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6 诸葛千凡

    诸葛千凡推开了身后的白衣婢女,示意她出去。那白衣婢女见状,便道:“七小姐,奴婢让人煮碗姜汤给你驱驱寒气吧!”说着,也不待她有所动作,便自顾的往外走去,经过唐以身边时,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吩咐道:“七小姐由你照顾着,我去去就回。”便微仰着下巴,迈步往外走去。

    那白衣婢女一离开,诸葛千凡便起身来到桌边,在桌上备好的白纸上写下几个字,目光带着笑意的看着她,没有了刚才那婢女在这里时的那娇怯的神情。

    看到她神情的变化,唐心微愣,接过那纸张一看,上面写着:我等你很久了。看到这几个字,她更是不解的看向她,实在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而诸葛千凡再度在纸张上写着:“我叫诸葛千凡,我一直在等你来,谢谢你今天救了我。”

    看到那些字,唐心目光微闪,问:“为什么等我来?”这个诸葛千凡,怎么突然间让她觉得有些看不清?

    诸葛千凡露出了一抺笑容,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又在纸张上写着:“因为你是我的贵人,命中的贵人,我的命运由今天遇见你开始,命数开始转变了。”

    见状,唐心更是不解,看着她,却是没再说话,因为太过诡异了。这个七小姐莫名其妙的跟她说这些,确实是诡异了,要知道,她眼下可是一个小小丫环的身份。

    “我对你没有恶意,也知道你不是普通人,我想请你治好我的哑疾,普天之下,也只有你能治好我的哑疾。”

    看着那上面的字,唐心目光微冷,脚下步伐一移,一手扣住了她的喉咙,眼底杀意一闪而过:“你如何知道这些?”

    感觉到她的杀意,诸葛千凡连忙在纸上写着:“我精于紫微斗数,今日本是我的死劫,而助我破劫之人便是我命中贵人,不过我观你面相无象,我想你现在的面貌应该不是你本来面目,我虽为诸葛府中七小姐,却命如浮萍,府中水深,稍有不慎便会招来杀身之祸,我只能敛起锋芒静待时机。”

    看到那些话,唐心目光微闪,她想起了舞倾凡,她的紫微斗数可说是极为精妙,也为他们破解过不少难题,她精通医术之事,就是那段幻海他们也不知道,这诸葛千凡却不知从何处看出,倒是让她很是诧异,打量了她一眼,确定她于对她没恶意,便松开了手。

    “单凭我从水中救了你就断定我是你的贵人?”她的目光在她脸上流连着,道:“如果你所说的是真的,那你的紫微斗数之术应该很是精湛,既然如此,为何又要藏着?”

    听到这话,诸葛千凡一笑,在纸上写着:“我命中有三道死劫,在遇到我命中贵人之前,师尊命我不可动用紫微亮斗数之术为人所用,所以我也只以能在这后院闲时无事打发时间,诸葛家于我六亲缘薄,我自然不可能为了诸葛家动用我的紫微斗数,不过,是你的话就没问题,因为你将是我要追随之人。”

    她怪异的看着她:“放着堂堂诸葛家的小姐不做,为何追随于我?”

    “你生就凤骨仙姿,本就是傲翔九天之神,跟着你,好处多多,岂是小小诸葛家的七小姐可比的?”写完这几行字,她朝她眨了眨眼睛,愉悦的一笑。

    看到那些话,唐心不禁一怔,继而也微微勾起了唇角,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道:“我叫唐心,把纸烧了吧!”

    闻言,诸葛千凡眼中浮现了欣喜,当下迅速将写着字的纸起后烧毁,又洒了些水,待烟熄灭,这才回到桌边,而在这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两人相视一眼,诸葛千凡又恢复了原本那带着几分胆怯的模样,而唐心微静立在一旁。

    白衣婢女进来后,怪异的朝她们两人看了一眼,便将手中端着的姜汤放在桌面上,道:“七小姐,喝点姜汤暖暖身子吧!”说着,像是想起什么兴奋的事情一般,又道:“七小姐,刚才大公子让人来传话,说请你一道去前院。”

    诸葛千凡端着姜汤喝了几口,敛下的眼眸则在想着事情。在诸葛家中,她无法修炼,又口不能言,一度被人看不起,府中的人放任着她在这偏僻的院落自生自灭,她也习惯了,今天老太爷的寿宴,她本是不被允许参加的,不过那个刚回来的大哥却让人来传让她也去前院,这倒是让她有些意外。

    喝了姜汤,她便站了起来,示意白衣婢女带路,自己则挽住了唐心的手往外走去。唐心看着被挽着的手,开口道:“七小姐,你不能挽着我的手走。”哪有小姐这样挽着婢女的手走路的?要真这样,估计到了前面她就得引起众人的注目了。

    白衣婢女见状,迅速来到她的身边就要去扶她,一边说:“七小姐,姝儿扶你吧!”谁知,她却是摇了摇头,整个人躲到唐心的身后,还紧紧的揪着唐心的衣袖不放。

    见状,那白衣婢女只得狠狠的瞪了唐心一眼,冷声道:“扶好七小姐,她身子弱。”说着,却是不由的放慢了脚步,走到了两人的身后,诸葛家中规距甚多,她自然不能走到主子的前面去,哪怕是带路,也得跟在后面。

    唐心看了诸葛千凡一眼,便也由着她,不过她们到了前面后,却没没去那显眼的地方,反而坐到了一处不起眼的树下,因为是在诸葛府中的前厅宴客,前面坐着的人不是府中地位较高的,就是一些远道而来的,诸葛家中的人正忙着招呼客人,此时也没人理会坐在角落处的诸葛千凡她们。

    趁着这个机会,唐心则不着痕迹的打量着诸葛家中的人,诸葛家中的当家家主,以及那老太爷和诸葛连洲这三人周旋于众客人之间,笑语连连,她虽然隔得让较远,但也感觉得到,这诸葛家中的当家家主以及那老太爷都不是一般的强者,想要拿到诸葛家中的天一神水,还真的很高难度。

    在与客人敬酒的诸葛连洲眼角看到了角落处的诸葛千凡,便走了过来,温和的道:“七妹,今天祖父大寿你也凑凑热闹,好好放松一下,今天你掉到水里受了惊,如果有哪里不舒服,记得跟我说。”

    闻言,诸葛千凡点了点头,感激的看着他,而后又垂低下了头。

    诸葛连洲见状也只是笑了笑,目光掠过旁边的唐心,什么也没说,便转身离开。

    这一场宴会,持续到夜色降临,诸葛千凡和唐心早早便回去了,由于诸葛千凡一直拉着唐心的衣袖不放,白衣婢女最后只得同意让唐心睡在诸葛千凡隔壁的房间,待那白衣婢女下去休息后,唐心便来到了诸葛千凡的房中。

    “今天白天时听你能发出一些声音,我看看一般的药材能不能治得好你。”她边说着,边在桌边坐下,手则搭上了她的手脉,为她诊断那哑疾,一边问:“你这哑疾是怎么来的?”

    诸葛千凡闻言,便在一旁的纸上写着:“我七岁时经历了一场死劫,最后是一身修为散去才被我师尊保住了一命,也是在那时说不出话的,我师尊说当时为我续命的灵药中有一味含毒性,应该是那一味灵药让我无法开口说话的。”

    “是消声草?”

    听到这熟悉又陌生的三个字,诸葛千凡点了点头。

    “解消声草残存在你体内的毒性并不难,不过,在此之前,你必须起一个忠诚的誓言。”她要拿的是她诸葛家的天一神水,自然不能大意了,要知道,一个弄不好,她的小命都有可能丢在这里,而眼下对她,她还并不是完全信任。

    诸葛千凡没有犹豫的点了点头,只是在纸上写道:“我口不能言,如何宣誓?”

    “这个简单。”唐心起身,在房中摆了一个小形的凝灵阵,两人则在阵中,她则凭借着聚灵阵的灵力将她的一缕灵魂印记为收入她的脑海之中,当光芒闪进她的脑海,她这才轻呼出一口气,撤了聚灵阵,对她道:“如果有一天我完全信任你了,我便会抺去你的灵魂印记。”

    诸葛千凡点了点头,她理解。毕竟她来到诸葛家中定是有事,她现在不完全信任她也是正常的,所以哪怕现在她的小命捏在她的手里,她也并不担心,因为她不会做出背叛她的事情,自然不用担心自身的安危。

    “我需要一些灵药,你明天想办法给我弄来。”她将所需要的灵药写在纸张上,这些药并不完全是用在诸葛千凡身上的,更多的是用上她自己身上,她要解了自己身上的毒再说,要不然这样束手束脚的,还真不太符和她的处事作风。

    几日后,诸葛连洲来到了诸葛千凡所在的小院,在门外,看着那院中的七妹坐在桌边看书,旁边是那叫青衣的丫头,依旧是安静的站在一旁候着,而白衣婢女则不知去了哪里。

    “七妹。”诸葛连洲温和的唤了一声,迈步走了进来,蓝色的衣袍穿在他身上,自有一股风雅飘逸的气息。

    “大公子。”唐心微微行了一礼,唤了一声,头也没抬一下。

    “嗯。”诸葛连洲看了她一眼,便将目光落在抬起头来的七妹身上,温和的笑道:“怎么不出去多走走呢?整天呆在这院子里不闷吗?”

    诸葛千凡摇了摇头,指了指手中的书本,扬起了一个羞怯的笑脸。

    见状,诸葛连洲在桌边坐下,道:“如果喜欢看书,也可以去藏书阁中看看,那里的书有很多。”见她微垂着头一副黯然的神情,他突然想起,家中长辈似乎因为她无法修炼又无法言语,有很多地方都勒令她不踏入,想到这,不由的心生怜惜,道:“要不然你若有喜欢看的书,写下让人交给我,我给你拿来。”

    闻言,诸葛千凡眼睛一亮,连连点了点头,脸上难掩欣喜之意,拿起笔,在一旁的纸上写下了地方杂记几个字。

    “好,我回头给你送过来。”诸葛连洲笑了笑,看了那纸上的字一眼,目光落在青衣身上,道:“小姐若有什么需要,随时都可以用去找我。”

    “是。”唐心应了一声。

    “嗯,那我先回去了。”他起身,便往外走去,如同来时一般,悄然离开。

    待他走远后,诸葛千凡露出了一抺笑容,开口道:“唐姐姐,其实我这同父异母的大哥还是挺不错的,只可惜你早成亲了,要不然我还真想给你牵牵红线。”只用了三天的时间,在银针活穴的一些药材的服用下便可以重新开口说话了,这让她更加的坚信,她确实真的非同一般,要知道,当年诸葛家中的人便想尽了办法为她治疗,只可惜,到最后什么也起不到效果,而她却只用了短短三天,真的让她心服口服之余,更坚信她是她的贵人。

    唐心抬眸瞥了她一眼,道:“今天晚上那个姝儿由你应付,我要出去一趟,还有,我现在气门才开,体内毒素也清除不久再加上身上又没灵力,不要随便开口,要不然被人碰见了少不了惹麻烦。”

    “嗯,我知道了,放心吧!我会小心的。”她扬起了笑脸看着她:“唐姐姐,你何时才把面具拿下来给我看看你的真容?”她还真有些好奇,面具下的她,是长着什么模样的。

    “我先回房。”唐心说着,便转身往房中而去。

    直到,夜色降临,她悄然无声的从院中出去,借着夜色的遮掩,前往诸葛家主的主院,她屏住了呼吸,快如鬼魅的身影在飘渺的步伐配合之下,无人察觉,一步步靠近主院的院落,潜进了书房,在书房中寻找着暗处的开关,一番搜查也没找到开口的所在地,但却在轻敲四面的墙后,听出了有一处空心的地方,微微拧了拧眉,当目光停落在墙壁上的一副画上时,眼底掠过一抺暗光,拿下画果然,看到了那藏在画后的机关,正准备动手探去时,却听见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当即身形一动,在书架后面藏了起来,目光则盯着那门口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