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6 变数!疯子!

    “敢在这个时期潜入玄清宗,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目中无人。”成峰主低沉的声音透着一股威严,看向他的目光带着一丝复杂。

    “哼!小小玄清宗,又岂挡得住我!”

    那中年男子冷哼一声,眉宇间尽是张狂摄人之势,浑身的威压甚至凌驾于玄清宗门主之上,而此时这里,除了成峰主之外,没人知道这人是谁,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绝对是一名强者,一名实力修为在玄清宗门主之主的强者!

    “你来又是想做什么?杀我?如果你想杀我,那一日就不会任由我离开了,莫非,就是特意来看看我死了没?还是一直沉睡着?”成峰主看着他,再度问出声。

    “哈哈哈……”他仰头大笑,笑声骤然而止,目光带着恨意的看着他:“不!我会让你活着,我要让你活在痛苦中,活在自责中!让你生不如死!”他仰头大笑着,衣袍一拂,转身便离开。

    成峰主看着他离去的身影,眼底浮现一丝的无奈,一丝的疲倦,一丝的痛意,良久,万般心绪,皆化成了一声轻叹,他转身离开,往主峰他的洞府而去,回到洞府,他按下了一处开关,石床底下便出现了一个入口,进了里面,他关上了内侧的开关,那处入口就像从没出现过一般的合上,任谁也看不出那里有一个地下入口。

    里面,是一道道的阶梯,似乎没有尽头一般,光线微弱,如果不是每隔一段路墙上有夜明珠的话,里面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越是往里面走,灵气越是充沛,直到,他来到最底下,那处光线耀眼的地方,耀眼,不是太阳光,而是墙上的夜明珠散发出来的光芒,这里,是主峰的地底下,也是一个除了成峰主之外,无人知道的一处充满灵气的秘境。

    这里约有一个小院子那般大,四面的墙泛着一丝油亮的黑,带着点点闪烁的亮光,有着一张石桌和几张石椅,周围种着的是一些不必见到阳光便可长出的灵花,而在这里面的正前方,有着一处冒着轻烟的小池,池面上透着丝丝寒气,池边的一处石头滴着水珠落入池中,却听不见水落池中的叮咚声。

    他似乎是怕惊到了什么似的,放轻了脚步,慢慢的走近池边,在那边上坐下,伸出了手,轻轻的拂开池面上的薄烟,随着那轻烟散开,他的手,轻轻的抚上了那冰面。

    冰下,是一个穿着紫色衣裙的女人,约莫三十来岁的年纪,她的容颜只是一般,顶多只能算得上清秀,但那闭着的眉宇间却散发着柔和的神采,哪怕是沉睡着,也给人一种安详的感觉,她面上线条柔和,像是睡着了一般,只是,她早已经在多年前便没了呼吸,她,只是一个已经死去多年的人而已。

    此时,看着那冰下沉睡着的女子,成峰主的眼中没有了往日的威严,没有了往日的古板与凌厉,有的,只是那深藏灵魂之处的深情,有的,只是那每夜梦回时的思念,有的,只是那想要遗忘的悲痛……

    他静静的坐在旁边,也不说话,只是那双手掌轻轻的在冰上抚过,描绘着她的眉,她的眼,她的唇,她的脸,那样的爱惜,那样的爱怜,那样的不舍,那样的留恋……

    而此时,唐心来到主峰上,却见不到她师尊在洞府中休息,不由的微怔,呢喃着:“师尊的伤还没好,怎么没在这里休息?”她里里外外看了一遍,也没看到人,便转身离开,然而就在她转身之时,敏锐的感觉到身后似乎有人,当即回头一看,却什么也没见着,微皱了皱眉,便转身离开。

    而就在她离开后,一抺身影从树后慢慢的走出,那人,正是先前与成峰主在林中的那名中年男子,此时,他看着唐心离去的身影,目光眯起,眼底有着一丝阴狠的光芒划过,他瞥了那空无一人的洞府一眼,便尾随着那抺白色的身影而去。

    她觉得有人在跟着她,但这仅仅是凭着她女人的第六感,她感觉不到身后的气息,但却可以知道,那双眼睛带着阴狠,莫名其妙的阴狠与恨意。是什么人?能跟在她的身后却不被她发现的,这个人的修为应该是她到了这天界所遇到最强的一个了,只是,宗门中何时有了这样的人?这一回几个宗门的峰主她也打量过,并没有特别厉害出色的,那么,这个人应该就不是走正门进来的,难道是偷潜进宗门的?如果是偷潜进来的,这人又有什么目的?怎么会出现在她师尊的主峰上?

    一个个的疑问从心底冒起,此时却找不到答案。她甚至不知道那人是谁?又为什么盯上了她?

    “师妹。”

    傅凌天的声音传来,她抬眸朝前看去,见一身黑色衣袍的他走了过来,也就在这时,她似乎感觉到身后一直跟着她的人没再跟来了,又或者是说,躲了起来了。

    “师兄,我在洞府中没找师尊。”她开口说着,看着前面的傅凌天。

    “也许师尊是出去走走,放心,师尊的伤还没完全好,不会出主峰的,对了,门主让我们过去一下。”

    “好。”她应了一声,与他一同往峰下走去,只是,走子几步,却是回头看了一眼,依旧什么也没看到。

    傅凌天与她一道走着,见她回头,便问:“怎么了?”目光也顺着后面看去,没察觉出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便收回了眼眸。

    “没有。”她摇了摇头,神色自然的与他交谈着,随着两人越走越远,那隐藏在后面的人也随着走了出来,他负手站在原地看着,好半响,这才迈步往另一处而去。

    夜,悄然无声的到来,唐心正走在回自己洞府的路上,还在想着今天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当时她跟着傅凌天离开后,那感觉便消失了,而后来也没再出现,这让她不禁怀疑,是不是她自己太敏感了?

    “沙沙……”

    树叶无风而动,空气中的气息也似乎在这一刻一变,她警惕的朝周围看去,只见,不知何时,她的面前站着一名中年男子,她可以肯定,她没见过眼前这人,她也可以肯定,眼前这人的修为甚至在门主之上,看到这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摄人气息和威压时,她终于知道,为何她今天会有那样的感觉,这个人的实力,确实是她至今见过最强的。

    “你是何人?为什么跟着我?”她冷声问着,清冷的眸光直视着那人阴狠的目光,心下着实不明白,她何时惹上这样的人了?她可以肯定,这个人绝对是潜进来的。

    然,那中年男人只是目光阴狠的盯着她,抿着唇,却不开口,下一刻,却突然出手朝她袭去。唐心早有防备,此时见他攻击她,迅速的出手迎上他的攻击,只是一交手,她才知道对方的实力实在是强得太过份了,她与他,绝对差的不止两个的级别!

    “嘶!”

    一个穴道被封住,那种诡异的手法让她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痛得闷哼了一声,身体几乎是同一时间便无法动弹,而就在这一瞬间,一身的修为和灵气也被他用诡异的手法给封住,甚至,连话也说不出来,对方手一提,抓住她的衣领就将她往外带,而她却连反抗都做不到,只能干瞪着一双眼睛,怒视着那人。

    辛尧身边跟着几名弟子,正打算打发他们回去,自己想要去找唐明月的,却不见那无意间的一瞥,看到了一抺白色的身影被人掳走的一幕,那人速度极快,他甚至看不清对方的身影,但那被他提着的那人一身白色衣裙,明显的是个女人,只是,是谁却看不清,隐隐觉得那身形有些熟悉。

    “你们回去,我出去一下。”他对那几名弟子说着,便提气追着那人而去。这一追他才知道对方实力之强,他用最快的速度仍只能远远的跟着,这让他不禁皱起了眉,尤其是看到那人竟然带着那女人出了宗门却仍无人发现时,目光更是一眯,正打算厉喝出声,但一眨眼,那两抺身影却是消失在夜色之中。

    “该死!”他低咒一声,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飞快的往回掠去,直奔唐明月的洞府:“唐明月!”他在她的洞府找着,喊了几声,也没见到人,自是知道,那刚才那名女子就是她了,只是,那人到底是谁?为何要掳走她?从她被人提着的那个模样来看,她绝不是自愿跟那人走的。

    “你在这里做什么?”傅凌天微皱着眉,看着那在他师妹洞府前的辛尧,脸上尽是冷洌的气息。

    辛尧瞥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却还是道:“就在刚才,那女人被人掳走了。”好不容易看上的一个女人,可别被人杀了才好,他也着实没想到,在这玄清宗里,竟然有人能来去自如,而且还是带着一个人的时候,那个女人也不是吃素的,能将她掳走,而他又追不上的人,岂会是泛泛之辈?

    傅凌天脸色骤然一变,大步上前来到唐心的洞府找了一圈,果然没见到人,想到今天她的异样,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可有看清是何人所为?”

    “我只知道那人修为很高,身法极快,应该是个男的,穿着一身灰衣,其他的就不知道了,我追了出去,那人却带着那女人直接跃出了宗门外没入夜色中,想追也追不到。”辛尧也阴寒着一张脸,任谁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本来,他还打算在这次宗门比试后将那个女人带回去的,现在却出了这样的事,心情更是阴鸷起来。

    闻言,傅凌天抿着唇,转身便走。身后的辛尧见状,问:“你去哪?”见他没应,便迅速跟上。

    大殿处,门主和几位长老以及成峰主都在,听完了傅凌天的话后,几人的脸色都显得有些沉重,尤其是成峰主,眉头更是紧拧着,脸色很是难看。一旁,傅凌天和辛尧坐着,看着他们,一时间也无语。

    “辛师侄,你先回去吧!”半响,门主这才沉声开口,示意辛尧先行离开。

    见状,辛尧便站了起来,道:“好,如此,我便先回去了,不过,如果知道是她的下落,或者是知道是是谁掳走了她,还请门主告知一声。”说着,这才转身迈步离开。

    “你们怎么看这事?”门主的目光掠过几人,沉声问着。

    “会不会是那丫头的仇人?”大长老迟疑的说着。

    “我想,我知道是谁。”好半响,成峰主这才开口,看向诧异的几人,站了起来,道:“我会把她救回来的。”如果他没猜错,应该是他所为,为什么掳走她?只是因为她是他的徒弟吗?他带走她,又想做什么?

    门主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对几位长老和傅凌天道:“你们先下去吧!我跟成峰主谈谈。”

    “是。”几位长老和傅凌天站了起来,迈步往外走去。

    “是将你打伤的那个人?”门主站了起来,负手迈着步伐慢慢的走近。

    “嗯。”成峰主应了一声,微低下头,道:“他今天才见过我,没对我动手,却是抓了我的弟子,估计是想报复我吧!”

    “那丫头也不是一般人,能将她抓住带走,实力修为自是不会低,他能将你打伤,你也定然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你现在的修为只剩下一半。”

    “是我连累了她,我一定会救回她的。”

    “你知道他把那丫头抓哪去了?”门主看向他问着。

    成峰主敛下了眼眸,沉默着。他并不知道他所在的地方,想要找到他,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唉!去吧!你的伤也要多注意。”门主叹了一声,便迈步往外走去。

    而成峰主则拧了拧拳头,最后又放了开去,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呼出,这才迈着脚步往外走去。外面,傅凌天在等着,看见他出来,便迎了上去。

    “师尊。”

    “做好你的事情,其他的不用担心。”成峰主看了他一眼,沉声交待着:“明日我会下山,寻到她,自会回来。”说着,便转身往主峰而去。

    而此时,另一边,一处林中点着火堆,唐心浑身无法动弹的坐在地上,靠着身后的树,而她的对面,坐着的则是那名中年男子,此时,他正盘膝在火堆旁闭目修炼着,似乎全当她不存在的一般,没解开她身上的穴道,甚至连开口说话的穴道也没解开。

    见此,她缓了缓气,压下那股想要杀人的念头,闭上了眼睛休息着。她的一身修为全被封住,而且对方手法诡异,她试了一下,都无法冲破那穴道,实力的悬殊让她知道,此时就是反抗也是没用的,倒不如看看这个人到底想做什么。

    这一夜,很快的便过去了,那人没有跟她说一句话,直到,天亮时,才解开了她身上的一道穴道,让她的身体可以动,但,灵力与修为却被封住,而就在这时,他掐住了她的下巴,一颗丹药塞进了她的嘴里,她甚至来不及反应,那颗丹药便滑入喉咙之中,他手一甩,她整个人便撞到了地面上。

    看着那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的中年男子,看着他眼中的阴狠与寒意,她甚至还没能坐起来,便感觉到脸上的骨骼似乎在变动着,痛得她冷汗直冒,嘴里张开痛哼着,然,她却发不出声音。

    痛!好痛!

    椎心剌骨的痛意让她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冷汗顺着脸颊滴落,那种痛意根本无法想象,她的身体在抽搐着,紧紧的咬着的牙关根本无法让她缓解一丝的痛疼,她感觉自己的脸痛得不像是自己的,因为那种剧痛,最后,她甚至整个人在抽搐中昏死了过去。

    中年男子负手站在她的面前,冷眼看着她在地上抽搐着,看着她无声的痛呼,看着她紧咬着牙关直到最后昏迷,看着她的脸,变成了一张丑陋得令人无法直视的面容,他的眼中出现了快意,出现了舒爽,他脸上的神情诡异而狰狞,好半响,他仰着头疯狂的大笑着。

    “哈哈哈……哈哈哈……”

    震耳欲聋的大笑声夹带着一股骇人的威压,震得那周围的树叶纷纷散落地面,甚至,能感觉到土地也在那股威压之下微微的晃动着,而因剧痛而昏迷的唐心,也在这股强大的威压之下吐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也缓缓的苏醒过来。

    她的一身修为被封,哪怕有上古神兽的威压在身,此时却也用不上,没有了一身修为的她,就如同一个普通人一般,在他的威压之下,胸口血液翻滚着,直冲喉咙,喷出一口鲜血后,那股强大的威压还没散去,她的嘴角又渗出了鲜血,脸色也越发的显得苍白,就在她几乎要撑不住的昏迷时,那笑声终于停了下来。

    “如果他知道,他的爱徒落在我的手中成了这副鬼模样,他会怎么样?呵呵,就那人的心性,一定会自责痛苦吧?”喃喃的低语一顿,他眯着眼,看向地面的她:“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丑奴,乖乖的替你师尊还债,乖乖的听话,若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冰冷的话语充斥着杀气与狠厉,让人毫无不怀疑,他这话,绝不是威胁。

    疯子!

    唐心恨恨的盯着她,吐出了口中的鲜血,撑着身体站了起来,然,就在她站起的那一刻,一道凌厉的气流袭来,又将她整个人狠狠的甩了出去。

    “砰!”

    “噗!”

    身体被甩出了几米远,重击之下,嘴里又喷出了一口鲜血,胸口阵阵的揪疼让她知道,她可是伤得不轻呢!

    “换上!”那中年男子冷眼看着她一身的狼狈,从空间中拿出一件灰色的衣服丢在唐心的面前,嫌恶的扫了她一眼,便迈步走开。

    她深吸了口气,看着那在不远处坐下闭目修炼的中年男子一眼,咬了咬牙,忍着胸口的剧痛从地上坐起来,拿起那件灰衣,迈着沉重的脚步,一步步的走到一棵大树后,将身上的白色衣裙换了下来,穿上了那件灰衣后,她的手摸向了自己的脸,那入手不平的触感让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定是与之前有着天差地别,她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丹药,竟然能改变她脸上的骨骼,那个疯子,实在是太诡异了。

    目光落在她的手上,那丹药竟然连她的皮肤也变了一个颜色,如今这暗淡无光的暗沉色泽,丝毫看不出原来的肤色,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丹药?能在改变她脸上骨骼的同时,连肤也一并改变了?那个疯子,莫非还是一名炼丹师?

    从树后出来的她,换上了灰衣,容颜已变,又无法出声,修为又被封,此时的她,估计就是傅凌天站在她的面前,也认不出她来,尤其是那封印在她身上的手法太过古怪,饶是她,竟也看不出那到底如何破解,此时的她,就像是一个普通得不通再普通的人,当然,如果忽略她现在这张脸的话。

    闭目修炼的中年男子睁开眼扫了她一眼,那阴狠的声音透着冷意的传来:“落在我的手中,你是逃不掉的,收起你的小心思,如果胆敢逃走,我会让你一辈子都无法再行走!跟我走!”说着,便往步往前走去。

    唐心看着前面那人,那人眼底的阴狠与杀气让她知道,他绝不是只是威胁她而已,而是她若真的胆敢在他的眼皮底下逃走,他一定会废了她的双脚,深吸了口气,她敛下了眼眸,强忍着胸口的痛意,迈步跟在他的身后。

    不逃?怎么可能!

    但,她知道这个疯子的厉害,就算是要逃,也得准备得万无一失,她可不想真的逃走后,被他抓回去废了双脚。暂且就跟着他,看看他到底是一个什么人,凭她鬼手天医的本事,她就不信她会永远受制于他!今日所受种种,她发誓,终有一日,一定会要他百倍奉还!

    ------题外话------

    唉。我绝不是想虐咱女主。只是嘛,欲带王冠,必承其重,劳其筋骨,偿尽百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