而出,令人不敢小窥,她看着面对的十几名强者带着杀气的朝她而来,不动,不移,不闪,不避,直到,那由十几人袭出的强大气流袭到她面前三米之外的地方时,清冷的声音才从她的口中传出。

    “火凤!”

    一声火凤,短短两个字,所带来的一幕却是在众人的心中掀起了一阵令人无法言语的震撼。只见,就在她声音落下的那一刻,一只浑身弥漫着赤红火焰的上古神兽火凤鸣叫一声,猛的从她的眉心窜出,展翅一拍,竟是以着一种掩耳不及的速度冲向了对方的那十几名至尊级别的强者,刹那间,耀眼的赤红火焰几乎包裹住了那一片的天空,将那十几名强者,连同他们的超神兽,连同空气中他们所激发出来的强大威压和气流,一同的包裹在赤红的火焰之中,燃烧着……

    “呼!轰!”

    “啊……嗷……烫死我了……啊……”

    呼的一声强大的气流声,来自于上古神兽火凤的身体,从它身上袭出的火焰包裹着的气流将那一切全覆盖住,空气中的那股强大的气流与威压被焚尽一切的火焰所烧毁,只听砰砰砰的一声气流声在火焰中发出爆破的声音,每一声的爆破声响起的同时,在那火焰之中就涌起一道火花往天空中冲去,如同烟花一般的在高处爆破后又重新洒落下方。

    而那十几名至尊级别的强者此时浑身都被火焰所包裹着,熊熊的火焰烧得他们哭天喊地惨叫不已,十几道身影因为被火焰烧着而分散而开,在半空中乱跳惨叫之后,又重重的摔向地面,往地面击出一个洞口,也不知施了什么法术,在地上滚动想要扑灭那火焰的同时,那些沙土也全往他们的身上盖着,直到,将他们整个身体都完全埋在泥土之中,那惨叫的声音才渐渐的歇下了下来,他们用作当座骑的超神兽则没他们那么好运了,一只只都在半空中被烧成了灰烬,直到,尸骨无存,只剩下那些晶核被火凤吞下肚子。

    在远处,沈青山的旁边,同样站在飞剑上的众名修士一个个皆被这一幕给吓到了,哪怕只是在这远处旁观,此时仍惨白了一张脸,因为不敢相信而睁大了一双眼睛,嘴巴更是因为吃惊而大张着,那一幕所带给他们内心的震撼,让他们浑身的血液滚烫了起来,如同自己也置身那火海之中一般,血液在沸腾之后在心中激起,狠狠的拍打着他们的心房,剌激着他们的神经,让他们打心里感到一种恐惧,可怕,一种无法言语的震撼……

    那凌空而立的白衣女子,墨发飞扬,容颜绝美,目光清冷,浑身散发着摄人的强者气息,她,集天地的精华于一身,风华绝代,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子,竟然、竟然将那十几个神王巅峰到至尊级别的强者都给焚烧了?众人只感觉心头咯噔的一声,他们不知道那深深的被埋在泥土里的那十几名强者如今是死是活?但,他们知道,他们十来头超神兽级别的契约兽,却是已经在他们的面前被那熊熊的烈火所吞噬,化为灰烬,尸骨无存……

    她,不过一名女子,怎么能这样的强大?强大到这样的令人敬畏,这样的可怕?

    沈青山咽了咽口水,似图平复着心中的震撼与惊骇,眼前的那一幕,就那样在他们的面前发生了,十几名拥有那样可怕实力的强者,居然、居然被从她眉心飞出的火凤一把火就给烧了个遍,他知道她很强大,知道她的强大无法估量,可,却从没想到,她竟然可以强大成这样,原本还在担心着她不是那些强者的对手,却不想,只是一击……只是一击啊!

    传闻,她有数头超神兽相伴,强大无比,而上一次,他已经见过她有一头拥有治疗能量的上古神兽青鸾,而今,居然又见她眉心处飞出一只火凤凰,上古神兽火凤凰,传闻,它的火焰可焚尽世间的一切……

    而此时,那跌坐在自家超神兽的背上,脸色惨白一脸惊吓的老者,看着那十几人的座骑被焚杀,他们自己也被火焰焚身而埋到泥土里去,此时,一颗心跳得厉害,又惊又惧的看着那绝美的白衣女子以及那盘旋在她头顶上的那只通体尽是赤红火焰的火凤凰。拍了拍胸口,一副庆幸不已的模样,喃喃的道:“好在老夫没上去,好在老夫认出了那变态,呼!那变态,还是那样的可怕啊……”

    饶是那原本不知自家主人为何看到那绝美的白衣女子就一脸惊吓的超神兽,此时也是抖了几抖,一双眼睛看着那前面的白衣女子时也是饱含惊骇与惧意,那些被火焰焚烧的超神兽就在它面前不远处被烧毁,好在主人没让它也上去,要不然它此时不是在这里看着那一幕,而是也跟它们一样,变成一堆灰烬了,想到这,惧意打心底窜上来,浑身又是一阵哆嗦,这回,不用它家主人吩咐,它自动的就给往后退了再退,远离危险而可怕的人物。

    “砰砰砰……”

    不一会,十几道身影从泥土中破土而出,埋着他们的泥土被强大的气流所涨开,随着那十几道爆破的声音一出,地面上出现了十几个深约十米的洞穴,而那十几个从洞穴中跳出来的修士们,此时,可以说跟换了个人似的,若不是众人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只怕,此时也认不出那十几个浑身被烧得焦黑的修士就是那先前强大而令人敬畏的强者。

    但见他们十几人,身上的衣服都被烧得破烂不堪,露出来的皮肤更是焦黑的一片,原本留着长及胸口的胡子的老者,此时那胡子却是被尽数烧毁,顶多也就只剩下一点胡渣在下巴处,而那一个个的头发也被烧焦,卷卷的,缩成了一团,大有鸟窝的形象,面黑带土,此时一个个干瞪着对面的人,看着对方那狼狈的模样,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眼下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其中一人回过神来,瞪着那盘旋在白衣女子头顶上的那只浑身弥漫着火焰的火凤凰,瞪大着眼睛:“那是什么?上古神兽火凤凰?上古神兽火凤凰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要不是本尊躲得快,此时岂不是被烧成灰了?”

    另一名老者也看向火凤凰和唐心,本能的抬起手一抚下巴的胡子,谁知却摸了个空,顿时一愣,皱着眉头低下头,摸了摸只剩下胡渣的下巴,苦丧着一张脸:“本尊的胡子……胡子啊……”

    “还胡子?命能保住你就该偷笑了!”旁边一人瞪了他一眼,低头一看自己被烧得焦黑的身体,嘴角抽了抽,脸色也是一阵难看,只是,被火焰烧焦的脸此时是看不出他那一阵青一阵白的脸色的。

    “要不是刚才我们冲得太快,一时收不下手也不会让那火凤凰得烧成这副模样,连老夫的坐骑都没了。”他们与契约兽都有灵魂契约,刚才契约兽被焚杀之时,他们都能感觉到了那种撕心感觉,只是,当时他们自己也顾不过来,更别提有办法去救自己的契约兽了。

    “那女子到底是谁?看她也不过神王级别的修士,怎能这般的胆大,竟敢与我等为敌?还将我们烧成这样?”另一名至尊修为的强者沉着声音说着,皱起了眉头,打量着那不远处半空中的绝美白衣女子,上古神兽火凤凰他们是知道的,但,这个女子却不认识啊!而且,也不曾听说过有这样的一个人啊!

    “我们联手,她不是我们的对手,只要小心一点,火凤凰也奈何不了我们。”另一名修士思绪了一会,也沉声说着。以他们的实力,对忖一名神王级别的修士实在是太小儿科了,他们会中招,落得这个狼狈模样,也就只是因为刚才没想到她竟然会拥有上古神兽火凤,那一瞬间火凤从她眉心冲出来时,他们因为掠出的速度之快,以及攻击的能量问题,想要收手迅速退开已经来不及了,才会被那火凤的火焰烧成这副模样。

    他们十几人站在被他们原先摧毁的林中旁若无人般的商量着,而不远处的沈青山以及众名修士,却是将他们眼下那副狼狈的模样尽收眼底,因距离较远,他们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有人却不同。

    那名跌坐在自家神兽背上的老者不知何时来到他们的身后,双手环着胸,瞥着底下的十几人哼了一声:“我说,你们还是不要自取灭亡的好,她可不是好惹的。”

    原本正商量着的十几人一听这声音,猛的一回头,看到那衣着光鲜,没有半点被火焰烧伤的老者时,再看看自己此时的狼狈模样,一个个瞪起了一双眼睛,怒道:“你怎么好端端的在这里?”

    “咳!”老者有些不自然的别开了脸,他可不能让这些老家伙知道,他刚才看到那变态时就被吓傻了,说出来多丢人啊!

    ------题外话------

    亲受的美人们,请允许我再求票,嘿嘿,最后一天了,有票票的别留着呀,文文如此精彩,票票又怎么能不砸过来呢?是吧是吧?我在这等着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