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0 各方震惊!

    众人的脑海回,此时还在回荡着刚才黑袍男子的那句话:触逆鳞者,死!

    碰触了他的逆鳞,哪怕对方是神王级别的强者或者更加的强大,也只有死亡的下场!而他的逆鳞,便是那两个孩子……

    众人的目光不由的朝那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看去,那两个孩子,男的那一个小脸上尽是冷酷尊贵的神色,那份气质,竟与那黑袍男子有着七八分的相像,他所表现出来的冷静让人甚至都在怀疑,他,到底是不是一个五岁大的孩子?

    而那女孩,一双眼睛灵动而狡黠,看着前面血腥而残忍得如同修罗场的战场,她却依旧拿着零嘴在吃着,看得兴奋非常,吃得津津有味,不知为何,这两个不同寻常的小孩,让人感觉到一股毛骨悚然,他们的父亲如此强大可怕,身为他的孩子,这两个孩子,也绝对是恐怖的存在!

    辛尧不由的眯了眯眼,心情很是凝重,这个男人太过强大,心思也太过深沉,而且也极为护短,有仇必报。这些人因为对他的孩子动了心思,他便将这些人一个不留的歼灭,不得不说,这样的手段很是震撼人心,他清楚的用他的行动告诉众人,他的孩子,是不可得罪的,以他的孩子动了杀意,等待着对方的,将是致命的击杀!

    半空之中,黑袍男子浑身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以及那震摄人心的手段,还有那底下站在尸体堆中的八名白衣男子,以及那八只超神兽,无一不深深的震撼着众人的内心,剌激着众人的视觉,谁也不知他们是何时走的,只知道,当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了那一地的血腥和尸体在告诉着众人,这一切,是真实的发生在他们的眼前的……

    城外,林中,八煞他们换了一身白衣后,又恢复了纤尘不染的翩翩公子,当然,如果能忽略了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冷冽与煞气之外,否则,这几人还真跟翩翩公子这四个字没什么缘。

    笑笑则赖在沐宸风的怀里,笑眯着一双眼睛在跟他说着他们所遇到的事情,以及她救了宁洛歌的事,而云曦则乖巧的坐在旁边,也只有他的父母才震得住他,而他,也只有在沐宸风和唐心的面前才会表现得像个孩子。

    林子奕则有些紧张的站云曦的旁边,不时的拿着一双眼睛好奇的偷看云曦的父亲,眼中有着毫无掩饰的崇拜与灼热,小小年纪的他,今日看到了他们的强悍与厉害,那一幕,已经在他们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震撼,他希望,将来的他也可以像他们一样,强大,厉害。

    宁洛歌在不远处简单的将伤口包扎了一下,便走了过来,看到了那八名白衣男子已经换上了另一套干净的白衣,站在黑袍男子的旁边时,她的目光不由的看向其中一人,那个救了她的那个人,正当她有些走神时,便听到笑笑的声音传来。

    “洛歌姐姐,来,我给你介绍一下。”笑笑从沐宸风的怀里跑了出来,说着大人般的话语,那可爱的模样,让八煞他们几人见了都不由的神情一柔,沐宸风眼中也流露出了宠溺的神情看着她。

    笑笑拉她拉到众人面前,这才对沐宸风道:“爹爹,这就是洛歌姐姐,她没地方去,笑笑救了她之后,她就一直跟着我们了。”说着,又对宁洛歌笑盈盈的道:“洛歌姐姐,我爹爹叫沐宸风,不过你不能叫他名字,也不能叫得太亲热,要不然我娘亲会吃醋的,要不,你就跟冷煞叔叔他们一样,叫我爹爹真君好了。”

    已经习惯了两个孩子嘴里说出来的惊人话语,一路的相处,她已经见怪不怪了,当下,面不改色的朝沐宸风行了一礼:“宁洛歌见过真君。”

    沐宸风看了宁洛歌一眼,点了点头。

    “洛歌姐姐,这是冷煞叔叔,这是……”笑笑又一个个的跟她介绍着,直到最后面,她笑盈盈的跳到血煞的身边,抱住了他的大腿,对宁洛歌道:“这是血煞叔叔,除了冷煞叔叔之外,血煞叔叔他们都还没有成亲的呢!”

    闻言,几人摇头轻笑出声,血煞更是将笑笑抱了起来,轻刮了刮她的鼻子,宠溺的笑道:“笑笑,你这鬼丫头,叔叔们没成亲这事也能拿出来说啊!”

    哪知,笑笑看了他们几人一眼,语气深长的道:“血煞叔叔,你们也老大不小了,你们不急,我娘亲都替你们着急,娘亲着急,我也着急啊!”

    听了她这话,众人又是一笑,气氛一下下变得轻松起来。冷煞露出一抺笑容,对宁洛歌道:“宁姑娘,曦儿和笑笑都说你人不错,你跟我们也就不要客气,把我们都当自己人就好。”他们看得明白,这女子对云曦和笑笑是发自真心的好,不是另有企图的,他们自然也会将她当自己人对待了。

    “谢谢。”宁洛歌也露出一抺笑容来,朝他们点了点头,道了声谢,继而,又看向血煞,道:“多谢你救了我。”

    “不用客气。”血煞摆了摆手,示意她不用放在心上。

    “都坐下吧!说说接下来的打算。”沐宸风开口说着,示意众人坐下。

    闻言,众人便席地而坐,笑笑和云曦以及林子奕也规规距距的坐好。沐宸风看了众人一眼后,将目光落在八煞他们的身上,道:“你们刚来,估计也不太清楚这里所发生的事情,所以,我想你们几人先去风雨楼,那是她的地方,找到她的人后作打算,曦儿和笑笑他们,我准备送他们去天龙学院,安顿好他们后,再去找你们。”说着,声音一顿,目光看向宁洛歌,道:“你的事情笑笑已经跟我说过了,你就跟八煞他们一起去风雨楼吧!到时如何,自有人会安排你,至于你的麻烦,对于我们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

    听了他的话后,宁洛歌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而笑笑则拉了拉沐宸风的衣袍,微嘟着小嘴道:“爹爹,我们也想见娘亲。”

    旁边的云曦也朝他看去,用眼神表示赞同。他也想娘亲了,这都好久没见到她了,虽然有听到她的消息,但没见到人,他们还是会想念的。

    沐宸风看了两人一眼,道:“你们先进天龙学院,等八煞他们见过你们娘亲后,她知道你们的下落,自然会来见你们的。”说着,声音一顿,眼中光芒一闪,又道:“而且,你们前阵子连青龙他们都叫了出来,弄出了那么大的阵势,以她现在的势力,要知道你们的去向很容易,说不定,现在她就已经往天龙学院的方向而来。”

    “真的?”两张小脸瞬间浮现了兴奋的神采,眼中光芒烁烁。

    “嗯。”看着两人那兴奋的神色,他微微勾起唇角。

    冷煞他们听了,便相视一眼,开口道:“那我们等会就起程去风雨楼吧!”

    “如果没碰到她,你们便先在风雨楼中住下,顺便提升自己的修为,天界这边的修士品阶都很强,你们的战斗力虽然很惊人,但品阶若是再得以提升,战斗力的效果也会跟着提升。”沐宸风沉声说着,又交待着:“趁机把天界的各方势力都摸清楚,方便日后行事。”

    “嗯,我们知道了。”他们点了点头,沉声应着。

    天界最近发生的事情,一件件都足以在任何一个地方掀起骇浪,震惊各方修士以及各方的势力,甚至,就连一些隐世的强者也都听说了最近发生的事情,只是,各方的反应各有不同罢了。

    诸葛家自从败给唐心后,诸葛家的大宅也被摧毁,诸葛家的声望也可以说是一落千丈,诸葛老祖羞于见人,已经闭关去了,诸葛老爷子和诸葛家主则忙碌着重建诸葛家的事情,而诸葛连洲也没得清闲,因为他们诸葛家的门客被唐心的人砍杀了近一半有多,此时他正忙于重新整顿,培养势力,而经过这件事后,诸葛家的老爷子和诸葛家主也都放话了,把诸葛家交给诸葛连洲去掌管,因此,如今的诸葛连洲,可说是任重而道远,一方面得处理诸葛家里面的事情,一方面还得将诸葛家的声望再度重建,这担子对他而言可不轻。

    相反的,百里家族因有号称百强榜第一强者之称的百里老祖坐镇,别说无人敢犯,如今更因诸葛家和段幻海以及圣元丹尊他们的事情,百里家族的地位与势力正是如日中升,一时风头无两,对于唐心的崛起,他们则以旁观的姿态看待着,因为诸葛家和段幻海以及圣元丹尊他们的事情,百里老祖特意交待下面的人,不可与唐心为敌,不可找他们的麻烦,连同与她有所关联的人和事,都要小心处理,不得为百里家惹来灾难。

    百里老祖亲自的发话,就算底下的人都没见过唐心,但也知道,那个人,绝对不是他们可以招惹得罪的,也正因为百里老祖的发话被传了开去,各方势力也纷纷交待底下的人,不得与唐心为敌,一时间,唐心这个人,可说是被各方势力列为危险人物。

    至于玄清宗那里,更是没人敢去招惹,唐心之名一扬,谁人又不知她本是玄清宗的弟子?去惹玄清宗,那不是存心找唐心的麻烦?至少,在没有绝对可以战胜她的情况之下,是不会有人敢去自掘坟墓的。

    而唐心所掀起的震惊还没完全在众人心中平静下来时,最近,天界又传起了另一件事,就是在不久前有几拨势力围攻那两个拥有上古神兽的小孩,带头的还是两名神王级别的强者,还有不少上神级别的强者,总人数加起来直达四五百人,这强悍而庞大的几百人,却在一日之间,在某个小镇的大街上被当场砍杀,一个不留!

    消息一经传出,各方势力都震惊了,将几百强者砍杀,甚至,当中还包括两名神王级别的强者,这样震撼的事情,又是什么人干的?一经打听,各方的人才知道,原来,那两名神王强者带着几百人围攻那两名拥有上古神兽的小孩,打算将人杀死后夺了他们的上古神兽,哪知,却倒霉的遇上了两个孩子的父亲,一个穿着黑色衣袍冷峻而浑身散发着强大气息的男人,没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他很强大,强大到,一招就将两名神王强者秒杀了!

    与此同时,还有八名白衣男子,被那黑袍男子称为八煞的八人,叫出来的契约兽,竟然都是超神兽级别的,而且,听说那八人的战斗力十分惊人,明明修为品阶不高,可一出手竟是必杀之招,这样的战斗,后果可想而知了,那几百名修士连同两名神王级别的强者,到最后,一个活口也没有,而这些事情,自然是当时目睹了整个经过的人传开来的,先前冒出个唐心,一出手便摧毁了诸葛家大宅,砍杀了段幻海,废了圣元丹尊,名声大扬,后面又来了个黑袍男子,神秘莫测,强大无比,有两个拥有上古神兽为契约兽的孩子,还有八名被称为八煞的属下,以及他们的八只超神兽,同样也是一战名声四扬,威震八方,天界出了这样的事情,眼下各方势力都在猜测着,是不是要出什么大事情了?

    而此时,被当下众人热议着的其中一个人物,唐心,正步伐悠哉的走在大街上,敛起了一身修为的她,看起来就跟普通修士差不多,当然,那一张绝美的容颜还是走到哪都吸引着男男女女惊艳羡慕妒忌的目光,只不过,如今的她,拥有的实力一般人根本奈何不了她,她自然也不惧于自己的容颜会引来些什么麻烦。

    拥有强大的实力,麻烦,就不再是需要担心的问题了。

    尤其是听说到沐宸风和两个孩子以及八煞他们的消息后,心情更是大好,此时,走在这个小镇的大街上,这个地方,正是不久前沐宸风他们出现的小镇,饶是过去好些天了,这里的人还在在议论着当天发生的事情。

    走进一处酒楼,她在二楼临窗的位置坐下,唤道:“小二,来几个小菜。”

    “好勒!马上给姑娘上几个我们酒楼的招牌小菜,姑娘,要不要再来壶酒?”小二拿着挂在肩膀上的白抹布擦着光洁的桌面,一边殷勤的笑问着。

    “不用,给我来几个小菜就行。”她说着,从空间中取出了自己的酒,拿过一个杯子,倒出了一杯来,细细的品尝着。

    小二则扬着声报了几个菜名,一边转而到别处忙碌着。

    不多时,几个小菜便摆上了桌,小二半哈着腰,对唐心道:“姑娘请慢用,如果需要别的什么,就唤小的过来。”说着,便退开了。

    唐心边喝着酒,吃着菜,听着酒楼中的人在议论着这小镇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时间倒也在悠哉中流逝,闲坐了近一个上午后,她结了帐,便起身离开,在城中走动着,经过一处买丹药的地方时,走进去看了一下,见只是一些普通的东西,便也转身离,想来也是,这不过就是一个小镇,真正的好东西放在这里也没人买。

    直接往镇外而去,知道了两个孩子的目标是天龙学院,她也不急着找到他们,毕竟,有沐宸风他们护着,而且经过这一次的事情后,相信也不会有人敢把手伸向他们,因此可以说,他们是安全的。

    一处树林中,一棵茂盛的大树上,一抺白色的身影在树上休息着,她半眯着眼睛,享受着午后阳光暖暖的洒落在身上的舒服感,以及这林中清新的味道和轻风拂过脸颊时的温柔,白色的衣裙的一角随落在半空中,随着轻风的拂动而晃晃的扬起,这里,是这样的宁静,清新……

    喝多了几杯酒的唐心,有些微醉的感觉,又见这个地方没人,很是清幽,便挑了棵树跃上树枝在这里歇息,正当她舒服的睡着时,身心放松之际,却听有几道微乱急促的脚步声往这边而来,好梦被打扰,眉心微微拧起,她睁开眼睛瞥了一眼,只见,不远处的林中,三男一女往这边而来,前面两名男子脚步虽乱,却跑得很快,将身后的两人给抛了有三四米远的距离,而后面的那名粗犷的男子则扶着一名女子,女子的应脚应该是受了伤,走路一拐一拐的,走不快,多半是那名粗犷的男子半扶着她走的,只是,那名粗犷的男子身上也受了不少的伤,鲜血染红了他身上玄色的衣服,一身的狼狈,眉宇间尽是焦急的神色。

    扫了那几人一眼后,她伸手将自己垂落在半空的衣裙微微拉起,免得引起人的注意,依旧半眯着眼睛,懒洋洋的躺在树上,茂盛的树叶遮挡住她的身影,如果不抬头往她这边看来,底下的人,是发现不了她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