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7 击杀!

    一处城镇中,那名中年男子迈步走在前,而在他的身后,一身灰衣的唐心静静的跟着,丑陋的容颜令大街上的众人退避三舍,一双双鄙夷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活像是她身上沾满毒液一般,唯恐碰上了她的那一身灰衣。

    唐心坦然的走着,步伐不紧不慢的跟着那灰衣人,全当没看见周围那些对她指指点点的目光,丑陋的面容看不出什么来,甚至那双眼睛也因骨骼的变异而变得陕小,两侧的墨发垂落着,半遮着她的脸,却掩不住那张丑颜。

    此时的她,浑身没有灵力的涌动,修为被封,与大街上那些百姓毫无两样,但,她比别人多了一份的从容,一份的优雅,那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优雅与从容,丝毫不因她那张丑陋的容颜而有一丝的改变。

    酒楼中,临窗处,桌边,那中年男子点了几个菜,自己坐着品酒独饮,而在他身侧的唐心则半敛着眼眸站着,她知道跟着这个疯子就是找罪受,从那两天前被他掳来开始,她已经饿了两天了,饿了也只能喝喝水,那个疯子就是存心不让她吃东西的,而且还让她紧跟着他的步伐走,少了一身的修为,再加上两天没吃饭,身上又有伤,可以说,现在的她已经快支撑不住了。

    中年男子似乎存心折磨她,抿了一口酒,瞥了身侧的唐心一眼,眼中划过一丝阴狠,无声的冷笑着,从桌上拿下一盘菜,放在地上:“丑奴,赏你的,吃吧!”说着,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这时的酒楼,人不多,那中年男子的话语和动作,都被酒楼里面的人看在眼里,因为那中年男子一看就是修为很是强大的修士,而跟着他的那名丑女又丑得令人无法直视,但偏偏那身优雅从容的气度又让人觉得诡异,因此,不少人都注意着他们那一桌的动静,此时看到那中年男子放在地上的那盘菜,众人的目光更是不约而同的朝那名丑女看去。

    那个丑女脚步有些虚浮,脸色也苍白难看,由此可见,身上有伤之余,更是饿了有些天的了,那个中年男子明显就是在虐待她,那么,她会吃吗?

    唐心抬眸看了那疯子一眼,依旧微垂着头,静立着。她可以肯定,这个疯子已经从内到外全都疯了,可以说几近变态,研究出那样诡异的丹药不止,还抓了她来这样对待,不是疯子又是什么?

    “不吃?呵,倒是硬骨头,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得了几天。”他冷笑着,睨了她一眼,便继续品着酒。

    唐心静静的站在一旁,无视着酒楼中众人的打量,目光看向了外面的大街,心下则在思忖着,要怎从这个疯子的身边离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直到,他放下了酒杯,付了账后,便迈步往外走去,而她则静静的跟在他的身后。

    穿过几条大街,又走了近两个时辰的路,来到一处位居半山腰的山庄大门前,走了一整天,她气息微喘,汗水湿了衣裳,看着那气势磅礴的山庄大门,那上面几个金漆大字:傲剑山庄。

    她来到这天界也不过半年的时间,对于这里的一些势力还有很多不清楚的,这傲剑山庄,她更是没听说过,更不知道是属于什么势力范围的,正想着时,几抺黑色的身影咻的一声出现在大门前。

    “来者何人?”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就仿佛经过严格训练的死士。

    她抬眸看着,那四名黑衣人浑身都有着冷冰的肃杀之气,血腥的气味饶是她现在修为被封,也能从他们身上察觉出来。她看到前面的疯子手一扬,一块令牌对向了那几名黑衣人,几名黑衣人见到令牌后,目光微缩,又迅速的低下了头,语气也带着一丝的恭敬。

    “请进。”

    中年男子迈步往前走着,她自然也跟着,而就在她经过那几名黑衣人的身边时,原本低着头的黑衣人冷冷的朝她扫了过来,目光带着打量与探究,伸手拦下了她,而前面的中年男子脚步一顿,半回过头嗯了一声,那黑衣人当即缩回了手,往后退了一步。

    大门缓缓打开,入眼可见的便是那站在里面的黑衣护卫,一名老者迎了出来,看到来人时,脸上尽是恭敬之色:“拜见圣元丹尊。”他弯腰行了一个九十度的礼。

    圣元丹尊?

    身后,唐心眸光中闪过一丝幽光,看着前面那个被她称为疯子的中年男子。

    “把她给我带下去。”

    阴冷的声音传出,他头也没回的迈步往里面走去,而那老者则恭敬的应了一声后,来到唐心的面前,在看到她那丑陋的容颜时,眼底浮现一丝怔愕,紧接着恢复如常,他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她,见她除了那不堪入目的应容颜之外,一身气度很是非凡,虽然一身灰衣,但那份骨子里透出来的从容和优雅实在让他难以将她当成一个下人看待,最后,他缓声道:“姑娘,跟我来吧!”

    唐心点了点头,跟着老者往另一边而去,一边则打量着这傲剑山庄里面的布局。直到,来到一处院子处,老者这才对她说:“姑娘,你先休息一下吧!”因为不知她是什么身份,此时也不敢怠慢,毕竟她是跟着那圣元丹尊一起来的。

    见他要离开,唐心移步一挡,来到那老者的面前,看着他微怔的面容,她比了比吃饭的动作,继而看着他。

    老者这回脸上的错愕是掩不住的,他没想到这个面容丑陋的女子竟然还是个哑巴,不过也看懂了她的意思,便点了点头,道:“姑娘你稍等一会,我让人给你送些吃的来。”说着,这才走了出去,一边则在思量着,怎么圣元丹尊的身边带着这么一个奇怪的女子?

    唐心在桌边坐下,走了一天,这一坐,浑身传来的酸痛让她不想再站起来,被那疯子打伤的内伤没有丹药治疗,此时呼吸重了还隐隐作痛,在桌边坐了一会,便有两名侍女端着东西进来,放在桌边后又静静的退了下去,看着那两名侍女轻盈的脚步,越发觉得这傲剑山庄有些诡异。

    从进来到现在,所见的无论是男是女,都是有修为在身的,而且暗处还隐藏着暗卫,这个山庄,似乎充满着秘密。那个疯子与这傲剑山庄又是什么关系?以那个疯子折磨她的行为来看,估计也没料到那老者会给她送来吃的,还不知等他见完人回来又会怎么对付她,眼下,还是先填饱肚子恢复些力气才是最重要的。

    傲剑山庄的主厅中,一名身着玄色华服的中年男子端着茶杯轻抿了一口茶水,看着坐在旁边的圣元丹尊,道剑“听说你还带了个丑女来?那是什么人?你怎么会带在身边?”

    “一个奴隶罢了。”他阴着声音说着。

    “奴隶?”那玄服男子玩味的看着他,也没再继续筠有那话题,而是道:“前阵子的丹药已经用得差不多了,既然来了,不妨多住些天,顺便再炼制一些吧!”

    圣元丹尊一手在桌面上敲打着,也不知在想着什么,半响,这才道:“也好。”声音一顿,又交待着:“在我炼丹的这段时间里,给我盯紧那个丑奴,不要让她太好过了。”

    “丑奴?”玄衣中年男子看了他一眼,道:“你确实不要让她太好过?我这地方,说是炼狱也不为过,要想让人不过好,方法可多着。”

    “不要弄死了就可以,其他的随你。”他站了起来,衣袍一拂,问:“上次让你找的灵药找到没?”

    “嗯,找到了,我等会让人给你送去。”

    闻言,他这才迈步往外走去。看着圣元丹尊离去的身影,玄衣中年男子眯了眯眼,端着茶杯,轻抿着一口茶水,继而放下,开口问:“那个女人有何特别之处?”

    老者从后面走了出来,正是先前带唐心去院子的那人,他恭敬的站在玄衣人的身侧,道:“回庄主,那女子面容丑陋,而且是个哑巴,身上没有灵力波动,看着只是一个普通人,不过她的气度非凡,举止透着一股优雅与从容,与她的面容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哦?那倒是有趣。”他扯了扯唇角,道:“圣元丹尊吩咐,不要让她太好过,你把人带去死亡树林吧!不会弄死了就可以了。”

    闻言,老者一怔,顿了一下,开口道:“庄主,她身上受了内伤,而且似乎不轻,这会送去死亡树林,会不会……”

    “你让人暗中盯着,圣元丹尊不想让她太快活,就不用去理会她,不要让她死了就可以。”至于跑了?他们傲剑山庄这里,可是进得来,出不去的地方,一个没有灵力的丑女,又怎么可能逃得出去?

    “是。”老者应了一声,这才转身往外走去。

    院子处,唐心好吃饱后在院中休息,想着应该如何恢复自己的实力,她身上的穴道以她现在毫无灵力的身体来说,根本无法解开,而且那封住她修为的手法太过诡异,再加上那个疯子的修为很强,只怕就是一般的修士,也很难解得开她的穴道。

    “把她带上!”老者突然出现在院门口处,身后的两名黑衣护卫上前一把扣住唐心。

    唐心看向老者,而老者对上她的目光便移开了,迈步往外走着,身后的两名黑衣护卫也带着唐心紧跟着,直到,走了半个时辰,来到一处树林处,老者这才示意两人黑衣人松开她,开口道:“姑娘,上头有令,不希望姑娘太过好过,这前面的这处树林,叫死亡树林,这一带都是我们傲剑山庄的地界,就算是树林的最深处,那也是一处悬崖,无处可逃的,唯一的出口只是在这里,里面有着我们傲剑山庄的杀手在历炼,姑娘身无修为,进了里面也是九死一生,而这,也是上头吩咐的。”

    闻言,她看了老者一眼,微微朝他点了点头,他本来可以不用跟她说这些的,而他所说的这些,却是提醒了她。那个疯子本来就不想让她好过,只是没想到,竟然会将修为被封的她丢到这树林去。

    死亡树林么?看来,她要面对的还真是九死一生的处境。

    “进去吧!”老者看着她说着。

    她稳了稳心神,看了那密林一眼,迈着脚步往里面走去。就算她修为被封,但也绝不是可任人欺凌的,死亡树林,这也许会是她的一个机会。

    “暗中跟着。”老者吩咐着,看着她消失在密林中的身影一眼,便转身离开。而站在原地的两名黑衣人则闪身进了里面,在暗处盯着那抺身影。

    她无比庆幸,自己是吃饱了才进来的,若不然,这会估计想逃跑都没力气。进了这片林中,她挑着树木较密的地方走,借着杂草和树木半掩着身体,一边警惕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修为虽然不能用,但她的警惕性却依然在,她甚至可以知道,在她的身后,有人在跟着她,这无关第六感,而是想都想得到的,那个疯子不会想要她死,顶多就是想要她拖着奄奄一息的身体出现在他的面前,让他看到她悲惨的一面罢了。

    隐藏起自己的气息,她并不急着往里面而去,因为知道越是里面,杀手出现的会越多,这外围这里眼下还是属于安全的。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捂着还剌疼着的胸口,她靠着身后的树轻呼出一口气,平息着那揪疼的感觉。

    “沙沙……”

    林中传来树叶摇动的沙沙声,她瞬间警惕起来,趴下身子在草丛中,看着那不远处出现的一名黑衣人,从那玲珑的身体段来看,那是一名女子,空气中有着淡淡的血腥味弥漫而开,她透着杂草看去,那女子一手捂着手臂处,手掌被鲜血染红,她朝周围扫了一眼后,便在一棵树下坐下,从腰间的乾坤袋中拿出一枚丹药服下,又简单的处理了伤口,便盘膝休息着。

    她静静的趴在杂草丛中,浓密的杂草掩住了她的身影,她一动也不动,让自己的气息尽量的放松,放轻,空气中似乎静了下来,除了偶尔轻风拂过时传来的树叶沙沙声之外,也只有几声虫鸣声传入耳中。那名黑衣女子没察觉到唐心的存在,她在调息着,只是,过没多久,空气中的气息却是骤然一变,杀气弥漫在其中,甚是骇人。

    唐心悄然抬头看向周围,只见,那前面树下的黑衣女人猛的从地上弹了起来,手中握着长剑,冰冷的目光扫过周围,最后定格在一棵树后,冷声开口:“既然来了,那就出来!”

    一棵树后,一名黑衣女子走了出来,手中长剑染着鲜血,脸上依旧戴着面具:“既然知道我来了,就乖乖的把命留下!”冰冷的声音带着杀气,伴随着声音落下的那一瞬间,黑色的身影一闪,手中长剑折射出一股凌厉的肃杀气息劈向那前面的黑衣女子。

    受了伤的那名黑衣女子握着手中的剑迎上前去,两剑相碰,铿锵的声音在空气中传开,凛冽的气息四溅而出,掠过周围,在周围的树木上划出了一道道剑痕,更有一些树枝被剑气击落,而近乎半人高的杂草也在那剑气之下被削断了不少,趴在杂草丛跌唐心让自己的身体尽量的贴向地面,此时的她只能低着头,因为她知道,一旦抬起头的话,那飞掠而过的剑气甚至就会将她的脑袋削了下来。

    好在,两人实力相当,越打越往另一处去,她感觉到这边不再被那剑气波及,便抬头往前面看去,看到两人的招式可以说是近乎一样的,两人的实力也差不多,而唯一不同的则是,其中一人的速度要比对方快一些,看到两人在那里战斗,还是招招致命,她慢慢的反方面退去,直到,看不到她们两人身影时,这才迅速起身,往林中而去。

    暗处,盯着唐心的那两名黑衣人相视一眼,看了那两个在战斗的黑衣女子一眼,便跟在唐心的身后,往林中而去。他们两人本以为那个丑女人会在刚才被发现,谁知她竟然能隐藏得那么好,而且还是在没有修为的情况下,真是出乎他们的意料。

    唐心往林中而去,却在往林中走着时,被一名黑衣男子挡住了去路,那人盯着她一身的灰衣,冰冷嗜血的眼中有着杀气,没有开口,手中的剑一抖便直接出手。

    “咻!”

    见状,她猛的飞身往一侧扑去,就地一滚避开了他的攻击的同时,一手拔出了绑在腿上的匕首便迎上了那黑衣人手中的剑,她的匕首没有灵气的涌动,但却是削铁如泥的宝贝,两剑如碰时,铿锵的声音传出,因为无法注入灵气而无法一击将对方的剑削落,她手一挥,再一击出时攻击的不再是迎上那黑衣人手中的剑,而是攻向黑衣人的死穴!

    “找死!”

    那黑衣人冰冷的目光中划过一抺阴寒,看到那匕首朝他致命的地方击来,身形迅速一闪,避开了她的攻击的同时,剑锋一转,凛冽的剑罡之气折射而出,袭向唐心,饶是她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有修为在身的黑衣人,避之不及之下,手臂处被剑罡之气划开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口子,鲜血如泉水般涌出,瞬间便渗透了她身上灰色的衣袖。

    看到自己被伤,她的目光眯了眯,眼底杀意涌动,目光幽深而骇人,顾不得自己手臂上的伤,她握紧了匕首,任由鲜血渗出,飞身扑向那持剑而来的黑衣人,论眼下的实力,久战之下,她必败无疑!唯一的取胜方法,就是险中博!

    黑衣人看到那灰衣丑女竟然敢迎上来,冷哼一声,目光中浮现了一丝轻蔑,手中长剑再注入一剑灵气,直逼对方的的胸口,而就在这时,只听听铿锵的一声,手中的剑一抖,虎口一麻,像是有什么断裂了一般,他甚至还没能来得及看清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听见利刃剌入身体的声音传入耳中,以及,那胸口中传来的剧痛和浑身一震的僵硬。

    “咻!嗖!”

    唐心站在那黑衣男人的身后,一手却是环过男人的手,将手中的匕首剌入了他的胸口,一击毙命!快得令人无法置信,而那黑衣男人手中的长剑,却是被她的匕首削断在地面,她就是趁着那一瞬间男人的怔愕一击要了他的命!

    “你……”

    黑衣男人瞪大着眼睛,虽然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那眼中的震惊与不敢置信却是那样的鲜明,身体在僵硬后倒向了地面,甚至,到死的时候他也依旧睁大着眼睛,震惊的看着前方。

    而暗处盯着唐心的两名黑衣人,此时也被这一幕给惊到了,一个毫无灵力的女子竟然将那名黑衣杀手给杀死了?这一幕,而且就在他们的眼皮主底下发生?她到底是怎么办到的?那样的速度,那样的果断与狠厉,甚至,连那名黑衣男子那一瞬间的闪神都给算计进去了!

    唐心此时则收起了匕首,将对方腰间的乾坤袋取了下来,打开一看,见里面有疗伤的药,心下一喜,便拿出一颗服下,又将自己手臂上的伤口处理一下,便迅速的往林中而去。

    “要不要把这事跟上头禀报一下?”暗中盯着的两名黑衣人在商量着。

    “再看看吧!那一幕真的太不可思议了,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说出去谁会信?”

    “她手中的匕首是宝贝。”黑衣人眼中闪烁着贪婪的光芒。

    旁边那名黑衣人看了他一眼,道:“她是圣元丹尊带来的人,而且也吩咐了她不能死,你若不想像那人一样,还是不要动别的心思为好。”

    闻言,那人收起贪婪的神情,冷声道:“知道了,走吧!别跟丢了。”说着,便飞身往前掠去。

    而唐心知道身后有人跟着,自己将那名黑衣人击杀也落入身后人的眼中,本想找个机会摆脱他们,但为了不打草惊蛇,她决定,再过些时间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