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9 触逆鳞者,死!

    “八煞听令!”

    “在!”

    “一个不留!”

    “是!”

    冷冽而蕴含杀气的声音一经落下,周围的众人只见那八名男子浑身气息一变,强大而骇人的杀气从他们的身上弥漫而出,除了他们手中的战斗神器之外,只听他们皆低喝一声,八道精光从他们的身体闪出,幻化成一只只强大而骇人的契约兽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吼!”

    “嗷!”

    八声震耳欲聋的吼叫声从八只超神兽的口中传出,除了地上的超神兽之外,天上飞着的超神兽巨鹰也拍着翅膀鸣叫着,一时间,铺天盖地的强大威压覆盖住了这一片天空,八只超神兽的威力足以令风云变色,此时,那几百名修士一见,纷纷脸色变得苍白,血色尽退,眼中尽是惊恐与震惊之色。

    八只超神兽!这是什么概念?除了他们八人这八只超神兽之外,那两个小孩还有两只上古神兽没叫出来,还有那个黑袍男子,这些人都有超神兽,他一定也有一头强大的契约兽!这些人恐怖的战斗力再加上那些拥有强大战斗力的超神兽,此时他们不禁低喃着:他们惹上的到底是多么可怕的敌人?

    “天啊!那、那些都是超神兽!什么时候超神兽都成了大白菜了?一抓就有一大把的吗?他们明明修为品阶并不高,是怎么契约了超神兽的?”

    “八只超神兽!别说是要杀了那几百人,就是踩平了这小镇都没问题,那些修士这回惨了,哪怕是神王级别只怕也敌不过这么多超神兽的战斗,再说,不是说那两个小孩还有两头上古神兽吗?他们的上古神兽可还没叫出来,要是真叫出来了,啧啧,八只超神兽外加两头上古神兽,那场面得多震撼?”

    辛尧此时脸上也掩不住的震惊,那八人的实力已经很让人震惊了,如今,他们的契约兽竟然还是超神兽级别的,这样的战斗力加起来,那得多可怕?

    随着那声音的一落,在那些人震惊惊骇的目光中,八道白色的身影飞身掠出,如同夺命阎罗一般的收割着一条条的生命,而他们的八只契约兽,也在一声怒吼之后发起了攻击,超神兽的威压,一般人甚至无法抵挡,而因为整片天空都笼罩着那股强大而骇人的威压,有的修士甚至连想要逃双腿都不听使唤,惊恐到极致的时候,身体根本无法自己控制,双腿如同被钉在原地一般,沉重得迈不开脚步,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冷汗直冒,而等待他们的,也只有杀戮,只有死亡……

    沐宸风提气而起,飞身而上,黑色的衣袍在风中拂动着,发出呼呼的声音,他目光凛冽而冷冽的看着那两名神王级别的强者,身体以灵力涌动,凭空而立于半空,如同踏着轻风一般,伫立于半空之中,墨发随风而扬,面容俊美而冷冽,周身的强大威压释放而,还没动手,就已经在两名神王级别的强者心中投下了不小的震撼。

    长剑从空间中取出,强大的气流蕴含着一股灵力在剑锋上划过,在阳光之下折射出一股森寒的光芒,下一刻,黑色的身影瞬间飞掠向前,如同鬼魅一般的身法快得让两名神王级别的强者无法看清,只能凭着本能迅速的做出防御。

    “咻!呼!”

    “铮!”

    凌厉的气流声划过空气,剌破了空气中的气流削过了两名神王强者的身边,哪怕两人的速度再快,却仍感到脸颊上一疼,耳边的发丝更是被削落了一束,飘落于地面,脸上传来的疼痛让两人心头一惊,那铮的一声剑罡之气快而凌厉,如果他们再慢一步,只怕,这削断的不仅仅只是一小束发丝和脸颊被剑气划伤,而是那一剑就会直接取了他们的性命!

    “我们联手对付他!”

    两人同声说着,相视一眼,取出了长剑握于手中,同时也将浑身的灵力气息提起,将全身的力量提到极致,因为他们知道,眼前这个黑袍男子,哪怕他的修为品阶比他们低,但他的战斗力和可怕的程度绝对不能这将他当一般人对待的,不知为何,此时,看着眼前这个可怕而强大的黑袍男子,他们竟不约而同的想到了那个绝美而清冷的女子,唐心。

    眼前这个人,也许,比唐心还要更加的厉害,他的手段和狠厉,也许就连唐心都比不上。

    然而,这些人又怎么可能想得到,这两人,压根就是一对的,若是夫妻联手,那才是真正的强强联手!

    半空中,战意凛冽,刀剑相碰的铿锵声清晰的在空中传开,两名神王级别强者对战沐宸风一人,而他,明明修为品阶还没达到神王级别的高度,却以一对二而不处于下风,相反的,他的招式诡异而狠厉,剑尖所指之处,骇人的剑罡之气所带起的杀伤力是极为惊人的,与半空中的战斗相比,下面的战斗却是处处可见血腥,无论是超神兽凶猛的撕咬,还是破坏力道十足的攻击,又或者是八煞他们狠厉而嗜血的杀戮,都绝对的是深深的震撼着人心。

    此时的大街上,几乎可以说看热闹的人已经退得远远的,唯恐太过靠近而被强大气流波及,而两旁的酒楼客栈上的修士们,也连忙用结界护着自己的前面,以及那些剑罡之气袭向这边,以少敌多的这一场战斗,无疑的是那八名白衣男子他们胜出了,从战斗到现在,死的伤的全都只有对方的修士,相反的,他们除了白衣溅到鲜血之外,身上一处伤伤口都没有。

    站在战斗圈外看着的沐云曦则一直将视线落于半空之中,注意着他爹爹的战斗,精致俊美的小脸上尽是冷酷之色,大有沐宸风的风采。而云笑则又拿出了零嘴,边吃边眨着一双灵动的眼睛看着前面的战斗,小脸上尽是兴奋的神采,不见一丝的担忧。

    而旁边的宁洛歌此时内心的震撼几乎是说不出的,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些人的实力竟然这样的强大,这样的可怕,还有云曦和笑笑的父亲,他的修为品阶应该还不达到神王级别,可偏偏就是这样的他,竟然能以一对二,而那两人,还是神王级别的强者,这样的战斗力,真的是匪夷所思,若非亲眼看到,真的是不敢相信。

    还有那八名白衣男子,那样的战斗居然身上一点伤也没有,反而,将对方的修士一一砍杀在当场,那样狠绝冷冽的神情,嗜血的战斗,在她的心底掀起不小的震撼,到底是什么人培养了他们?将他们的实力训练得这样的强大?

    林子奕则睁大着一双眼睛盯着前面看着,一会儿看着那八名白衣男子,一会儿看着那八只超神兽,一会儿又看着半空中那黑袍男子,好半响,他动了动嘴唇,咽了咽口水,将脸转向了身边的沐云曦,盯着他上下的打量了一番,这一刻,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这小鬼明明比他小,却比他厉害那么多了,他家的人,一个个都不是正常人,嗯,应该可以就是强大到变态!

    谁与他们为敌,那绝对的是找死!

    “啊!”

    一声惨叫声骤然响起,引得众人猛的顺着声音看去,原来,是半空中的那两名神王强者中的其中一人一条手臂硬生生的被沐宸风砍了下来,半空中掉落的那条手臂血淋淋的掉在地面,手上还握着长剑,长剑落地时发出铿锵的一声,引起了两旁酒楼中众名修士的惊呼。

    “天啊!他竟然将一名神王强者的手臂给砍下来了!”

    半空中,那名被砍了一条手臂的神王强者脸上血色尽无,看向沐宸风的目光中尽是惊恐与惧意,他的一只手迅速在被砍断的那一只手的肩膀处封住穴道,止住了那如泉水般涌出的鲜血,心,止不住的在颤抖着,第一次,他感觉到死亡离他是那么的近,这一刻,他并不想再战斗了,哪怕是转身逃走,失了神王强者的面子,他也不希望死在这里。

    心念一动,几乎是下一刻便转身提气而起,想要逃走,然,那身后冷冽而冰冷的声音却如同催命的阎王一般,惊得他乱了心神,险些狼狈的从半空中摔落了下来。

    “想逃?本君允了吗?”

    黑色的身影瞬间一闪,身法快如闪电,带着摄人的威压与冷冽的杀气覆盖向那名想要逃走的神王强者,手中长剑一转,森寒的光芒折射而出,那名断臂神王强者惊得回头一看,可这一看,却是让他吓掉了三魂七魄。

    “不、不!不……”

    “咻!嗖!”

    尖锐而惊慌的声音在空中传开,然而,他的惊恐依旧无法让他避开这致命的一击。只见,沐宸风倾身而上,手中利剑蕴含着一股强大的剑罡之气飞劈而出,这股剑气之中,暗藏了上古神兽麒麟的威压,震得那神王强者无法动弹之时,一剑狠狠的劈落,将他的身体一分为二,砍杀在当场,刹那间,只见鲜血飞溅而出,从半空中洒落地面,他的尸体也随着摔向下方,一剑击杀,一剑毁了他的丹田,让他永无翻之日!

    那不远处看着这一幕的另一名神王级别的强者此时惊得说不出话来,他眼睁睁的看着一名神王级别的强者就这样在他的面前殒落,看着他的身体被一分为二劈开,看着他的丹田被毁掉,甚至,连灵魂也无法再找躯壳夺舍重生,修炼几百年的修为就这样毁了,原本拥有无上寿元的强者,竟然就这样殒落了,下一个,莫非,就是他?

    想到这,心头大骇,看向那黑袍男子的目光更是带着惊慌与畏惧,谁会想要放弃这无上的寿元就此死去?更何况,他能有如今神王级别的修为,来之不易,死,他从未想过……

    他朝底下看去,几百名实力强悍的修士已经所剩无几,而正如黑袍男子所言,他要一个不留,那八名白衣男子也如他所言,一个也不放过,甚至,连逃跑都没有一个逃得出去,若再这样下去,只怕,等待他的,也只会是死亡!

    心下迅速的思量着,打定了主意后,见那名黑袍男子转过身来,手中长剑染血,正向他而来时,他心一惊,连忙道:“尊上请等等,我愿归顺于尊上,誓死效忠,请尊上饶我一命!”

    身为神王级别的强者,这样的求饶归顺,可说是十分的打脸,但,他别无他法,这些人太过强大,太过可怕了,他无法与他们为敌,甚至,想要逃也逃不走,就在刚才,他已经想过很多办法,哪怕此时是丢下躯体以灵魂之力逃脱,只怕只要他一离开身体,灵魂之力也会被他当场击杀!

    “堂堂神王强者居然要归顺于他?太不可思议了,那可是一大强力啊!很多家族想要招揽都招揽不到的强者,居然自愿归顺?”

    “这有什么奇怪的,那黑袍男子如此强大,先前那名神王强者已经被他当场击杀,现在剩下的这个是看清了时势,如果他不归顺,等待他的也只有被击杀的下场。”

    “果然实力强大就是好,别人求都求不来的神王级别强者,此时却自愿归顺,这就是同人不同命啊!真不知他们是怎么修炼的,怎么实力这么厉害?”

    “切!神王强者自愿归顺又如何?那个黑袍男子一看就不是一般人,心思又岂会与常人相同?他要归顺他就要收了吗?我觉得,那名神王强者的处境可一点也没变好,是死是活,现在说还早着呢!”

    “你的意思是那黑袍男子不会收了那个神王强者?不会吧!那可是神王级别的强者啊!”

    “神王级别又如何?眼下还不也是那名黑袍男子的手下败将?至于会不会收,这就得看那名黑袍男子的决定了,如果不收了他,呵呵,今天又将多一位神王强者殒落了,相信这一战过后,也将在天界掀起风云,这黑袍男子和那八名白衣男子的名号也将会被传开。”

    “不过,你们谁知道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叫什么名来着?”

    “黑袍男子不知道,不过他先前不是叫那八名白衣男子叫八煞吗?那八人的手段和战斗力,这八煞之名还真的是名符其实。”

    那些看热闹的修士在议论着,此时,最令他们好奇的是,黑袍男子会收下那名神王强者吗?会不会饶了他?还有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他们的名字又叫什么?

    别说那些修士们好奇,都侧耳静待着黑袍男子的决定,就是那名神王强者,此时也是手心渗着汗水,忐忑不安的等待着对方的决定,他清楚的明白,他是死是活,全凭他的一句话了。

    此时,他真的是很后悔,早知道那两个孩子背后的势力这样的强大,这样的可怕,他就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打他们的主意,然而,此时后悔却已经迟了……

    辛尧也不由的将目光看向黑袍男子,猜测着,他是否会收下那神王级别的强者?虽然说对方不是他的对手,但,有这样一名神王级别的强者为他做事,所得到的好处绝对是不少的,就是他们辛家,也只有他们老祖一人是神王级别的,放眼整个风云百强榜,神王级别的强者也不过就是那居前十的十人,而今,段幻海被唐心杀了,圣元丹尊也被她废了,今天,这里若是再死两个,那风云百强榜只怕得重新洗牌了。

    有的人觉得他会收下那名神王强者,有的觉得他不会收下,而是会将对方击杀,有的期待他收下,毕竟那是神王强者,如果真的死了,也太可惜了,有的则希望看到神王强者被击杀的场面,想想都觉得热血沸腾,众人的目光,一一的落在半空中那抺黑色的身影身上,等待着他的决定。

    而此时,沐宸风勾起了唇角,俊美的面容带着一抺轻蔑而不屑的笑意,深邃而蕴含着杀气的目光直视着前面紧张得呼吸急促的神王强者,冷漠而带着威压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清晰的传入周围众人的耳中。

    “触逆鳞者,死!”

    蕴含杀气的声音一出,黑色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的掠出,快如闪电,杀气腾腾,暗藏上古神兽威压的气息铺天盖地的袭向那名神王强者,在他那神王强者因听了他的话后,脸上露出惊骇神情的同时,瞬间出手,一剑将他击杀!

    “咻!”

    “啊……”

    被上古神兽麒麟的威压所震撼住,哪怕他已经是神王级别的强者,也无法动弹半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染血的长剑蕴含着骇人的剑罡之气朝他袭来,看着那剑光在自己的面前闪过,下一刻,只感觉一股痛不欲生的痛意袭卷全身,整个人的意识在身体被劈开之时散去,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此时,周围半点声音也没再传出,亲眼见证这一幕的众人内心掀起的震撼让他们无法言语,目光中,只有着那凌空而立的黑色身影,强大而孤傲,冷冽而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