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0 她,不惧!

    而这一日,诸葛家中迎来了不速之客,正是那段幻海和圣元丹尊,在他们的身后有着几十名的黑衣护卫,一个个皆是实力强硬的修仙者,当护卫禀报诸葛家的当家家主后,此时的诸葛家家主,脸色却有些不善。

    “父亲,他们好生狂妄,竟然还敢上门来,看来是真的当我们诸葛家无人!”诸葛家主沉着脸,脸上隐隐的散发着怒气,而在主位的旁边,坐着的则是诸葛家的老爷子,此时听到段幻海和圣元丹尊竟然敢上门来时,也是一脸的阴晴不定,而下面左右坐十几人此时也是一脸的凝重之色。

    “这两人皆是百强榜前十的强者,实力远在你我之上,既然他们上门来,你便出去看看。”老太爷沉着声音说着,起身往后而去。

    诸葛家主见状,知道他是去请诸葛家的老祖出来,便也站了起来,沉声喝道:“随我出门会客!”

    “是!”十几道声音沉声一应,皆站起身来,跟着诸葛家主往外走去。段幻海和天元圣尊两人占了百强榜十强中的两个,实力非同小可,他们又来者不善,诸葛家自是不可能迎他们进门。

    与此同时,后院偏僻的一处院落中,诸葛千凡为自己占了一卦,看到那卦象时,不由的露出一抺苦笑:“血光之灾。”她收起桌上的东西,这时,白衣婢女快步的走了进来,道:“七小姐,外面出大事了,那傲剑山庄的庄主段幻海和圣元丹尊找上门来了,府里上下都警惕了起来,我听说,老太爷还去请老祖出来了。”

    半垂着头的诸葛千凡掩去眼中的神情,再抬眸时,露出一脸茫然的神色看着她,那眼神,似乎在问:怎么会这样?

    “还不是因为天一神水被偷的事情,不过那傲剑山庄的庄主和圣元丹尊真的是太狂了,竟然杀了我们诸葛派出去的人之后还敢上门来讨要说法,明明就是他们不对,竟然还敢那般理直气壮。”那婢女正说着,忽听外面有声音传来,便呢喃着:“是谁来了?”往外走去一看,却是一惊,脸上连忙露出了恭敬的神情向来人行礼:“奴婢见过三小姐,五小姐,六小姐。”

    房中的诸葛千凡一听,眸光微闪,敛下了眼眸依旧坐着,并没有起身。

    “那哑巴呢?”为首的那名冷艳女子为诸葛府的三小姐,也是诸葛家主几个女儿中最受宠的一人,只因,她与诸葛连洲是一母同胞,而且修炼天赋也极为出色,不仅诸葛家主宠爱她,就连诸葛老爷子也疼爱她。

    “七、七小姐在房里。”白衣婢女惶恐的缩了缩身子。

    “叫她出来!”冷艳的女子美目一扫,对着白衣婢女说着。

    白衣婢女连忙往里面走去,对那坐在桌边垂低着头的七小姐道:“七小姐,三、三小姐她们叫你出去……”

    诸葛千凡抬起头来,脸上带着一丝的怯弱,她嗖的一声站起身,使劲的摇了摇头,一步步的后退。然,白衣婢女却是大步上前拉住这了她道:“七小姐,你就出去吧!要不然三小姐她们等下怒气大了,少不了受苦的还是你。”说着,也不管她愿不愿意便强行将她拉出去。

    看着那被白衣婢女拉出来的诸葛千凡,站在冷艳女子身边的一名着红色衣裙的女子冷哼着:“三姐,你说那哑巴凭什么让大哥另眼相看?居然送了那么多东西给她,就连这爹爹也交待底下的人好生照顾着她,不过就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哑巴罢了,凭什么对她那么好?真是让人恼火。”

    “就是,还是这副德性,大哥也真是的,明明三姐才是跟大哥一母同胞的,可大哥回来后对这个哑巴还好过对三姐,想想我都替三姐不值。”另一名黄裙女子也开腔说着,言语中的挑衅带着明显的不屑与鄙夷,看向诸葛千凡的目光就好像在看着什么脏东西一样。

    那名冷艳的女子,诸葛葛亮千瑶冷冷的看着那微垂着头的诸葛千凡,见了一副胆小的模样紧紧的拉着旁边的白衣婢女,从刚才到现在,更是连抬头都不敢,而偏偏这样一个无用的人却让她最敬爱的大哥另眼相待,连她都没有的东西,却给她送来,想到这,妒火中烧,手从空间戒指中划过,一条血色长鞭便出现在她的手中,几乎是没有预警鞭子一挥就朝她抽去。

    “咻!”

    诸葛千凡虽然没有抬头,但也一定暗暗的注意着,此时,眼角看到她竟然拿出鞭子就朝她抽来,鞭子在空气中划过的声音是那样的骇人,她没有修为,如果这一鞭落在她的身上,就是不死也得躺在好半个月,当下,猛的抬起头来,佯装看到她挥甩着鞭子,脸上露出惊恐的神情,竟是直接拉过身边的白衣婢女推上前,自己则躲在她的身后。

    “咻!啪!”

    “啊!”

    鞭子划过的声音咻的一声啪的抽落,只听一声惨叫声伴随着惊呼在院中响起,那名被鞭子抽打了一鞭子的白衣婢女白衣的衣裙被抽破,就连同那衣服下的肌肤也带出了点点血迹。

    诸葛千凡躲在她的身后颤抖着,一副被吓坏了的模样,悄然抬头一看,看见那一鞭子抽落在白衣婢女的肩膀连到手臂处,那一处的衣服都破了,被鞭子带起的鲜血染红了白衣,看起来有点渗人,而那白衣婢女脸色惨白,饶是如此,她却不觉得有何内疚或者同情,这白衣婢女对她如果,她心知肚明,她自己教训不了她,借着今日诸葛千瑶的手教训她更合她心。

    白衣婢女此时一双眼睛又惊又怒,惊的是那一鞭子怎么会抽打到她的身上,怒的是那语哑巴小姐竟然推她上去挡住这一鞭子,她使命的想要推身后的诸葛千凡,可她却双手紧紧的揪住了她的衣服,发出呜呜的声音,任她怎么拉也拉不开,又不敢明着动用力量将她伤了,可就在这时,她又看见鞭子朝她抽来,不由的吓白了一张俏脸。

    诸葛千瑶本来那一鞭是要打在诸葛千凡身上的,可却让那白衣婢女顶了,心中更是一怒,扬起鞭子的同时厉声喝道:“好你个哑巴废物,竟然敢躲!”

    “咻!啪!”

    “啊!”

    又一鞭子抽落,这一次,却是鞭尾却是打落在白衣婢女的脸上,鞭子一带,顿时带了出了一条火辣辣的鞭痕,鲜血更是顺着那脸颊流下,白衣婢女惨叫着,双手再顾不得去拉开身后的诸葛千凡,而是护住了自己的脸,一声求饶着:“三小姐,三小姐饶命……”

    与此同时,诸葛家的大门前面,却又是另一番场景。一身灰衣的圣元丹尊和一身华衣锦服的段幻海站在诸葛家的大门前,在他们的身后,几十名浑身散发着嗜血气息的黑衣护卫整齐的站着,那一身骇人的肃杀之气,让周围围观着的众人都不敢太过靠近。

    诸葛家的大门缓缓打开,率先走出来的是诸葛家的家主,而后是诸葛家十几名主事和长老,看到前面的段幻海和圣元丹尊,诸葛家主眯了眯眼,沉着脸,迈步上前,蕴含着威压的声音从口中传出:“两位好胆量,偷了我诸葛家的天一神水,居然还敢上门来。”

    诸葛家主的话一出,周围看热闹的众人不由的哗然一声,一个个开始窃窃私语,虽然早有消息流传出来说诸葛家的天一神水被圣元丹尊和段幻海偷走,但如今再听诸葛家主亲口说出,那感觉更是不一样,想诸葛家是什么地方?诸葛家的老祖可是风云百强榜上排行第二的强者,随便跺跺脚都都让一方为之震动,可这样厉害的人物坐镇诸葛家,天一神水居然还被偷了,这让他们不禁好奇着,圣元丹尊和段幻海到底是如何得手的?

    “哼!”圣元丹尊负手而立,冷哼了一声,却没开口,倒是旁边的段幻海在听到他的话后,往前走了一步,低沉而带着威严的声音缓缓传出。

    “诸葛家主,我想你误会了。”段幻海沉声说着,目光看着前面的诸葛家主,在众人的目光中,沉声道:“诸葛家的天一神水,绝对不是我和圣元丹尊拿的,而且,由始至终,我们都没见过你们诸葛家的天一神水,今日我们特意前来,也是为了澄清这一件事。”

    当段幻海的话在众人中传开时,众人也是一怔,纷纷议论着:“不是他们拿的?怎么可能?不是都传是他们会偷的吗?”

    “就是,诸葛家可不是一般的世家,而圣元丹尊在炼药方面的天赋那么高,谁知道是不是他们合伙拿了想充去研……”人群中,一名修士小声议论的话还没落下,声音却骤然而止,紧接着响起的是一声声的惊呼声。

    “啊……”

    只见,那名原本还在议论圣元丹尊的修仙整个人头被削落了下来,滚落在众人的脚边,鲜血染红了地面,惊呆了周围的众人,一时间,就连那惊呼出声的人也纷纷捂住了嘴,不敢再发出一丁点的声音,空气中,只有着淡淡的血腥味在散开着,以及那一双双眼睛带着惊恐与畏惧的看向那面色阴沉的圣元丹尊。

    人群后面,狼牙佣兵团的人也潜伏在其中,就连闻人笑他们六人也来了,没人知道他们为何会在这里,此时也没人去注意他们……

    诸葛家主看到他们随手便取了人的性命,不由的脸色微沉,目光看向他们两人,沉声问:“不是你们拿的?呵呵,真是笑话!如果不是你们拿的,我们诸葛家会赔上天一神水来冤枉你们不成?”

    听到这话,圣元丹尊阴沉着脸看向身边的段幻海,而段幻海脸色变了变,最后,开口道:“这正是我们来这里的原因,虽然跟我们脱不了关系,但我可以告诉你,天一神水确实不曾到我们两人手中,我们两人也不曾见见过,我相信诸葛家主也想知道那天一神水到底是谁拿了,我不妨提供一个线索给你,诸葛家主可以从半个月前进入诸葛家的下人身上开始着手调查,那是一名女子,我敢肯定,天一神水一定在她的身上,敢把我与圣元丹尊都拉下水的人,我们断然不会放过她,今日除了要澄清那天一神水不在我们手中之外,也是要向诸葛家主要那个女人,请诸葛家主找出人后,将她交给我们。”

    “你的意思是一个女人将你们玩在掌心中?哈哈哈!两位莫不是开玩笑么?堂堂百强榜前十名的强者会被一名女子玩弄在掌心?”诸葛家主仰头大笑着,无视着两人越发阴沉的脸色,笑声一止,目光中泛着锐利的光芒,沉声道:“不管两位说的是真是假,我也一定会查清楚这件事,只不过,把人交给你们?呵,那人若真的偷了我诸葛家的天一神水,我们也定不会轻饶!”让他把人交给他们?哼!如果那人真的偷了他们的天一神水,他们又岂会放任着她离开!

    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段幻海阴沉着脸,看着他冷着声音道:“诸葛家主是聪明人,我相信你会知道怎么做的,以诸葛家主的能耐,三天应该是可以查出那女人藏在身在哪里,三天后,我们会再次登门,如果到时诸葛家主不能把那人交出来,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说着,衣袍一拂,带着身后的众人转身离开。

    看着他们一行人离开,周围的众人也渐渐的散去,诸葛家主目光中划过一抺暗光,沉声吩咐道:“给我查!半个月前进来了什么人!如今身在何处!”说着,便迈步往里面走去。

    进了大厅,老爷子和诸葛家的老祖已经坐在里面的主位上了,当诸葛家主进来看到他们时,连忙行了一礼,口中恭敬的唤道:“老祖,父亲。”

    “把事情前后说清楚。”主位上,那一身白色衣袍,发须皆白的老者半眯着泛着精光的眼睛,看着站在厅中的诸葛家主说着,此时,他的一手抚着垂落在胸前的胡子,神色莫测,让人看不出他在想着什么。

    “是。”诸葛家主在他的面前,不敢有一丝家主的架子,恭敬中带着一丝的小心翼翼,将整件事前前后后说了一遍,良久,看着那抚着胡子沉思的老祖,他静静的站在一旁,也不敢打扰他的思绪。

    好半响,诸葛家的老祖这才开口沉声问:“这么说来,半个月前混进诸葛家的那个女人此时也应该还在府中了?人呢?可知是哪一个?”

    “已经让下面的人在查着,应该再过一会就会消息。”诸葛家主连忙说着。

    “能混进我们诸葛家,定是有内应,让人把内应揪出来,堂堂诸葛家,岂能让人看了笑话去!”他的声音微重,语气中有着一丝的不悦,伴随着他的不悦情绪传开的还有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一时间,整个厅中都弥漫着一股低沉而压抑的气息,让人喘息也觉得困难。

    诸葛家主连连应是,就在这时,一名老者在外面唤了一声,听到那声音,他便唤道:“进来。”

    “老奴拜见老祖,老太爷,家主。”老者恭敬的朝他们行了一礼,礼数周正而带着敬意。

    “起吧!”诸葛家的老祖看向他,问:“可查出潜进府的那名女子了?”

    老者起身后连忙道:“回老祖的话,已经查到了,半个月半只进了一名女子和几名小厮,而那名女子名唤青衣是一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原本安排在外院打扫,在老太爷寿宴当日救了落水的七小姐,正好大公子碰见,当时见七小姐紧拉着那名女子不放,便让那名女子去侍候七小姐,不过最近一段时间,那名女子却不见了踪影。”

    听到这话,诸葛老祖微微拧起了白花花的眉头:“七小姐?”

    诸葛家主一见,连忙道:“是我的女儿,排行第七,只是她不能修炼,又口不能言,一向鲜少出现在人前。”

    “去把人叫来。”诸葛老祖沉声说着,听到是不能修炼又口不能言的哑巴,眉头拧得越紧。

    “是。”老者恭敬的应了一声,连忙退了下去,往后院而去。

    厅中,诸葛老祖看向他们两人,问:“连洲如今可是进了秘境修炼了?”

    旁边的老爷子开口道:“已经进去十来天了,以他的天赋,相信从秘境出来后,我们诸葛家又将诞生一位强者。”说起这个,老爷子脸上不由露出了笑容来,眼底有着难掩的骄傲神色,那是他的孙子,诸葛家的长孙,年纪轻轻便如此出色,将来一定会比历代的诸葛家主都要出色。

    听到这话,诸葛老祖脸上神色也缓了缓,有了一丝的柔和,点了点头,沉声道:“诸葛家的子弟当中,就数他的天赋最为出色,能力也是最出众的,你们要好好培养他,假以时日,他一定会越过我,成为我们诸葛家强大的护盾。”

    “是。”两人当即应了一声,诸葛家主眼中也有着喜意,因为那是他的儿子。

    不多时,老者在厅外禀报了一声:“老祖,七小姐到了。”

    “让她进来。”

    里面传出声音后,老者便带着诸葛千凡进来,可当厅中的三人看到那个身上浅绿色的衣裙被抽打出几道裂痕,以及那染着鲜血的衣服时,几人皆是皱起了眉头,诸葛家主沉声问:“怎么回事?她怎么这副模样?”

    老者垂低着头,道:“老奴去到后院时,见、见三小姐和五小姐以及六小姐正在院中,而三小姐手中拿着鞭子正、正……”他的话并没有说完,但在场的人都知道了他的意思,一时间,诸葛家主也没开口,只是看着微缩着身子,垂低着头的诸葛千凡,不知在想着什么。

    诸葛老祖从诸葛千凡进来后就要打量着她,神识一扫,确定了她身体里没有灵力气息,就如普通人一般,再这看她那胆怯的模样,想到她又不能修炼,又是个哑巴,眼中更是浮现一丝厌恶。

    “那名唤青衣的女子哪里去了?”他直接了当的开口,语气中蕴含着一股强大的威压,此时正将这股威压笼罩在诸葛千凡的身上。

    诸葛千凡本就如同一个普通人,根本承受不了这股威压,当那股威压笼罩在她身上时,只感觉连呼吸都觉得困难,身体更像是压着千斤重担似的,扑通一声被这股威压强行的压跪下去,体内的血气也因那股威压而乱窜,一股腥味涌上喉咙,嘴角也渗了一丝鲜血,额头处,冷汗连连。

    原本在院中她为了躲避被诸葛千瑶打死,虽然躲在那白衣婢女身后,可鞭子的尾端也因此而抽落在她的身上,留下了数道鞭痕,身体的痛意还没缓过去,就被叫到这里来,而一进这里,他们也不顾她一个无法修炼的普通人受了那蕴含着灵力的几鞭身体顶不顶得住,她的老祖,竟然就向她这个不能修炼的子孙施威压,强行的让她跪了下去,强者的威压也震得她受了内伤。

    半敛着的眼中划过一抺淡漠与嘲讽,果然是六亲缘薄。

    “给她笔纸,让她写。”诸葛老祖沉声吩咐着,厌恶的看了她一眼后,别开了眼,不再看她。

    诸葛千凡猛的抬头看了他一眼,而后一脸惶恐的摇了摇头。

    “不知?你怎么可能不知?她不是被拨到你身边当丫环吗?”

    诸葛千凡也不写字,只是摇着头,脸上带着惊恐与无助。看到她那模样,厅中的几人皆拧起了眉头,一个跟在她身边的丫环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她去了哪?如果不知道,当她不见了时就应该说了,却一直这样平静,本来就有些不对劲,而如今她这样子,让他们心中升起了两个念头,一个是她知道那个丫环去了哪,只是不说,另一个则是她确实不知道,虽然说,她不知道占了大部分,但,那潜进府的女人原本就在她身边做事,如今出了事情,她自然也不能撇开。

    “你当真不知道?”诸葛老祖再一次沉声问着,锐利的目光直视趴跪在厅中的诸葛千凡。

    诸葛千凡再一次的摇了摇头,而在这时,外面却传来了一道声音:“婢女蛛儿求见,婢女知道那个青衣是何时不见的。”

    听到这话,厅中的几人神色不一,原本趴跪着的诸葛千凡眉心一皱,继而又松了开来,并没有抬头,依旧垂低着头跪在原地。

    “让她进来。”诸葛老祖发话,那外面的护卫也没拦着,一身白衣却被鞭子抽破烂的白衣婢女快步的走了进来,扑通一声跪在厅中:“婢女蛛儿拜见老祖,老太爷,家主。”

    “说吧!把你知道的说出来。”主位上的诸葛老祖沉声说着,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婢女是七小姐身边的侍女,照顾七小姐已经有几年了,半个月前,那名叫青衣的女子因救了失足落水的七小姐,因七小姐拉着她不放,大公子便让青衣在七小姐身边侍候着,那几日七小姐很喜欢青衣,去哪都带上她,而且她也住进了七小姐隔扇的房间,方便服侍七小姐,只不过几日后奴婢就不再见到她出现了,奴婢当时问过七小姐,七小姐说她生病了在房里,奴婢也没去看,不过奴婢看见七小姐在夜里偷偷去过,奴婢觉得,觉得,七小姐一定知道青衣去了哪里的。”

    厅中的几人脸色不一,听到这话后,目光在白衣婢女脸上看了看,又看了看那垂低着头的诸葛千凡,半响,主位上的诸葛老祖怒声一喝,手在桌面上重重的一拍。

    “大胆!”

    蕴含着强大威压的怒喝声一出,惊得厅中几人心中一跳。就连原本还因报复了诸葛千凡而暗暗欣喜的白衣婢女此时脸色也白了几分。本来这事她可以不说的,但今天她所挨的鞭子,分明就是诸葛千凡拉着她去挡的,她的脸被三小姐的鞭子给毁了,身上也尽是鞭痕,本是愤怒的她,哪怕是赔上她自己也绝不让她好过!

    诸葛老祖的一声怒喝,厅中的几个皆不敢开口,先前不确定诸葛千凡知不知道那青衣的去向,而今被她身边的婢女这么一说,摆明了她就是知道的,这样一来,诸葛老祖的怒火又岂能平息?她这可是在挑战他的权威,此时,老太爷和诸葛家主皆朝她看去,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感觉。

    一个不能修炼又哑巴的女子,在他们诸葛家族这样的大家族当中,命如蝼蚁,而今又惹得老祖发怒,只怕是……

    “诸葛千凡!你说还是不说!”诸葛老祖再一次沉声喝着,面上隐隐的露着怒意。

    诸葛千凡依旧垂低着头,就如同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只是身体此时却不再像先前那般的颤抖着,此时的她,连伪装都懒了,他们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在他们的眼中她也不过就是一个无用的人,反抗不了,那就承受吧!她,不惧。

    ------题外话------

    七千字…莫要嫌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