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1 关大公子,关习凛!

    突然间,后面猛的窜上两抺身影,一下子掠到那跑在前头的两名男子前面,一出手就将两人击杀了,快而狠厉,连给对方惨叫的机会都没有,那两人便一动不动的倒在地上,喉咙处,一道血痕渗出,至死,双眼都惊恐的暴睁着。

    “啊!”

    那被粗犷男子扶着的女子惊得尖叫一声,猛的停了下来,双手紧紧的拉住了身边的男子,娇美的脸上尽是惊恐之色。

    “呵呵,大公子,你就不要跑了,我们已经追了你一路了,你以为,今天你还能逃得掉吗?”那前面两名中年男子阴测测的笑着,狠辣的目光看向那名粗犷的男子,眼中尽是杀意。

    粗犷的男子将身边娇弱的女子护在身后,沉声道:“你们要的是我的命,放她走!”

    “大公子,看来,你还没认清自己的处境,你现在可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其中一名中年男子低低的笑着,笑声阴沉而沙哑,很是难听。

    “他许给你们什么?权力?还是地位?别忘了,我才是下任家主继承人!”粗犷的男子沉声喝着,一身的狼狈也不损他上位者的威仪。

    “只要你死了,二公子就是下任家主继承人,我们要什么,就有什么,所以,今天你必须得死!”另一人阴沉沉的说着,下一刻,手中的剑一转,凛冽的剑罡之气飞袭而出,朝那粗犷的男子袭去。

    “柔儿小心!”男子一手护着身边的娇弱的女子,一手持剑与他们战斗,可因身上的伤以及失血的原因,体力原本就有不支,此时面前两人招招凌厉的攻击,身上又多了几道伤口,鲜血随着他手中长剑的挥动而挥洒而出,落于地面,空气中也因此而弥漫开一股血腥味。

    “铿锵!咻!”

    刀剑相碰的铿锵声伴随着剑罡之气在林中传开,吵得树上的唐心实在无法再度闭眼歇息,便支起了头,倚在树上看着那底下的战斗,那粗犷男子的实力不弱,是一名中神级别的修士,剑法也很精妙,此时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护着一个女人和那两人战斗,可见战斗力本就强悍,相反的,那个躲在后面的女人……

    看到那个女人时,她挑了挑眉头,刚才那个尖叫着的娇弱女人,现在躲在那男人的身后脸上却不见有一丝的惊慌,相反的,表现得很是冷静,而此时那搭在腰间的手却是摸向了匕首,趁着男子的注意力都在前面两人身上时,竟是扬起匕首,朝他的背后狠狠的剌了下去。

    “嗖!”

    利刃剌入身体的声音,格外的清晰,男子的身体因受了这一刀而一僵,脸上更是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情,因为没想到他所保护着的女人会想杀他,显然,很是震惊。

    而那两名中年男子看到女子剌了那男子一刀后,竟也停下了攻击,阴测测的笑了起来:“大公子,英雄难过美人关,死在美人的手中,也不枉你一路拼死护着她了。”

    女子剌了他一刀后,猛的拔出了匕首,鲜血跟着拔出的匕首一同喷出,溅了那女子一身。男子的身体再也撑不住的倒向地面,他脸色惨白,无法置信的看着她,质问着:“为、什么?”

    “我是二公子的人。”女子开口说着,冷漠的看着他。

    闻言,倒在地上的男子浑身一震,双手紧紧的拧成拳头:“是你?是你泄露……我的行……踪?”

    “没错。”女子看着他,再度挥起手中的匕首:“割下你的人头,我们就可以跟这二公子交差了。”说着,竟当真挥着匕首朝那男子的脖子划去。

    男子愤恨的看着她,双眼几乎欲喷出火来,然而此时,他绝望了,因为一路护着她,他的契约兽受了重伤陷入昏迷,随行的人死的死,各自逃离的各自逃离,如今他自己又浑身是伤,奄奄一息,根本无法反抗,看到她竟然狠心的挥着匕首朝他而来,眼中带着令他陌生的杀意与狠厉,他不禁暗自苦笑,到最后,却是仰天大笑出声:“哈哈哈……想我关习凛……竟然会、栽在一个、一个女人的手中,可笑,可悲!”

    树上的唐心看着这一幕,摇了摇头,一手拈着一片树叶,在那女子挥着匕首而下时,手中的树叶咻的一声袭出,如同一枚凌厉而泛着暗劲的暗器一般,竟是将那女子手中的匕首给打落了。

    “嘶!啊!”

    那女子握着匕首的手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震得生疼,猛的缩回了手,而匕首却是不知被什么击落地面,她一手握着被震疼的另一只手,往后退了一步,娇喝着:“谁!出来!”

    不仅仅是她,就连那两名中年男子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到了,因为他们感觉不到这里还有别人的存在,可突然间竟然有东西击落了那女人的匕首,莫非,林中藏了人?

    因失血过多和受了重伤的关习凛此时也是一怔,他看着飘落在他面前的那片绿色的树叶,眼中尽是怔然之色,本能的朝周围看去,想知道,是谁救了他,又是谁,竟然能以绿叶为器?

    “人家这么护着你,你居然背后给人一刀,还真狠啊!”

    淡然的声音透着一丝慵懒,不紧不慢的从林中传来,那声音分布在空气之中,竟是让人听不出是来自于哪个方向,直到,他们眼尖的发现,在一棵茂盛的大树之上,有一抺倚在那里的白色身影时,心头才猛然一惊。

    那人在那里多久了?他们竟然没人察觉!

    树上的唐心伸了个懒腰,轻轻一跃,从树上跃了下来,白色的衣裙在半空中扬起一个优美的弧度,墨发自然而柔顺的垂落在身后,随着她的跃动,而被风轻轻撩起,她的身法很是轻盈,如同误落凡尘的仙子一般,在阳光中,绿叶下,轻轻的落于地面,当她整个人站在他们的面前时,几人这才看清了她的容颜。

    绝美的容颜带着一丝的清冷,清眸中一片的幽深,如同一潭古井般一窥不见底,反而能令人迷失在其中,水润的朱唇轻抿着,嘴有微微的勾起一抺似有似无的弧度,出色的五官配上那一张轮廓,有着一种奇特的气质,令人一见之,便绝不会忘记,一袭白色衣裙着身,散发着飘逸而绝尘的气息,却又有着一股令人无法穿透的神秘感,圣洁,尊贵,汇聚一身,脑海中有着很多的词语,却都感觉配不上她这个人,只有风华绝代这四个字,堪堪可放在她的身上。

    “你是谁!”突然见出来的竟然是一名绝色女子,那女子脸色微变,有些羡慕,又有些妒忌的看着她那张绝色的容颜,心中竟因妒忌而生出一股想要划花她的脸的念头来。

    “是谁又如何?就凭你也配知道我的名字吗?”唐心勾起唇角,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迈步朝那名男子走去。

    而那旁边的两名中年男子生怕出了什么意外,当即便出手想要将关习凛杀了,手中剑一扬,却还同碰到关习凛两人却闷哼一声,身体一僵,直直的倒了下去,双眼暴睁,到死,他们也不知道,杀死他们的这个女子到底是谁?

    那女子看到她竟然一出手就杀了那两人,心头猛然一惊,转身就要跑,可身形才一动,便也闷哼了一声,一动不动的倒向地面,了无生息。

    唐心弹了弹身上的衣裙,来到那关习凛的面前:“看来,还死不了。”声音一顿,她露出一抺诡异的笑容:“不过,就算死了,我也能让你活过来,你要不要试试?”关家大公子,关习凛,与诸葛连洲为新锐人物,居然会在这么狼狈的情况下遇到她。

    看到她杀人于无形,实力深不可测,再加上她绝美的容颜和行事诡异的作风,关习凛看着她,问:“你、你就是唐心?”

    “不愧为关家大公子,脑袋转得挺快的,真让我怀疑,刚才险些被人割了脑袋的那个人是你?”她戏谑的看着他,见他微咳着,气息渐弱,手一翻,丢了颗丹药给他:“吃下吧!可别忘了,今天,我救了你一命。”

    “多谢。”他真诚的道谢着,他与她并不相识,她本可不救他的,但她却出手了,虽然,是在他被剌了一刀之后,但也不可抹掉她救了他的事实。

    唐心摆了摆手,勾起一抺意味深长的笑容,便转身离开。排行第三的大家族,关家大公子,关习凛,天界新起之秀之一,相信,过不了多久,他们一定还会再见的。

    关习凛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林中,这才收回目光,将丹药服下,而后盘膝调气,过了一会,气息好转之后,便从空间中拿出伤药将伤口包扎好,再换下身上染血的衣裳,站起身来,看着那死去的女子,眼中有着冷冽与恨意,调整了呼吸后,他这才迈步离开了树林,打算先找个地方调整好自己的伤再说。

    而另一边,成峰主带着玄月和千凡来到玄清宗他的主峰,见他归来,傅凌天便迎了上来,朝他行了一礼:“师尊。”

    “嗯,最近宗门中可有什么事?”成峰主沉声问着。

    “没有,一切如常。”他开口说着,目光则落在后面的玄月和诸葛千凡的身上。

    察觉到他的目光,成峰主便道:“这位是玄月,那一位则是诸葛千凡,他们都是你师妹的人,这次是她托为师带他们来宗门的,至于你师妹,相信你也收到消息了,她一切都好。”他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下,便道:“他们两人你先安置一下,让他们在这峰中休息,为师去见宗主。”

    “是,师尊。”傅凌天应了一声。

    “他是我的徒儿,也是唐心的师兄,叫傅凌天,你们且随他去休息会吧!”成峰主转身跟他们两人说着。

    玄月微微点了点头,而千凡则露出一抺笑容,朝他行了一礼:“千凡见过傅大哥。”

    “嗯,你们跟我来吧!”傅凌天说着,带着他们两人往里面走去。

    玄月一边打量着这周围,一边跟着前面的傅凌天走,见这个山峰除了他们师徒两人之外,似乎也就只有在半山腰见到的那三人,玄清宗的弟子很多,似乎每一个见到成峰主的都会恭敬的向他行礼,可见,他在这玄清宗的地位非同一般。

    另一边,成峰主离开主峰后,便往宗主所在的殿落而去,在那里见到了几位长老和宗主,便将唐心相托之事跟他们说了一下,而后,他坐在一旁,静待着。

    “既然是她所求,便应了她又如何。”宗主抚着胡子,道:“她为我们宗门所做的贡献在座的几位都是知道的,秘境虽然说只给宗门的弟子进入,但,凡事也有例外,规距是死的,人是活的,变通一下也无不可,这事成峰主你就着手安排吧!”

    “是。”成峰主应了一声,对这结果显然是早就知道的。

    这时,大长老问:“成峰主,唐明月只是她的假名?她的真名叫唐心?”

    “不是,明月也是她的名字,这个名字是她娘亲取的,只是鲜少用而已。”

    三长老也开口问:“我们都听说她一人独战几名神王强者,她现在的实力,难道已经到了神王巅峰级别?”

    “还没有,不过已经是神王级别的强者了,她本身的战斗力就是十分惊人的,攻击的招式也诡异莫测,那些人不是她的对手,也很正常。”成峰主依旧坐着,沉着的回答着他们的问题。

    “那唐心还会回来吗?”二长老也开口问着。

    “她现在有些事情要去忙,等事情忙完了,她有时间便会回来看看。”

    四长老感叹着:“真想不到啊!我们宗门竟然出了一个这么厉害的人物。”

    “是啊!她的事情一经传开后,整个宗门都轰动了,那些弟子口中最常提起的便是她了,想她前段时间雷行风厉的整顿宗门,让整个宗门上上下下不敢有一丝不满和怨言,将众人收得贴贴服服,前阵子还担心她被掳走会有危险,却没想到,她在外面一战成名,轰动了整个天界。”大长老感慨的说着,眼中有着欣慰,也有着自豪,虽然她来他们宗门没多久,但,却也是他们玄清宗的弟子,如今整个宗门上下,全都将她当传奇人物般的说着,自豪着。

    “人一出名,事非也多,她眼下虽然实力出众,但也不是无敌的,要知道,除却百强榜上排行的强者之外,有一些强者却是归隐山林的,不出事还好,一出事,可就麻烦了。”宗主抚着胡子,半眯着眼睛说着。

    闻言,成峰主站了起来,道:“宗主放心,我已经交待过她,万事小心为上。”说着,声音一顿,又道:“若无其他事,我便先回去了。”

    “嗯,去吧!”宗主摆了摆手,示意他退下。

    待他离开后,几名长老依旧将心中的问题问出:“宗主,那圣元丹尊只传被废了,而他眼下的去向又是哪里?似乎没人知道。”圣元丹尊精通药物,哪怕是不能修炼,哪怕是被废了,也依旧是一个可怕的疯子,当日事情一过后,却没人知道他去哪里,就如同人间蒸发一般,让人寻之无踪。

    “嗯,这件事我们的人也在查找了,相信不久便会有消息。”宗主也站了起来,道:“最近多注意着宗门弟子,让他们下山的莫要惹上什么麻烦。”

    “是,我们会吩咐下去的。”几位长老沉声说着,也站了起来,朝他拱手还以一礼。

    往外走去的宗主脚步一顿,又道:“那些上门求见的宗门门主,也让他们莫要再来了。”

    “是。”几名长老又应了一声。其实,自从唐心师出玄清宗之外,想要拜入玄清宗门下的修士比比皆是,只是,早在先前,宗主便亲自在下令,宗门近三年里不再收弟子,消息一经传出,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另一边,傅凌天将玄月和千凡带到一处地方后便离开了,自己一人走在主峰上,站在悬崖边看着那底下的一幕,也不知在想什么,脸上神情莫测,他这一站,便是许久,直到,成峰主归来时,仍看到他站在那里。

    “想些什么?”成峰主走了过来,站在他的身边,负手看着底下的一幕幕景色,以及那远处的天空。

    “师尊,我在想,师妹的成长怎么会那般的快?短短时日,实力进升的速度太过震惊了,虽然当初便知道她的不凡,也知道她终有一日会离开玄清宗,却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般的快……”他喃喃的说着,似在自语,又似在说给身边的成峰主听。

    闻言,成峰主看了他一眼,道:“天命各有不同,她所得到的一切,皆是有付出非一般的代价的,表面看到的风光,可谁又知,背后的辛酸?”声音一顿,他轻叹一声,道:“你在宗门也有些时日了,过几天,你下山去历炼吧!”说着,便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