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7 怦然心动

    闻言,易楠天他们诧异的看着他,问:“主子他们在你家?不过,你父亲怎么会叫你回去?你不是没跟他们说起你的事的吗?”他们六人的家族以及父母亲人,都不知道风雨楼是他们六人合建立起来的,更不知道,他们就是风雨楼的六公子,也不知道,他们其实是唐心手底下的人,对家里人他们三缄其口,他们都不知道他们常年跑在外面是在做什么事。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估计是我父亲希望可以借此机会结交主子吧!”他无奈的笑了笑,以主子如今的名望,又在他家住下,他父亲的心思他多少能猜到一点。

    “噗嗤!”闻人笑当即笑了出来,道:“我们早就是主子的人了,哪还用结交主子?不过,主子既然在你家,你父亲又叫你回去,你不如就回去一趟,反正风雨楼里这阵子也没什么事,八煞他们也都在潜心修炼。”

    “嗯,你就回去一趟吧!”欧阳修也开口说着:“顺便看看主子他们,而且上次回家也住没多久就回来了,趁这个机会,在家里多住些天吧!”

    闻言,沈从文这才说道:“那我收拾一下,就回去。”

    另一边,沈家中,沈从武来到大门处,看到外面候着的数名修士,上前行了一礼,面上带着礼貌的笑容,道:“各位,真不好意思,沈府中有贵客,实在不便请各位入府,各位还是请回吧!”

    其中一个修士皱了皱眉头,道:“我们来拜见的不是你父亲沈青山,而是那两位尊者,你沈府拒我们入府,莫非是想独占了这好处不成?”

    “就是,若不是为了求见两位尊者,你以为我们会来你这小小沈家?”另一名修士也冷哼一声,目光中带着轻蔑与不屑之色的扫了沈从武一眼。

    另一名锦服中年男子则道:“沈世侄,我们碧水城难得有这样的人物到来,我们都很想有机会见一见,结交一番,你就代为通传一声,让我们拜见两位尊者一面吧!”

    沈从武还是礼貌的笑着,哪怕是被这眼前的人以着轻蔑不屑的言语和目光相待,依旧不失风度的道:“实在是抱歉,府中贵客要静休,我父亲也有言,不得让人打扰了贵客,几位还是请回吧!”说着,拱手向他们行了一礼,往后退了一步,示意守门的护卫关上了大门。

    外面的数名修士一见沈府大门将他们关在外面,脸色顿时黑沉下来,想他们在这碧水城中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哪个不给他们一个面子?如今,竟然让这沈府的人给关在了门外,这样的对待,实在是让他们心头憋了一团火。

    “哼!好个沈家!好个沈青山!”其中一名修士怒哼一声,衣袖一拂,转身离去。

    另外的几人也面色黑沉的看了沈家一眼,同样也转身离开。人家都不让见了,总不能硬闯吧?再说,他们敢硬闯沈家,不怕得罪沈青山,可他们却怕得罪了那两人,若真惹怒了他们,只怕,下场绝不是他们可以想象的。

    笑笑和林子奕跟着沈玉灵在大街上转着,两个孩子看到好看的新奇东西都会上前去把玩,沈玉灵也跟着没长大的孩子似的,带着他们两人到处转,逛了东街逛西街,还跟他们一样手里拿着东西边吃边走,全然没有一丁点千金小姐的模样,却是笑得十分的开心。

    “笑笑,子奕,我们去那边的小摊,那个老奶奶做的糖水可好吃了,走,我带你们去吃。”她指着前面不远处角落边的糖水小摊,朝他们两人招了招手,带着他们就往那前面走去。

    “灵姐姐,你是不是经常跑出来玩的?这碧水城你好像哪里都熟悉一样,连角落处的小摊也知道。”笑笑跑到她的身边,牵住了她的手,跟着她往前走着。

    “我爹娘不让我去玩的地方,我也就只能在这碧水城里转了,再说,这碧水城可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都在这晨住了十七年了,哪里能不熟,我告诉你,那些不起眼的小摊上的东西比酒楼的要好吃多了,而且价格也便宜。”说话间,三人来到小摊处,她让笑笑和子奕坐下后,自己则跑到那老奶奶的旁边。

    “李奶奶,给我们来三碗紫薯糖水。”她笑盈盈的喊着,声音很大。

    “沈三小姐啊?你来啦,今天要喝什么糖水?”那七十来岁的老婆婆一身朴素的衣服,银白色的发,一脸的皱纹,她看到沈玉灵时,和蔼的笑眯了一双眼睛,一边慢慢的拿出碗,准备给她盛糖水,因为年纪大了,听力也不好,根本没听到沈玉灵说什么。

    “李奶奶,我要三碗紫薯糖水,就这个。”沈玉灵依旧大声的说着,伸出三根手指,又指了指那面前的几个锅里的其中一个,重复道:“我要三碗,就这个。”

    “呵呵呵,好好好,你坐会,老婆子来给你盛。”她笑呵呵的说着,摆了三个碗,给她们盛了三碗紫薯糖水。

    “我来端吧!”沈玉灵笑盈盈的说着,自己动手端,给笑笑和子奕端了之后,将自己的也端到桌子上,便坐下开始吃,一边对他们两人说:“你们看,是不是颜色好漂亮,这个味道还很好,紫薯是李奶奶自己家里种的。”

    林子奕边吃着糖水,边看着那老奶奶,又看了看沈玉灵,问:“她怎么只有一个人?她都这么老了,怎么还在这里摆摊?”

    “李奶奶是城外李家村的人,她的老伴去年没了,只有一个儿子,不过那儿子可不孝了,取了媳妇忘了娘,带着他媳妇自己过,不养活李奶奶,所以李奶奶就自己守着这小摊了,以前还有她老伴,现在只有她自己了。”沈玉灵边说着,边喝着紫薯糖水,见笑笑一双眼睛骨碌碌的转动着,便好奇的问:“笑笑,看你的样子,你在打什么鬼主意?”经过昨夜与今天的相处,她们可算是混熟了,说话也很随意。

    “哪有,我在想,这糖水好喝又好看,等会给爹爹娘亲和哥哥带些回去。”她盈盈一笑,漂亮的眼睛弯成了月牙。

    而沈玉灵虽然在喝着糖水,不过一双秋眸却是不时的朝别处望去,似乎在等着什么似的。

    “李奶奶,我给你挑紫薯来了。”

    三人边吃边聊着,就听一个声音传来,听到声音,沈玉灵和笑笑皆抬头看去,便见到了那赤着上身的男子挑着两个箩筐过来,只见他面容憨厚,皮肤黝黑,体格健壮,头顶上缠着一条布,打赤着上身,下身只穿着一脚补了又补的灰色短裤,脚下是一双露出了两个脚趾的草鞋,咧嘴一笑时,露出一口整洁的白牙。

    “健子,你来啦!快、快坐下歇会。”在煮着糖水的李奶奶半弯着腰上前,和蔼而感激的看着他:“要不是你,我这老婆子这小摊也开不了了,你快坐下,我给你盛碗绿豆汤解解暑。”

    “不了,李奶奶,我还要去搬工呢!东西我放下就好,我不坐了,你收摊时我再来帮你拿东西,我先走了。”汉子把东西给搬到里面后,挑着扁担挥着手便走了。

    “灵姐姐,你认识他?”笑笑好奇的眨了眨眼睛,见她从那汉子出现后,一双眼睛就直往人家身上瞧,还一副羞涩的模样,看得她好奇不已,她不会喜欢那个打赤着上身穿着破衣服的憨厚汉子吧?娘亲和爹爹总说她人小鬼大,不过她身边有那么多一对一对的,她又这么聪明,有什么能瞒过她眼睛的?

    “他叫李健,也是李家村的人,人很好的,自从李奶奶的老伴没了之后,他就一直帮忙照顾着李奶奶,有一回我来喝糖水时扭伤了脚,他、他……”说着说着,她脸都红了。

    “他背你回去!”笑笑眼亮一亮,弯成了月牙形。

    “没有。”她嗔了她一眼,甜蜜蜜的说:“他是跑了几条街,借了辆牛车,推着牛车送我回去的。”

    “啊?用牛车?”就连林子奕也错愕的抬起了头,怪异的看着她:“为什么要用牛车?直接背着不是更好?”

    笑笑边喝糖水,边眨了眨眼睛,笑眯眯的说:“我刚才看身上也有灵力啊,怎么他说去搬工?那是什么来的?看他的样子,好像日子过得很苦似的,还有,灵姐姐,你喜欢他,他知道吗?”

    “谁、谁说我喜欢他了,你别乱说。”她又慌又羞的朝周围看了看,见没人听到,李奶奶又是耳背的,这才轻松了口气。

    笑笑漫不经心的喝着糖水,道:“喜欢就喜欢呗,有什么好见不得人的?我娘亲说,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就好了,身份什么的,都不是问题,不过,那个李健有什么好的?看样子傻愣傻呆的,一看就不是精明的人。”

    旁边的林子奕听了她的话后,也是一脸的呆愣,好半响才道:“笑笑,你好像才五岁。”五岁,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怎么一副大人模样的说话语气?看得他都觉得诡异。

    “嗯,我才五岁,子奕哥哥,你信不信,就是十个你也打不过我。”她甜甜的笑着,只是,笑得有那么几分的让人毛骨悚然。

    此时,沈玉灵则咬着勺子,也不知在想着什么,有些走神。

    旁边的笑笑见了,便对她道:“灵姐姐,我们去走走好不好?等会回去时,再回小摊来带些糖水回去。”

    “好。”沈玉灵回过神来,应了一声,起身将银子塞到李奶奶的手中后,跟她说了她们回头来带糖水,便带他们两人离开,往大街上走去。

    “灵姐姐,我们去看搬工,我还没看过搬工是什么样的呢!”她拉着她的手,笑盈盈的说着。

    沈玉灵想了想,便点了点头,带着两人拐了几条街道后,来到一处茶摊处坐下,指着前面在搬重物的那些人说:“这就是搬工,就是苦力的意思,他们用力气搬银子。”说着,目光在那几十名搬工中看了看,找到了那个赤着上身的汉子,李健。

    “他们都赤着上身的,你们两个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他们看?”林子奕撇了撇嘴,看了那些人一眼后,便收回了目光,翻过桌上的茶杯,给她们两人倒了杯茶。

    “灵姐姐,他很好看?”笑笑托着腮着,眨巴着眼睛看了看李健,又看了看沈玉灵。

    “嗯。”虽然他一身汗水,赤着胳膊,做着苦力,但她仍觉得他好看,而且很好看。

    闻言,笑笑也撇了撇嘴,道:“我娘亲说,这种就叫少女情怀。”

    林子奕白了她一眼,道:“你说错了,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懂不?不懂就不要装懂。”

    笑笑朝他扮了个鬼脸,忽的眼珠一转,诡异的笑了笑:“灵姐姐,你干嘛不将他弄到你家里去?沈家在这里也有是个不小的家族啊,让他到你们家当差,不是更好,又能天天见到。”

    “唉,我爹娘他们一定不肯让我跟他有牵扯的。”她叹了一声,眼中有着黯然。

    笑笑点了点头,道:“嗯,这倒也是,我看他其实是配不上你的,修为太低了,而且看起来很穷,估计连你也养活不了,再说,你可是千金小姐,要真跟了他,可就得吃苦了。”

    “我不怕吃苦,只要跟我喜欢的人在一起,我才不怕吃苦!”沈玉灵坚定的说着,秋眸中尽是认真的神色。

    “那你又不敢跟你爹娘说,再说,他又不知道你喜欢他。”笑笑还是翻了个白眼。

    “谁说我不敢?我、我回去就跟我娘说去。”她涨红了脸,目光又不由的朝李健那儿看去。

    “哎,你们看。”林子奕示意着,让他们看向前面。

    前面不远处,一名穿着碎花衣裙的少女提着篮子走了过去,边走边喊着:“健子哥。”而原本搬着重物的李健听到这声音后,抬起头,看到来人时,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白牙,放下东西便迎了上去,而周围的搬工有的见了那少女,笑着起哄着:“李健,小翠又给你送东西来啦!打算什么时候娶过门啊?到时可得记得请我们喝喜酒啊!”

    李健憨厚的笑了笑,挠了挠头,似乎不知怎么说似的。

    笑笑朝沈玉灵看去,林子奕也朝沈玉灵看去,而沈玉灵慢咬着下唇,双眼紧紧的盯着那两人,一声不吭,不过脸色不太好看就是了。

    沈玉灵深吸了口气,慢慢的让自己放松下来,可第一次动心,谁知对方却有了喜欢的人,此时,心中酸酸涩涩的,揪心的疼,站起身对他们说:“我们回去吧!”说着,便迈步先走,步伐有些乱,有种狼狈逃离的感觉。

    笑笑和林子奕相视了一眼,林子奕摸出碎银子放在桌上,正打算和笑笑跟上前去,就见前面的她撞上了人,整个人还被撞倒在地上,看着她跌坐在地上,两人迅速上前。

    “灵姐姐!”笑笑和林子奕开口喊着,上前将她扶了起来,这才看到她双手从地上的小沙子中擦过,手掌被擦破了皮,渗出了血,掌心处,还有一些小沙子陷在皮肉中,看了都让两人觉得生疼。

    “流血了。”笑笑皱了皱眉,从怀里拿出小手绢轻轻的帮她擦去伤口处的沙子,一边说:“我有药,我给你上药。”

    林子奕则瞪向了那将沈玉灵推倒的大肚子锦袍男子:“你怎么走路的?偏偏往人身上撞,还将她撞倒了!你要道歉!”他们在茶摊那里看得清楚,因为沈玉灵微低着头走路,但路上的行人不多,也不会撞到别人,是这个大肚子肥得流油的锦衣胖子故意往她身上撞才害她跌倒的。

    “道歉?嘿,是要道歉。”那锦衣胖子露出了猥琐的笑意,看向了微垂低头任由笑笑擦掉她掌心沙子的沈玉灵:“小美人,走,跟爷回去,爷好好的跟你赔礼道歉怎么样?”说着,竟伸出那咸猪手就要去挑沈玉灵的下巴。

    “滚开!”心情本来就不好的沈玉灵抬起头来,秋眸一冷,厉声喝着。

    这里因是苦力工做事的地点,周围来往的人也不是很多,唯一算得上人多的就是不远处那些搬工了,此时,因这边的动静,那边的搬工们也都朝这边看来,当有人的看到那锦衣胖男子时,一个个识相的继续着自己的事情,不打算惹麻烦,因为那不是他们惹得起的,强龙不压地头蛇,而这锦衣胖男子,就是这一带的地头蛇,他身后的那几名护卫,一个个更不是省事的货。

    “滚开?哼!”胖男子冷哼一声,猥琐的上下扫了她曼妙的身体曲线一眼,对身后的人道:“把这小美人给我抓起来,送到我府中去,让爷好好乐乐。”

    沈玉灵怒目一扫:“你敢!”

    后面的两名护卫突然出手,想要抓住沈玉灵,站在沈玉灵旁边的笑笑眸光一闪,正打算出手,却见一抺身影掠来,当下便忍住了,只是眨了眨眼睛,纯真如同于个无害的孩子一般看着他们。

    “虎爷,何必为难一个女子呢!”

    一道声音的传出,一个身影也同时闪身出现在沈玉灵的面前,将她挡在了身后。沈玉灵怔了怔,有些愣愣的看着挡在面前赤着胳膊的汉子,距离很近,她可以闻到他身上的汗水味,以及男性气息,只是,她不懂,他干嘛出来帮她?

    “李健?你小子想管闲事?”那锦衣猥琐男子睨了他一眼,眼中有着警告之意。

    “虎爷,她是沈家三小姐,不是普通人家的姑娘。”李健沉声说着,容颜并不是很出众的他,却是刚毅中透着憨厚,因为认出了她,才上前来帮忙的,只是,他清楚自己的实力,根本就打不过虎爷的人,只希望对方看在她是沈家的人,不要动她。

    听到这话,那虎爷的目光一闪:“哦?她是沈家三小姐?”声音一顿,蕴含厉色的目光一转,问着周围的人:“你们谁信?”每一个触及他目光的人,不是移开了脸,就是低下了头,没人敢回话。

    一旁那碎衣裙的少女一见,连忙上前拉着李健的手:“健子哥,你不要管这闲事,免得惹上麻烦了,快走,快走。”然,李健却是站在如山似松一般,不动不移,只是微微皱着眉头道:“沈三小姐帮过我,我不能不管。”

    “呵!”那虎爷冷笑着,轻蔑的扫了他一眼:“管?你有本事管这闲事吗?来人,给我先狠狠的教训这小子一顿!看他敢不敢帮人出头!想英雄救美?也不看看他是什么货色!”

    “是!”后面的几名护卫一听,当即恭敬的应了一声,双手汇聚灵力,就朝李健袭去,攻击狠而凌厉,暗藏杀机,看得周围的众人都不由的一惊,那龙虎是想要李健的命么?

    “快走开!”李健顾不得自己会受伤,先将碎衣裙少女推开,自己双手运用灵力往前一抵,却只感觉到一股强劲的暗劲袭向,震得他的手脉都隐隐生疼,整个人更是被那股暗劲给击退了开去,猛的往后倒去之时,忘了沈玉灵还站在他的身后,竟是连她也一并撞倒了。

    “啊!”

    沈玉灵惊呼一声,还没缓过神来,一个打赤着胳膊的身影就朝她倒了下来,看得她双眼大睁,一瞬间却是被惊到了,愣是没反应过来,直到,那夹带着汗水味的男性身体砸中了她。

    李健在惊觉撞到身后的人时,才猛的一转身想要站稳脚,谁知低估了那一击的力道,刚转过身去,脚步根本无法站稳就倒了下去,砸向了被他撞倒的人,刹那间,他只感觉,打赤着的胸脯似乎碰到了什么温热而柔软的东西,自己也是一愣,低头一看,沈玉灵娇俏的容颜就近在眼前,而她的粉嫩水润的小嘴因他冷不防的砸了下去而贴上了他的胸膛,顿时,只感觉一股血气往脑门一冲,一张憨厚的脸瞬间红了个通透,一颗心扑通扑通的乱跳的,连忙跳了起来,迅速退开,摆着手道:“我、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一旁,笑笑和林子奕相视了一眼,两人眨了眨眼睛,似乎,有那么一瞬间呆愣着,而后,迅速回过神来,跑到沈玉灵的身边看着红着脸呆呆傻愣着沈玉灵,唤着:“灵姐姐?你没被砸坏了吧?灵姐姐?”

    沈玉灵回过神的同时,看到那两名护卫手中持剑的朝李健袭去,顿时心口一提,惊呼出声:“小心后面!”

    李健因她的惊呼而缓过神来,本能转过身,看到那袭来的剑时,迅速避开,却仍慢了半拍,胳膊处被利剑划过,一道剑痕浮现的同时,鲜血瞬间涌出,顺着他打赤着的胳膊往下流着。

    “健子哥!”那碎衣裙少女被这一幕吓白了脸,颤声的惊呼着。

    “杀了!”那叫虎爷的胖男子眯了眯眼,阴狠的目光扫过李健,眼中杀意顿现,一句再平常不过的话语,就仿佛,眼前的人命对他而言如同蝼蚁一般渺小。

    几名护卫手持利剑朝李健袭去,杀机四现,凛冽的剑气让周围的人见了都不由的发寒,纷纷为李健惋惜,好好的一汉子,偏偏要惹上这闲事,这不?把性命赔上了吧!

    除了笑笑林子奕和沈玉灵,所有的人都觉得,李健必死无疑,就连李健自己也认为,自己这一次是躲不过了,他一边狼狈的避开对方利剑的攻击,怎奈自己的实力实在不高,无法对抗他们几人,眼前其中一人的利剑直逼面门,不由的一叹,要是,要是他能变得再强一点就好了……

    “铿锵!”

    铿锵的一声刀剑相碰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清晰的传入周围众人的耳中,当众人看到那个娇俏的女子此时寒着一张脸手持长剑挡在李健面前时,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一脸的愕然。

    “敢杀他?我就杀了你!”沈玉灵冷声喝着,秋眸此时蕴含杀气的扫过那虎爷,脸上布满了杀气还有愤怒,她的修为并不是很强,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欺负的!长剑一转,淡青色的衣裙在风中扬起,灵秀而曼妙的身影如同精灵般往前掠去,杀气从剑尖迸射而出,凛冽而森寒,让那周围的众人都暗暗心惊。

    难道,那女子真是沈家三小姐?

    李健也是一怔,他没想到她居然会挡在他的面前,还说、还说,敢杀他,她就杀了他们?看着女子飘逸而优美的身影,看着她淡青色的衣裙在她身上气流的涌动下拂动着,看着她脸上布满了杀气和怒气,不知为何,他竟有些看痴了眼……

    一旁原本并不打算动手的虎爷一见,阴鸷的目光一眯,瞬间出手从后面偷袭沈玉灵,手掌袭出的同时,还能看到那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气息弥漫在那手中,那一招,快而狠,让人有些防不胜防,但稍有修为的人都知道,如果沈玉灵被这一掌击中,就是不死,也得重伤。

    “小心!”李健想也没想的冲上前,大手一环,抱住了击退那几名护卫的沈玉灵,将她整个人都护在怀里,脚下步伐一转,用自己的背后去挡住那虎爷击出的一掌。

    沈玉灵突然被两条强而有力的胳膊抱住,拥入怀中,男子夹带汗水的男性气息扑鼻而来,整张脸更是贴上了他的结实健壮的胸膛,那一瞬,有一刻的僵硬和震惊。

    “敢在我的面前伤我的人?你胆子肥了!”

    稚嫩的声音是那样的好听,所说出来的话又是那样的好笑,软软糯糯的,如同孩童玩笑间的笑语。但,当众人触及到笑笑那张诡异的笑脸时,却是一怔,下一刻,那抺粉色的小小身影竟是如同鬼魅般的闪出,速度之快,让人无法看清,只看到,有一道寒光在阳光下折射而开,紧接着,便是一声尖锐而凄厉的惨叫声在空气中传开,直达云霄,令人心头颤了颤。

    是谁的鲜血飞溅而开?洒落一地,触目惊心?是谁的尖锐叫声掺透着凄厉?传入耳中,令人心生惊悚与寒意?

    周围的众人,不约而同的想着,然,当看到那一幕时,一个个却是脑海一片空白,只能用目瞪口呆震惊万分来形容他们此时被震撼了的心情,那里,被称为虎爷的胖男子脸色惨白,嘴唇还在颤抖着,他的一只手紧紧的握住了另一只手,只是,那另一只手,却已经整截的掉落在他的面前,那一滩鲜血之中,他的双腿在颤抖,身体也在颤抖,双眼暴睁着盯着前面那小小的人儿,眼中有着惊恐,有着骇然,有着心惊,有着惧意。

    而在他的面前几步之远的那名粉衣小女孩,笑盈盈的面容透着纯真与可爱,眨巴着一双漂亮的眼睛,她护住了她身后的两人,让两人没有受到一丝的伤害,她的手中握着一把正往下滴着鲜血的匕首,匕首在她的小手中转动着,再配上她那笑得纯真的精致面容与眼前血腥狠厉的杀戮,那一幕,不知怎么的,叫人看了心头发寒,只感觉脚底窜起一股寒气,直达心底,惊悚的感觉在心头扩散着,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好可怕的孩子……

    那虎爷是这一带的地头蛇,他的实力,自是不用说了,可,那个孩子,穿着粉色小衣裙的小女孩,却是一出手就砍了他的手,快得让他没有反应的余地,一大一小的对立而站着,尤其那大的那一个还一脸的惨白惊恐,那一幕,怎么看着都让人头民皮发麻。

    李健也是傻眼了,不敢置信的看着那连他腰间都不到的可爱小女孩,明明身上一点灵力气息也没有,可一出手,却是将虎爷给砍了一只手?那也太不可思议了!那个小女孩,到底是谁家的孩子?怎么会这样的强大?

    因为心中的震惊,也被这一幕给骇到了,以至于,他忘了自己还搂着沈玉灵,忘了人家姑娘还被他紧紧的抱在怀里……

    沈玉灵没看见那一幕,因为她整个人都被李健搂在怀里,此时,一张脸涨得通红,只感觉到周围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她想挣开看看是怎么了,但那两条抱着她的手臂就像两条铁链一般,不见一丝松开。

    见识过笑笑厉害的林子奕则显得很是淡定,他站在一旁,并没有靠近,只是将所有人的神情都收入眼中,看了个明白,尤其在看到那碎衣裙的少女盯着抱在一起的沈玉灵和李健时,那表情,更是让倍感兴趣,因为他在那眼中看到了妒忌,看到了愤恨,看到了不甘。

    “你、你是什么人!”虎爷的手还要滴着鲜血,脸上的惨白与惊恐是掩不住的,他双脚在颤抖着,身体也在颤抖着,却站着没动,没逃,不是不想动,不想逃,而是,双腿不听大脑的指挥,如同被钉死一般的钉在地上,重得移不开,他的心在拼命的喊着,快逃!快逃!但,身体依旧没有半点反应,那是极具惊恐的反应,是从心灵直达大脑的受到了震撼与惊骇而产生的反应。

    “我娘亲说,死人是不用知道的。”笑笑眯起了眼,精致而粉嫩的脸上露出了纯真无邪的笑容,然,说出来的话却是那样的令人心惊,就是那围观在不远处的那些人们,身体都抖了一抖。

    “你、你不能杀我,杀了我,我的人不会、不会放过……”

    他的话还没说完,身体一僵,整个人笔直直的往地面倒去,致命的一击,是那正涌着鲜血的脖子……

    “不会放过我?那也得有人敢对我下手。”稚嫩的声音软软的,糯糯的,异常的好听,却也异常的让人心惊,尤其是看到她迈着短短的小腿,走到那虎爷的尸体边蹲下,将匕首上的鲜血尽数的在他那锦衣上面擦了擦时,他们更是浑身一抖,这孩子……好诡异……

    “咦?”擦干净匕首收起来的笑笑看到了那肥肥手指上的空间戒指时,眼睛一亮,当即就将他的戒指取了出来,手中灵力一拂,消除了前者留下的印记,收入了自己的空间里,笑嘻嘻的道:“意外之财啊!”

    听到这话,众人嘴角一抽,却是一个个不敢吭一声,那原本的几名护卫已经被笑笑吓得跑掉了,周围的人也退得远远的,不为别的,只因,那个孩子厉害得让人感到害怕。

    “李健,你打算抱到什么时候啊?我灵姐姐还没嫁人呢!被你这么一抱,嫁不出怎么办?”笑笑收起空间戒指的便来到李健的身边,见他仍抱着沈玉灵不放,便板正着一张小脸,一脸正色的教训着,嗯,是的,教训着,就像她爹爹教训他们时一样的教训着。

    被这么一说,李健才猛然惊醒,想起了自己仍抱着人家姑娘,连忙缩回了手,一双手不知摆放在哪里,涨红了脸,无措的道:“我、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说着,连忙向沈玉灵道歉。

    沈玉灵红着脸,有一丝的不自然,又有一丝的羞涩,她微微抬头看了他一眼,小声的说:“没、没关系。”顿了一下,又道:“谢谢你救了我。”

    “灵姐姐,什么没关系?这么多人看见你被他抱了,要是你嫁不出怎么办?他还赤着身呢!我娘亲说,男女什么不亲来着?”说起那个,她又不记得词了。

    一旁的林子奕咧嘴一笑,上前道:“男女受授不亲。”

    “对对对,就是这个,他赤着身子抱了你,是要负责的。”笑笑正色的说着,一双眼睛眯了起来,盯向了那不知手脚往哪摆的憨厚汉子:“你难道不想负责?你想吃干抹净不认帐?”

    “噗!”

    林子奕听到她的话后忍不住笑喷了出来,而周围的众人听了她的话,也隐隐的有的别了眼,唇角忍不住的扬起。又觉得这小女孩也不是那么可怕,至少,她说话好有趣,让人听了都好想笑。不过就是赤着上身抱着那沈玉灵,到了她嘴里,就成了吃干抹净不认帐了,此时,众人不由在想,小孩毕竟是小孩,就算再厉害,也是个小孩,这句话的意思能不能理解估计都不知道呢!

    “我……我不是的……我……”憨厚的汉子,又岂是笑笑那鬼灵精的对手?一下子就被她说得哑口无言,其实,在他心里,也不是说无法解决眼前的问题,只是,看着那一旁羞红着脸的沈玉灵,想到先前她挡在他的面前,那心头一瞬间的悸动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就是同村的小翠经常来给他送吃的,对他好,他都没有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可偏偏对着她时,却是紧张得不知手脚应该放在哪。

    “什么不是?明明就这么多人都看见了,你占了我灵姐姐的便宜。”笑笑嘟起了粉嫩的小嘴,一脸不满的瞪着他。

    沈玉灵见李健被逼得涨红了脸,一脸的无措,让她看了都不忍,轻轻的拉了拉笑笑的衣服,低声的唤了一声:“笑笑!”

    笑笑抬起头冲沈玉灵一笑,以着传音的方式跟她说着:“灵姐姐,本来我还真不看好这李健的,不过,现在看来却是顺眼极了,要不,我就帮你们一把吧?要不然就这呆子憨厚的傻样,你是等不到他上门提亲的。”

    听到脑海里回荡着笑笑稚嫩而带笑的声音,沈玉灵呆了呆,看着她,张了张嘴,却是半响也说不出话来,她才多大?竟然会传音这门功夫?这也太厉害了吧?然,还没等她缓过神来,突然间,闻到了一阵淡极了的香味,紧接着,浑身一软,眼前一黑,竟是往地上倒了下去。

    “啊!灵姐姐!你怎么了?”笑笑惊慌的声音传出,同一时间,就站在旁边的李健大步上前,强而有力的胳膊一伸,就将昏倒的沈玉灵接住,担忧而惊慌的唤着:“沈三小姐?沈三小姐?这、这怎么回事?”

    一旁,林子奕的眼珠转了转,在笑笑的身上看了看后,心下有了一丝了然,焦急的上前,担忧的道:“是不是刚才被伤着了?得马上送回沈家去才行。”

    笑笑赞赏的看了林子奕一眼,紧接着道:“可是我们背不动灵姐姐……”说着,一双眼睛直瞅着李健瞧。

    ------题外话------

    美人们,你们实在是太给力了,你们送的票票以及花花钻钻打赏,都收到了,十分激动呐,飞吻群么个,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