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6 入沈家,贵客!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约有半个时辰的时间,青鸾才拍了拍翅膀,鸣叫一声,化成一道光芒进入唐心的空间,而地上,沐宸风和笑笑身上的外伤已经恢复过来,不过沐宸风所受的内伤很重,此时虽然服下了丹心的丹药调整了气息,但没个几天时间,想要真正的恢复过来还是很难的,而云曦腿部的伤也很深,虽然青鸾用了能量恢复,但失血过多,气息流失太多,此时身体也是异常的虚弱。

    “娘亲……”云曦唤了一声,声音中透着虚弱,却不掩他看到她的开心。

    “没事了。”她摸了摸他的脑袋,露出了温柔的神情,看向笑笑:“笑笑,你怎么样?”

    “娘亲,我没事,身上的伤青鸾姨姨都帮我治好了。”笑笑卷起衣袖,将恢复光洁的肌肤露给她看。

    “嗯,没事就好。”她点了点头,这才看向沐宸风,对上了他深邃而弥漫着深情的目光,眸光也是一柔,道:“夫君,你身上的内伤虽然在丹药的作用下调整过来,但也得休息几天,我们找个地方,调养好你和曦儿的身体吧!”

    “好,都听娘子的。”他唇角微微往上扬起,身上的冰冷气息自她的出现后消失无踪,取而出现的是她所熟悉的深情与温柔。

    这时,那十几名修士中的一名中年男子提气而来,来到不远处时落于地面,走上前,在他们三步之远的地方停下脚步,恭敬的向他们向了一礼,真诚的邀请道:“几位,我府上是碧水城沈家,几位不如就到我家中休养吧!”他们的话,他都听到了,唐心是何等人物?她的那个夫君更不是泛泛之辈,还有他们的两个孩子,如果可以将他们请到沈家作客,结交个善缘,于他们有莫大的好处。

    “碧水城沈家?”她眸光一闪,看向了那名中年男子。

    听到她的声音,那沈家家主连忙应道:“是的,在下沈青山,前方不远就是碧水城了,我沈家在城中还算有些名望,府中清幽,可以让这位尊上和令公子调养身体。”

    “如此,就打扰了。”她应了下来,一点也没有拖泥带水,爽快的回应,让那中年男子也有一丝的愕然。

    他以为,想要请他们到府中作客,必定会很难,原本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没想到他们还真答应了,顿时心喜如狂,脸上的欣喜与激动是想掩也掩不住的,连忙笑道:“那请几位随我来。”说着,每在前头带路,请他们几人一道同行,往沈家而去。

    后面那不敢上前的十几名修士看到这一幕也是一个个怔愕中,有的更是后悔刚才没有上前去邀请,白白错过结交他们的大好机会,顿时一阵捶足顿胸,而后面而来的上百来却只能看到他们几人离去的身影,根本不知先前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自己错过了什么,于是,有的修士上前打听着。

    “周兄,沈家家主请来的那几位是什么人啊?刚才不是还有声响吗?怎么这么快就没了?”

    一名灰衣男子头也没回,目光依旧看着那远去的一行人,道:“那是唐心,那个黑袍男子是她的夫君,那一对双胞胎是他们的孩子。”试问,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谁会相信,那前段时间出现拥有上古神兽的那两名双胞胎竟然就是唐心的孩子?那个在不久前一战名声四起的黑袍男子,居然是她的夫君?这一家子,个个都强大得令人不敢直视……

    后面的众人一听,顿时一怔,唐心?那人竟然就是唐心么?此时,他们只能看到那抺白色飘逸的背影,看不见她的容颜,传闻,唐心绝色而倾城,圣洁而尊贵,却不想,她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另一边,碧水城沈家,因为迎来了唐心一家子,此时正上下忙碌着,里面的人并不知他们的身份,沈家家主也没提,只是对下面的人交行着,他们是沈家最尊贵的贵客,让下人们都好生侍候着。

    因为沐宸风和云曦的身体要调养,沈青山便将一处清幽的院落拨了出来让他们一家人居住,这院子处于一片竹林之中,景色好,环境也清幽,很是适合静心清养。

    沈家中主院中,沈家家主以及沈家夫人坐在厅中,下面坐着的则是沈府二公子和三小姐,听闻他们家中来了贵客,几人也是有些不明所以,因为,这贵客居然是由他父亲亲自邀请来的,而且从进府到他们住入竹院中都是由他一手接待的,可见这一行人的份量是很重的,只是,他们家虽说在碧水城底子不错,但也没有那种可以攀上什么厉害人物的机会啊!更不曾结交什么大势力的人,此时竹院中的贵客又是从何而来?

    旁边的沈夫人见自家夫君那一脸掩不住的欣喜与激动,不由的问道:“老爷,这贵客是?”是什么样的贵客,能让老爷欣喜成这样?瞧瞧那眉梢都笑开了。

    “是啊爹爹,这是哪里来的贵客啊?来头很大吗?”沈家千金也好奇的问着,他们家的竹院可说是环境最好的一个院落,清幽雅静,就是她想要住进去,她爹爹都不肯呢!那个院子一向住的也只有他们大哥,只不过他们大哥经常不在家的,一年也住没几回,今天却用来招待那贵客了,所以她好奇,那到底是什么贵客?竟然能让爹爹兴奋成这样?

    “父亲?”沈二公子也看向他,眼底也有着不解之色。

    沈青山露出了笑容,道:“从武,你等会让人传信,把你大哥叫回来,让他尽快的赶回来,我跟你们说,咱们家的这贵客,那是真真正正的贵客,你们可都给我招待好了,不可有一丝出错,听明白没有?”

    几人闻言,愣了一下,皆应道:“明白了。”顿了一下,沈二公子,沈从武仍是问道:“父亲,你还没说,咱们家住的贵客是谁啊?”

    “是啊老爷,从贵客一进门你就忙进忙出的,事事亲为,却还没告诉我们,这贵客是什么来头?你又是从哪里请到他们的?虽然咱们沈家在碧水城有些地位,但也比不上那些大家族和大势力,这贵客怎么会来咱们家啊?”

    说起这个,沈青山又顿感自豪,先前时,没人上前邀请,只有他敢上前去邀请他们到他沈家来。当下,他轻咳了一声,道:“你们可知道,前阵子名扬天界的唐心?又是否知道,有一双双胞胎孩子拥有强悍诡异的实力,而且还有上古神兽青龙和金龙随身相护?以及,前些日子传出的黑袍男子和八名白衣男子?”

    听到他父亲说起这个,沈从武猛的从坐位上嗖的一声站了起来,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不可思议的问道:“父亲,你是说,如今在我们家中做客的,就是他们?”他的声音中,有着一丝的颤抖,那是因为激动而产生的颤抖,天知道他有多崇拜那唐心和那黑袍男子沐宸风以及那叫八煞的八名男子,他们的强大,几乎整个天界的人都知道!

    沈三小姐则愣了愣,呆萌呆萌的眨了眨眼睛,看了看她二哥激动兴奋的神情,又看了看她爹爹眉宇间的欣喜和激动,愣是不明白他们所说的到底是谁?为什么一说起那几个人,连二哥都这副样子?

    沈夫人不像沈三小姐,不知外面的事情,相反的,虽然说她常居后院,但对于这些事情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尤其自家夫君所提起的这些人,更是这段时间被人议论得最多的人物,她知道,那些人,都是一些实力很强的强者,那个叫唐心的绝美女子,以一人之力废了圣元丹尊,又杀了傲剑山庄的庄主,又重挫诸葛家老祖,这一件件的事情,都是令人震撼的,而那个叫沐宸风的男人,听闻他以一人之力对战两名神王,将两名神王级别的强者当场诛杀,只因,两名神王级别的强者竟然带着四五百名实力强硬的修士拦路想要夺取他两个孩子的上古神兽,想要诛杀他的两个孩子,听闻,不久前的那一战,两名神王强者被一身黑袍的沐宸风诛杀了,而那四五百名实力强悍的修士,则是被八名叫八煞的白衣男子给砍杀了,听闻,那八人不仅容貌出众,实力更为出众,明明实力修炼不敌对方,却能轻易的将四五百名强者诛杀,一个不留,那手段令人震惊之余,也让他们八煞之名在天界传开。

    “不错,正是他们。”沈青山压下激动笑说着:“且不说唐心的夫君势力如何,就唐心她身后的风雨楼以及下面的势力,就已经可以震摄一方了,更何况,她师出玄清宗,玄清宗的成峰主是她的师尊,而且她自己的实力已经是神王级别,远远居于诸葛家之上,还有百里家以及各大家族势力都对她敬若上宾,自从那一战之后,没人敢对她的势力以及没人敢对她有所不敬,别人家想请都请不到的人,如今,就在咱们家,不过我先告诉你们,她们那里你们可不能随便去打扰,他们要调养身体,吩咐下去,不可让下面不懂事的人冲撞到他们。”

    “父亲,你放心,这事我会交待下去的。”沈从武兴奋的说着,又问:“父亲,现在叫大哥回来赶得上吗?还有,大哥前阵子才走的,现在又要叫他回来?”

    沈青山叹了一声,道:“从文一直在外面也不知整天忙些什么,前段时间匆匆回来后又匆匆走了,像我们沈家,比不上那些真正在大家贵族和大势力,能遇见这样贵人的机会实在不多,哪怕是在他们面前露个脸,记得我们沈家的人,也是好的,你别耽搁着了,快去给你大哥传消息,让他赶紧给我回来。”

    “好。”闻言,沈从武便站了起来,对他们道:“那我先下去了。”便转身往外走去。

    吃着糕点的沈三小姐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他们说话,不时的看了看他们,见她二哥走了,便问:“爹,娘,你们不是说不能去打扰他们吗?那把大哥叫回来估计也见不到他们啊!又何必让大哥来回跑这么累呢?再说,大哥的人你们又不知道,就算咱们府里的贵客真的很贵,他也不会去讨好的,我看你们就是瞎忙活。”

    “你这丫头,净说什么呢!”沈夫人责备的嗔了她一眼,道:“你爹也是为你大哥着想,再说,咱们只要以礼相待就好,不必刻意去讨好,咱们沈家的人要真会去讨好别人,也不至于在这碧水城几十年还是这样子了。”说到这话后面,似乎带着一丝埋怨的意味。

    听到这话,沈三小姐静了下来,悄悄瞥了自家老爹一眼,见他脸色有些不好看,又拿了一块糕点,道:“爹娘,我先回去了。”说着,当下便往外面溜去。

    “唉!夫人……”

    “老爷,我也没别的意思,你别放在心上,你的为人我还不清楚吗?这么多年了,要是你真会去讨好人,巴结人,也咱们沈家如今早走出这主碧水城了,我知道,竹院的贵客你很重视,放心吧!我会管好下人的。”沈夫人也叹了一声,握住了他的手,轻声说着。

    另一边,出了院落的沈三小姐闲着无聊在府中到处晃着,来到假山边的池边坐下,让下人拿了包鱼食在手,倒出了一些,往池中丢去,引得池中鱼儿争先恐后的争食,玩了一会后,她眼珠转了转,想着爹娘和二哥口中的那些人不知是怎样的?心中好奇,便拍了拍手站了起来,往下人房跑去。

    此时竹院中,云曦在房中休息,沐宸风和唐心两人则在院中坐着,说着她来到这天界后所发生的事情,而后,她从空间中拿出了她炼制的那提升修为的药液递给他:“这是我根据诸葛家的天一神水提炼的,效果比以前提前灵力的丹药都要好,等你的伤都调养好后,把这个服下,可以让你再度进阶的。”

    沐宸风接过,顺手握住了她的手,另一只手则顺势的环住了她的腰,半她拉了过来坐在他的腿上,深邃的目光泛着温柔的看着怀中的她,低沉而性感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娘子,这么久没见,你想我了没?”声音低低的,透着男性的气息以及丝丝的暗哑的暧昧,看到她的耳根泛红,他的唇角扬起一抺愉悦的弧度,眸光也越发的柔和。

    美眸一翻,白了他一眼,道:“笑笑和子奕还在里面陪着曦儿呢!你给我规距点。”她伸手就要拿开那环在她腰间的大手,谁知,他却分毫不移,反而将那药瓶收入空间后,另一只手也环上了她的腰,下巴抵在了她的肩膀上,呼吸喷洒在她的颈边,传来一阵痒痒的感觉,本来打算离开的,谁知,在听到他低低的话语后,心一软,便不再动,静静的任由他抱着,任由他靠在她的耳边,将下巴抵着她的肩膀。

    “我很想你。”

    “我也是。”

    三个字,还是从她的口中而出,她微转过身来,面对着他,露出了一抺绝美的笑容,看着他俊美刚毅的容颜,挑了挑眉,笑道:“我没在的这段时间,你可有给我惹什么桃花?”

    闻言,沐宸风唇角的笑意加深了,伸手拧了拧她的鼻子,戏谑的道:“我都有你了,哪还敢惹什么桃花?不过你知道,你夫君我如此的俊美出色,走到哪都是万人瞩目的人物,那些女人只差没如狼似虎的扑上来了,所以往后,你可得守着我紧点。”

    “嗯,拿条绳子把你捆在腰间带着走。”她轻笑出声,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整个人倚进了他的怀里,道:“这天界的人实力都很强,甚至连至尊级别的强者都有,你知道吗?当我看到你险些遇险的那一刻,我一颗心都险些跳了出来,答应我,再变强大点吧!直到,无人可以伤害到你,以及我们的孩子。”此时,想到那惊险的一幕,她的心仍有着后怕的感觉,如果她没有赶到的话,他们岂不是见不到面了?

    至尊级别的强者,如果不是她有银雪战衣护住身体,削弱了对方的攻击,只怕,就连神王级别的他也不是他的对手,而那个人,却被他逃走了,她有种感觉,那个至尊强者一定还会出现的,所以,在他出现之前,她希望他们都能变得更强大,她不希望看到她所重视的人受到一丝的伤害,那样的一幕,她永远也不想再见到。

    “嗯,你放心,我会的,那样的事情,一定不会再出现,我不会再让你担心的。”他的眸光泛着幽深的光芒,他知道,那一幕,让她吓到了,曾经他就死过一回,她所承受的痛苦与绝望,他永远都不会再让她经历!

    两人静静的坐着,拥抱在一起,这一刻,谁也没再说话,只是静静的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与祥和,黑袍与白衣,那样的匹配,那样的和谐,两人身上的气息溶合为一体,光线洒落于他们身上,轻风吹过,轻轻的扬起他们的墨发,以及衣摆,宁静中透着一种美,如同一副优美迷人的画像一般,让人不忍打破那一刻的宁静与美好……

    房中,床上云曦已经睡了过去,精致的容颜此时没了平日里的冷酷与冰冷,只有着祥和与宁静,他的脸色还是显得有些苍白,这让趴在床边的笑笑见了很是担忧,看着床上的哥哥,她问着身边的林子奕:“子奕哥哥,你说我哥哥什么时候会好恢复过来?”

    “你娘亲说只要休息好了,再吃些有营养补血的东西就会恢复过来吗?你就不要太担心了。”林子奕说着,看着趴在床边已经换过干净小衣裙的笑笑,道:“你也累了吧?要不,你就去睡一觉,这里我看着就好了。”

    “可是我怕我去睡觉了,哥哥要是醒来了见不到我。”她嘟着小嘴说着,看着床上的哥哥,一会,眼睛一亮,道:“有了,我就跟哥哥睡一张床好了,反正我们以前也经常睡一起的,这样我就可以在这里照顾哥哥了,哥哥醒来了也能第一时间看到我了。”说着,原本皱着的精致小脸顿时笑开了,她手脚并用的爬上了床,小心翼翼的从床尾跨了过去,在床的里面睡下,轻轻的拉过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而后看向床边的林子奕,小声的道:“子奕哥哥,我陪着哥哥就好,你去休息吧!”

    林子奕嘴角抽了抽,无语的看了她一眼,他很想说,你都到床上去睡觉了,这都能叫陪?不过,他知道云曦已经没什么大事了,心中也不是很担忧,便对她点了点头,道:“那我在那外间的榻上睡会好了。”说着,便往外间的榻上走去,在上面睡下。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约过了一个时辰后,外面的沐宸风和唐心见笑笑和林子奕都没有出来,两人便进来看,一进房,却见外间的休息榻上睡着一个小身影,也许是因为身上没有盖被子有些着凉,此时正卷缩成一团,睡得很熟。

    “这孩子,怎么在这里就睡着了。”唐心笑着摇了摇头,又见里间,床上两个小家伙也睡得正沉,便没有扰了他们的好梦,而是走到林子奕的身边,点了他的睡穴后,这才将他抱了起来,小声的对沐宸风道:“我送他去房间睡,这里睡会着凉的。”听他们说起过林子奕,也知道他是曦儿的结交的好友,因此,在得知曦儿身边有这么一个人时,她就让人查了林子奕的家世,也将林家摸了个通透。

    唐心抱着林子奕出去时,就看见一名女子手里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托盘里是几样精致的糕点,而她进来后,一双眼睛正四处张望着,像是在找什么似的,当看到她时,更是好奇的睁大了眼睛,一脸惊艳的看着她,而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连忙规规距距的站好:“那个,我、我是来送糕点的。”

    沈三小姐见她抱着怀里的男孩子没动,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生怕她不怕,连忙说:“真的,这几个糕点都是我最喜欢吃的,我听我爹爹说有几个小孩,所以就给你们送来了。”话说完,她才想起现在她穿的可是下人的衣服,她爹爹也说不可来打扰他们,不由懊恼的捂住了嘴。

    而房里,沐宸风则上前,见床上两个孩子睡得很沉,只不过笑笑睡觉不老实,一只脚随着她的一个翻身从被子中伸了出来,架到被子上,他眸光一柔,上前,将她的小脚放进被子,帮他们把被子盖好,转身走了出去,便看到了他娘亲抱着林子奕站在门边,而前面院中,则站着一个娇俏的女子。

    沈三小姐原本看到唐心时就被她的美貌惊艳了,怎么也没想到,这世间竟然有女子能生得这般的好看,当再看到后面走出来的黑袍男子时,却不由的缩了缩脖子,因为那黑袍男子长得好看是好看,但那一身气息却很是吓人,被他的目光一扫,本能的感到一股惧意。

    这时,唐心露出了一抺笑容,道:“有劳沈三小姐了,既然来了,就在院中坐会吧!”说着,抱着林子奕便走向隔壁的房间,将他放在床上,盖上被子后,这才出了门。

    而院中,沐宸风看了那沈三小姐一眼后,便走到桌边坐下,对站在那里要走也不是,要留也不是的沈三小姐道:“我娘子让你坐会,你就坐会吧!”

    “是。”性子脱跳的沈三小姐听了他的话后,只感觉一股冷气从脚底窜起,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只能规规距距的走到桌边,将糕点放在桌上后,小心翼翼的坐下,却是一直垂低着头,不敢乱看。

    当唐心走出来时,看到的就是她家那位正自顾自的喝着茶水,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而桌的另一边,那沈三小姐却是垂低着头,放在桌下的双手似乎因为紧张,正不安的揉着衣角,见此,她笑了笑,走上前,道:“沈三小姐。”

    “啊!”沈三小姐本能的站了起来,看向了她,有些紧张,又有些担忧,此时她还真后悔自己的好奇,要是让爹爹知道她跑这来了,一定会骂死她的。

    “不要紧张,坐吧!”她轻声的说着,绝美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旁边的沐宸风看见她来了,目光一柔,如同要将人溺死在里面一般,浑身冰冷的气息就也缓了几分。

    这气息的一变,对面的沈三小姐自然察觉到了,此时又忘了害怕与担忧,一双秋眸好奇的在两人的身上打转着,尤其是在看到那冰冷吓人的黑袍男人在看到那绝美女子时所展现出来的温柔时,更是看呆了眼。

    唐心冲沐宸风一笑后,便看向了沈三小姐,示意她坐下,道:“沈三小姐是偷偷过来的吧?”

    “嗯,我爹爹说不让打扰你们,不过,他们都说你们很厉害,我就好奇着,想过来看看。”说着,她又垂低下了头,脸上浮现了一丝的不自在。

    “呵呵……”

    唐心轻笑出声:“我们会在沈府打扰段时间,这段时间里,沈三小姐随时都可以过来,再说,我有两个孩子,小孩子是闲不住的,到时,还得麻烦沈三小姐带他们在这碧水城中好好转转。”

    “真的?”她的眼睛顿时一亮。

    “嗯,他们现在睡着了,我儿子的身体还虚弱着,得调养,不过我那女儿笑笑可就是个鬼灵精,喜欢到处乱跑。”

    “没问题,这碧水城我很熟的,只要他们想跟我出去玩,我就带他们出去玩。”她脸上是笑颜逐开,如同春风拂过一般,连先前的担心都不见了。

    旁边的沐宸风则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喝着茶,听着两人的聊天,直到,最后沈三小姐兴高采烈的离开。

    “娘子对沈家的人很是另眼相看?”他看着她,挑了挑眉。

    “这家人的人品作风都不错,而且,我底下风雨楼中六公子之一,是沈家的大公子,沈从文。”风雨楼六人的家世底细,她在接手风雨楼后便摸清楚了,六人的世家都不是什么大世家,不过他们的人品,能入她的眼,能成为她认可的人,哪怕眼下他们的家族并不强大,将来,也一定会强大。

    “哦,原来如此。”他了然的点了点头,难怪当时她会在沈青山说出是沈家沈青山时同时前往沈府。

    这一睡,他们便睡到傍晚时分,天色渐暗之时,房中,笑笑伸着小懒腰从床上坐起,见她哥哥早已经醒了过来,此时正在桌边喝水,便唤了一声:“哥哥,你有没好点?”说着,迅速的跳下床,来到他的身边。

    “嗯,好多了。”云曦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杯子。

    “哥哥,我饿了,你饿不饿?”笑笑摸了摸肚子,小圆肚正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曦儿,笑笑?醒了就出来吧!”

    外面,传来了唐心的声音,房中的两人闻言,便一同往外走去,来到院中,见他们爹爹和娘亲正在桌边喝茶,除了他们之外,还有那个沈家的家主,沈青山。

    “爹爹,娘亲,沈伯伯。”两小孩走上前,一一唤了一声。

    “呵呵,小公子和小小姐小小年纪就这么出色,长大了更是不得了。”沈青山笑说着,目光看向两个一模一样的孩子,明明是长着同样的容颜,但两张容颜放在两人的身上,却形成了各自的风格与气息,除了初见时感觉两人模样相同之外,再见时,便会发现,两个小孩都有着很分明的区别。

    唐心笑了笑,眼睛却是满满的宠溺之意:“就是两个顽皮的孩子罢了。”

    “爹爹,笑笑才不顽皮,笑笑很乖很可爱的。”小丫头笑眯着一双眼睛,扑进了沐宸风的怀里。

    沐宸风顺势将她抱了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俊美刚毅的容颜露出一抺柔和:“嗯,笑笑最乖了。”

    “曦儿,过来。”唐心朝儿子唤着,看着他走近,这才伸出为他把了把脉,半响,放开他的手,从空间中拿出一颗丹药来:“再吃一颗。”

    “娘亲,我没事了。”云曦说着,其实他除了气血还有些虚弱之外,还真的没事了,最严重的也就是他大腿处的伤,而现在已经被青鸾治疗好了,只要气血恢复过来,也就和平时一样了。

    一旁的沈青山站了起来,对两人道:“两位,我在府中设了宴,这会应该已经准备好了,不如,就请到前面就宴吧!”

    “嗯。”沐宸风应了一声,便站了起来,怀里依旧抱着笑笑。

    唐心见了,则对笑笑道:“笑笑,去房中把子奕叫醒。”

    “好。”笑笑应了一声,从沐宸风的怀里溜了下来,迅速的往隔壁的房中跑去,不一会,便拉着睡眼迷蒙的林子奕出来。

    见人齐了,这会才与沈青山一道往前走去。三个孩子则跟在他们的身边,边说着话,边四处观望着。

    前院的花园中早已设下宴席,只等他们的到来,这宴席也没外人,也就沈夫人和沈二公子和沈三小姐三人,以及几个侍候着的婢女,当看到沈青山亲自带着他们前来时,母子三人连忙迎上前。

    “沈钟氏见过沐公子,沐夫人。”沈夫人向两人行了一礼,哪怕他们的年纪并不比她大,但在强者的面前,礼数是必不可少的一样。

    “沈夫人无需多礼。”唐心开口说着,露出了一抺淡淡的笑容。

    “沈从武、沈玉灵见过沐公子,沐夫人。”跟在旁边的两人也朝他们行了一礼,异口同声,沈从武的声音中有着难言的激动,看向两人的目光尽是满满的崇拜与敬重之色。

    而沈玉灵,也就是沈三小姐则语调轻快,眉眼都是欣喜之色,尤其是,看到唐心后,目光更是往她的身后看去,果然看到三个孩子,她知道,那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就是她的孩子,见到那两个孩子精致可爱的容颜时,眼中更是有掩不住的喜爱之色,当即便快步走上前,来到几个孩子面前,半俯下身,双手撑着膝盖看着面前的几个孩子,兴奋与开心的说着:“我叫沈玉灵,你们叫什么名字?”

    云曦淡漠的目光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沉默不语。而旁边的笑笑则眨着一双灵动的眼睛打量着她,一会,这才露出了可爱的笑脸,脆生生的道:“我是沐云笑,你可以叫我笑笑哦!他是我哥哥,叫沐云曦。”

    旁边的林子奕则咧嘴一笑,对沈玉灵道:“我叫林子奕,我是云曦的朋友。”

    “我下午去给你们送糕点的时候你们都睡着了,明天你们要不要跟我出去玩?我带你们游碧水城怎么样?”她笑盈盈的说着,越看越觉得他们好看,想着也是,有着那样出色的父母,身为他们的孩子,他们又怎么可能长得差。

    闻言,笑笑朝唐心投去询问的目光,在看到她微笑着轻点了下头时,更是笑开了脸,道:“好啊!那明天早上你来找我们,不过我哥哥身体还没好,不能出去,我和子奕哥哥一起去。”

    云曦看了自家妹妹和林子奕一眼,没有说话,他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过来,要静心调养。

    “好,一言为定,明天早上我去找你们。”沈玉灵笑盈盈的说着,拉着她的小手道:“今晚我们准备了好多吃的,你们一定肚子饿了吧?快来。”

    “咳!”沈青山轻咳一声,扫了自家女儿一眼,歉意的对沐宸风和唐心道:“小女性格跳脱,还望两位不要见怪。”

    “呵呵,沈三小姐很好。”唐心笑说着,目光欣赏的看着那洒脱自然的沈玉灵。

    见此,沈青山这才放下心来,对两人作个个请的手势:“两位请。”

    花园设宴,主位上是沈青山和沈夫人这对主人家,而下面左右两边则摆放着几张食桌,左边坐着的则是沐宸风和唐心,再下面一点则是三个孩子,而右边坐着的则是沈从武,下方坐着的则是沈玉灵,不过沈玉灵玩心本就重也没那么多的拘束,看着两个五岁大的孩子坐在食桌的面前,小手甚至还夹不到远一点的食物,当即便坐到笑笑的身边,帮着他们夹东西,一边跟他们说话闲聊着,对于前面自己的父母和二哥到底跟沐宸风和唐心说什么,她则是一句也没听进去,反而跟几个孩子处得很是开心。

    次日,一大早,沈玉灵洗漱好后便来到竹院,她来竹院时,笑笑和林子奕还没起床,等了他们半个时辰后,三人便兴冲冲的出门了。

    而因为有一些修士都知道唐心和沐宸风他们一家子都在沈家作客,次日便有人带着拜贴和礼物上门,大厅中,听外下人禀报的沈青山拧了拧眉头,沉默半响也没开口。

    “那些人消息怎么这么灵通。”沈从武嘟呐了一句,见自家父亲沉默着,便问:“父亲,你不会想让他们进来吧?”

    沈青山抬眸看了他一眼,沉声道:“沐公子的身体需要静心调养,而且,沐小公子也一样,我想,他们应该是不希望在这段时间有人来打扰他们的,这件事,你去处理了。”

    听到他父亲的话,沈从武便站了起来,道:“父亲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了。”说着,便往外走去,却又被唤住了。

    “对了,让你传消息给你大哥,你传了没?”

    “传了,相信再过几日,大哥就会回来了。”沈从武说着,这才离开。

    与此同时,在风雨楼中,当沈从文从传信灵鸽那里收到消息说主子他们竟然都在他家时,愣了半响才回过神来,后面的易楠天他们见他收到灵鸽的信后便愣着,便问:“怎么了?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沈从文回过头来,看了他们一眼,面色古怪的道:“主子他们在我家,我父亲让我马上回去。”

    ------题外话------

    美人们,最后几天了,我仍在万更求票中,票数上不了前十都木用的,距离前一名,还有六十票,谁有?再往我兜里投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