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4 混进府中

    笑笑听了他的话后,一时没忍住的笑出声来,看着那比他们高出大半个头的男孩子从楼上跑下来,她不由的眯了眯眼,眨着漂亮的一双眼睛,好奇的打量着他。能让她哥哥认可的人可不简单啊!

    云曦眼中也划过一丝笑意,待人认真看去时,却已经消失无踪,就仿佛是错觉一般。

    旁边的宁洛歌看了看林子奕,又看了看云曦,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并没有开口。

    而林子奕听到笑声朝笑笑看去时,顿时眼睛一亮,一双眼睛冒着红心的奔到她的面前,兴奋而激动的拉住了笑笑粉嫩嫩肉呼呼的小手:“你是沐云笑对不对?你哥哥跟我说起过你,他说跟你走散了,他没告诉我你们是双胞胎,啧啧,长得真的是一模一样啊!不过你对他可爱多了,我叫林子奕,你叫子奕哥哥就可以了,我以后叫你笑笑好不好?”

    “子奕哥哥。”笑笑甜甜的唤了一声,那可爱的小模样萌得林子奕不知身在何处。

    看着那傻乐的林子奕,云曦咳了一声,开口道:“我们是来叫上你的,现在就走去学院。”

    “臭小……”他回过神来,正打算劈头教训一顿时,却看到他那警告的目光朝他扫来,顿时一哼,道:“害我还担心你出事,真是没良心,果然没有笑笑可爱。”

    “嘻嘻,子奕哥哥,这是洛歌姐姐。”笑笑眯着眼睛,粉嫩的脸上挂着盈盈笑意,对着旁边的林子奕说着。

    “洛歌姐姐。”林子奕唤了一声,咧嘴一笑。

    宁洛歌朝林子奕点了点头,道:“我们边走边说吧!”

    “好,我交待一下。”林子奕说着,便回头跟掌柜说了几句话后,便与他们一同往城门而去。

    几日后,当林家老爷听到这边发生的消息后,一脸震惊的坐在厅中,半响也说不出话来。他只要稍微打听,再联想一下便可知道那个一夜之间将宝通楼摧毁孩子到底是谁,只是,没想到啊!他虽然知道那个孩子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却没想到他竟然有那么大的本事,而且,那样小的年纪,居然已经契约了上古神兽青龙,这到底是多么可怕多和强大的家族势力才能让这么小的孩子拥有上古血脉的神兽?

    而且,当晚居然还有另一只上古神兽和另一个孩子出现,知道了那宝通楼的下场,他不禁暗自心惊,暗自后怕,宝通楼跟他们这里何其相似?只是,他多留了个心眼,以礼待之,而宝通楼却是强硬的将那孩子掳去,又将他给卖了,如果当初他也将那孩子送上拍卖会,那么后果……

    不敢去想那后果,他只知道,那绝对不是他,甚至他们林家可以承受的,此时,他庆幸的是,他的小儿子似乎跟那位小公子很是合得来,而且现在也跟着那位小公子,这样一来,不管那位小公子背后的势力是什么,于他们林家也是不会有坏处的,深吸了一口气,他看着底下跪着的那名男子,问:“小公子说他要去天龙学院?”

    “是的。”

    “嗯,撤回暗中跟着小公子的人,他那里不必再担心了,告诉底下的人,关于小公子的去向不得跟任何人提起,包括跟他在一起的人也一样。”跟着他们,子奕是不会有事的。

    “是。”那人恭敬的应了一声,便退了下去。

    一旁的老者待那人走后,便开口道:“可要查查那位小公子的来历?”附近一带查不到他的消息,也许可以扩大的查。

    闻言,林老爷也看了他一眼,道:“且不论查不查得到,他于我们都没有敌意,那就不要特意去查,否则只会适得其反,现在子奕跟他们去学院,我们知道这个就行了,剩下的就不是我们应该担心的了。”说着,声音一顿,道:“吩咐一下,关于那位小公子的事情,底下的人不得再议。”

    “是。”老者应了一声,便也往外而去。

    上古神兽青龙和上古金龙出现的消息很快的便在天界一带传开,事情一经传开,也引起了天界很大的重视,更大的是好奇着那拥有着上古神兽的那两个小孩,到底是什么样的小孩?又是什么样的家族出来的?

    而某一个城镇中,一处院落里,一袭白衣一头银发的男子脑海里回想着最近传开的事情,上古神兽青龙?那可是她的契约兽,如何会在成了一个孩子的契约兽?只有一个原因,那个孩子,是她的孩子……

    “圣子,据下面的人调查,查不到关于那两个孩子的消息,自从那一夜之后,便没人再见过他们,而且由于当夜看到的人虽多,却没有一个真正看清他们的容颜,所以查起来难度较大。”一名男子恭敬的禀报着。

    似乎早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况,帝殇陌淡淡的开口:“下去吧!”毕竟是沐宸风和唐心的孩子,又岂会像一般孩童那般,只是,难道沐宸风和唐心两人没跟在他们孩子的身边?据目睹那夜的人说,那夜是两个孩子和两只上古神兽对战上神级别的强者的,虽然他没看到那夜的情景,但也知道绝对惊险万分,心下也暗暗为两个孩子捏了一把冷汗。

    另一边,找不到唐心的沐宸风也听说了上古神兽青龙和金龙出现的消息,让他放心的是,两个孩子没有走散是在一起的,这么一来,他们两人也会安全一点,不过,敢对他的儿子和女儿动手,那个宝通楼……

    深邃的目光中掠过一丝寒光,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桌面上轻敲着,似乎在打着什么主意。

    与此同时,诸葛家中,一处后院里,一名身着青色衣裙的女子正在扫着地,她微低着头,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面容就像大街上随处可见,没有一点的特别之处,她安静的做着事,就像一个普通的下人那样,然,这个人,却是混进了诸葛家中的唐心,这是她进来的第二天,被安排在外院做事,敛起了一身的气息和一惯的优雅,低眉顺耳的模样,就如同一个安守本份的下人。

    她是怎么进来的?原因无他,这个诸葛家本家中有着段幻海的人。这两天,她先熟悉了这诸葛家的外院,至于内院,这里规距很严,外院的下人根本不能踏入内院,所以进来两天内院是个什么样她还真一点也不知道,一身修为被封,这里面又有着无数双眼睛在暗处盯着,她的一切,只能小心再小心。

    “青衣,去把后院清扫一下。”一名中年男子走过来话着,却是以衣袖半掩着,递了东西过来给她。

    唐心不动声色的接过,应了一声:“是。”便退下,往后院而去,到了后院,那个荒废的院子,她进了里面打扫着,感觉到周围没人后,便打开手中的东西,一看,按着上面的指示,在房中的一处暗格中找到了一样东西,这诸葛家的地图。

    看着那东西,她扯了扯嘴角笑了笑,将东西收入怀里,便开始动手,将这院落象征性的打扫一下,这主耗便到了日暮西落,她跟着这府中的下人一道去厨房吃饭,吃完后便回了房。

    房中,她将那地图拿出来仔细看了看,又研究了一下,将地图的路线,以及这诸葛家的构造记下后,便将那地图烧了,而后,拿出几个类似管瓶一样的东西放在桌面上,又划破了自己的手指,将鲜血滴入那瓶子之中,微晃了晃,又拿出数样东西在那里研究着她的血液,而后将血液中含有的药物记录在一旁准备好的纸张上,因为要检验出血液中所含的药物成份,这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检验出来的,不过她有信心,在一年之内她可以知道身体里所含的药物成份,可以解了她体内毒。

    虽然她自己有一间房间,但也不能太晚了还亮着灯,于是,查出了几样后便将东西收起,吹了灯,回到床上,盘膝运气,虽然感觉很微小,但,她体内的潜在能力到底有多强,这一点谁也无法估量,就是她自己也不知道,既然无法找到为她解开身上的穴道,那就试着看自己可否冲开,事在人为,哪怕到最后也无法冲开也没关系,她相信她的努力,终究是不会白费的。

    次日清晨,她依旧早早的便起床,去打扫外院,这里面哪怕是外院下人也不少,每人都有明确的分工,而她的倒算是轻放松,就是打扫,只是,打扫的同时,她还得想办法进入内院,毕竟她对那天一神水也好奇不已。

    不过,这一天似乎比热闹,来来往往的下人都忙得很,她扫完了地,看着那些不知在忙着什么的下人发着呆。其实,她是打听到的了,今天似乎是诸葛府的老爷子五百岁大寿,当然,这位还不是那位诸葛家的老祖,而是现任诸葛家主的父亲,修仙的人有的专注修炼几百岁才成亲生子的应大有人在,七八十岁的也有,因此,这父子爷孙之间的岁数相差,一向是说不清的。

    “青衣?你地扫完了?”一名三十来岁的妇人吩咐着底下忙碌着,看着那拿着扫把发呆的呆愣丫头,便扬声喊着。

    “嗯,扫完了。”她点了点头,脸上神情有些呆然。

    “今天前院比较忙,人手也不太够,你跟我来,还有你们几个,跟着一起来,去前院打下手。”说着,便带着几个丫头往内院而去。

    唐心敛着眼眸,低眉顺眼的跟在她们的身后,步伐不紧不慢,与前面的几人毫无两样。

    前面的那名妇人进了里面,扬起了笑脸对着一名妇人说:“洪娘子,奴婢带了几个丫头过来,您看看让她们做点什么?”她的语气恭敬,面上神情也带着几分讨好。

    那洪娘子打量了几人一眼,便道:“嗯,两个去厨房帮忙洗菜,这个两个到这边来端东西。”说着,手一指,前面的两人则被分去厨房洗菜,唐心和另一名丫头则被叫去一旁端东西,而那领着她们来的那妇人也退了下去,去厨房帮忙。

    一旁的洪娘子不着痕迹的打量着两个忙碌着的丫头,其中一个看起来比较机灵,穿着青衣的那一个则比较呆然,话也不多,只是安静的做事,看起来也很是顺眼,她暗自点了点头,便转身打算去忙别的事情,只是还没走开,便听一名小厮来报,说大公子在牡丹亭宴客,让送几味下酒菜过去。

    “婉儿几人呢?怎么没见到?”洪娘子扬声问着,看不到熟悉的那几个身影,不由皱了皱眉。

    “回洪娘子,婉儿姑娘几人被何管事叫去去前院帮忙了。”一名下人回答着。

    闻言,洪娘子皱了皱眉,想了想,便对唐心和那个灵机的丫头道:“你们两个过来。”

    那机灵的丫头一见,便连忙小跑着来到她的面前,讨好的问:“洪娘子有什么要玲儿去做的?”

    唐心则微垂着头,来到旁边,静静的站在一旁,她知道,像她这样话不多,反应又有几分呆然的人很容易让人放心,因此,不用开口时,自是懒得开口。

    洪娘子看了两人一眼,道:“内院人手不够,忙不过来,你们两人给我送几道下酒菜去牡丹亭,会有人带你们去的,跟着来就是。”说着,那边的人早已经吩咐了炒几道下酒菜上来。

    微垂着眼眸的唐心眼底划过一抺亮光,真是运气不错。不多时,她们两人手中端着一个长形的盘子,上面各摆着两道小菜,跟在一名小厮的身后往牡丹亭而去,路上,唐心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周围,注意到,哪怕是没有出现,暗处的那些暗卫似乎也不少,心下暗自盘算着,跟着那前面的人走,直到,隐隐听到有人谈笑的声音传来,才回过神来,让自己的动作与神态以及身上的气息不外泄一分,因为她知道,这诸葛家的人可都不一般,尤其是,刚才那人说了,是这诸葛府中的大公子在宴客,自然得打起十二分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