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4 遇至尊强者!惨败!

    章节名:094遇至尊强者!惨败!

    见此,沐宸风这才放心的进入迷雾之中,一进里面,虽然看不见前方较远的地方,但脚下的路却是清晰可见,当看到那阵法中凌乱的散落各地的骷髅骨时,深邃的目光不由的划过一暗光,小心的避开阵法中的机关,往里面走去。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而沐宸风不知道的是,就是在他往迷雾深处走去之时,迷雾中,有着一如鬼魅般的身影轻巧的避开了他,往迷雾外面而去……

    阴森森的感觉,还伴着丝丝阴冷的风,迷雾中偶尔传来一阵阵诡异的叫声,似乎是鸟类的叫声,又似乎混杂着孩童呜嚎,又似乎伴有野兽的低吼,声音很杂,很乱,分辨不出方向,就在他小心的往里面走去之时,突然间,从迷雾中猛然窜出一只血红色如同蝎子般的巨大魔兽,那后面如同剪刀一般的叉子泛着森寒的光芒咻的一声朝他袭来。

    见此,他迅速提气一跃而起,同时取出长剑注入灵力气息飞劈而出,然,当锋利的剑刃击落在那血红叶蝎子身上时,竟发出一声如同金属相碰时的铿锵声音,凌厉的攻击起不到效果,甚至,在那蝎子身上留下一记剑痕也没有,那蝎子甚至连停顿也没有的便紧接着发起攻击,步步逼紧,凶残而蕴含杀气。

    “金属于超神兽?”

    沐宸风眉头一拧,有些意外在这里竟然会遇到超神兽级别的魔兽,而且还是金属于的,这么说,他的刀剑攻击对它是起不到作用的,金属于的魔兽,尤其已经成为超神兽级别的,外层的皮壳就是一层保护层,又甚至可以说,它的全身已经没有任何致命之点,无论是多锋利的刀剑攻击击落在它的身上,也如同长剑划过水面,剑过无痕。

    “嘶嘶!”

    低低的叫声喷出了丝丝液体,那些液体喷落地面时,在地面发出话咝咝的声音,紧接着又冒起了一股黑烟,就连地面也被那液体腐蚀出一个洞来,可见那液体的毒性到底有多可怕,若是喷落在人的身上,只怕,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攻击对它无效,再加上那超神兽又对步步逼紧,凶残而狠厉,沐宸风当即低喝一声:“麒麟!出来!”伴随着他的声音一落下,光芒一闪,上古神兽麒麟便出现在他的身边。

    “吼!”

    一声蕴含着上古威压的低吼声一出,一把火焰也随着从它的口中喷出,朝那血红蝎子喷去,饶是对面那只一直强行进攻的血红蝎子见此也不由的在原地低嘶叫着,却已经不敢再度上前,毕竟,超神兽再厉害,想要敌过上古神兽火麒麟,还是太嫩了点,尤其是,火克金,火麒麟就是这只金属性超神兽的克星,如果说换成别的属于的上古神兽,它还敢试着一战,可面对火麒麟,却是心生退意。

    沐宸风自然知道这一点,当即,眯起了冰冷的目光,冷声道:“灭了它!”

    四蹄踏着火焰凭空而立,火麒麟前腿一弯,后腿一蹬,厉吼一声,猛的扑上前去,血色蝎子一见,顿时迅速折回,然,逃生的路却很快的就被火麒麟挡住,见无路可逃,面对强大的对手,血红蝎子也只能硬战到底,当即,做出攻击的姿势,毒液与那锋利的尖叉一出袭出,以着狠厉而迅速的速度袭向前面的火麒麟,而在与火麒麟战斗之时,后面的那条尾部也转到了一侧准备偷袭。

    火麒麟对战那只超神兽,沐宸风是不担心它会输的,因此,便打算再度往林中深处而去,这里面迷雾重重,看不到人影,感觉不到气息,却居然有超神兽在这里守护着,到底,里面是什么地方?又为什么要抓了林子奕?又为什么遍地的骷髅骨头?

    “嘶嘶……”

    迷雾前方,又传来了嘶嘶的声音,他警惕的看着前面,就见,一条水系银色巨蛇窜了出来,定睛一看,居然也是超神兽!看到这里连出现两头超神兽,他的脸色不由的凝重起来,据他所知,风云百强榜上,可没人拥有两头以上的超神兽,排行榜第二的诸葛家也只有那诸葛老祖有一只超神兽,至于排行第一那一位,也似乎只有一只,而且,这里面的人也不可能是那百里家的人,他们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还干这种掳人孩童的事情,那么,在这里的,又是什么人?

    他持剑而上,剑刃上强大的剑罡之气呼呼而响,凌厉而骇人,那条巨蛇也猛的迎了上来,似乎不惧他手中之剑一般,水柱从它口中喷出,竟如同一道道尖锐而锋利的利刃袭出,当沐宸风的剑气而劈而下时,水柱也击向了他手中的剑利,强劲的冲击力击挡住了沐宸风那凛冽的剑罡之气,化解了那一刻的杀机,紧接着,那条巨蛇再度窜出,口中喷出的水柱化成无数道细小的暗器袭向沐宸风,当沐宸风以剑相挡时,那水柱击落在剑上时,竟能发出咻咻的声音,只是,饶是它的攻击再快,也快不过沐宸风手中的剑,对付金属性的超神兽他的攻击起不到作用也就罢了,水属于的他却是不放在眼中的。

    下一记,手中利剑飞转而出,凛冽的剑罡之气在前方开路,击退了那些朝他喷来的水柱之余,沐宸风也紧跟在那飞袭而出的利剑后面,直到,接近那条巨蛇时,他加快了速度追上了前方的利剑,一把握住剑柄,灵力透过手掌传入剑刃之中,手起剑落,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劈向那条巨蛇。

    “咻!”

    骇人的剑罡之气在空气中发出凌厉的咆哮声,空中的风刃似乎被集中到他手中的剑锋之上,在那条巨蛇还没能逃窜之时,利剑一举劈落,将那条巨蛇一分为二,只是,在那巨蛇一声惨叫之后,却不想紧接着出现的那一幕让他深邃的目光再度幽深了几分。

    “哗啦!”

    那条巨蛇,超神兽级别是的巨蛇,在他的面前居然化成了一滩水,甚至,连一滴鲜血也不曾流出就这样消失了,他收起了剑,站在原地,看着地上那滩水中的一张被削成两截的符,拧起了眉头,再度往前走去。

    而在迷雾外面的林中,暗处,一双阴森森的眼睛静静的观察着那两个在结界中的云曦和笑笑,将他们的一举一动,将他们的谈话,一一收入耳中,看在眼里。

    云曦突然朝迷雾另一侧的迷雾看去,皱了皱眉头,问:“妹妹,你有没感觉到有人在暗处盯着我们?”

    笑笑摇了摇头:“没感觉。”

    闻言,云曦还是警惕的朝周围看了看之后,见没有什么异样,这才收回了目光。

    而暗处的那双眼睛,也在听到他们的话后,慢慢的从迷雾中隐去,消失不见。

    “哥哥,你说是什么人抓了子奕哥哥啊?”笑笑坐在地上,双手托着精致的小脸蛋,微仰着头看着站在身边的哥哥。

    云曦小脸上尽是冷酷的神情,小小的孩子却偏偏有着大人般的成熟,此时,他抿着唇,看着迷雾中,道:“不知道是什么人,但,一定是很厉害的人,要不然爹爹也不会让我们留在这里,还给我们设下结界。”

    “那子奕哥哥不会有事吧?”笑笑说着,想了想,又肯定的道:“嗯,有爹爹在,一定不会有事的。”

    云曦没有说话,因为他也说不准到底会不会出事。这时,林中传来的一些动静让他警惕的冷喝出声:“什么人!”锐利而冰冷的目光同时扫向那发出声音的地方。

    而笑笑在他冷喝出声之时,也迅速的站了起来,同样警惕的注意着周围。

    然,当他们看到,那从不远处走来的那白色身影时,却是一怔,两张小脸上都浮上了惊喜,笑笑更是欣喜的大声唤着:“娘亲!”声音一落的同时,就要往外跑去,扑进她娘亲的怀抱,却不想,被身边的云曦给拉住了。

    云曦虽然在看到唐心出现时脸上也浮现了惊喜,但,很快的,这份惊喜就被沉思给取代了,他虽然只有五岁,但,他的聪慧可不能用五岁来衡量,先前他爹爹就有交待他们,这里很危险,谁来也不能走出他所设下的结界,再一个就是,他们娘亲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这也太巧合了吧?

    “哥哥?怎么了?”笑笑一怔,不解的看着他。

    云曦不动声色的递给她一个眼神,两人毕竟是双胞胎,又是一起长大的,一个眼神便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当下,笑笑便也忍了下来,看着那白色的身影缓缓的走近。

    “曦儿,笑笑,怎么只有你们两个?你们爹爹呢?”一袭白衣的唐心走上前来,在结界前停下了脚步,看着那站在结界中的两个孩子,露出了温柔宠溺的笑容:“这才多久没见?就不认得娘亲了?快过来,让娘亲抱抱。”

    两个孩子已经快七八个月没见到他们娘亲了,对她的想念可想而知,尤其是笑笑,原本一路上就在念着他们娘亲,想着什么时候她才会找到他们,什么时候他们才能见面,什么时候娘亲才可以再抱抱她,而此时,他们娘亲就在面前,看着那温柔宠溺的神情,绝美而熟悉的容颜,她不由红了眼眶:“娘亲……笑笑想你……”她是真的想娘亲了,好想好想。

    云曦也是心中一动,哪怕他再聪慧,也毕竟只是一个孩子,对于至亲的亲人,对于疼他们入骨的娘亲,一别半年有多,他心中也很是想念,只是,他是小小男子汉,是哥哥,所以他并不像笑笑那样将话说出口,他只是偷偷的在心里想念着,想念着娘亲身上的味道,想念着娘亲温暖的怀抱,想念着娘亲抱着他,哄着他睡觉的温柔声音,想念着娘亲的一切一切,此时,娘亲就在他们的面前,他多想迈出这一步,走出结界,扑进她的怀里,告诉她,他好想她……

    牵着笑笑的手,云曦往前走了一步,依旧站在结界里面,而在他们面前的结界,除了外面的人无法进来之外,任何东西也无法进入这个结界,他就牵着笑笑站在结界最靠边的地方,看着结界外面的她,问:“娘亲,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他并不想怀疑娘亲,但,妹妹也在这里,而且爹爹说这里很危险,他不得不小心。

    “自然是寻着你们来的,笑笑,娘亲也好想你,来,快来给娘亲抱抱。”她伸开了双手,满眼期待的看着笑笑。

    笑笑吸了吸鼻子,道:“娘亲,爹爹说,这里很危险,不让我们出结界。”

    “娘亲又不是坏人,再说,娘亲会保护你们的。”她说着,上前一步,手伸向了那结界,果然,肉眼看着就像什么也没有,但,当手碰触到结界时,却会凭空出现一层隔离体,也正是那个保护的结界,让她无法入内,无法碰触到两个孩子。

    “笑笑,你爹爹设下的结界娘亲进不去,来,把手给娘亲,娘亲带你出来好不好?”她继续说着,向笑笑伸出了手。

    然,经过云曦的提醒,再加上她自己的观察,笑笑也终于察觉到不对劲了,她抬起衣袖,擦了擦眼眶,转而拉着身边的云曦来到结界的中间:“哥哥,她不是我们娘亲,我们不要理她。”

    云曦看了看笑笑,又看了看那脸色一变的‘娘亲’,也不再说话,他们是娘亲的宝贝,娘亲对爹爹更是情深意重,在明知这里有危险的情况下,她还要他们出结界,而不是选择进迷雾中帮爹爹的忙,光是这一点,就与他们娘亲的行为作为不符合了,虽然不知道,这个假的娘亲怎么会知道他们的名字,又怎么会弄成他们娘亲的样子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但,他们知道,爹爹所说的是真的,敌人,很强大,这里,很危险。

    果然,听到笑笑的话后,再看两个孩子已经退到结界中间,眼中尽是防备之色,那唐心模样的女子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下一刻,大手一挥,一个瘦如柴骨的老妪便出现在两人的面前,皱巴巴的皮肤,深深陷进去的眼眶,以及那狰狞的面容,让两人都吓了一跳。

    “哇!好丑!”笑笑当即惊呼出声,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那面前的老妪,问着身边的云曦:“哥哥,她是怎么变成咱们娘亲的模样的?她怎么会知道娘亲长什么样子?怎么一下子又变成这么可怕的样子了?这是不是娘亲给我们讲故事时所说的老巫婆?”

    “臭丫头!你们是找死!”那老妪阴沉着脸,目光透着森寒嗜血之色,如鬼爪一般的手凝聚一股力量猛的拍向前面那个结界,只见,肉眼可见的能量气息冲击到结界之上。

    “咻!砰!”

    然,这一击,却是被结界挡了回来,两股力量的气流在空气中微微波动着,结界却依旧丝毫无损。看到这一幕,云曦和笑笑提起的心又放了下来,暗暗轻呼出一口气,拍了拍胸口:“哥哥,爹爹的结界好厉害,这老巫婆进不来呢!”

    云曦却又不敢太过放松,饶是在结界之中,他也感觉到外面那个老枢的实力很是强大,如果结界被破,只怕,他们两人就危险了,尤其是,他看到,结界虽然丝毫无损,但每当那老妪的能量攻击到结界上时,结界都会微微波动一下。

    能量攻击打不破那个结界,老妪又试了解除结界的法印,但仍无法解开,因为无法解开,又因攻击结界而消耗太多的灵力,她阴沉沉的扫了两个孩子一眼,忽的转身离开,没入迷雾之中。

    看到那老妪离开,云曦这才轻松了口气,如果先前因为那人是他们娘亲的样子他们就迈出这个结界,只怕,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哥哥,爹爹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会不会有事啊?”笑笑担忧的问着,目光朝那迷雾之处看去,又喃喃的道:“要是娘亲也在这里就好了。”

    云曦拍了拍她的脑袋,道:“不用怕,爹爹不会有事的,我们也不会有事的,乖乖在这里等爹爹回来,他一定可以救回子奕的。”

    “嗯。”笑笑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砰砰砰……”

    “哥哥,是什么声音?”笑笑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看向身边的云曦。

    云曦听着耳边传来的声音,轰隆声中伴随着砰砰的声响,而且,地面似乎也有些震动,不由的,朝周围一看,突然间前方的地下面似乎有什么在钻动着一般,而那钻动的方向,正是朝他们这里而来,猛的低头看向他们所站的结界地面,只感觉到,随着那钻动的东西越发靠近他们这边,他们脚底下的地面震动的声响也越发的大,而且,那股震动的力道还清晰的从脚底传到他们的身体,让他们清楚的感应到危险的来临。

    “不好!”云曦低喝一声:“地下有东西!难道是土属性灵兽?那个老妪结界进不来,难道想从地下上来?”想到这,小脸上顿时凝重起来。

    “嘎嘎嘎……”

    低低而诡异的阴寒笑声从前方传来,那明明已经离开的老妪又再度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在他们的结界外面,那双泛着嗜血光芒的眼眸正盯着他们两人,活像是看到什么美味一般的兴奋。

    “你小子确实聪慧,这么快便想到了我想做什么,嘎嘎,可惜,今天,你们都逃不掉了,没人救得了你们。”

    看着那地中的东西越发的往这边而来,眼见就要钻透他们脚下所站的地面,笑笑心中也是一提,盯着他们所站的地面,眸光迅速的转动着,可是,却是无计可施。

    云曦反手握住匕首,对身边的笑笑道:“准备战斗吧!爹爹没回来,我们也得照顾好自己!”

    “好!”笑笑当即应了一声,也拔出了锋利的匕首握于手中,两把泛着锋利寒光的匕首被握在两双小手上,两人身上的灵力也调动了起来,一人盯着结界外面,一人盯着地下的泥土,准备着随时进入战斗。

    他们不是懦弱无能之辈,如果危险逼上门来,他们别无选择,只有拼尽全力一战!只可惜,前段时间青龙和金龙同时进入冥修之中,只怕,不到千均一发之时它们也无法醒来帮忙了。

    “轰轰轰……”

    震动的声音越发的靠近,两人也微微的退开了一点距离,盯着脚下所隆起的地方,猛然间,泥土被猛的掀了起来,一只独角兽猛的窜了起来,掀起了一堆泥土的同时,那尖锐而锋利的角也朝他们两人撞去,两人同时退开,笑笑一惊,退开的同时险些因避开而跌出结界外面,而看到笑笑险些跌出外面时,那老妪伸着手竟是想要将她抓住。

    “妹妹小心!”

    云曦惊呼一声,白色的小身影一闪,一把扣住笑笑的小手,将她拉了回来。而那老妪的她手本以为可以抓到她了,谁知因为这样,却捕了个空,伸出去的手被碰触到结界而被挡住,弹了回来,她恨恨的看向那地面,那个洞并不大,如果她要进去,就得爬着进去,否则,根本无法通过那个洞口通往结界里面。

    “将他们逼出结界!”老妪阴测测的下达着命令,一双阴狠的目光紧紧的盯着结界中的两人和一只土属性角角兽,看到那两个孩子竟然能那样轻巧的避开独角兽时,更是暗暗心惊。

    那诡异的步伐和身手,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每每那独角兽就要将他们撞出结界,却又被他们脚下步伐一移,轻轻的避开了,而且,两小小的身影一前一后配合无间,倒也没被那独角兽伤到,反而追得那独角兽气喘不停。

    “该死!快点!”老妪怒喝着,气得浑身颤抖,恨不能自己亲手进去抓。

    “吼!”

    那独角兽再度低吼一声,迅速的朝两人撞,这一撞,将两人紧拉着的小手给撞开了……

    而在另一边,迷雾之中,当沐宸风寻来之时,只见,一个以巨木做成的四方牢房中困有十几名孩子,大约都是三岁到十岁这个阶段的孩子,男孩女孩都有,一个个昏迷着,倒在木牢之中,而在旁边,散落着的骷髅骨头比外面的还多,而且在那木牢的两旁缠着两条手臂般粗大的蛇,正吐着蛇信子。

    深邃的目光朝一旁看去,距离此处五六米的地方有一处小屋,并不是人搭建的,而是一处空间神器,只是,那屋子诡异非常,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一切,那门也紧闭着,神识往那小屋中探查去,依旧被挡了回来,见此,他将目光放在前面的木牢之中,放在那十几个孩子身上,手中的剑一转,两道凌厉的剑气飞袭而出,咻的一声,将那两条缠在木牢上的蛇给削成了两截,只是,当那蛇落于地面时,却又化成了一张被他削为两断的符。

    又是符?他可以肯定,这里面的人一定精通符之术,只是,这精通符之术的人抓了这些孩子来做什么?迈步走上前,还没靠近木牢,一道暗沉沙哑的声音带着冷冷的杀气便从屋中传来。

    “你是何人?为何要多管闲事?”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你是何人?为何要抓来这些孩子?”沐宸风转而看向那紧闭着的木屋,深邃的目光泛着丝丝寒光。

    “不过区区上神修士,竟敢闯到这里来,胆子不小,既然来了,那你就别想着再走出去了!”蕴含杀气的声音一落下,房门突然被一股暗劲打开,然,却不见有人从里面出来,反而是五张符从里面丢了出来,符出现的那一刻,也不知怎么回事,咻的一变,幻化成了五只拥有不同属性的超神兽围住了沐宸风,几乎没有一刻停顿的,那五只不同属性的超神兽一经落地,低吼一声,便朝沐宸风发起了凌厉的攻击。

    见此,他眸光微微一闪,手中的利剑一转,黑色的身影快如闪电的往前掠去,第一个要解决的,是他前面木属性的超神兽,他不知那里面的人到底是怎么办到的,明明只是符幻化出来的超神兽,但居然能拥有超神兽的威压和战斗力,这样的符之术,他就是从天音那里也不曾见过。

    “穷奇!”冰冷的召唤之声传出,凶残极恶的穷奇上古凶兽当即出现在他的面前,不用他的吩咐,便加入战斗之中,沐宸风解决了一只超神兽,那边穷奇也解决了一只超神兽,每一只的死去,最后出现的都只是一张符。

    小屋中的人在听到穷奇凶残的厉吼声时,在里面原本画着符的手一顿,阴寒的眼睛眯了起来:“穷奇?上古凶兽?”神识往外一扫,果然感觉到了上古凶兽穷奇的出现,不由的,停下了手中的笔,迈着脚步,一步步的走向门口处,宽大的衣袖一挥,门自动而开。

    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五只不同属性的超神兽就被沐宸风和穷奇解决了,穷奇原本以为可以饱餐一顿,谁知杀了那些超神兽后,出现在它面前的不是超神兽肥美多汁的兽体,而是一张被它锋利的爪子撕毁的符,顿时心中很是郁闷,不时的用着爪子抓着地面的泥土,喷着厚重的鼻息。

    看到门再度打开,沐宸风看去,只见,一个穿着宽大的黑色长袍的老者就那么站在门边,头上戴着连着黑袍的黑帽,全身上下只有那张老脸露了出来,他的衣袍无风而自动,全身上下,涌动着一股非常强大的能量气息,哪怕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所表现出来的强大都让人无法忽视。

    没见到人时,他知道房中的人很强大,要不然他的神识也不会被挡回来,如今见到了,更是明白先前那股感觉是从何而来,只是,天界中这样的人物怎么会隐居这里做着这样的勾当?他又是什么人?为何不被记录于百强榜之中?哪怕眼下还不知道这人是何身份,但,他绝对相信,百强榜上一定没有这个人的记录。

    哪怕他如今也不过只是上神的修为品阶,神王级别的强者站在他的面前,他也依旧感觉不到对方所带给他的威胁,而这人,却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危险感,可见,他的修为定是已经超越神王,莫非,是至尊品阶的强者?只是,可能吗?整个天界似乎没传出有至尊强者的存在,眼前这个人会是吗?若不是,又如何来解释他所带给他的危险感?

    “上古凶兽穷奇,不错,很合我心意。”那诡异的老者沙哑的声音低低的传出,目光打量了沐宸风一眼后,便将视线落在旁边的上古凶兽穷奇的身上,眼中,明显是发现猎物的灼热光芒。

    沐宸风握着手中的剑,注入了灵力气息,剑锋之上,发出呼呼的气流声,肉眼可见的剑罡之气缠绕着剑刃,呼啸着,似乎随时准备战斗,而他,也并没有久停,在那诡异的老者说出那句话后,沐宸风眸光一眯,黑色的身影如同鬼魅般掠出,强大而骇人的威压夹带着凛冽的杀气涌向那名黑袍老子。

    “呼!咻!”

    快而狠的一击在空气中划过,如同划破了空气中的气刃一般,发出剌耳的一声尖锐声,这一击,朝那黑袍老者的面门袭去,然而,对方却不闪不避,直到那一剑眼见就要将他一劈为二时,原本站在小屋门边的老者突然间不见,那闪动的速度几乎可称之为光速,快得让人无法看清,甚至,连他移动的方向也没看清,当沐宸风一剑劈下时,那里已经没人了,蕴含着强劲暗劲的一剑劈落在小屋门边连着地面,只听砰的一声重响,溅起一地的尘灰之余,神器级别的空间小屋也被一剑毁灭,一分为二,散落一地。

    “好慢。”

    诡异的声音突然间在沐宸风的身后传来,那声音沙哑中透着不屑与轻蔑,又似平静的在陈述着事实。老者的脸,从宽大的黑色大帽中微微抬起,那双垂落在身侧的手暗暗一转,以着一种诡异的速度击向了沐宸风的背后,速度快得令人惊叹,而一旁的穷奇想要上前帮忙时,却被他的一张符给困住了,无法再度越进半步。

    当沐宸风察觉到背后的危险时,想要避开已经慢了一步了,只感觉一股强劲的掌风击来,重重的击落在他的背后,将他整个人都击飞了数米。

    “砰!”

    “噗!”

    胸口受到强大暗劲的攻击,血液如同万匹猛兽猛涌一般在体内咆哮着,气血往上一冲,喉咙一咸,鲜血已经从口中喷出,整个人也不受控制的失去了平衡之力,重重的撞到了不远处的树身上,连同那粗壮的树身也因被他撞击的冲击力而撞毁,当场发出咔嚓的一声,断裂了开来。

    “咳咳!”

    只是一掌,就知道对方的实力远远在他之上,哪怕是同时面对几名神王强者,他也不曾如此狼狈过,而此时,竟然被那老者的一掌所伤,而且还是重伤,胸口处,从后背痛到前胸,就连细微的呼吸也感觉到一种几近窒息的痛楚,对方的一击,让他清楚的明白到,至尊级别的强者,绝对是个可怕的存在,而眼前这个人,也一定是至尊级别的强者!

    手一翻,迅速从空间中取出丹药服下,他调整着呼吸,以剑撑地站了起来,目光掠过被困住的穷奇时,眸光一闪,仅用一张符就能困住上古凶兽穷奇?这个人,强大得诡异。

    “穷奇,回来!”

    他低唤一声,神识一收,将被困住的穷奇收入了空间。下一刻,他眯了眯深邃的目光,拭去嘴角的鲜血,长剑一转,一道凌厉的剑气飞袭而出,只是,这道剑气却是错开了那黑袍老者,将那个木牢的顶端削去。

    “呵呵,你不会以为,你还能从这里逃出去吧?”那黑袍老者低低的笑着,声音沙哑而难听,似乎在嘲笑着沐宸风的天真。

    然,沐宸风的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他,却不开口,突然间,一道蓝色的光芒从他手指中的空间戒指闪出,那一瞬间,连着将他以及那木牢之中的十几个孩子一同带离了此处,消失不见,速度之快,就是那黑袍老者也没能反应过来。

    “想逃?”老者看着那空荡荡的木牢,阴森的目光慢慢的眯起,下一刻,黑色的衣袍一拂,整个人消失在原地……

    另一边,云曦和笑笑被逼出了结界,两人与那老妪交战,只可惜,对方的实力比他们两人要强很多,饶是兄妹两人联手,身上也受了不少的伤,尤其是云曦,白色的小衣袍染上了鲜血很是剌眼,两张小脸上额头之处都渗着汗水,越战越处于下风,好几次他们都险些被那老妪抓住。

    “妹妹!”

    云曦见笑笑气喘喘的才避开了那老妪的攻击,那独角兽又猛的从后面撞了上去,朝她的前后而去,尖锐的角在阳光下泛着森寒的光芒,哪怕那独角兽并不大,但,若是被那尖锐的角剌中,只怕,她的性命也堪忧,当即想也不想的扑上前将笑笑推开,而他自己却因慢了半步而被独角兽尖锐的角剌中了腿。

    “嗖!”

    “嘶!啊!”

    尖锐的独角狠狠的剌入了云曦的大腿处,那尖而锋利的独角几乎穿过了他的整条大腿,撕心的剧痛袭来,云曦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冷气,痛得惨叫出声,鲜血如泉水般从大腿处涌出,而那只独角兽还使劲的想要往里面推,想要剌穿他的整条大腿。

    “哥哥!”

    凄厉的叫声从笑笑的口中喊出,看到哥哥为了救她而被那独角兽伤成那样,鲜血如潮般涌出,看得她眼眶发红,死命的咬住了唇,冲上前去,然,还没来到她哥哥的身边,就被那老妪挡住了。

    云曦忍着撕心裂肺的剧痛,扬起手中的匕首狠狠的挥向那独角兽尖锐的角,削铁如泥的匕首一举将那独角兽的角削断,在那独角兽嘶叫的瞬间,手起刀落,一匕首狠狠的剌向那独角兽的脑袋,刹那间,鲜血伴着脑渣溅出,喷洒了他一身,而他此时,冷酷的小脸上一片惨白,冷汗如豆粒般的滴落,大腿处,那被削断的一截独角兽的角还深深的剌在他的大腿中,他不能拔,因为他知道,若是一个不小心拔出来,血止不住,不仅腿保不住,性命也会保不住。

    而此时,在离这里还有好一段距离的地方,唐心突然感到心口猛的一慌,继而是一阵揪疼,疼得令她窒息,心口扑通扑通的跳着,是一种慌乱,是一种恐惧,是一种不安,这一种感觉,让她整颗心都揪了起来。

    “难道他们出什么事了?”能让她感到这种心慌与不安的,除了沐宸风,也就只有她的两个孩子了,可,他们有沐宸风同行保护着,又有青龙和金龙两只上古神兽的守护,难道还会出事?

    心下这般想着,越发的不安起来,她感觉到了恐惧,感觉到了惊慌,似乎,只要晚一步,就会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顾不多多想,她当即唤出飞剑,踏着飞剑御剑而行。

    在此之前,因为想要尽早追上他们父子三人,她一直是御剑而行,到了前面才稍微下来休息,调整一下气息,可如今心中的不安让她不得不加快前行的速度,只为亲眼看到他们的平安。

    林中,笑笑狼狈的避开那老妪的攻击,被一记掌风扫落地面后,眼前那老妪如同鬼爪一般的手朝她袭来,她不由的心一沉,而就在这时,一声厉喝传来,眼前火麒麟的身影猛的一闪,出现在她的面前,一把火焰喷出,困住那老妪的同时,火麒麟将地上的云曦和笑笑一同带上,迅速的往林外掠去。

    “追!”

    黑袍老者不知何时已经来到这里,看到火麒麟带着两个孩子离开,沙哑的声音一出,两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的紧跟在他们的身后……

    这是万更君,明天,父子三人命悬一线,唐心能否遇到他们?还是错过?杀机将起,精彩仍在继续,至于万更嘛,嘿嘿,就要看你们的热情了,美人们,别掩嘴偷笑了,别激动咆哮了,直接把兜里的东西都交出来,我会非常非常爱你们的,哈哈

    本书由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