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5气数未尽

    “嗖!”

    长剑从上而下,直直的剌进了段幻海的肩膀,虽然避开了致命的头顶,可那一剑却是从肩骨处直直的穿透了过去,被鲜血染红的剑尖往下滴着腥红的血液,段幻海整个身体因受了这一击而脚下一个悬空,身体猛的往下坠去,椎心痛意袭来,他的额头渗着冷汗,脸色也变得惨白。

    诸葛老祖目光一眯,手掌凝聚一股内劲迎风拍向了唐心,唐心唐朝他扫了一眼,俯冲而下的身体凌空一翻,一脚重重的踹向了底下的段幻海,同时拔出了穿透过他肩膀的利剑,锋利的剑尖一扫,凛冽的剑罡之气铮的一声袭向诸葛老祖,而那受了伤又被踹了一脚的段幻海,整个人往下坠去之时,眼前就要狼狈的摔向地面,顿时唤出了自己的契约兽。

    “苍焰狼!”

    一道光芒瞬间从他的身体闪出,光芒一跃,化成了一头巨大的灰狼接住了往下坠的段幻海,那是一头高达两米的巨大灰狼,全身的皮狼是灰色的,但在狼的头顶却有一个如同火焰一般的印记,它把他带到地面后,段幻海一手捂着伤口,脸色阴沉的盯着那上空与诸葛老祖交战的白衣女子,阴沉着声音吩咐着:“去!”

    “嚎!”

    两米高的巨狼仰头一声厉嚎,前腿一曲,后腿一蹬,整个身体腾空而起,朝那抺白色的身影扑去,尖锐而锋利的狼牙,亮出来带着内劲的狼爪,嗜血阴狠的双瞳,无一不散发着杀气。

    “天!那是段幻海的契约兽!已经是超神兽级别的契约兽!”

    退得远远观战的修士们不由的惊呼了一声,看着那巨狼猛的朝白衣女子扑去,那锋利的爪子在阳光下闪烁着骇人的狼光,是那样的令人胆战心寒,而那名女子却只是冷冷的一瞥,并没有任何的动作,反而将全部的战斗力都放在与她交手的诸葛老祖身上,每一击的挥出,都蕴含着骇人的威压与战意,招招都是必杀杀,只进不退,竟是让那诸葛老祖步步后退,渐渐的处于下风,在抵挡的应同时,更是有些慌了手脚。

    也只有与她交手的他,才知道她的第一招所蕴含的战斗力和杀意是有多骇人,从最初的攻击到现在的防守,他竟然找不到出手的机会,是她的速度太快,还是他的速度慢了?难道他真的比不上一个小小丫头了?

    越是打,越是心惊,背后的冷汗一层层的冒了出来,心越慌,应对也越发的显得无力,一个不察觉,手臂竟被利剑划破,衣袍破了个口子,鲜血从皮肉中渗出,看着那腥红的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袖,他不由的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相信!

    他竟然受伤了!竟然被一个小小女子伤了?

    他有多少年没有流过一滴血了?这时间,已经久到让他记不清了,而今,竟然被一个小女子所伤,一时间,心中的屈辱,以及愤怒,让他厉喝一声,身体的能量也爆发而起:“妖女!老夫今天非杀了你不可!”不是妖女是什么?不是妖女,她的实力怎么可能这么的恐怖?这个女人,一定是妖女!

    “诸葛老头,高位坐久了让你人也变得愚蠢了吧!既然如此,今日,我便将你从天上打下来!让你尝尝这种由高处跌落的滋味!”唐心冷哼着,清眸泛着冰冷的光芒,忽的,瞥了那巨狼一眼,嘴角勾起一抺诡异的弧度:“小丹,这头狼就交给你了。”

    在场的众多人当中,也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她这话的意思,只见,随着她声音的一落下,一道光芒从她身上飞窜而出,谁也没看清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待看清时,却是见原本扑向白衣女子的那头巨狼此时被一条巨大的蓝灵蛇紧紧的缠着,比手臂还要粗的蛇身紧紧的缠住了巨狼的身体,蛇头之处缠绑住了狼的脖子,吐着蛇信子的蛇嘴露出了两颗尖尖的毒牙,冰冷的蛇眼紧紧的盯着狼头,蛇头一窜,就要咬上那巨狼的脖子。

    “天!那条蛇是至毒的蓝灵蛇?”

    “是蓝灵蛇!蛇中之王,剧毒无比,而且,你们看蛇头那里的晶核,那还是一条进入超神兽级别的蓝灵蛇!”

    一声惊呼声传起,后面的声音也跟着传起,看着那一狼一蛇紧紧的缠在一起,从半空中又跃落到了地面,巨狼属于为火,此时被紧紧的缠住,喷出的火焰也伤不到蓝灵蛇,相反的,蓝灵蛇撑起蛇头,狠狠的就朝巨狼的脖子咬去。

    “嗷!”

    这一声狼嚎声让人听着心头一渗,就仿佛那声音中有着撕心裂肺的痛意一般,而最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就在那巨狼被咬的那一瞬间,段幻海脸色骤然一变,竟是以着最快的速度强行的解开了他与那头巨狼的本命契约。

    他的本命契约,本来因巨狼是超神兽对他大有帮助,但,本命契约也同时牵连着契约者的性命,如果契约兽死了,契约者也会跟着死亡,因此,看到那蓝灵蛇泛着漆黑毒液的尖毒牙咬上巨狼脖子的那一刻,顾不得身上的伤,强硬的将他与契约兽之间的应契约解了。

    也就在同一时间,被解除了契约的巨狼悲戚的目光朝段幻海看去,感觉到那蓝灵蛇的毒液渗入血液,身体也在同一时间重重的摔向了地面,狠狠的抽搐着。

    看到这一幕,有的人惊叹于段幻海的冷血无情,也有的人为那巨狼惋惜,这样一只超神兽,真的就这样死了?

    看到那一幕,唐心眸光一闪,身形一转来到那巨狼的身边,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走向了那头巨狼,看着它在地上抽搐着,不紧不慢的开口:“我救你,臣服于我如何?”

    听到这话,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嘴角忍不住的抽搐着。明明就是她的蓝灵蛇咬的它,她居然说救它之后要它臣服于她?这样的话,还真不是谁都能说得出来的。

    段幻海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双目怒视着她,心口处只感觉一团火在燃烧着,却又无可奈何。他因为担心因契约兽的死而连累了自己,刚才就强行解开了契约,如今修为受损之余,战斗力也越发的下降,尤其见诸葛老祖也不是她的对手,契约兽又这样,心中再三思量后,便想悄然离开,只是,身形才一动,就被那白衣女子发觉了。

    “小丹,杀了他。”唐心的目光突然抬起,朝段幻海扫去,眼中杀气顿现。

    蓝灵蛇顿时发出咝咝的声音,飞身一窜,朝他掠去,见此,段幻海身边的黑衣护卫迅速上前挡住蓝灵蛇,一边对段幻海道:“主子快走!”

    “妖女!看杀!”诸葛老祖飞身而下,朝唐心袭来。唐心头也没回,只是心念一动,突然间,两道精光从她的身里窜出,猛的扑向了那诸葛老祖。

    “吼!吼!”

    两声虎啸,来自于白纹虎王夫妻,两头模样一样的猛虎飞扑而上,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扑向诸葛老祖,诸葛老祖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一人拥有三头超神兽,震惊的那一瞬间,肩膀连着胸口处的衣袍被虎爪撕了下来,几道血痕血淋淋的出现在他的身上,而他整个人也因那股撞击而猛的往后跌了下去,脚下一个不稳,失神的跌坐在地面上,眼睁睁的看着两头猛虎扑来,却愣着连反应也没有。

    “老祖!”

    诸葛老爷子以及诸葛家主和诸葛连洲三人也被这一幕骇到了,惊呼一声,连忙飞身上前挡住了两头超神兽,诸葛老爷子和诸葛家主实力虽然不弱,却也不是两头超神兽的对手,而诸葛连洲看则扶起了喃喃失神的诸葛老祖,目光看向那抺白衣飘逸的身影,急切的道:“姑娘,连洲代老祖向姑娘赔不是,请姑娘高抬贵手放过我家老祖吧!”

    然,唐心却是连头也没回,此时,她的手心一翻,一颗丹药弹进了巨狼的口中,同时,一手按上了巨狼的额头,肉眼可见的能量气息在掌心之处涌动着,原本身体抽搐着的巨狼,在服下丹药之后,身体渐渐的平静下来,它睁着一双嗜血的狼眼看着面前的白衣女子,那目光虽然嗜血,却已经不带杀气,因为它很明白,如果不是她放它一码,今日便是它的死期,而它的前主人,就算是眼睁睁看着它死,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一而再的看见超神兽冒出来,如今再看到这两只,周围的修士们已经不知用什么来形容他们此时的心情了,震撼来得太过猛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除了瞪大眼睛看着之外,实在不知如何表达。

    而被唐心治愈又契约的巨狼,当神识与她相连之时,才感应到,原来在她的身体里还有上古神兽的威压存在着,感觉到那股强大的威压存在,知道它的这个新主人还有一个比超神兽更为强大的契约兽没有唤出来,此时,更是低下了它的头,低低的呜嚎了一声。

    那是在强者面前的伏低头,那是心悦诚服的认可,那是忠诚不弃的守护,从这一刻,契约形成开始,只要她不离,它就不会弃她而去,只要她一日是它的主人,哪怕是舍弃生命,它也会守护着她。

    唐心收回了手,看着那抺光芒没入了巨狼的额头之处,一朵小小的金莲无人注意到,因为此时众人的视线和注意力都被白纹虎王它们吸引过去了,她看着面前恢复过来的巨狼,与它的契约是主仆契约,契约形成,在她的能量影响下,它的品阶也提升了两个级别。

    这一刻,只有少数的人注意到一个没人注意的问题,那就是,正常来说,修仙者一人顶多只能契约一只契约兽,而她,怎么一个人能契约那么多只契约兽?而且这些契约兽的级别还不是一般的级别,她的精神力到底有多强大?才能做到这一点?

    一身紫袍的百里泽和早在秘境之中就注意到的诸葛连洲知道,她的强大,绝对是无人能比的,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在一开始时百般阻拦,希望诸葛家不要与她为敌,只可惜,诸葛老祖久居上位,权威一再被挑衅,失去了冷静的判断,才造就了眼下这样的局面。

    看着他爷爷和父亲在白纹虎王的攻击下步步后退,身上多多少少都被锋利的虎爪抓伤,他只感到心头压着一块巨石,又是凝重,又是担忧,见他的求情无法让她吩咐白纹虎王它们停下手来,他只好将目光落在那被那名叫玄月的黑袍男子扶在一旁看着的七妹诸葛千凡身上,也许,只要她开口,至少诸葛家还能有一丝生机。

    他正打算松开扶着老祖的手,去找诸葛千凡,可就在这时,却见他老祖推开了他,嘴唇一动,他一惊,连忙问道:“老祖,你、你想做什么?”

    “别以为只有她有超神兽!”

    诸葛老祖咬了咬牙,就打算把他的超神兽叫出来跟白纹虎王它们对着干。而诸葛连洲一听,脸色顿变:“老祖,万万不可!段幻海的超神兽也败下来了,你把超神兽叫出来没有好处,只会让局面更僵,让我们诸葛家所面临的处境更是难堪而已!”

    “滚开!”气愤的诸葛老祖怒喝一声,宽大的衣袍一拂,将诸葛连洲拂了开去,同时低喝一声,唤出了他的契约兽,一头威风凛冽的雄狮。

    看见他唤出了雄狮,唐心冷哼一声:“不自量力!”她扫向白纹虎王它们,视线从段幻海身上掠过,心念一动,原本攻击着诸葛老爷子和诸葛家主的白纹虎王和白素前者扑向了段幻海,与蓝灵蛇一道攻击着受了重伤的段幻海,而白素则扑向了那头雄狮,以及,原本蹲坐在她身边的巨狼也一同扑向了雄狮。

    “嘶!啊……”

    那一边,传来了倒抽气的惨叫声,浓郁的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而开,有了白纹虎王的加入,不多时,段幻海就被废扑倒在地面上,硬生生的被撕开了身体,那血腥而残忍的一幕,直叫那些见惯了血腥场面的修士们浑身窜上一股森寒之气,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看到那鲜血淋漓的一幕,只感觉隐隐想要作呕。

    看到前一刻还活生生的段幻海被两头超神兽撕裂的血腥场面,诸葛连洲脸色一变,猛的,看向了自家的老祖,再也顾不得其他,迅速的来到诸葛千凡所在的那个角落。

    玄月扶着诸葛千凡,看到他的来到,冷冽的目光直视向他。而此时的诸葛千凡脸色已经好多了,从头到尾的看着这一幕,自然也看到了如今诸葛家落入何种处境,段幻海死了,圣元丹尊废了,虽然还活着,却是生不如死,毫无悬念那抺白色的身影若是下了杀令,诸葛家,今天就得从这城中消失。

    “七妹,诸葛家对不起你,但怎么也是你的家族,还望你替诸葛家求个情吧!”诸葛连洲艰难的开口,看着倚在黑袍男子怀里的诸葛千凡,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愧疚,当家人推她出来时,他护不住她,而当家族有难时,他却得开口请求她,于情,她也许还会念着一丝家族的情,于理,她却可以借由这一次,让那些欺凌她的人一个不留,开这个口,他甚至也没把握她是否会帮这个忙,但不管怎么样,他身为诸葛家的长子嫡孙,哪怕机会渺茫,他也得试一试。

    唐心飞身而上,来到她师尊的身边,好整以暇的看着那底下的一幕,诸葛老祖的雄狮难敌巨狼和白素的攻击,此时狮身上多处受伤,鲜血淋漓,诸葛老祖想要上前帮忙,却也无法靠近,一双眼睛此时一片通红,也不知是悔恨还是愤怒。

    诸葛千凡看着他,露出了一抺淡淡的笑容:“大哥,谢谢你,你放心,诸葛家气数未尽,但今日此难却是无法避免的。”她的声音缓慢而轻柔,淡淡的,传入他的耳中。

    玄月听了她的话后,眸光微闪,低头看了她一眼,继而,目光落在面前的男子身上。

    立于高处的唐心朝底下看了一眼,段幻海已经死了,那个疯子也废了,剩下的也就是诸葛家的人了,诸葛家那老祖虽然对她喊打喊杀,但毕竟也是千凡的亲人,她不会杀了他们,但,与她为敌,给他们一个难忘的教训却是必须的。

    眸光微闪,视线掠过诸葛家的老祖,又看向了那一身狼狈的诸葛老爷子和诸葛家主,继而诸葛连洲和千凡的身上,唇角勾起一抺弧度,清冷的声音带着一股灵力从她的口中传出。

    “诸葛家,我本可诛之,不过,念在是千凡的家族,今日就给你们一个教训,他日,若敢再与我唐心为敌,必将诸葛家连根拔起!”

    蕴含着灵力的声音夹带着警告与威压,重重的击落的在在场每一个人的心头,深深的震撼了众人的心,让众人久久无法言语,没人去怀疑她话中的真实性,因为眼前的一幕幕带给他们的剌激与震撼,远远比言语来得震摄众人,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在这一天,牢牢的记住了一个名字,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