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0 青龙出手

    “你去试过了?”

    “没……”天龙学院名声太大,他哪敢去。

    “不试又怎么知道不行?”云曦看了他一眼,小脸上尽是冷峻的神色:“我娘亲说了,这世上没有做不到的事,只有不想做的事,我要想进天龙学院,那就一定能进去!”

    看着他认真的神色,林子奕张了张嘴,到最后,也输人不输阵的挺起了小胸膛,道:“那好,我跟你一起去,你都能进去,我也一定能进去的!”他才不相信自己会输给这小子,他比他还小三岁呢!

    于是,两人便这样决定了,下定了决心去天龙学院,只是,他们并不知道,不远处的一桌几名男子正盯着他们两人打量着,那目光透着几分的不怀好意,也不知在想着什么,边吃着小菜,边喝着酒,压低着声音交头接耳。

    云曦和林子奕找了处客栈住下,两人虽然年纪小,但也不喜欢同睡一张床,便要了两个房间,夜色降临,沐浴后的林子奕直接往大床上一躺,呼呼而睡。而隔壁间的云曦则盘膝坐在床上修炼着。

    就算再精明,也毕竟只是两个孩子,当夜深人静之时,房里的云曦断然不会想到,一节迷|烟就将他给放倒了。那白天的几个男子用刀挑开里面的门锁,推门而进,将昏迷的云曦抱起后,便往夜色中而去。

    次日清晨,林子奕伸了伸懒腰醒来之时,便来到隔壁间,伸起的手往前一拍,却见门没关好,一怔,探了探头,往里面看去,一边喊着:“云曦?你起来了没啊?”说着,便往里面走去,可当脚下踩到的东西时,低头一看,顿时脸色一变,快步的往里面走去,挑开床帐,那里哪里有人?

    “该死!”他黑沉着脸低咒着,快步往外走出,大声喊着:“掌柜!掌柜!给本少公子出来!”

    “怎么回事?一大早就吵吵闹闹的?让不让人睡啊?”有的客人被吵醒,不满的语气从房中传出,然,此时的林子奕压根懒得理会,直奔楼下。

    而掌柜也急急的走了出来,正好迎上林子奕,一见他满脸怒容,脸还是那张脸,可此时的神态却是令人惊惧,活像要吃人一般,当下忙问:“这位小公子,不知出什么事了?”

    没有浪费时间,林子奕从空间中掏出一块令牌往前一推,摆放在那掌柜的面前,那掌柜一见,顿时脸上一惊,连忙弯下了腰,一脸恭敬之色:“小、小主子……”他竟然是他们林家的小主子?这令牌见令如见人,林家当家家主给了他年仅八岁的儿子,这个他们林家的人都是知道的。

    “跟我一起的那位小公子被人掳走了!马上给我查!要是查不出他在哪里,你就等着被本公子剥皮吧!”厉声一喝,稚嫩的声音此时却是蕴含威压,哪里有平时跟在云曦身边那逼嬉皮笑脸的模样。

    掌柜闻言大惊,额头冷汗直冒,连连应事,便迅速吩咐人着手调查此事。且不说此人小公子甚是看重,就是好端端的人在他们客栈被人掳走,他们也得承担很大的责任,自是不敢有所拖延。

    “把能用上的势力都用上!”林子奕再丢下一句话,便快步往外走去,出了外面,脸上尽是掩不住的焦急神色。这些时间的相处,他已经把云曦当成自己人了,虽然他明明就比他小,也似乎比他聪明了点,但再怎么说,他也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现在被人掳走了,也不知怎么样?

    “早知道我就应该跟他睡一间房的,现在好了,该去哪里找他?”他朝周围看了看,一脸焦急的往大街上走去。

    而此时的云曦,则被人用束缚术定束缚着,无法动弹,他在半夜时就醒来了,当感觉到自己醒来时的异样,就知道自己是中了下三滥的东西了,一张小脸更是冷峻得可怕,小嘴也紧紧的抿着。

    他娘亲教给他们两人医药之术,他们虽不能说很是精通,但也略懂一二,可他居然大意的中了那样的东西,如果他娘亲和爹爹知道了,一定会对他很失望的。

    因此,此时的他并不是担心自己落入什么样的处境,而是在生气自己居然这样的大意,明明他爹爹和娘亲就提醒过他,外面的人都是知面不知心的,如果有一天他们独身在外,一定要格外小心,不可中了别人的暗招,可他居然还中了暗招了,而且,还是用那样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把那孩子带出来。”外面传来一道声音,不多时,铁门被打开,一个男子走了进来,提着他的衣领便往外走去。

    他抿着嘴,不语,只是沉着小脸,敛下了眼眸,掩住了眼底的杀意。

    到了外面,才知道这里一处三层的阁楼,他被带进了间房里,那里,坐着两名中年男子,身上衣着皆是不凡,其中一充名中年男子自他进来便盯着他看,越看,眼底越发的泛着亮光与惊喜,甚至其他人还没开口,他便已经站了起来,来到他的身边将他抱住,一边不悦的对那提着他衣领的男子喝道:“怎么样可以这样无礼的对他?”说着,又放轻了语气,对云曦说:“孩子,你怎么样?可还好?”

    这时,另一名中年男子则呵呵的笑了起来,道:“看来宋爷对这孩子很是满意。”说着,目光朝冷着一张小脸的云曦看了过去,饶是他,也不得不说,这个孩子长得很是出色,尤其是那一身的贵气和那份冷静,真真让人另眼相看。

    “柳兄帮我找了这么好的一个儿子,呵呵,我宋某人定当重谢。”他越看眼前的孩子越是满意,看着他拧起眉头,便道:“孩子,不用怕,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宋怀的儿子了。”

    云曦抿着唇看着面前的几人,听他们的谈话,也知道他是被人抓来卖了,卖给眼前这个人当儿子?哼!也看看他爹娘是谁,竟然敢卖他?

    “我不是你儿子!”他冷冷的说着,稚嫩的声音透着一股冷漠。

    闻言,宋怀看了看面前冷着一张小脸的孩子,仔细的打量了他一番,眼中有着一丝迟疑,朝一旁的中年男子问道:“柳兄,这孩子不是孤儿吗?”这会,他仔细一看,发现他身上的小衣袍可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穿得起的,本来他以为是姓柳的给孩子收拾一番后才带来给他看的,这会看这孩子的神情,似乎跟他想的不太一样?

    “孤儿?”云曦挑了挑眉头,冷峻的小脸浮现一丝嘲讽之意,瞥了面前那中年男子一眼后,目光落在眼前这个叫宋怀的人身上,冷声道:“我是在客栈休息,被人用迷|烟掳来的。”

    听到这话,那叫宋怀的男人脸色微变,看向那柳姓男子,沉声道:“柳兄这是要陷我于不义么?随便便掳人孩子来给我当儿子,这小公子气度不凡,我本以为是孤儿,却不想他竟是被你们掳来的,若是因此而得罪什么人,柳兄担当得起么?”

    “呵呵,宋爷,做我们这行买卖的,又怎么可能每一件货源都是来自正路?既然宋爷怕麻烦,那也罢,来人,送宋爷!”他虽然在笑,不过那声音带着几分的强硬和冷笑。

    “你!”宋怀沉着脸,看了看冷着一张小脸的云曦,沉声道:“你不打算放了这孩子?他既不是孤儿,应该是好人家的孩子,你们怎么能掳了他来卖!”

    闻言,云曦瞥了面前的人一眼,抿着唇,没有开口,只是冷冷的看着那名姓柳的中年男子,眸光微闪,不知在想着什么。

    “正如宋爷所说,这孩子长相不俗,气度也非凡,宋爷就算不卖,相信也会有人争着抢着要的,毕竟,这么精致出色的孩子,任哪个大家族有什么特别爱好的人来说,花几个钱,并不算什么。”姓柳的漫不经心的笑着,一个眼神示意,对那一旁站着的护卫:“还愣着干什么?送宋爷出去。”

    而宋怀听到他的话后,一张脸气得一阵红一阵青,他知道眼前这人势力在这一带不俗,当下便压下火气,道:“好!我买了这孩子,多少钱,你说!”

    “十万金币!”柳姓男子勾起唇角,说出了一个数。

    听到这价钱,宋怀的脸色越发的黑沉,这十万金币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于他来说,用十万金币来救一个陌生的孩子,确实不太划算,但一想到那柳姓男子的话,却也只能咬了咬牙:“好!我给!”他深吸了口气,回头对冷着一张脸的云曦道:“孩子,不用怕,你在这等我,我去付了钱便来带你走。”

    “呵呵,宋爷果然爽快,还不带宋爷下去办好手续?”柳姓男子睨了一旁的人一眼,那人连忙将宋怀带出去付钱。

    “小子,想不到你还挺值钱的,不过你也运气不错,碰上了宋怀这个老好人。”中年男子心情大好的说着,坐在桌边,倒了杯茶喝着,不用花一分本钱便赚了十万金币,这生意,确实划算。

    他只值十万金币?云曦在心底冷笑一声,在他爹娘的心里,他和妹妹可是无价之宝,这人敢将他当货源来卖,他可不会轻易饶了他!

    不多时,宋怀付了钱回到房间,对着那柳姓男子道:“钱我已经付了,孩子我带走。”说着,便伸手解开了云曦身上的束缚术,对他道:“孩子,我们走吧!”

    云曦看了他一眼,跟着他走出了这里,来到外面,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这地方一眼:宝通楼。

    宋怀见他停下脚步回头,以为他是担心柳姓男子他们,便缓声安慰道:“你不用担心,先跟我回家,我原先以为他们找来的是孤儿,却不想是掳来的,你既然是有父母的孩子,我定会让人送你回家的,以后不可自己一个人出来外面,你太小了,很容易出事的。”

    云曦看了他一眼,便跟着他一起走,直到,来到一处宅子里,他让人给他送来了吃的,与他坐在一桌,在旁边看他吃东西。

    见他小小年纪却举止透着一股优雅与贵气,宋怀不禁问道:“孩子,你叫什么?家住在哪里?这城中可有你的什么亲人?”

    见他不说话,他呵呵一笑,道:“我没有成亲,膝下无儿,便想收养一个,倒是阴差阳错碰上了你,可惜啊!若你是孤儿我真想让你留下当我儿子。”说着,便站了起来,道:“好了,我有事要去处理,你吃好了休息一下,过两天我让人送你回家去吧!”

    云曦看着他离开,没有开口,继续吃着东西。直到,日落西山,夜色降临之时,他从空间中取出了十万金币放在房中的桌上,而后便跃出了宋府,矫捷的身影一眨眼便消失在夜色中,往那宝通楼而去。

    来到那宝通楼的前面,他低低的唤了一声:“青龙叔叔。”一道光芒闪过,青龙化成人形出现在他的身边。

    “哼!小小宝通楼,居然敢把你抓来卖,若是不出这口气,到时岂不是让你娘亲说我护你不力?”青龙双手环胸,俊美的脸上尽是嗜血之气。他们家的宝贝,居然只被卖十万金币?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了!

    看到他气呼呼的神色,云曦露出了一抺笑意,道:“青龙叔叔,娘亲说不到紧要关头不让你出来帮我,现在要是让她知道了,你说她会不会说我们啊?”

    闻言,青龙嗜血的神情一变,看向身边的云曦时,露出了嘿嘿的笑意:“小云曦,青龙叔叔最近呆得有些无聊,手也痒,正好这些人送上门来送死,你说不好好教训他们,又怎么对得起他们呢!走,跟青龙叔叔进去,杀他们个遍甲不留!把他们的金币宝贝什么的都收收刮一通!”

    “好!”云曦眯了眯眼,小脸上的笑容加深了,跟着青龙便往前面走去。

    而此时,宝通楼三楼的柳姓男子还不知大难临头,此时正在清点着今日赚进了多少钱,浑然不知,那一楼底下的人已经被青龙和云曦无声无息的解决掉了,此时,他们正往楼上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