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1 进阶神王!

    “拉下去!给我狠狠的打,打到她说为止!”诸葛老祖怒声喝着,旁边的老太爷和站在厅中的诸葛家主见了,不由的朝诸葛千凡看去,却也没有开口为她求情。

    外面进来了两名护卫,将诸葛千凡拉了下去,而在临出厅门时,原本垂着头的诸葛千凡突然抬起头来,朝他们看了一眼,那一眼,透着淡漠,透着无情,嘴唇轻启,竟在他们惊愕的目光中说出了话来:“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对我动手的好,否则,诸葛家,必将灾难临头。”

    “慢!”

    诸葛家主连忙出声,快步的上前,看着一脸淡漠的诸葛千凡,脸上还有着未散去的震惊:“你、你为何能说话?你话中的意思又是什么意思?”这个女儿,她不是不能说话的吗?怎么今天竟然能开口了?看她现在的神情,脸上一丝惧意和惊慌也没有,这让他不禁猜测,她难道一开始就是在装?

    “字面上的意思。”她迎上了他的目光,看着这个与她有着血缘关系的父亲,他的儿女很多,自然也会在乎她这一个,也许小时候有着希翼,希望可以唤他一声爹爹,但随着年龄的长大,环境的变化,看到过太多的冷漠与无情,心态也截然不同,她知道,这一次,她会与诸葛家断个干净。

    看着眼前的她,诸葛家主不由的看向主位的老祖,神色有着一丝的迟疑:“老祖,她只是普通人,只怕挨不住打,不如……”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重哼打断了。

    “哼!”

    诸葛老祖重重的哼了一声,目光透着冷冽的直视着诸葛千凡:“身为诸葛家的子弟,竟然帮着外人隐瞒事实,盗取我诸葛家珍宝天一神水,明明可以开口说话,却又欺瞒上下,今日就是谁求情也没用,给我拉出去打,重重的打!打到她说出那人藏在哪里为止!”

    冷冽的声音透着无情,仿佛诸葛千凡不是他诸葛家的子孙一般,强者的气息弥漫在整个大厅中,压抑得令人无法呼吸,原本求情的诸葛家主此时也不敢再开口,只能看着她被拖了出去,院子里,摆放上了一张长椅子,两个护卫将诸葛千凡按在椅子上,手脚绑上了绳子固定着,拿着板子微顿了一下,因为不知要怎么打,如果真的像老祖所说的重重的打,只怕七小姐会被打死。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打!我倒要看看她到底有多嘴硬!”

    里面传来的声音让两名护卫不敢再迟疑,当下拿着板子就朝她的臀部打去,一下又一下,力道虽重,却不敢真的动手灵力,毕竟七小姐身无灵力可修炼,就是普通人一个,根本承受不住注入灵力的板子。

    板子击落的声音清晰的传出,每一声都能听得出很是用力,因为诸葛千凡挨板子的消息一经在府中传开,众人也都悄然而至为,围在旁边看着,有的更是小声的对她指指点点,骂她不知死活。

    诸葛千凡紧紧的咬着下唇,饶是板子拍打在臀部带来火辣辣的痛意与屈辱,也不肯吭一声,额头上,渗着冷汗,被绑着的双手紧紧的拧成拳头,冷漠的目光掠过那一张张带着幸灾乐祸与讥讽的脸,这里的人,与她有着血缘关系,却一个个冷漠而无情,先是承了诸葛千瑶鞭子的抽打,又被诸葛老祖的威压震伤内息,如今又挨了板子,今日,他们对她所做的这一件件屈辱,她,绝不会忘记!

    她不知到底挨了多少板子,只知道,臀部火辣辣的痛意漫延而开,她可以感觉到皮肉之上已经是皮开肉绽,那股椎心的痛楚让她的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当板子打落时,她只感觉几近麻木,嘴里是腥味的血,眼前的景象也渐渐的看不太清,直到,她听到一声喝声传来,那抺蓝色的身影快步的朝她掠来,整个人便也失去了意识,陷入了昏迷……

    “住手!”

    诸葛连洲没想到一出秘境,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一幕,当他远远而来,就见那被绑在长椅子上挨打的女子,臀部之处的浅绿色衣裙已经染上了鲜血,而周围站着那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人喝停,由其当看清那个女子竟然是他七妹时,心中更是一阵心惊,她不过就是一个不能修炼的普通人,如何承受得住这样的打?

    “连洲?”厅中的几人听到这声音,顿时心中一喜,诸葛家主更是迈步走了出来,顺着声音看去,见果然是他的儿子时,更是看了看他身上的气息,顿时心中大喜,脸上也露出笑容来,忙问着:“连洲,你如今是何品阶?”

    “连洲不负众望,已经是上神一阶修为。”他答着,又问:“父亲,七妹所犯何事?她不能修炼,与普通人无疑,怎么用此重刑?”若是有修为在身的,这些板子自然只能算轻罚,可问题是,她一个养在深闺的普通女子,如今承受得住那样的重责?见她整个人已经昏了过去,又见他父亲欲言又止,当下,快步的上前。

    “七妹?七妹?”连唤了几声也没有反应,感觉到她气息的微弱,连忙从空间中拿出了一颗丹药就要塞入她的口中,可当众人看到他手中那颗丹药时,不由的惊呼一声。

    “那可是疗伤圣药,大哥竟然要给她吃?”诸葛千瑶眼中有着不可置信,一双美目愤恨的怒视着昏迷着的诸葛千凡。

    而诸葛家主原本也不打算开口的,只是看到他拿出来的丹药时,也不由的一顿,猛的上前挡了下来:“连洲,这可是疗伤圣药,整个诸葛家中也没几颗,这颗是你爷爷给你的,你得自己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诸葛连洲看向他父亲,神色中带着认真:“父亲,你们是想要七妹的命吗?她此时奄奄一息,若不用药,如何熬得下去?这颗丹药虽然珍贵,但也不是无价之物,用来救七妹一命,值得。”说着,也不顾他的阻拦,便将丹药寒进诸葛千凡的口中,又解下了绑着她手脚的绳子,正准备将她抱回去时,厅里传来了诸葛老祖的声音。

    “一个没用的丫头罢了,何必怜悯她,既然她不肯说出那人藏身哪里,三天后,就把她交给段幻海他们!把她带下去看守好,连洲,你进来。”

    闻言,诸葛连洲看向他父亲,道:“父亲,七妹伤得不轻,你让人照顾下吧!”

    “我知道了,你快进去吧!别让老祖久等了。”诸葛家主点了点头,吩咐了两名婢女把她送回去。

    进了厅中的诸葛连洲,朝主位上的两人行了一礼:“连洲拜见老祖,爷爷。”

    诸葛老祖的目光在他身上一扫,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来:“不错,如今已经是上神级别的修士了,我们诸葛家又多了一名强者了,好,很好,哈哈哈……”

    诸葛老爷子也是一脸的欣慰之色,看着他,问:“连洲,这次进阶还顺利吧?秘境之中灵气充沛,你怎么不在里面多呆一段时间?”

    说起这事,他看向主位的两人,问道:“老祖,爷爷,最近可有让人进了我们诸葛家的秘境?”

    “嗯?什么意思?难道秘境之中,除了你之外还有别人?”诸葛老祖脸色一沉,看向旁边坐着的老爷子,道:“你们还让别人进去了?明知连洲是去里面进阶,怎么可以让人进去打扰,若是出了什么事,你担当得起吗?”

    诸葛老爷子也是一怔,道:“没有啊!除了连洲之外,我们没让人进秘境啊!”说着,看向诸葛连洲,问:“这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清楚了,难道在秘境之中,你遇到外人了?那人可有对你不利?”

    听到他们的话后,诸葛连洲心下也是不解,便将进了秘境后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们,顿了一下,又道:“我本以为那位前辈是我们诸葛家的人,如今看来,也许不是。”

    “这么说,你没见到人?”

    “没有。”

    闻言,两人相视了一眼,诸葛老爷子这才说道:“在你进秘境后不久,剩下的那一滴天一神水也被偷了,而那个人,我们怀疑就是诸葛千凡身边跟着的那个叫青衣的婢女,今日打了她,也是为了问出那青衣的下落,如今看来,也许,你要秘境之中遇到的那人,便是她了,只是,如果真的是她,她又怎么可能拥有超神兽?”

    “我觉得不可能是那个青衣婢女,那个青衣浑身没有一丁点的灵力波动,哪怕隐藏得再好的人,多多少少能察觉到一些,但我当初用神识探查过,她浑身上下一点灵力修为也没有,再说,试问,一个拥有超神兽的修士,又怎么可能会听令于段幻海他们。”诸葛连洲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他心中实在是无法将那个青衣丫环跟那秘境中神秘的强者连想到一起。

    “且不说别的,我们诸葛家的秘境中竟然有外人,这事就不能放任着不管,今天也就罢了,明天,我们进去看一下是怎么回事。”诸葛老祖沉声说着,对诸葛连洲道:“你刚进阶不久,回去休息一下吧!”

    “是。”诸葛连洲应了一声,这才转身往外走去。

    而此时,秘境中的唐心经过一次又一次的调配,终于调配出了与天一神水十分接近的灵药液,为什么说是以天一神水十分接近呢?因为她所调制出来的灵药液,也不知是灵药年份的问题还是她用的是本命火焰来提炼的,颜色并不是与那天一神水一样是莹绿色的,相反,却是一种天空的蓝色,而且,蓝色中泛着丝丝莹光,晶莹剔透,在透明的瓶子里对着光线看起来,竟是如宝石般美丽耀眼。

    “主人,就这样就成功了吗?”白素见她拿着那装着药液的瓶子对着光线看了又看,不由的出声问着。

    “跟诸葛家的那天一神水不像,效果我也不知道怎么样,所以我打算试一试。”说着,也顾不现天色就要暗下来,倒放出了如同一颗丹药形状般大小的药液在另一个瓶子中,便出了木屋,在外面的阵法中盘膝坐下,吩咐了它们给她守着,便调动体内气息,服下那灵药液。

    灵药液一经服下,她只感觉浑身的灵力猛的窜了起来,气势凶猛,竟是比原本服下的那一滴天一神水还要厉害,体内丹田处,如同平静的海面突然涌起十几米高的海浪一般,血液与气流都在疯狂的涌动着,周身之边,灵力更是澎涨而起……

    看到她浑身散发出来的灵力气息以及那股强大而骇人的气流,不远处守着的白纹虎王它们皆是一惊,主人进阶它们都看到过,可却从来没有见过她一盘膝坐下后竟然这般迅速的发生变化的,周围的灵力在疯狂的涌入她的身体,这秘境之中原本灵力就充沛,此时,她身边的灵力被吸收干净后,又往远处延伸,看到她浑身弥漫着的那股肉眼可见了的灵力气息,再看天空之色瞬间变化,她额头之处,一朵金色的莲花隐隐浮现……

    “轰隆!”

    第一道天雷,来得极快,它们清楚的看到那一道天雷击落在她的头顶,被她身上的那股金色光芒半挡着,天雷的力道窜入地面,刹那间,地面微微一震。

    “轰隆!”

    第二道天雷来得更猛,几乎是第一道一落下后,第二道便紧接着而来,同一时间,第三道天雷也随着击落而下,伴随着那天雷落下的同时,品阶再进一层,刹那间,万丈金光瞬间冲上云宵!

    短短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她便由中神级别进阶为上神,而这一切,似乎并没打算停止下来,她的身体气流还在涌动着,自发的吸收着秘境之中的灵气,这一回相隔的时间似乎久了点,一个时辰过去了,她依旧盘膝静坐调息着,两个时辰过去了,她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进入了夜晚时分,她依旧盘膝坐在原地,淡淡的金色光芒还弥漫在她的身上,眉心之处,那朵金色的莲花还散发着神圣的光芒,时间,一度的流逝着,整整一夜,她似乎不再有一丝的动静,直到,天色将亮之时,还昏暗着的天空顿然传来一声声闷雷的轰隆声……

    “轰隆!”

    再一次天雷的落下,守了整整一夜的白纹虎王它们兴奋非常,目光紧紧的落在那不远处白色的身影之上,它们可以感觉得到她在控制着那股气息,以及那股金莲圣光,甚至,她身上变化的能量气息,身为契约兽的它们也能清楚的感觉得到,实力一再的提升,第二道天雷也随着击落,紧接着,是第三道,再一次进阶,进入神王级别,万丈金光再一次的重现于这秘境之中,刹那间,几乎照亮了整片秘境。

    金色的光芒持续了很久,直到,天色完全亮了起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树叶中斜射而下,洒落在她的身上,原本闭着眼睛的人,这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手一翻,从空间中取出一颗丹药服下。

    “主人!”白纹虎王它们迅速的迎了上来,眼中尽是激动的神色。

    唐心露出了一抺笑容,看着面前的它们,道:“终于还是研制成功了,所用之药皆是千年,有的更不止千年年份,效果出奇的好。”她语气中带着愉悦,原本也没想到,她研制出来的那灵药液可以如此迅速的提升实力修为,要知道,诸葛家的天一神水她足足用了十几天才突破成功,而她研制的这个却只要一天还不到的时间,由此可见,她的灵液比起诸葛家的天一神水效果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对于一个炼药师来说,每一种创新的药物研制出来,心中都有一股难言的自豪感。

    “对了,这是药液,得封存起来才行,否则药效会挥发掉的。”她猛然想了起来,迅速起身回到木屋中,拿出那瓶药液,想了想,用什么方法存起来呢?这药液的效果这般厉害,每一次服用也不能多,像她昨日的用量也就差不多了,只是,应该如何存起来?用瓶子?她总感觉不太好。

    突然间,脑海中灵光夹,她唤了一声:“灵儿,出来。”随着她声音的落下,许久没有出现的药灵便出现在她的面前,只是这一回,却是长大了不少,不再是以前那小小的模样。

    “主人!”药灵飞扑向她,欣喜的唤了一声:“主人你终于想起灵儿了。”可当看到她的脸时,又嘟起了小嘴:“主人怎么变丑了?”

    唐心伸手一抓,将她抓在手中,另一手戳了戳它肉肉的身子,笑道:“看来,你在里面长得不错啊!瞧瞧,都肥了一大圈了,让你出来是想问你,你上回进化后,是不是可以吐出一种透明的药膜?”

    闻言,药灵嘟着小嘴道:“原来主人不是想灵儿了,而是要用到灵儿。”饶是如此说着,嘴里却也没耽误的吐出了一个小气泡:“就这个?主人要这个干嘛?”这只是它的口水而已,虽然是进化过的,有药用价值,不,应该说它药灵浑身都有药用价值,口水也不例外。

    唐心伸手接住,见那小泡到了她的手里也不破,而且像是有胶性的一般,软软的,有点弹力,而且随着双手一捏,接口处便也合了起来,见状,心下一喜,道:“不错,就是这个,来来来,给我再弄些出来,不过小一点,差不多丹药那般大小的小泡就行了。”

    于是,在灵药的帮忙下,唐心将用上百种千年灵药提炼出来的药液分成丹药粒颗大小用那胶形小泡封藏住后,数了一下,也就只有十几颗,不禁暗暗咋舌,上百种的千年灵药居然只提炼出这十几颗,可见,这每一颗灵液的珍贵。

    将用胶形膜封好的十几颗灵液收入瓶子中,这才摸了摸药灵的小脑袋,赞道:“灵儿果然浑身是宝啊!”

    “那是。”它得意洋洋的仰起了脑袋,笑弯了一双眼睛。

    “嗯,那接下来,你若是要在这外面玩,就不能打扰到我,我要调配出美人笑的解药。”

    “主人,灵儿进去跟肥喵作伴,主人快点变回原来的模样。”药灵脆生生的说着,便化做一道光芒,进入空间之中。

    “主人,你不休息一会吗?”白素开口问着,这样紧的时间,调配了灵液后又要研制解药,根本连休息也没有。

    唐心摇了摇头,道:“不了,外面千凡也不知怎么样,我有些担心,解药调出来后我得出去看看。”说着,便开始动手调配制美人笑的解药,她取过自己的血液分辨出那美人笑的药物成份,要炼制出解药对她而言是不难的。

    而此时,由诸葛老祖带头,身后跟着诸葛家主以及诸葛家连洲两人,正往林中走去,当他们在诸葛连洲的指引下,渐渐靠近木屋所在之地时,空气中,似乎还没完全散去的那股气息在林中流倘着,让几人都不由的顿了下脚步,静静的看着那林中的空气。

    “连洲,你不是说你进阶时,那人也在进阶吗?怎么此时空气中流动的气息这般的浓郁,好像才进阶不久似的?”诸葛老祖看向身边的诸葛连洲。

    “这个连洲也不知。”他摇了摇头,眼中也有着不解。

    “还有多久到?”

    “就在前面不远处了。”诸葛连洲说着。

    “嗯,那走吧!我倒要看看,这人到底是什么人。”诸葛老祖说着,再度迈步往府前走去。

    前面林中,木屋前,白纹虎王趴在木屋前守着,而蓝灵蛇则盘膝木屋旁的一棵树上,借着树叶遮掩住着蛇身,若不注意看,根本无法发现,而木屋中,白素则在给唐心打下手,原本趴着的白纹虎王听到了声响,眯了眯眼睛,虎躯从地上站了起来,伸了伸腰,盯着林中的一处地方,不多时,便看到了那迈步而来的三抺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