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7 沐宸风,两小孩

    另一边,唐心来到千凡所在的院子,敲了敲门,便迈步走了进去,里面,她还在床上躺着,看到她来,便起身坐了起来,朝她露出了一抺笑容:“唐姐姐。”

    “身体好些了吗?”她在床边坐下,牵过她的手,便给她把脉。

    “身体好多了,只是好久没这么舒服的睡过了,便想着赖在床上,不想起来。”她语气轻快的说着,眉宇间有着一丝少女的娇俏神采。

    见她神情轻松,脸上带着盈盈笑意,唐心也露出一抺笑容,道:“其实我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的。”她的声音一顿,见她看着她,等着她的话,唇边的笑容不由加深了几分:“你的身体没有灵力,但毕竟不是天生的,虽然说你精通紫微星数,不过,无法修炼的人只能是凡人,凡人的寿元也不过百年,有的甚至只有几十年,年华老得快,所以我想问问你,我有办法让你修炼出灵力,你愿意吗?”

    听到她的话,千凡眼睛一亮,她握住了她的手,语气带着一丝的激动:“唐姐姐,真的吗?我真的还可以修炼出灵力?”从她的紫微斗数中,她只知道,她是可以改变她命运的人,是她命中的贵人,但具体的细节会如何,她却是不知的,如今听到这话,心中更是激动万分,她还可以修炼吗?她以为,她这一生都无法再修炼了。

    “可以,我有一种丹药可以让你重新修炼的,不过你初修炼,这外面的场地却是不适合,我想去问问我师尊,如果他同意带你和玄月去玄清宗的秘境中修炼,相信我会事半功倍。”她从空间中取出一个空间戒指给她,道:“你连个空间戒指也没有,东西拿是拿着太麻烦了,这个给你用,只要滴了血认主就可以了,还有这个,是给你的丹药,这个是可以提气修为的,这一瓶里面只有一颗,是可以修复你身体受损的筋脉的,到了秘境再吃。”她把东西拿给她,放在她的手中。

    千凡眼眶微红,看着手中的几瓶丹药和空间戒指,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感觉。她在诸葛家生活了十几年,自从她无法修炼开始,就没人为她准备这些东西,诸葛家的家底很雄厚,但,她却是连一枚空间戒指也没有,甚至连诸葛家的下人都不如,如今拿着这些东西,她只感觉有千斤重,沉甸甸的,让她有着说不出的感激。

    “把东西收起来,我还要去跟我师尊商量一下,有了结果再来告诉你。”她说着,便站了起来,笑了笑,转身往外走去。

    千凡看着手中的灵药和空间戒指,强忍着的泪,最终还是滴落而下,温热的眼泪,咸咸的,她有多少年没哭了?小时候被欺负,到长大了心也变得冰冷淡漠,如今的这眼泪,是欣喜,是激动,也是感动……

    从千凡那里离开后,唐心便往她师尊那里走去,对于玄月和狼牙成员和欧阳修他们,她是一点也不担心的,哪怕他们眼下有不服,玄月也一定会让他们心服口服,反倒是他们能不能去玄清宗的秘境,这件事其实她也没什么把握,以玄月和千凡眼下的情况,除了秘境之外,还真没什么好去处。

    边想着,不知不觉便走到了她师尊所在的院子,一进院子,就见他正在院中桌边坐着,看到她来,便示意道:“坐吧!”

    “师尊。”她唤了一声,向他行了一礼,这才坐了下去。

    “明月,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是跟我回宗门,还是你另有去处?”他看着她,直言问着。

    听到这话,唐心这才开口道:“师尊,我觉得我现在不太适合回宗门,现在回去,只怕会给宗门惹来麻烦,但我有件事,想请师尊帮忙。”

    “什么事?”他看着面前这个徒儿,虽然说是他的徒儿,但她的修为实力却已经远远超越了他,他也没教她什么东西,顶多也就只有一个师徒名份罢了,不过她对他尊敬,无论是当初还是现在,依旧没有变过。

    “玄清宗有修炼秘境,我想问,外人可否进去修炼?”

    闻言,他眸光微闪,问:“你想送谁进去?”

    “玄月和千凡。”

    “那个叫玄月的男子,他的修为在仙帝级别,就算进了秘境,修炼速度也提升不了多少,而诸葛千凡,她不是不能修炼的吗?还是你有办法?”

    她笑了笑,道:“诸葛家最后一滴天一神水被我用了,而后,我研制出了一种进阶灵药,效果可以称之为神效,比起诸葛家的那滴天一神水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玄月的天赋很高,在灵药液的帮助下绝对会有惊人的突破,这一点是毫不怀疑的,而千凡,我有一种丹药可以让她重新修炼,只是,他们两人都需要一个清静安全的地方,故而我才想到玄清宗的秘境。”

    “原来如此。”成峰主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我可以做主,到时,你可以让他们两人跟我回去,我会跟宗主说明的,以你为宗门做的贡献,这点要求并不算什么。”

    闻言,她心下大喜,连忙起身道谢着:“多谢师尊,如此,就有劳师尊了。”

    “那圣元丹尊是因为我才对你下手,这件事的起因也是因为我连累了你,但你在我门下时间不多,却让你白受牵连,说起来,还是为师对你有所亏欠,眼下这小事,你就不必言谢了。”

    唐心定定的看着他,郑重的道:“一日为师,终身为师,虽然我跟在师尊的身边不久,但师尊对我多有指点,让我受益良多,师尊千里寻踪,担心徒儿遭遇毒手,此恩,弟子铭记在心。”他为人正直,重义,哪怕明知他不是那个疯子的对手,依旧来寻她的踪影,担心她遭遇毒手,这样的事情,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

    听到她这话,成峰主欣慰的点了点头,道:“相信不用多久,你的名声便会在天界传开,以后你自己一个人在外,要小心一点,有时间就回宗门看看。”

    “嗯,我会的。”她露出了一抺笑容,道:“我的洞府还没住过瘾呢!以后,我一定会回去的。”

    “这两天的养伤,身上的伤也大好,我打算明天便回宗门,你既然要让他们两人跟着回去,便早做安排,明天一早便让他们跟我一起回宗门吧!”

    “好。”她应了一声,道:“那我去看看他们。”说着,便转身往外走去。

    来到前面时,见狼牙成员们已经各就各位的守着这处院落,而玄月与欧阳修他们几人则在厅中不知商量着什么,她走了进去,便问:“玄月,都处理好了吗?我师尊明天就要回宗门了,到时你跟千凡一起,多照顾着她点。”

    “主子。”欧阳修六人起身朝她行了一礼。

    唐心则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坐下,自己也走上前去,在玄月旁边的位置坐下。

    “嗯,已经都交待好了。”玄月说着,看向她,眼中有着一丝疑惑:“诸葛千凡也一起去?”

    “她的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不过她因为体内没有灵力,趁着这个机会,你带着她一起去宗门的秘境修炼,这样一来,只要修炼出灵力,也总比凡人来得好。”她笑了笑,声音顿了一下,又道:“千凡鲜少出门,所以你得多照顾着她点,可别把人给我弄丢了。”

    闻言,玄月脸色有些难看,他可没照顾过女人,朝他主子看去,见到她眼中跃动的神采,到嘴边的话便一转,道:“我知道了。”看她的样子,不知又在打什么主意,他还是照着她的意思做就好,至于照顾人?反正不要少块肉就行了。

    欧阳修几人看着两人的相处,不由的相视了一眼,他们两人的相处很是奇怪,并不像主子和属下的单纯关系,在里面更多的是一种随意与自然,像是相交多年的知己,又像是至亲的亲人,哪怕,他们都没提起,但他们谁也相信,他们一定在一起经历过很多的事情。

    另一边,沐宸风寻着两个孩子的踪迹而去,路经小镇时,在一处酒楼歇脚,坐在窗边喝着酒的他,听到了底旁边一些修士的议论声,握着酒杯的手微和同一顿,虽没回头,却是侧耳倾听着。

    “一连几只超神兽,真是厉害得不行,当场就将段幻海给击杀了,还有圣元丹尊,啧啧,现在变成那个样子,还真是生还如死,那唐心虽然没有杀了他,但以圣元丹尊得罪的人,如今没了一身修为的他只怕也活不了多久了。”

    “这也怪不得别人,我听说,那圣元丹尊原本抓了唐心之后可没少虐待,只不过后来她进了诸葛家的秘境修炼,实力提升得很快,就连那诸葛老祖和段幻海联手也不是她的对手,更别说她一个人有那么多的超神兽了,他们也是傻,什么人不好得罪,偏偏去得罪那样一个可怕的人,这事情才过去多少天?唐心的名字几乎就传开了,眼下各地的强者都知道了有她这样一个人的存在。”

    “嗯,都在议论着,也许以她的实力,可以稳居百强榜首位了,说是百里家那位老祖只怕也不是她的对手,再说,她的势力也不小,那狼牙佣兵团也是她的,还有那六个戴面具的男子,外界称他们为六公子,也是归属于她。”

    “原本都不知道有这样一个人的,不过最近她的名声一扬开来,很多人都四处打探她的消息,才知道原来她师出玄清宗,拜的是玄清宗成峰主为师。”

    “哪里,你这消息还没我灵通,我听说,她玄清宗还没一年时间,而且她的来历谁也不知道,只知道她是突然出现在玄清宗的荷花池中的,一出现就被直接批准进入内门,成为玄清宗的内门弟子,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被成峰主收为关门弟子,最重要的是,前段时间玄清宗不是内乱吗?当时玄清宗的宗主不在,玄清宗的很多峰主都出了事,几乎可以说没人掌管玄清宗,没人压得下内乱的弟子,到最后,还是唐心整顿了玄清宗,而且,她在玄清宗的名字好像是叫唐明月的。”

    那几个人边喝着酒边说着最近议论得最火热的事情,而沐宸风则将他们的话听入耳中,知道了一些关于她的消息以及近况,诸葛家老祖,他听说是一名神王级别的强者,想来,她的实力也已经到达神王级别了。

    想到这,性感的薄唇微微的往上扬,勾起了一抺淡淡的弧度。她的实力越强,他就越放心,至少,就算他不在她的身边,她也可以保护好自己。

    仰头一口饮尽了杯中的酒,他将目光看向窗外的天空,神情有着一丝的恍惚,才半年多没见到她吗?他怎么感觉已经很久了?

    从空间中取出几枚金币结账后,他便起身离开,迈步往楼下走去,只是,在酒楼大门时,却被人撞了一下,他还没开口,对方就已经骂出声来。

    “你怎么走路的?怎么不带眼睛?撞到人连话也不会说吗?”

    沐宸风眸光微冷,抬眸扫了那人一眼,只见,那是一名四十来岁的肥胖男子,一身锦服,面色泛油,身上戴着的金银也多,活像是掉进了金银堆里一般,整个人看起来庸俗而让人厌恶,由其是那副嘴脸,更是让他眉头轻拧了起来,看着他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他手一抬,衣袖夹带着暗劲的扫向了那名男子,重重的掴了他一巴掌。

    “咻!”

    “嘶!啊!你、你敢打我……”

    那肥胖的男子怒目一瞪,短而肥的手指指向了一身黑袍的沐宸风,可也正是因为如此,此时看到黑袍男子浑身散发着一股冷冽的气息时,不由的心头一虚,底气有些不足,连带的说话的声音也弱了几分,只是,他马上就转身看向身后,谄媚的走向那名迈步走来的男子:“少主,这人竟然在我们酒楼这里撒野。”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辛尧,此时的他,正因为听到唐心实力大增的消息而心情阴鸷,自从宗门那里失她的消息后,他便让手底下的人四处打听,却没想到,得知的竟然是那样的一个消息,对他来说,她的实力太过强大他就越无法将她带辛家,而今,她的实力竟然连诸葛家的老祖都不是对手,甚至,还将段幻海杀了,将圣元丹尊废了,这样的她,根本就是他无法驾御得了的,尤其是得知他在四处打听唐心的消息,他父亲也再三警告他,莫要去惹她,此时出门散心,心中的阴鸷可想而知。

    此时碰到这男的,他目光阴鸷的扫了对方一眼,探查不到对方的修为,但那黑袍男子冷峻的面容仿若谪仙,出色得如同日月星辰,浑身散发着尊贵而强势的气息,冰冷的眼神凌厉如刀,只是一个眼神扫过,便让人打心底感到一股可怕的惊惧感,就连是他,只是这一瞥,也感觉到这个黑袍男子的危险,这样的一个男人,毫无疑问的绝非一般人物,至少,绝不是他可以为敌的,明白这一点后,他冷冷的扫了那肥胖的男子一眼,一记巴掌便狠狠的掴了出去,同时还伴着一声阴鸷的厉喝。

    “你想找死本少主就成全你!”声音一落的同时,那肥胖男子被他一掌狠狠的掴倒在地上,惊恐不已的求饶着:“少主饶命,少主饶命啊……”

    “哼!”辛尧冷冷的一哼,又是一脚踹了下去,地上的人嘴角也溢出了鲜血,一张肥得流油的脸此时一片的惨白,惊恐而慌乱。

    辛尧朝沐宸风抱拳一礼,道:“下人有眼无珠,冒犯阁下了,辛尧在此向阁下赔个不是,不知可否请阁下上楼饮一杯?”

    听到这话,那顾不得嘴角渗出鲜血的肥胖男子连忙爬了起来,跪在沐宸风的面前朝他磕头:“小人有眼无珠,小人有眼无珠,求尊上饶是小人这一回吧!”

    沐宸风扫了辛尧一眼,又朝地上那人看了一眼,什么话也没说,便迈步往前走去,步入人来人往的大街。

    站在酒楼前面的辛尧眯着眼看着那名黑袍男子迈步离开,眸光闪了闪,却是没有开口,他相信自己的直觉,那人一定非常强大,强者,向来傲气天成,不屑于他们说话也是情理之中,只是,强者么?终有一日,他辛尧也绝对会成为跺跺脚便令一方为之一动的强者!

    正打算往酒楼走去,却见大街上的人全朝一个方向涌动,甚至还有修士在说着,什么那两个拥有上古神兽的小孩出现在城中,听到这话,他眯了眯眼,迅速的往人群走去的方向掠去。

    “快!那前面好几拔人围住了几个孩子,说是那当中的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就是拥有上古神兽的小孩,这回那两个小孩可麻烦了,围住他们的可都是实力强悍的强者……”

    原本正打算离开这小镇的沐宸风脚步一顿,黑瞳中划过一抺幽深的光芒,抿了抿性感的薄唇,转身跟着那些人走去……

    ------题外话------

    呵呵,是不是觉得今天更得好早,嘿嘿,这是存稿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