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8 破解!

    夜色降临,树林中更显阴森,而原本靠着大树休息的唐心,在漆黑的夜色中睁开了眼睛,身影迅速往夜色中窜去,她听到就在她身形一动的那一瞬间,那不远处盯着她的人也有所动作,只是,她并没有乱窜,而是跃进了一处迷阵当中,身影瞬间消失在那弥漫着烟雾的夜色中。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这个阵法是白天她四处走动时发现的,迷阵对她而言构不成困扰,相反的,她可以借助迷阵让自己避开危险和那些人的耳目,进了迷阵,因为夜色和烟雾的关系,伸手不见五指,但凭着直觉,她依稀能摸清这个阵法的法门,她找了一些树枝,在地上摆出了一个聚灵阵。

    聚灵阵可以吸引周围的灵气汇聚成一团,她现在身体无法动用灵气,只能借助这空气中的灵气了,先试着能否冲开她的穴道再说。随着聚灵阵一摆出,迷阵当中便出现了阵中阵,灵气凝聚着,她试盘膝在阵中坐下,试着吸收那空气中的灵气,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弥漫在她身边的灵气也越发的浓郁,她骤然睁开了眼睛,手伸起往自己胸前的几个穴道一点,拂动的手指带动着空气中的灵力击向她身上的穴道,只感觉一股气流透过手指的力道冲破了那被封的穴道,胸口处似被什么压着一般,直到,弥漫在身边的灵力和手指点下的穴位被冲开,她顿觉一口气轻放呼了出来。

    “那是什么手法?竟然只能冲破哑穴却无法冲破被封的修为。”她低声呢喃着,声音有着一丝的沙哑,不像她原本的声音,她知道,是那先前的让她面容骨骼改变的丹药所引起的,但好在,至少能开口了。

    夜,很静,正因为如此,她能听见阵法外的声音,因为这里面是迷阵,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也听不见里面的声音,相反的,她却可以,她知道那两个黑衣人在找着着她,已经已经往这迷阵中来,只是这个迷阵的范围毕竟不小,而且她又另外设下阵中阵,他们要找到她也得费些时间罢了,而能让人盯着她的,那两个黑衣人定是已经从这树林考核过关出去的,因此,她也不能在这里面呆太久,更不能让她的太多事情被他们所知道,只有对方无法掌控她的一切,她要离开,才能更为方便。

    当下迅速起身,撤了聚灵阵,又摸索着往阵外而去,与那两人所走的是相反的方向,几个纵身,身影便消失在夜色中,成功的将那两个暗中盯着她的黑衣人给甩掉了。而就在这时,夜色中却传来风刃掠过的声音,快而狠厉的朝她攻击而来,她目光一眯,凭着本能迅速的避开,但身上的灰衣却仍被风刃划开了一道口子,而当她回头看去时,却不见有人影出现,她站了起来,手中握着匕首,泛着寒光的目光在这夜色中就如同猎豹一般盯着暗处。

    “出来!”沙哑的声音透着一丝冰冷,她的目光盯着漆黑的夜色,知道这里埋伏着一个杀手。

    也在在这时,一名黑衣人从树后走了出来,手中握着泛着寒光的利剑,面具下,一双蕴含着杀气的目光紧盯着前面一身灰衣的唐心,当目光落在她腰间的乾坤袋上时,眼神更是阴沉了几分。

    “是你杀了他?”

    冰冷的声音透着一股渗人的杀气从那黑衣人的口中传出。唐心听到他的话,又看到他的目光盯着她腰间的乾坤袋,自是知道他说的是那个死在她手中的黑衣人,心下只是奇怪着,杀手本就冷血无情,死一个算一个,这人又想做什么?为那个死去的杀手底报仇?未免太可笑了吧!

    她勾起唇角,玩味的一笑,丑陋的面容没有了原本的绝美脱俗,这一笑,配上她现在的这张脸,任谁看了都觉得悚然,尤其是她那打量着黑衣男人那暧昧又诡异的目光,更是让那名黑衣男子目光冷了三分,杀气增添了七分,就在那黑衣男人以为她不会开口时,却不想听到那沙哑暗沉的声音夹带着戏谑的传来。

    “看你这眼神,这语气,活像是我杀了你的心肝似的,怎么?杀手之间还有那样肮脏的事情存在着的吗?”

    “你找死!”黑衣人听到她的话后,手中利剑一抖,黑色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的朝她掠来,泛着剑气的利剑直逼她的面门,杀气凛冽,似乎打算一击取她性命。

    唐心眯着眼,脚步后退着,看着那朝她而来的锋利剑尖,眼底掠过一抺摄人的杀气,脚下步伐一转,身法快得诡异,反握着的匕首迎上了他的伸剑,以力借力的削了过去,她的匕首本就削铁如泥,此时又力了力道,黑衣人的那把剑尖顿时断了一截掉落地面,而对方的反应也是极快的,瞬间手中灵力一涌,竟催动了周围的蔓藤缠上了她的脚,剩下一截的剑往前一划,朝发她脖子袭去。

    风木属性的修士!

    她心一凛,双脚被蔓藤缠住无法动弹,那朝她手腕而来的蔓藤则被她的匕首削断,此时看到那黑衣人手中的断剑朝她脖子划来,杀气腾腾,手一翻,将别在衣袖中的银针射出,银针没带灵气,却也有着一股力道在其中,那黑衣人只防着她手中的匕首,没想到她竟然会用暗器,冷不防的被击中了身上的麻穴,身体一瞬间出现了麻木的感觉,也就在这一瞬间的功夫,唐心手手中的匕首切断了缠着脚的蔓藤,飞身直接扑向那恢复过来的黑衣人。

    “咻!”

    “嗖!”

    “嘶!”

    时间似乎在那一瞬间静止,唐心侧在那黑衣人的身侧,那握着匕首的手则放停放在黑衣人的脖子处,锋利的匕首刀刃嵌入了那黑衣人的皮肉,鲜血涌出,饶是在夜色中也依旧腥红一片,浓郁的血腥味让唐心迅速回过神来,感觉到身后气息的涌动,她知道定是那两人寻来了,迅速取下黑衣人腰间的乾坤袋,收起匕首迅速往林中而去。

    当那两名黑衣人来到那里时,看到又一个死去的黑衣杀手瞪着眼睛躺在地上时,两人皆倒抽了一口气,因为,对方身上只有一个伤口,那就是脖子处,那种刀法,不是那个丑女的又会是谁?只是,她一个没有修为的丑女竟然能在这里面杀了两名黑衣杀手?这也太不正常了!

    “你继续找她的下落,我回去禀报一声!”两名黑衣人中的其中一人沉声说着,语气中有着凝重。能够以普通人的身手杀了他们两名杀手,那个丑女,绝不简单,他们得马上向上面禀报,免得出了什么事情。

    “嗯,快去,她应该走不远,我去寻她。”另一名黑衣人说着,身形一闪,便往夜色中而去。而另一人也往外面掠去,打算将这里面发生的事情跟上面的人禀报一声。

    天色渐亮,死亡树林中看似平静,但却处处充斥着杀机,潜伏在林中的唐心从黑衣人那里拿到的乾坤袋中的丹药缓解了身上的伤,经过一夜的调整,也缓和了一些,虽然那些丹药并不是最好的,但她将那两人的丹药分成两三次服下,以做到让内伤尽快的恢复过来。

    而在傲剑山庄中,老者正在给他的主子禀报着暗卫所说的事情,将话说完后,静静的站在一旁,微低着头,此时,他的眼中也是有着难以置信,毕竟,那个女子身上没有灵力波动,而一个没有灵力波动的女子,又是如何做到杀死他们在死亡树林历炼的杀手的?

    “哦?竟然这般有本事?”傲剑山庄的庄主挑了挑眉,眼底掠过一丝的异色,他的手在桌面上轻敲着,半响,这才沉声吩咐道:“去把她带来见我吧!”他倒要看看,那个被圣元丹尊带在身边,却又偏偏丑得无法直视的丑女到底有何特别之处?他傲剑山庄的杀手不说可以以一敌百,但也是绝对是以一敌十的好手,就算是在那死亡树林中历炼的,实力也绝不会低,而她,一个没有灵力波动的人竟然能杀了他两个人?

    “是。”老者低声应了一声,便转身往外走去。其实他也好奇,那名女子他接触过,除了气度上很是出众之外,身上没有那灵力波动,而且依他的目光来看,似乎不是被封住修为的,而且容颜又那般,可这样一个女子,怎么会杀得了两名杀手?心下暗忖着,脚步越走越快。

    而他并不知道,圣元丹尊的修为很强,再加上他那独特的手法,一般人根本看不出唐心的修为被封,只当她只是一个没有灵力修为的普通人罢了。

    另一边,死亡树林里,唐心在树下闭目休息,身体倚着树没动,但却感觉到有人在盯着她,不过对她没有杀意,因此,可以知道应该是那先前在暗处盯着她的那两人找到她了,待休息够了,体力也渐渐恢复过来,这才睁开眼睛,准备往林中而去,然,此时,她却突然感觉到铺天的杀气朝她袭来,而且是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的,女人的直觉让她知道,这回出现的黑衣杀手绝对不止两三个。

    暗处注意着的那名黑衣人也注意着周围,他是已经通过考核的杀手,自然能轻易的找到那暗中人藏身的地方,此时感觉到那股杀气,不动声色的朝周围扫去,静观其变。

    七八名黑衣人从树后闪了出来,不知他们是出于何种原因,此时,盯着她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具死尸,冰冷而无情。唐心看到那七八名黑衣人后,也眯了眯眼,手一动,将匕首反握住,一边在思量着,这么多人,以她现在可打不过,要怎么办好?等着那暗处的黑衣人出手救她?所谓求人不如求己,别人是靠不住的,哪怕她明知实力悬殊,此时也不可能坐以待毙。

    “杀!”

    一名黑衣人冷声一喝,七八人瞬间同时出手,凛冽的寒光朝唐心袭去,杀意腾腾,狠厉而凶残,空气中,因他们几人涌动的灵力气息而让空气中的威压也低沉了几分,树叶被气流所拂动,发出沙沙的声音,空气中,杀气弥漫着,几人的攻击不约而同,快得令人无法闪躲,唐心明知无法避开,也只能握紧匕首迎了上去,凭借着她诡异的步伐一次次的避开他们致命的攻击,只是,没有灵力相助,单凭现在身体的体力,很快的速度便慢了下来,而且也只能险险的避开对方的攻击,有几次避之不及,身上手臂上都被剑罡之气划开了一道道的口子,鲜血染红了灰衣,很是剌眼。

    而就在她的速度慢了下来之时,七八人的利剑直指唐心致命之处时,眼见她命悬一线,气息也弱了下来,战斗力下降,那暗处看着的黑衣人这才飞身跃出,手中利剑一挡,挡开了对方几人的攻击,将唐心护在身后,冷眼看着那七八名黑衣人。

    “主子有令,她不能死!”

    冰冷的声音从那暗卫的口中传出,他冷冷的扫了那几人一眼,继而转过身来,冰冷的目光带着一丝复杂的看着那面容丑陋的女子,见她就连在刚才生死一线间也依旧面不改色,甚至,一丝惊慌也没有,明明一副很弱的模样,却偏偏能击杀他们的杀手,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唐心唇角微勾,看了那七八名目光带着不甘的黑衣人一眼,无声的笑了笑,手中的匕首一转,收了起来,那副神态,那份自然,就像压根不将她现在身上的伤放在眼里一般,更像笃定了那些黑衣人不敢杀她一般,那样的胸有成竹,那样的令人愤恨。

    七八名黑衣人盯着唐心,虽然没说什么,却不肯离去,直到,另一道黑色的身影寻来,看到林中那架势后,扫了众人一眼,冷声道:“主子有令,把她带回去。”

    听到这话,唐心眉头一拧,半敛下了眼眸,带回去?她本来还想指望着看这里面能不能逃走的,这些人口中的主子,断然不会是那个疯子,那么,就应该是这傲剑山庄的主人了,为何要见她?她不认为现在的她有什么特别的,除非……

    目光朝那名刚出现的黑衣人看去,除非,他将她的一举一动禀报给了上面的人知道,因此,那人才对她产生了好奇吧就!毕竟像她现在浑身没有灵力波动,却偏偏击杀了他们的杀手,确实是诡异了一些。

    “走!”那两名黑衣暗卫看向她。

    知道无法避免,她也只能跟着他们走出这片树林,而身后的黑衣杀手们,则在看到他们几人的身影消息在林中后,这才相继的散去。

    大厅中,主位上,玄衣男子端着茶杯抿了一口,这才打量着眼前一身灰衣染血的女子,入眼,是那丑陋的容颜,一双眼睛狭小得看不清她眼中的神色,身上确实如他们所说,并没有半点灵力的涌动,然而,那一身气度却是非同一般人,此时她站在他的面前,竟然能够直视着他的眼睛,任由他打量而没有一丝的惧意和胆怯,反而透着一股从容的气度,确实,只是一眼便知道这个丑女绝对不是一般人。

    “你的修为被封住了?”玄衣男子沉声开口,声音带着几分的漫不经心,话虽是问句,却又透着肯定。

    他的话一出,一旁候着的老者微微抬头朝唐心看去,再次研究,也没看出她身上有灵力的波动,更不知主子为何说她的修为被封?

    唐心则在对方说出这话后,很是直接的点了点头。不错,能一眼看出她的修为被封,傲剑山庄的庄主确实不是一般人,她刚才也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他,这样一个人物怎么就跟那疯子扯到一起去了?疯子与他之间,莫非有着什么交易不成?

    “圣元丹尊的独特手法,一般人可无法解。”他看着她,露出了一抺笑容:“你是如何在没有灵力的情况下杀了我两个手下的?”

    唐心静立着没有开口,此时,她可是‘哑巴’,犯不着开口说这个,倒是她好奇着,这个人到底想做什么?不会只是单单让她来给他看看这么简单吧?

    “杀了我两个人,怎么也得给我些补偿。”他像是自说自话似的,不再看向唐心,而是又抿了一口茶水,好半响,这才吩咐道:“把她带下去,让她养好身上的伤。”

    “是。”老者恭敬的应了一声,走到唐心的身边,道:“跟我来吧!”说着,便往外走去。

    虽然不知那人葫芦里卖什么药,不过有得休息养伤,她还是很乐意配合的,当下便跟着那名老者离开。

    厅中,看着那抺身影离开,玄衣男子露出了一抺意味深长的笑容来,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似的,目光幽深而带着期待。

    另一边,宗门的比试也在三天后结束,出乎意料的,除了当了唐心之外,一切都正常发展,而辛尧最终与玄傅凌天交手,却也没有下杀招,因为两人有着共同的一个目的,找到唐明月玄!而想要找到她,他们至少自己就不能受伤,如果非要争出个高低来,最后一定会弄得两败俱伤,也不知是商量过的还是怎么,到最后,两人只是打了个平手。

    宗门的比试结束后,其他的几个宗门的人散去,宗门也恢复了正常,只有少数的人知道唐心被掳走,因此,在比试结束后,傅凌天在交待让三名记名弟子守着主峰后,便也下了山,打算去寻唐明月的踪影。

    辛尧也在离开宗门后,并没有回他的宗门,而是动用了辛家的势力在搜索着唐明月的下落。

    这一日,一身黑色衣袍的沐宸风正在一处酒楼中喝酒,忽的听到耳边有人在交谈,便留了几分心思听着。

    “说也奇怪,最后的比试时,唐师叔怎么会没出现?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就连我们师尊也不知道。”

    “而且最近也没看到唐师叔的身影,有人说唐师叔是离开宗门了,门主则说唐师叔是因为临时有事才没参加的,也不知这些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就算唐师叔现在不在也没关系,她的余威还在,谁敢在宗门捣乱?那不是存心找死吗?上回那林峰主在台上疼得死去活来,现在还被关押着呢!”

    “哎,这人比人真是比死人,林师叔到了咱们宗门也就半年的时间,那运气却是别人无法相比的,成了成峰主的亲传弟子,又有傅师叔帮她撑腰,呀,不像我们。”

    这几个说话的人,正是玄清宗接了任务下山历炼的弟子,此时吃着东本喝着酒,话便多了起来。而在一旁听了他们的话的沐宸风,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唐心 ,于是,他看了那几人一眼,站了起来,走到那桌边,沉声问:“你们刚才说的那人,名字叫什么?”

    突然出现在桌边的男人让几人愣了愣神,尤其是在看到对方那出色得令人无法直视的容颜后,更是一怔一愣的,而且,眼前这人一身霸气和威压太过骇人,看到对方见他们久没回话而微起的眉头,心下一惊,连忙开口问:“你,你是何人?问这个做什么?”

    “回我的话!”沐宸风目光一扫,强者的威压覆盖上了他们的头顶,直逼得他们冷汗直冒。

    “前、前辈息、息怒,我说,我说……”一名男子惊得脸色苍白,感觉到那股威压让他快无法呼吸过来时,连忙服软的道:“那是我们玄清宗的唐师叔,名字叫唐明月。”

    听到那人的话,沐宸风眸光一闪,睨了那几人一眼,便转身往楼下走去,黑色的身影很快的便消息在那几人的的眼前。看到他离开,那股威压也随着散去,几人不由的轻呼出一口气,擦了擦冷汗颤声道:“好可怕的威压,那、那是谁啊?”

    酒楼下面,沐宸风心中涌上了一抺欣喜,看向头顶上的蔚蓝的天空,在心中轻喃着:玄清宗么?你在玄清宗么?唇角微勾,迈步便往大街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