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9 任务,学院

    两日后,唐心身上的伤养得差不多了,体内也在这两日中恢复过来,这一天的清晨,那名老者便早早的将她领到了前面大厅中,而大厅里坐着的依旧那名玄衣中年男子,至于那个疯子,从那一日到现在还没见着。

    “来了?坐吧!”主位上,那名玄衣人看着她,面上带着一抺笑意。

    唐心只是看了他一眼,便走到一旁坐下,不急不焦,自然而从容。待坐下后,她这才看向主位的中年男子。

    “看你的举止与气度,你应该不是普通人吧!”他笑着开口,幽深的目光看着她,道:“我有一个任务要你去做,如果你能完成,我可以开口让圣元丹尊放过你,以及,解开你身上被封的修为,圣元天尊交待下来,不要让你有好日子过,如果待他忙完手头上的事情亲自对付你,呵呵,以他的手段你就算是不死,也会生不如死,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样做对你才是最有好处的。”

    听完这话,她眸光一闪,静静的看着他,心下却是在暗暗思忖着,良久,心下有了计量,眼底暗光划过,开口问:“我如何相信你?”沙哑低沉的声音一出,那一旁垂眸站着的老者顿时诧异的抬眸朝她看来。

    “呵呵,果然是不简单,如果我猜得让不错,你是被以圣元天尊点了哑穴的吧!在身无灵力的情况下还能解开自己的哑穴,果然不是常人。”幽深的目光泛过一丝精光,扯了扯嘴角,道:“以我傲剑山庄庄主的身份,以及圣元天尊与我的关系,要保你,轻而易举。”低沉的声音带着一股自信与傲气,他的眉宇间散发出的是一股久居上位者的气势,他的一手轻轻的,状似漫不经心的在桌面上轻敲着,睨了她一眼,道:“风云榜百强榜上,圣元丹尊居第八,而我,段幻海则排行第五。”

    闻言,唐心心头一震,有些震惊的看着他,这个人居然在风云榜百强上面排行第五?那他不就是一名神王级别的强者?那个圣元丹尊居然排第八?难怪,难怪这两人给他的感觉是那样的深不可测,难道给她的感觉是那样的危险,神王级别的强者,眼下确实不是她可以抗衡的。

    压下心中的震惊,她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这个人说出这些,无非就是告诉她,乖乖替他办事,如果敢动什么小心思,以他和那个疯子的势力绝对可以逼得她在这天界无法立足,又或者说,哪怕中她逃出去了,他们也有办法让她落入他们的手中。♀

    清楚这一点,她沉默了半响,见他依旧是那副面上带笑的神情,依旧是神色中透着一丝的不甚在意,她深吸了口气,慢慢的呼出,再三思量过后,这才开口道:“你要我办什么事?”

    听到她的话后,段幻海笑容越发的加深了,他看着她,开口道:“我要诸葛家天一神水。”

    “诸葛家的天一神水?”她微怔,问:“诸葛家中有人的实力比你高?天一神水又是什么?”以他的实力无法直接拿到那东西,那就代表,那诸葛家中有实力比他强的人镇守着,他的实力已经排行百强榜第五,那诸葛家的岂不是……

    听到她的话,他并没有任何不悦,相反的,心情更是有几分的跃动,她越是聪慧,越是警惕,越有可能完成任务,拿到他要的天一神水,诸葛家的水深,如果是愚蠢之人进去,估计呆个十来年也摸不清那天一神水被守护在哪个地方,而若是她,也许可以办到也说不定。

    想到这,他脸上的线条也柔和了几分,笑容也多了一丝的暖意,看着她,意味深长的道:“诸葛家中老祖,实力排在风云榜上第三,至于天一神水,是他们诸葛家的圣物,你无需知道那有什么作用,只要想尽办法把它给我偷出来便可以。”

    闻言,她微微皱了下眉头,道:“为何是我?那样的圣物应该有高手守护着的,你让我一个修为被封的人去,怎么可能办到?”

    “这个你放心,正因为你没有修为,才更容易得手,到时,我会给人一件法宝,就算是诸葛家的那老家伙,也不会察觉到你的修为被封住,只要你能把天一神水给我拿回来,我便解开你的修为,放你离开,又或许,你以后都可以跟着我,成为我傲剑山庄的人。”

    听到这话,唐心在心下冷笑一声,却是不以为然。然,脸上却是一脸的正色,道:“我知道了,在这件事上我没有退路,我会想尽办法,把你要的东西弄到手的。”

    “很好,把这药服下。♀”他满意的点了点头,一物抛出,落在唐心手中。

    唐心低头一看,扯着嘴角笑了笑,打开瓶子,将里面的一颗丹药服下。对于她这个精通药物的人来说,无论是什么药,只要给她时间,她就可以研制出解药来,对她用药,真的是多余的。

    看到她服下那颗药丸,段幻海眼中精光一闪,从空间中拿出两样东西道:“这滴水晶珠可以掩住你身上的气息,只要戴上,可以完全掩盖住你身上的灵力痕迹,另一个则是冰幻面具,戴上后看不出有易容的痕迹,而且,这个冰幻面具可以随心所欲变幻七个面孔,这也可以方便你在诸葛府中行事。”

    她接过那两样东西,饶是她自己精通炼器之道,却也不得不说,这两件东西都是不俗的宝贝,可以随意变幻七个面孔?这可是好东西,还有那颗水滴形的项链,这段幻海还真是自信,就笃定她会乖乖听令于他了?不怕她直接卷了他这些东西就走?

    “你先回去吧!接下来的事情,我会安排好的。”他挥了挥手,示意她退下。

    闻言,唐心将东西收起,便往外走去。

    待她离开,老者不禁开口问:“主子,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她,她真能做好?”

    “一个修为被封的女子,能在死亡树林里杀绝了我两名杀手,就算被圣元天尊下了美人笑变成这副丑颜也能这般淡定,无论是心性还是智慧上都绝对是上上之选,这件事情交给她那是最好不过的。”

    “主子是说,她并非天生那张丑颜?”老者微怔,看着中年男子。

    “呵,圣元天尊最喜欢的不就是研制这些诡异又毒辣的丹药吗?那美人笑空有一个好听之名,却是一种极期毒辣的丹药,尤其是对女子而言,服下美人笑一年后,脸部更会开始溃烂,再蔓延到全身,却又不会死,直到第二年,中了美人笑的人每到月圆之夜便会开始大笑不止,直到第三年,全身溃烂大笑而死,而且,此物,无解。”他勾起唇角,脸上带笑,以着平静的语气说着这味丹药的药性。

    老者闻言,却是心头一凛,想到那个女子,不禁又问:“主子觉得一年之内,她可以拿到天一神水?”

    “那就要看她的表现了。”他笑了笑,神情莫测的敛下眼眸。

    另一边,沐宸风在到了玄清宗后,直接找上了玄清宗的门主,问了唐心的下落,才知道她被人掳走一事,听说到现在也查不到一点消息,他微微拧了微眉,压下心中的担忧,留下了话,如果她回来了告诉她,便离开了玄清宗。

    与此同时,玄月也来到了天界,当看到这边的修士修为竟然都比他们那边的人高时,更是担心着沐宸风带着两个孩子也不知去了哪里,会不会出什么事?到了这边,便也四处打听着他们的消息。

    而此时,一身白色小衣袍的沐云曦身边跟着林子奕正走在大街上,八岁大的林子奕是林家的小少爷,身上的衣袍都是上等的绸缎,然而,此时跟在沐云曦的身边却如同小厮一般,原因无他,因为哪怕是沐云曦一身白色小衣袍,但那身像足了沐宸风的气度都让人一看便知绝对是人中之龙,活脱脱的就是贵族小公子,更别说他那张精致出色的容颜了。

    “云曦,云曦,我们到前面酒楼去休息吧!走得我好累啊!”林子奕边说着,边指着前面的酒楼,快步的往前面跑去。

    云曦见状,朝周围看了一眼,便迈步往前走去,小小的身影明摆着是一个孩童,却偏偏又令人无法忽视,大街上的一些女子和妇人看到他,都忍不住的盯着云曦看,一边说着:“这是谁家的孩子?长得真俊啊!”

    早已习惯了那些目光的云曦神色自若的往前走去,迈着小步进了酒楼,店小二扬着笑脸迎了上来:“小公子,请上楼,刚才那位小公子已经在楼上订了位了。”边说着,边把他迎上楼。

    “云曦,云曦这边。”二楼临窗处,林子奕坐在椅子上朝他招了招手,一边喊着。

    云曦走了过去,在桌边坐下,瞥了他一眼,问:“点了吃的没?”

    “嗯,点了点了,我还点了酒,我爹不让我喝的,现在他不知道,正好可以偷喝。”

    闻言,云曦皱起了眉头,冷声道:“不准喝!”

    “为什么?我都点了!”他不满的说着,瞪着面前的他。

    “我说不准就不准!”云曦冷眼看着他。他娘亲可说了,小孩子不能喝酒,尤其是在外面,要不然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哼!你比我老爹管得还严,小屁……行了行了,不喝就不喝,瞪我干嘛!”本来要说小屁孩的,不过要看到他那冰冷的目光后,他居然心底一阵发毛,不敢再开口,只能在心底暗骂着,臭云曦,真不知是谁家的孩子,竟然养成这冷冰冰的模样,那眼神真够吓人的。

    云曦才不管他,让小二把酒徹了,上好了菜后,便拿着筷子吃起来,小小年纪,但动作个却很优雅,相反的,对方的林子奕却是将一只鸡腿夹到碗里后,直接用手拿起吃。

    看到他吃得油油的脸,再看他那拿着鸡腿的双手,云曦皱了皱眉:“你在家都这么吃的?”他们一路上有时吃避谷丹,有时吃干粮,这会看他这样毫无形象的动手直接抓着吃,顿时一阵愕然,好歹也是林家的小公子,怎么这副样子?

    “我老爹才懒得管我,他整天就忙着生意,跟我吃饭也没几次,再说,这样多方便。”他说着,又大口的咬了一口鸡腿。

    闻言,云曦只能无语的看着他,吃过后,两人清理干净的桌边坐着,想了想,云曦道:“我在书中看到,这天界最大的一处修炼学院,叫天龙学院,里面有很多厉害的导师,这天界风云榜上的一些强者大部分都是从那里面出来的。”说到这里,他的声音顿了一下。

    而原本正摸着肚子的林子奕一听这话,顿时坐直了腰,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道:“你不会想去那里吧?那里可是出了名的贵族学院,进那里的都是被当成他们家族下任家主培养起来的,别说招收弟子很严格,就是一年要上交的金币也贵得离谱,倒不是说我们出不起金币,而是,那里不这容易进去,而且又不让走后门。”

    “我是想去那里。”他点了点头,小脸上尽是认真的神色:“天界太大,我要找到我爹娘和妹妹不容易,而凭他们的本事,我相信他们不会地有事的,这里的人修为都很强,所以我想去学院修炼,那个地方我是再三思量过的,如果我爹爹和娘亲知道我做这个决定,一定也会同意的。”

    “你早打算好了?所以这一路都往西走?”林子奕瞪着眼睛看着他,活像是在看怪物似的,眼前这小屁孩才五岁,什么妖孽来的?竟然能有做出这样长远的打算?

    云曦睨了他一眼,道:“你若不想去,可以现在打道回府。”他是一定要去的,现在的他太弱了,他要变强,才能保护好家人,不让爹爹和娘亲担心。

    林子奕鼓着腮着睁着眼睛瞪着他,好半响,这才道:“我、我想去也得进得去啊!你的修为连我都比不上,我不敢打包票能考核过关,你却那般自信,你以为那地方是说进就能进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