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6 叩见玄主

    正当众人以为她就这样放过诸葛家之时,就连诸葛连洲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之时,却又听她冷漠而带着威严的声音再度传出:“把诸葛家给我踏平了!”

    “吼!”

    数只超神兽仰天吼叫一声,越过众人,飞扑向了诸葛家的大宅,速度之快,让人连阻止都阻止不了。又或者说,就算是想要阻止,只怕,除了唐心之外,也没人阻止得了吧!

    诸葛老祖在听到她的话后,一张老脸青了又白,白了又变红,气得浑身颤抖,衣袖下,双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目光狠狠的盯着那居于高处的白衣女子,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诸葛老爷子和诸葛家主看着那几头超神兽各施本领的在摧毁着他们诸葛家的大宅,一颗心也是紧紧的揪疼着,然而,看到那叫唐心的女子一脸的冷冽之意,似乎没有什么能阻拦她下达这个命令一般,心中有话,却也说不出来,又或者是说,他们拉不下这张老脸去请求她高抬贵手。

    “唐姑娘……”

    诸葛连洲看到自家大宅在那几只超神兽的摧毁下发出轰隆轰隆的倒塌声,不由的想要开口,只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她打断了,紧接着便是那冰冷而淡漠的目光蕴含着一股强大的威压扫向了他。

    “怎么?你认为这样的教训太轻了?”清冷的目光落在诸葛连洲的身上,唇角勾起一抺冷冽的笑意:“还是说,希望我把你们诸葛家的人都杀光了,再给你们留下这诸葛大宅?与我为敌的人,向来都不会有好下场,看看那段幻海或者那疯子就知道了,你诸葛家,若不是因为千凡,同样不例外!”

    她的声音不大,却声声重重的敲入众人的心头,震得众人心底发寒。狼牙佣兵团的人一个个目光烔烔的看向她,眉宇间,黑瞳中,有的是对她的尊敬与信服,以及自豪,那是他们的主子,他们,为此而自豪着!

    而那周围的修士,心底则有些发寒,对她的手段以及处事风格,有着深深的敬畏,也许以前不会有人知道唐心是谁,也许以前天界中唐心之名并不为人所知,但,今日事过,毫无悬念的她的名字将如龙旋风般的卷过天界的每一个角落,在天界众名修士之中扬名!

    诸葛连洲张了张嘴,最后,终是什么话也没再说。他的目光掠过那生不如死的圣元丹尊,以及那被超神兽撕裂而死的段幻海,还有那一众已经死去的黑衣护卫,她在用行动告诉他,告诉着世人,与她为敌者,下场只有死!若非因为千凡,诸葛家,只怕也难逃这一难吧!

    心底划过一丝悲戚,看着诸葛家的大宅在众人的面前,一点点的倒塌下来,里面的婢女仆从惊叫声连连,纷纷跑了出来,看着原本气势磅礴的大门,最终在巨狼和白纹虎王两头超神兽的撞击下,轰隆的一声倒塌了下来,诸葛家大宅,毁于一旦……

    见此,唐心勾了勾唇角,视线掠过那诸葛老祖,淡淡的移开了目光,对身边的成峰主道:“师尊,我们走吧!”

    “嗯。”成峰主从头到尾都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并不多言,因为他知道,以她的手段,那些惹了她的人,她是绝不会轻言放过的,从她以着雷厉风行的手段整顿玄清宗,让玄清宗上上下下都不敢有一丝怨言,便可看出,她的手段到底有多厉害,她震摄人心的气势到底有多强悍。

    狼牙佣兵团的人分成两排,队伍整齐而散发着强悍的凛冽气势,为首的是六名戴着面具的男子,看不清面容,但那一身不凡的气质,却是让人知道,那六人,只怕也是出身不凡吧!

    唐心心念一动,几只超神兽幻化成一道道的光芒进入她的身体,消失在众人的面前,她迈步走向扶着千凡的玄月,看着千凡,对她道:“既然你选择跟我走,从今之后,你便归入我羽翼之下,谁敢动你,便是与我过不去。”这是她对她的承诺,也是对她羽翼之下的人所有的庇护。

    诸葛千凡露出了一抺打心底涌起的笑容,眉眼之间,是掩不住的欣喜之意:“多谢唐姐姐。”

    “我们走。”她微微点头,侧头对身后的欧阳修说了一声,便带着众人离开,只听身后突然又传来一声惊呼声,原来,是欧阳修奉唐心的命令,将那卷缩在地上的圣元丹尊的一身修强为都给废了,随着他们的离开,身后只留下了那一片狼藉与久未平复的震撼……

    两日后,一处小镇中,清幽的院落里,唐心正与玄月在说着话,这处院子是欧阳修他们的地方,较为偏僻,也很是清静,狼牙他们则分布在外面守着,院中除了唐心和玄月之外,也只有还在修养的诸葛千凡,以及成峰主和在前面厅中商量着事情的欧阳修他们六人。

    “八煞他们再过不久应该也会来了,天音他们都很好,只不过制作那个符箓比较难,无法一下子全部制作出来,她说,等八煞他们都来了之后,以后她也会过来。”

    听着玄月的话,她点了点头,道:“她身体没事就好,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曦儿他们来了,想必应该是分散了,欧阳他们已经着手在调查,说曦儿他们有可能是往天龙学院的方面去了,我打算过段时间去看看两个孩子,至于你,不如就趁这个机会,把实力提升上来,在诸葛家秘境中时,我提炼出的进阶灵药效果很好,以你的天赋,只要一滴,至少也可以提升两到三个阶别。”她说着,从空间中取出了一个瓶子,从中倒出了一滴封存着的灵药液,又用另一个瓶子装了起来,这才递给了他。

    玄月接过后,便将瓶子收入空间中,道:“我在这边这些天,都没有打听到魔神的消息,他潜伏越久,我担心到底问题越大。”

    “这事我也让人查了,只是,除了当初我被卷到这边来时的动静之外,到现在似乎也没有看到魔神有何动作,而且,十二将魂珠的下落也没有,虽然说我如今的实力到达了神五级别,但毕竟不是最强,如果真的跟魔神交手,此时也还没有把握可以完全取胜。”

    “以主子如今的实力,不必太过担心,而且,我们也会助主子一臂之力。”

    “嗯。”她露出了抺笑容,道:“进阶的话得找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你刚来对这边也不太熟悉的,我倒是有个好地方可以让你去那里进阶。”

    “是哪里?”

    “玄清宗的秘境。”一片枯叶落于她身上,她抬手轻轻拂去,道:“我师尊打算回去,待我跟他说一声,你随他一同去玄清宗,以至以后要找我也就方便多了,除了可以联系欧阳修他们之外,玄清宗那里也会有我的消息的。”

    闻言,他点了点,以他现在的实力,在她现在身边的众人当中,还真的是最弱,当务之急便是让自己的实力得到提升,因此对于她的安排,他没有异议。

    “你去把狼牙成员都叫到一起,宣布一下,以为这支队伍由你直接掌管。我去看看千凡,再去跟师尊说一声。”她站了起来,轻声说着,便准备迈步往千凡住的院子走去,而在这时,身后的玄月则开口了。

    “主子,狼牙成员的实力都在我之上,你将这支队伍交给我,只怕他们会不服。”

    听到这话,唐心唇角微扬,回头看了他一眼:“玄月,你跟在我的身边很久了,你的实力,领导能力,以及手段,我很清楚,哪怕就是欧阳修他们六人也比不上你,你眼下的实力比他们弱并不代表你永远比他们弱,相反的,你的强大,绝对是他们比不上的,我把狼牙交给你,就是信任你。”

    顿了一下,她看着他,又道:“狼牙成立不久,这支队伍人数不多却很强悍,很是出风头,他们当中有的人的心性也因此有些倨傲,我也就带过他们一两次,想要整顿出精锐也没时间,我把他们交给你全权掌管,他们是生是死,也由你决定,你觉得可以留下的人,就留,如果觉得不能留下的,你便自己解决了,总而言之,这支队伍以后就是你的力量之一,以你的能力,我相信,你会很好的利用这支队伍的。”

    满满的信任让他心中划过一阵暖流,他看着面前的她,沉声道:“主子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哪怕她的身边有了新的成员,新的属下,他们在她的心里依旧有着别人无法代替的地位与毫不怀疑的信任,清楚这一点,心中有很多话,却是说不出来,只知道,他不会辜负她的信任与重视!

    唐心笑了笑,便转身朝外走去,见状,玄月也迈步往外走去,不多时,便把狼牙成员都集合在院中。众名狼牙成员看着一身黑袍面色冷峻的玄月,一个个面面相觑,似乎不知他想干什么一般,有的沉得住气,没有开口,有的沉不住气的问:“是不是主子有什么吩咐?”

    玄月看着面前的众人,目光一一在他们的身上掠过,最后,才沉声道:“我名玄月,以后,你们称我为玄主,从今天开始,狼牙成员由我直接掌管,以后你们都得听我命令行事,你们,有没有异议?”

    他的话,如同一记惊雷重重的敲打在众人的心头,一个个一时间似乎都懵了,好半响也没缓过神来,似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般,瞪大了一双眼睛看着一身黑袍的玄月,看着这个尤如空降下来的玄月,一个实力不如他们的人,居然说要掌管他们?让他们直接听令于他?这是怎么回事?

    饶是韦河,此时也不由的浮现了一抺深思,看向玄月的目光有着探究与打量,他清楚的知道,除非是她的意思,否则,玄月是不会说出这一番话来的,她想要让一个实力不如他们的人来掌管他们,这又有什么用意呢?这个叫玄月的,又有什么地方,值得她如此看重?

    然而,相对的,也有的不太淡定,此时玄月的话才落下,便有两三人站了出来质问:“你这是什么意思!以你仙帝级别的修为,你觉得你有本事掌管我们吗?你有什么本事让我们得听令于你!”

    玄月扫了那说话的几人一眼,冷声道:“不仅你们以后要听令于我,我还掌握了你们的生杀大权!从今以后,我可以决定你们的生死!本事?我从来都不欠缺!”

    “我不服!我只承认唐心是我的主子,你,我是决不会承认的!”

    “没错,我也只承认一个主子,但,那人绝对不会是你!”

    “我也是!”

    三人一人一句的说着,看向玄月的目光就是愤怒与轻蔑,他们无法忍受一个实力比他们弱的人来当他们的主子,对他们指手划脚,掌管他们的生死,他,他们是绝不会承认的!

    看到这一幕,有的狼牙成员朝韦河靠近,低声说:“你怎么看?这事也得表个态啊!”他们已经冷静,想着,这也许是唐心的吩咐,只是,饶是如此,让他们听令于一个实力不如何他们的,确实是有些难以接受。

    韦河咳了一声,上前一步,目光看向玄月,道:“这是主子下的令吧?既然是主子下的令,从今天起,我韦河便谨遵玄主命令行事。”说着,衣袍一拂,毫不犹豫的便单膝跪地。

    他,不是信任他,而是信任唐心的目光,她既然选择让玄主直接掌管他们,就必有用意。

    “叩见玄主!”后面的众名狼牙成员没有犹豫,看到韦河已经单膝跪地,便也单膝跪地,沉声唤了一声。

    也就只有那三名不服的成员依旧站着,不肯臣服于他。而看到韦河他们跪下时,他们三人也瞪了瞪眼,似乎不明白,为何他们要向一个实力不如他们的人下跪一般。

    “你们还不跪下!”韦河微微一皱眉,朝他们三人低喝了一声。

    玄月看了他们三人一眼,冷声道:“看来,你们还没认清自己的位置。”他负手而立,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把你们直接归划给我,成为我的手下,是主子的意思,你们只有服从,没有反对的立场,因为早在你们归顺主子的时候,你们就已经不再属于你们自己,而今,质疑主子的命令,不服从安排,我很怀疑,你们有那个站在这里的资格。”

    三人心头顿时一惊,因他的这话额头渗出了冷汗来,朝韦河他们看去,他们却是早已经跪下,低着头,也就只有他们三人还站在原地,原先的冲动让他们失去了理智,此时因他的这话而冷静下来,也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出了格,如果让主子知道他们竟然质疑她命令,只怕……

    “叩见玄主!”三人迅速跪下,声音中有着一丝慌乱,也顾不得先前自己说什么不会服从于他的话,此时,他们只担心自己的出格让他们失去了站在这里的机会。

    玄月冷冷的看着他们,也不开口,任由他们全跪在他的面前,气氛似乎一度的有些凝固,有些沉重。没有人敢动一下,也没有人抬头,更没有人敢再度质疑他的话。

    而在不远处,欧阳修他们六人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从先前就去后院找他们主子了,只是没想到,她交待了他们几句话后,便去了诸葛千凡的院子,而他们来到这边时,正好看见了这一幕,想到他们主子的话,看他们看向玄月的目光带着一丝的探究与好奇,他到底有何出色?为何能得主子如此倚重?狼牙成员个个都是傲骨天成的修士,他们也好奇着,以玄月的修为如何令狼牙成员臣服于他,而今,他甚至不用动手,便已经让狼牙成员对他生出了敬畏,这一记下马威,连他们都不得不暗赞一声,用得极好。几人相视了一眼后,便也朝他走了过去,来到他的面前。

    “欧阳修。”

    “易楠天。”

    “司空绝。”

    “闻人笑。”

    “沈从文。”

    “东方旭。”

    “叩见玄主!”六人一一报上自己的名字后,一撩衣袍,整齐的单膝跪地,双手抱拳,恭敬的行了一礼。

    狼牙成员眼角瞥见他们六人的动作时,暗暗心惊,他们六人也归玄主掌管?

    玄月看向欧阳修他们六人,并没有开口,而欧阳修则恭敬的道:“玄主,主子有令,我们六人以后也归玄主掌管。”在后同到她时,她就是这么吩咐他们的,虽然不解,但他们相信,她所看重的人,绝对不会让他们失望的。

    “嗯,都起来吧!”玄月这才开口让他们起来。

    “谢玄主!”众人齐声说着,整齐的站了起来,面向他,身板站得笔直,就连原先有不服的那三人,此时也已经没了不服的念头,更多的是好奇于他这个人,到底,为何能让主子如此倚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