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3 出手!

    章节名:083 出手!

    诸葛家的大门前,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一纤细的身影上,外人不知道那人是谁,奇怪着为何推出来的会是这样一名女子,而诸葛家的人清楚这女子的身份,除了被暗中架住的诸葛连洲之外,所有人的表情都是冷漠的,看好戏的。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人群中,闻人笑他们和狼牙佣兵团的人紧紧的盯着那身影,原本以为是他们的主子,不过看样子,又不像,一度的忍了下来,静观其变。

    而在不远处的一处酒楼中,二楼临窗的位置,一身黑衣的玄月手执酒杯,轻抿着酒,一边也注意着这边的动静。

    段幻海走上前,一手提起那奄奄一息的女子,锐利的目光上下扫了一圈,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你们诸葛家就拿这样一个连修士都不是的普通人来糊弄我们?”他的手,改为保住了诸葛千凡的脖子,似乎要将她掐死一般。

    “住手!”

    忍无可忍的诸葛连洲厉喝一声,也顾不得身边的父亲微沉的脸,当下掐开了他扣着他的手,提气一跃来到前面,蕴含着气流的攻击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朝段幻海袭去,段幻觉微微一挑眉,扣着诸葛千凡的手微微一带,将她带到身后避开了诸葛连洲,另一手则挥出一道气流,挡下诸葛连洲的攻击。

    饶是诸葛连洲是上神级别的强者,也无法对付神王级别的段幻海,只感觉迎面一股强大的气流拂来,整个人便被击退了数米之外,胸口一窒,血液翻滚而起,只感觉喉咙一咸,嘴角渗出了一丝鲜血。

    “连洲!”

    诸葛家主迅速上前,扶住了他:“你怎么样?不是告诉你,不要理她的事了吗?你怎么就不听!”责备的语气带着一丝掩不住的怒火,看到他被段幻海所伤,目光顿时阴沉的扫向段幻海。

    “咳咳。”

    原本半醒半睡的诸葛千凡虽然有意识,但总醒不过来,此时被掐住了脖子,只感觉一口气要透不上来,奋力的睁开了眼睛,看到的便是那前面不远处嘴角带着血渍的诸葛连洲,她扯了扯嘴角,朝他露出了一不算笑容的笑容。

    看到她朝他笑,诸葛连洲越发的内疚,虽然不是一母同胞,但她也是他的妹妹,可眼下她这情况,他却救不了她,前几天还心中暗喜成为了上神强者,而在此时,他才知道,强中自有强中手,哪怕他是上神强者,也会有比他强的人存在着,只要他一天不是最强,今天这样的局面,他还会再遇到!

    段幻海勾起了嘴角,道:“我还真好奇,这小丫头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让堂堂诸葛家大公子亲自出手?”

    “我徒儿呢!”

    突然间,一个蕴含着威压的低沉声音在众人的头顶上传开,声音来得突然,带着威严,而众人也确认,那绝对是没听过的,就连段幻海也诧异的顺着声音看向头顶,只见,那半空之中,一名玄衣中年男子御剑负手而立,浑身散发着威严摄人的气息,一双凌厉的目光此时正盯着那底下的圣元丹尊,很显然,就是冲着他来的。

    “那不是玄清宗的成峰主吗?他怎么也来了?”

    人群中,有人认出了他来,只是却不知他怎么会在这里,还一开口就是那样一句让人晦暗不明的话,看他此时盯着圣元丹尊,目光中带着凌厉与怒意,更是惊讶,毕竟,成峰主虽然名声不小,但修为应该还比不上圣元丹尊吧!竟敢这样跟圣元丹尊叫板?

    人群中的欧阳修他们六人听到半空中成峰主的话后,越发的肯定,他们的主子一定在这里,只是,为何到现在也不见他们主子的身影?是出了什么事吗?

    站在黑衣护卫前面的圣元丹尊眯着一双阴狠的目光看着成峰主,嘴角扯出了一嗜血而无情的笑容:“她?当了我的试药童子,你觉得她还能活下来吗?”

    听到这话,成峰主心头一揪,他的手段到底有多残忍,他最清楚不过,想到他的徒弟,再看眼前那人,只感觉一把怒火从胸口窜起,蕴含着怒意与杀气的声音从他的牙缝中挤出:“你,该死!”今日,哪怕拼个两败俱伤,他也要为她讨个公道!

    当成峰主双手凝聚掌风袭向圣元丹尊时,圣元丹尊也提气而起,浑身的强大气息瞬间释放而出,凌厉而蕴含着杀意的攻击朝他袭去,两人在半空中战斗着,一来一往互不相让,每一击都带着十足的杀气,摆明了就是想要置对方于死地,神王强者与上神强者的战斗,气流涌动威压弥漫,空气中涌动的风刃发出凌厉的声音,如同尖锐的刀锋一般的四处袭开,强者的战斗让底下的众人心中热血澎湃,激昂不已,由其是在看到成峰主竟然能以着上神级别的修为不落于圣元丹尊时,更是忍不住的暗叫一声好!但,这一情况也只维持了不了多久,实力品阶的差距之下,成峰主明显的落于下风,一个闪身不及,被圣元丹尊一掌击飞了出去,重重的从半空中摔了下来。

    “噗!”

    身体摔向地面,一口鲜血也猛然喷出。成峰主撑着身体站了起来,拭去嘴角的血迹,虽然看似狼狈,但那股气势,那份杀意,却是令周围的众人都不由的为之心头一震。

    段幻海挑了挑眉,暗忖:这是怎么回事?玄清宗的成峰主怎么跟他也有过节了?他的徒儿?莫非是……脑海中划过一个念头,不禁看向了圣元丹尊,难道那个女子,就是成峰主的徒弟?

    “今天,我就杀了你!”

    蕴含着杀气的声音阴测测的从圣元丹尊的口中传出,那居高临下俯视着成峰主的圣元丹尊眯着阴狠嗜血的双眼,手掌凝聚强大的气流,周身的灵力以及气流都随着他的这一气息涌动而涌动,那股气流的强大,比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任谁都可以看出,他这是用了全力的,用了神王强者十成的威力想要取了他的命!一时间,众人看向成峰主的目光有着惋惜,有着不忍,却无人敢上前阻拦。

    成峰主迎风而立,笔直的身板站得直直的,他的身体原本就恢复得不怎么好,再加上这阵子一直四处奔波,寻找着他徒儿的下落,也没时间调息身上的伤,此番又被打伤,体内的伤可说已经是重上加重,此时看到他调动全身的能量来杀他,当即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将全身的力量提起,哪怕是死,他也要让他付出代价!

    两道身影再次在半空相遇,气势磅礴互不相让,两人的手掌相击撞在一起,爆发出一股骇人而强大的气流,这股肉眼可证见的气流咻的一声澎涨而开,甚至连那底下看热闹的修士都纷纷抵挡不住的被推后了数米,而半空中的成峰主虽然用尽了体内的灵力,却依旧难以抵挡圣元丹尊强大而雄厚的内劲,整个人顺着这股气流再次被击飞,摔落于地面,口中再次的喷出了一口鲜血,然而这一次,圣元丹尊不给他缓口气的时间,直接从半空中飞掠而下,手掌擒成五爪形,猛的朝他天灵盖拍去!

    “嘶!天啊!”

    人群中,看到这一幕的众人不由的惊呼出声,天灵盖,那可是死穴啊!这一掌下去,别说他用了那样强大的力量,就是力量减半,成峰主也绝无生还的可能!

    有的人不忍的别开了眼,有的则紧紧的看着那一幕,毕竟,这样的一幕,可不是常见的,说他们冷血也好,无情也好,见证一代强者殒落的一幕,他们不想错过,只是,事情往往总是出人意料,震撼来得总是太过突然,他们没有看到成峰主天灵盖被拍血花四溅的那一幕,却看到了令他们久久无法言语的震撼一幕……

    唐心从秘境中出来后,便往诸葛千凡的院子而去,只是到那里却没看见人,只看到那白衣婢女躲在屋中,一番逼问之下,才知道了在她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那白衣婢女不是什么好东西,她当下便了结了她的性命,往这外面而来,却没想到,一到这外面看到的就是她师尊命悬一线的一幕,想也没想的便出手相救。

    她的速度很快,神王五阶的修为,实力完全不逊色于在场的每一个人,众人也只看到一白色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的掠过,眨眼不到的时间,成峰主就被带离了原地,落于诸葛家的大门之上。

    那一瞬间,众人只看到一白影飘过,甚至连她的面容也没看清,待那白影救下成峰主伫立于诸葛家的大门之上时,众人这才看清了她的容颜。

    纤尘不染的白色衣裙,淡雅而飘逸,绝美而清冷的容颜令众人不约而同的面露惊艳之色,甚至,还带着一丝的不可思议。能在圣元丹尊手下救到人的强者,十个手指头都数得过来,任谁也没想到,救下成峰主的会是一名女子,还是一名绝色女子,看着她浑身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流,丝毫不逊色于在场的每一个人,眉宇之间,自有一股尊贵圣洁的气息,那是一种尊贵不可攀比,圣洁不可亵渎的气息,在她的面前,在她那清冷的目光之下,竟是让人感到自惭形秽。

    她是谁?百强榜上何时出现过这样一名绝色女子了?

    看着扶着成峰主站在诸葛大门之上的那名绝色女子,段幻海不知怎么的,第一时间竟是想到了那名容颜丑陋的丑女,因为那人的风姿与眼前那白衣女子是那样的相像,几乎是第一时间,他就朝圣元丹尊看去,果然,看到了他那种几欲杀人的阴狠目光,毫无悬念的,那个绝色的女子就是那个被圣元丹尊带到他山庄的丑女,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个女子竟然生得这样的美,如今恢复了容颜,浑身散发出来的绝代风华让他看了都不由的有些心动。

    容颜?对了,她明明中了美人笑,是如何恢复容颜的?

    猛的想到这一点,一双锐利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那白色身影,心中有些后知后觉的掀起了一阵骇浪。她不仅解了美人笑的毒,还破解了圣元天尊的加注在她身上的穴道?是有人帮她,还是她自己冲开的?

    “主子!”

    不远处的酒楼中,当玄月看到那白色身影时,眼中闪过一惊喜,整个人嗖的一声站了起来,跃出了窗口,往前面掠去。果然是他主子!他就知道,她一定会出现的!

    隐藏在人群中的欧阳修他们看到她的出现,眼中也浮现了惊喜之色,果然是他们的主子!原本还担心她出事了,现在看来,她不仅没事,实力修为似乎比起那时更为的强了。

    “明月?”终于缓过神来的成峰主震惊的看着身边的她,这是他的徒儿没错,可谁来告诉他,为何她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突然间进升为神王级别的强者了?

    唐心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笑容:“师尊,你受了伤,先服下药吧!”她手一翻,一颗疗伤圣药出现在她的手中。

    压下心中一连窜的疑问,成峰主点了点头,接过丹药服下,道:“明月,你小心一点。”看她的神情就知道,今日,她绝不会善罢甘休。

    她微微点了点头,目光一扫,视线掠过段幻海,落在那奄奄一息的诸葛千凡身上,眸光微闪,她飞身跃了下来,身影轻盈而优美,白色的衣裙在空中轻舞着,如同踏着轻风落于地面,谁也不知她想做什么,只看到,她迈着优雅的步伐,绝美的容颜带着魅惑人心的淡笑,眸光流转间,自有一股风情在其中,这样的她,美得令人窒息,美得令人心动……

    段幻海看着她一步步的走向了他,步伐优雅,身姿优美,饶是一向不怎么近女色的他,眸光也不由的暗沉了几分,看向她的目光带着一丝莫名的炙热,似乎好奇着,她想要做什么一般,也不动,就静静的站着,看着她走他。

    越是靠近,她越是令他惊艳,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中了美人笑的丑陋容颜之下,竟是这样一张倾城绝色的魅惑容颜,饶是见过不少美人的他也不得不承认,就是百强榜上被封为天界第一美人的魅姬也比不上眼前女子的一丝一毫。

    “段庄主,把你的手从她的脖子上拿开如何?”

    清冷的声音,带着一丝的散懒,有着一股魅惑的魅力,如同一根轻柔的羽毛一般,轻轻的挠着人的心,令人心头痒痒的,有些无法自拔,可偏偏就是这样的声音,却又夹带着一丝的冷冽与杀气,让人沉醉的同时,又有些心惊。

    段幻海看着面前她,唇角勾起,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莫名的笑意:“美人轻声细语的请求,段某又岂能拂之?”将诸葛千凡拉了过来,推向了她,一双眼睛却是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紧紧的盯着她看,目光灼灼,毫不掩饰他眼中灼热的猎艳之意。

    唐心接住了诸葛千凡,一碰到她身上的温度时,眉心不由的一皱,冰冷的目光扫过诸葛家的众人,眼底划过一丝的杀气。只是,此时她还没空去理会他们,眼下她要先对付的是那疯子。

    掌心一翻,拿出一颗丹药喂千凡服下,也就在这时,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主子。”

    抬眸看去,却是玄月跃过众人,向她而来。

    看到他,她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几分,眼中也浮现了一柔和:“玄月,帮我照顾她。”她将诸葛千凡交给走向她的玄月。

    玄月见状,伸手接过之时,看了奄奄一息的女子一眼,朝唐心点了点头,便带着诸葛千凡退到一旁。

    而这时,诸葛家的人似乎想到了什么,诸葛老祖上前一步,看着唐心,迟疑的问:“莫非姑娘就是秘境中的那位?”他们诸葛家的秘境之中藏着的那人,是她?可她怎么会跟诸葛千凡认识?难道……

    然而,唐心却只是凉凉的看了他一眼,便将目光看向那从她出现就一直抿着唇,一脸阴狠的圣元丹尊身上,这些人当中,她如今最想虐的,也就只有这个疯子,他加注在她身上的痛苦有多少,今日,她将以百倍奉还给他!

    堂堂诸葛家的老祖,百强榜上排行第二的强者,如今竟然被一名女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漠视了,顿时老脸一阵青一阵红,只感觉一股怒气腾腾的往上冲着,拧成拳头的双手青筋浮现,关节骨也咔嚓作响。

    后面一点的位置,诸葛连洲怔怔的看着那名白衣女子,眼中有着不可思议,心中的震撼哪怕是从她出现到现在,仍旧没有缓下来。是她在秘境之中为他摆了那八卦阵救了她?那秘境之中,有着两头超神兽守护着求而不得其见的神秘强者,竟然是她?而她,是玄清宗成峰主的徒儿?与她七妹相识的?一连窜的问题心中窜起,一个个的疑问想要证实,可眼下,他看着她,却是说不出话来。

    “你破解了我的美人笑?”

    好半响,阴沉沉的声音才从圣元丹尊的口中而出,对于一名精于丹药的丹痴而言,自己研制的药物居然被破解了,心中甚至是愤怒,而在看到她恢复容颜的那一刻,一个念头也浮上了心头:“千年引也是你解的?”

    唐心冷冷的看着他,手却是从空间中取出了通体雪亮泛点点精光的长剑,清冷的声音带着冷冽的杀气:“你是这天界让我动了必杀之心的人之一,今天,我倒要看看你还如何张狂!”冰冷的声音一落下,手中长剑一剑抖,一道凌厉的剑气飞射而出的同时,白色的身影也如同鬼魅一般的掠了出去。

    快如闪电的攻击让圣元丹尊眯了眯眼,在看到那道剑气袭来之时,身体已经迅速的避开,却不想,脸上仍是一阵剌痛,温热的血液从脸上滴落地面,他伸手一,被剑气所伤的伤口深可见骨,鲜血染红了他的手,透过手缝,滴落在灰色的衣袍上。

    血腥的剌激,让他浑身的气息瞬间阴冷了下来,杀气澎涨着,下一刻,一把长剑也出现在他的手中,调动着全身在的灵力飞掠而上,与唐心正面交锋,两剑相碰,两股强大的气流在空气中涌动着,气势凌厉而骇人,神王强者的威压一出,除了半空中的两人之外,底下,那些实力较弱的修士在神王强者的威压之下,竟也是胸口血气翻滚,嘴角隐隐渗出了鲜血。

    人群中,悄然戴上面具的欧阳修六人来到玄月的身边,低声道:“退开一点吧!神王强者的威压,计划千凡受不住的。”

    玄月眯着眼,看了身边的六人一眼,冷声问:“你们是何人?”

    “与你一样,我们的主子,是她。”欧阳修看向那半空中与圣元丹尊战斗着的唐心,眼中满满的是尊敬之意。

    旁边的易楠天见他神色似乎不太相信,便低声道:“我们没理由骗你,你怀中之人无法修炼,她本就有伤在身,离得太近只怕她会受不住,她是主子交待照顾的人,难道你想看她出事?主子这里不用担心,除了我们之外,狼牙他们也来了,只要主子一声令下,我们便会出手帮忙。”

    闻言,玄月看了半空中的唐心一眼,这才带着诸葛千凡退到较远一点不被威压波及的地方。

    而此时,诸葛老祖隐忍着的怒气也到了极致,看到她竟然能伤了圣元天尊,想到她的漠视与冷冽,当下便喝道:“诸葛家的众人听令!”

    “到!”身后,众名诸葛家的修士们沉声一应,声音响亮而恭敬。

    “此女偷了我们诸葛家的天一神水,杀无赦!”阴狠的声音透着冷冽的杀意,声音一落,旁边的诸葛连洲顿时心头大惊。

    “老祖不可!”他大声喝着,挡上前,神色透着认真与郑重的道:“老祖,不可!”

    本书由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