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2 出秘境

    “站住!不准再靠近!”感觉到为首那老者一身强大的修为,白纹虎王眯了眯眼,沉声冷喝着,超神兽的威压袭出,身体也做出了准备随时战斗的姿态。舒悫鹉琻

    为首的诸葛老祖看到那警惕的站起来的白纹虎王,眼中闪过一抺惊讶之色,好俊的一只超神兽,虎中之王,战斗力非同一般,原本听连洲说起时只当是一只刚进入超神兽级别的白纹虎王,如今亲眼见了,才知这只白纹虎王已经达到了超神兽的巅峰境界。

    诸葛家主也是暗暗心惊,看着那只超神兽,眼底是掩不住的诧异之色,他的目光越过白纹虎王,落在了那处木屋中,明明是一处简单的木屋,却偏偏透着一股不同寻常,木屋的门关着,看不到里面的人,而木屋周围,那个阵法……

    诸葛连洲走上前,道:“前辈,这是我诸葛家的老祖,以及我诸葛家的当家家主,我的父亲,听说我们秘境之中有外人进入,才特来一探,还请前辈代为通传令主人,请他出来一见。”

    “哼!我家主人岂是你们想见就能见的?”白纹虎王哼了一声,一双虎睛盯着他们,沉声道:“你们速速离去,不要打扰到我主人,否则,别怪本王不客气!”说话的同时,他毫无掩藏的释放出了自身强大的威压,袭向了那三人,以言行与动作说明,他们想要见到它家主人,那是不可能的!

    “好狂妄的白纹虎王!”诸葛老祖沉下了脸来,目光透着阴沉与怒火:“这是我诸葛家的秘境,你们私自闯进我们的秘境还敢这般嚣张,莫不是以为,老夫耐何不了你们不成!”毕竟是神王级别的强者,心性也是极为的傲慢,如今听到白纹虎王那不善的话后,脾气也上来了,神王级别的威压弯也在他的刻意下释放而出,袭向那前面的白纹虎王。

    一时间,空气之中的气息压抑得可怕,强大而浓郁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之中,似乎隐隐有两股能量在相互较量着一般。看到老祖打算硬对硬的硬碰,诸葛连洲不由的微微拧起眉头,目光中划过一抺深思,上前一步,低声道:“老祖,那位前辈绝非一般人,我觉得我们应该以礼相待,请他出来,若是硬碰,只怕得不偿失。”

    然而,感觉权威被挑战的诸葛老祖却是怒目一扫,锐利的视线落在那紧闭着的木屋之处,沉声喝道:“再厉害又如何?敢在我诸葛家放肆,就是找死!”说着,伸手拂开身边的两人,大步便往前走去。

    看到他迈步走了上来,白纹虎王喷了喷鼻息,一双虎睛泛着凌厉的光芒盯着那走上前来的诸葛家老祖,与此同时,原本盘在树枝上的蓝灵蛇也一跃而下,落在白纹虎王的身边,蛇身拱起,一双冰冷而泛着嗜血光芒的蛇眼紧紧的盯着他们。

    突然看到一跃而下的蓝色光芒,几人皆是一怔,定睛一看,更是心惊,诸葛家主更在看到那蓝灵蛇时本能的惊呼出声:“又是一只超神兽!”那强大的超神兽气息,嗜血骇人的目光,瞬间变大的身躯,以及那蛇头顶上的那颗晶核,无一不在告诉着他们,它,也是一只超神兽!

    就连前面走着的诸葛老祖脚步也是一顿,心情顿时凝重起来,两头超神兽?那木屋之中的人,到底是何许人物?想他堂堂神王,百强榜上排行第二的强者也只有一头超神兽,这人竟然拥有两只?如果只是一头白纹虎王,他有信心可以与它一战而不处于下风,但,若是再加上那条剧毒无比的蓝灵蛇,只怕就是他们三人一起上,也得拼了个两败俱伤。

    这一刻,原本并不将木屋中的那人放在眼底的他,此时也不由的凝重的再三思忖着,莫非,此人是哪个隐秘世家出来的强者?还是退隐的高人?此时就是他想要退回步伐,也有些拉不下面子,刚才他可是誓誓旦旦的扬言,不将那木屋之人放在眼里的,此时若是退下了,岂不是打脸?可不退下,他却是没把握可以对付得了眼前的两头超神兽,一时间,进退不得,僵硬在那里,脸色也越发的难看起来。

    诸葛家主朝诸葛连洲暗暗的点了点头,示意他上前去。诸葛连洲微微一点头,便迈步上前,来到诸葛老祖的身边,对着前面的白纹虎王和蓝灵蛇拱手道:“两位,我们并无恶意,只是想要见一见令主人,如果令主真的不便相见,我们也不会强求的,只是,令主在我们诸葛家的秘境之中进阶,我们还是希望,到时令主出了秘境可以到我们诸葛这小住段时间,若可以,我们想请令主当我们诸葛家的客卿长老。”

    听到这话,诸葛老祖缓了缓神,看向诸葛连洲的目光尽是赞赏,不错,对方的实力这样雄厚强大,如果能拉拢他当他们诸葛家的客卿长老,对他们诸葛家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

    然而,白纹虎王听了却是不以为然,只是沉声道:“这事等我主人出去后再说,如果不想跟我们战斗,就速速离去,不要妨碍到我家主人,否则,我们绝不轻饶!”

    “老祖,父亲,我们还是先行离开吧!”诸葛连洲看着他们两人说着。

    闻言,诸葛老祖目光幽深的看了看那两只超神兽,目光短浅又朝那一直没动静的木屋看去,顿了一下,这才点了点头:“嗯,走吧!”虽然今日没有见到人,但,至少知道,这个人绝不简单,他们出去后可以在秘境的出口处派人暗中盯着,只要这秘境中的人一出来,他们马上便能得到消息。

    在他们走后,蓝灵蛇与白纹虎王相视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便又回到树枝上盘了起来,缠在树头上盯着周围。白纹虎王也依旧趴了下去,在木屋前守着,而木屋里面的唐心虽然有听到外面的声音,却也没有理会,而是专注的调配着手中的药,将所需要的药物准备好后,她这才出了木屋,来到后面的地方,拿出了她的真龙鼎,手一扬,火焰从炉中窜起,开始炼制美人笑的解药……

    又一个夜色的来临,当月上枝头之时,浓郁的药香味才从炉鼎中弥漫而开,飘散在这秘境之中,她熄了火焰,上前打开了炉盖,看着那里面的三颗丹药,目光微闪。

    那疯子的美人笑极其残忍,所用的药物皆是有慢性毒素的,当初被他强行塞下美人笑时,骨骼的变化带来的撕心裂肺她至今仍能清楚的记得,如今再服下这解药,同样得再经过一次那样椎心的痛楚,甚至,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会比上一次更甚,而她,饶是知道如此,也别无选择。

    “主人,药成了吗?”白素迎了上来,白纹虎王和蓝灵蛇也来到她的身边。

    “嗯,成了。”她拿起那三颗丹药,对它们道:“我服下这药后会恢复以前的骨骼,身体也会有些变化,这是一种极为凶残的药,哪怕是解药,服下后也会有撕心裂肺之痛,我会进木屋去,到时,无论你们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理会,也不要进去。”药是她炼制出来的,她清楚的知道这药性的残忍。

    闻言,它们眼中有着一丝的凝重,相视了一眼后,问:“那主人会不会有危险?”

    “不会。”

    “好,我们明白了,主人放心吧!”只要没有危险,它们就可以放下心来。

    “嗯。”唐心看了它们一眼,收起真龙鼎,将另外的两颗丹药收入瓶中,其中的一颗则握在手心,进了木屋,关上了门,这才摊开了手心,张开嘴,服下了丹药。

    丹药滑入喉咙迅速的化开,药效弥漫在身体里,身体也瞬间发生了变化,一股剧痛从腹部传来,漫延至身体的每一处地方,筋脉在抽搐着,血液似乎也因那药效而发生了澎涨,骨骼更是咯咯的作响,她脸色一白,整个人往床上倒去,双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一声痛呼终于忍不住的从她的口中传出……

    在木屋外守着的白素倚在白纹虎王的身边,目光担忧的看着那紧闭着的木屋,听着那压抑的痛呼声传出,美眸不由的红了,她喃喃的说着:“要不是特别痛,主人不会这样的……”

    白纹虎王一只虎爪搂着白素的腰,让它往它身边靠近,它自己则没有开口,但那双看着木屋的虎睛蕴含着杀气,泄露了它心底的情绪,那个让它主人承受这样痛楚的那个疯子,它绝对不会轻饶了他!

    它们在外面听着那木屋中压抑的痛呼传来,每一声都让它们的心紧紧的揪了起来,恨不得将那个害得它们主人受这种苦的人千刀万剐,好几次想要冲进去看,却又想起主人的交待,只好硬生生的忍了下来,直到,许久之后,木屋中恢复了平静,它们几乎是同一时间站了起来,往木屋走去。

    “主人?”

    “主人?”

    “主人?”

    三道担忧的声音不约而同的从它们的口中传出,唤了一声,里面没有动静,侧耳一听,也不再有声响,就仿佛一切都平静了下来一般,它们相视一眼,最后还是由白素推开了门,当门一推开,看到的便是那抺白色的身影躺在床上,浑身已经被汗湿透,脸上也已经恢复了原来那张绝美清冷的容颜,只是那苍白的脸色就如同经历了一场什么似的,毫无血色,她似乎是了承受不住那股剧痛而昏了过去,此时饶是它们叫唤着她,她也没有半点反应。

    “主人!”白素快步上前,看着她苍白的容颜,以及一身的汗水,满眼的怜惜。

    “没事没事,她只是昏过去了。”白纹虎王轻呼出一口气,对它们道

    :“你们帮主人换身衣服吧!给她擦洗一下身子,让她睡一觉,从进来秘境到现在她都只是在忙着进阶,一刻也没停,好好让她睡一觉。”

    “好。”蓝灵蛇也幻化成人形,与白素相视一眼,送了白纹虎王出去,便关上了木屋的门。

    唐心这一睡,足足睡了一天,直到次日的天色渐暗时,她才醒了过来,睡了一觉她浑身感到了一阵舒服,那股剧痛的感觉已经不见,她拿出镜子一看,脸上容颜也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只是,看着镜中的容颜,想着那美人笑的解药时,她唇角微勾起一抺冰冷的笑容。

    “主人?身体好点没?”白素和小丹进来时,便看见已经坐起来的她,只是,看到她笑得那般的诡异,心底却有些发寒。

    唐心看了两人一眼,点了点头:“嗯,好多了。”她收起镜子,站了起来,问:“现在什么时辰?”

    “酉时中了。”

    “好。”她诡异的笑了笑,起身便往外走去,来到木屋外,又拿出了真龙鼎。看到她怪异的举动,白素几人皆是一怔,问:“主人,你还要炼丹?”

    “呵,那个疯女给了我这么厚的一份礼,我又岂能不给他准备点。”她冷冷的笑着,从空间中挑出了一些带话慢性毒药的药材,其实这些与美人笑的药相似,只不过,她从中加入了其他的东西罢了。

    一旁的几人听到她的话后眼中上浮现了然,确实,如果一击将那疯子杀了,太便宜他了,得让他生不如死的活着,那才解气!

    次日清晨,三日期限已到,一大早,段幻海和圣元丹尊便带着人来到唐主诸葛家的大门前,扬声要诸葛家交出人来,因为三日前众人便知他们三日后会再次上门,哪怕此时是清晨,时辰也还早,周围也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众人。

    诸葛家中,诸葛老祖听到外面的声音后,脸色阴沉了下来,神色不定,不知在想着什么。而诸葛连洲则上前道:“老祖,那段幻海和圣元尊丹虽然是排行前十的强者,但这样欺上门来,我们诸葛家又何须一忍再忍?别说有没那个人,就是有那也跟他们脱不了关系,此时他们却还在我们诸葛家大门外这样高喝,我们又岂能息事宁人?”

    诸葛老祖朝他看了一眼,那一眼,蕴含着的深意却是无人能懂,半响,才听他沉声吩咐着:“去把诸葛千凡带来。”

    听到这话,诸葛连洲一惊,连忙问:“老祖,这是为何?”

    “三天的时间,段幻海的势力以及受过圣元丹尊恩惠的修士已经赶到这里,如今只要我们跟他们硬碰,等待我们的便是一场无法抵挡的灾难,对战段幻海和圣元丹尊以我们诸葛家全部战斗力而言可以,但若是加上那些人,我们便没有胜算可言,就是有,此战过火,诸葛家也绝对会元气大伤伤,既然诸葛千凡不肯说出那偷了天一神水的那女人在哪,唯一可以做的便是将她交给他们去处置。”

    他的话,冷漠而无情,听得诸葛连洲心下一沉,他的目光看向诸葛老祖,再看向老爷子,以及他父亲,见他们一个个都没有反对的意思,突然间为那可怜的七妹觉得悲哀,只感觉有什么哽在喉咙处一般,半响,才艰难的道:“老祖,爷爷,父亲,七妹她,身上流着的也是我们诸葛家的血。”你们,怎么忍心?这句话,他竟是说不出口。

    大厅里,气氛一度的凝固着,似乎变得有些压抑,没有人开口,直到,两名护卫拉着昏迷着的诸葛千凡进来时,诸葛连洲才猛的睁大了眼睛,一脸的震惊与愤怒:“她怎么成了这样!”那红得不正色的脸色,分明就是在发烧,还有被两名护卫拉着进来,而她却是昏迷着的,而且,较于三天前所见,她更是瘦了一大圈中。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虽然他吩咐了人给她上药,但这府中除了诸葛连洲之外并没有谁将她当一回事,也没人给她换丫环,依旧跟着的只是那个白衣婢女,而那个白衣婢女那日见她虽然能开口的,而且也不似以往那懦弱的模样,见她因臀部的伤口发炎而发烧竟是瞒了下来,也就成了她现在这奄奄一息的模样。

    “左右不过也就是一死,醒着昏迷着又有何两样?把她带上,跟我出去!”诸葛老祖挥了挥手,一脸厌恶的瞥了那昏迷着的诸葛千凡一眼,起身往外走去,而诸葛连洲想要阻止,却被老爷子让人给架住了。

    而此时的诸葛千凡其实并不是完全昏迷着,她的意识虽然混乱,但依旧能听到他们的说话,只是眼皮很重,试了好几回也睁不开眼睛,只知道自己被他们带了出去。

    外面,当段幻海他们

    看到诸葛家的大门打开,带出来的竟然是一个奄奄一息的女子时,段幻海原本还以为是那个丑丫头,谁知定睛一看,并不是她,顿时脸色一沉,怒声问:“这是怎么回事?我们要的人呢?”

    “你们要的人只有她知道在哪,只不过,她不肯开口,你们自己问吧!”说着,手一提,冷漠无情的将奄奄一息的诸葛千凡给丢上前去,整个身体摔向了地面。

    没人知道,此时的唐心正从秘境出来,出现在书房内,迈步正往外面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