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5 初赛

    宗门外,众人眼中的那个人,一袭白衣飘飘,气质清雅绝尘,美丽不可方物,眉宇间,清眸中,傲气凛然,尊贵的气息浑天而成,每一眼,众人眼中皆掠过一丝惊艳,再看一眼,心中却不觉间有着一丝拘束,甚至,不敢去对上那双清冷淡然的眼眸,眼前的人虽然是一名女子,虽然看起来年纪尚轻,但,他们却莫名的有种不敢亵渎的念头。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宗门内,唐心的目光掠过那前面的几个宗门的领头人,暗暗的打量了一番后,这才迈步上前,而她身后的众名核心弟子则自动的分两边站立而开,让出了中间的一条道来。

    “玄清宗成峰主座下弟子,唐明月,见过各位峰主。”清冷的声音带着一抺淡然的从她的口中传出,只见她微微拱手一礼,礼数周正,举止优雅大气,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来。

    “呵呵,没想到玄清宗短短的时间里竟然出了这么个风华无双的弟子,真真是玄清宗之福啊!”一名中年男修笑着出声,目光带着欣赏之意的落在唐心的身上:“唐师侄,我姓沈,乃古剑宗峰主,与令师是多年好友了,听闻他收了个好弟子,今日一见,果然是非同凡响啊!”

    闻言,唐心露出一抺淡淡的笑意,朝他拱手一礼:“沈峰主过誉了。”说着,看向众人,道:“门主以及众位峰主已经在里面等候各位,请随我来。”声音一落,便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请!”

    后面的众位峰主相互说着,看了那分两排而立的整齐而气势不凡的宗门弟子一眼,众人心下暗暗诧异。听闻玄清宗几个月前内乱难平,几乎可以说宗门内的众名弟子毫无规距可言,而今看到这宗门的弟子,不禁暗忖,莫非消息有误?且不说这些人原本如何,但单凭眼前他们眉宇间的神采,以及那一身的修为和气势,就绝非一般弟子可比,玄清宗,果然不愧在几个宗门中有着不可撼动地位。

    跟着前面那抺白色的身影往里面走去,所走之处,两边都规规距距的站着两排宗门弟子,一个个礼数周正,让人挑不出毛病来,而且这一路分站两排的弟子更延伸至比试场地所在,整个宗门所见之处,一派平和之态,根本没有先前所传的那种所谓的内乱。

    此时,众人迈步而行,心下却是暗忖着,如果消息没有失误,那么这宗门就应该在近期整顿过,只是,他们也听说了,玄清宗的门主离开宗门有数月之久,也是前些天才回来了,莫非是门主整顿的?

    而在众人当中,那走在一名中年修士身边的辛尧此时眯了眯眼,饶有兴趣的看着前面那抺白色飘逸的身影,目光放肆而大胆的在她的背影上流连着,眼底,暗光流动着。

    好一个神秘出色的女子,自那一日见过她后,他命人去查探她的消息,所得的结果竟是大大的出乎他意料,这样出色的一名女子,他居然查不出她的来历,更查不出她背后是否有什么势力,不得不说,越是探究,越是好奇,这个女人,彻底的引起了他兴趣。

    同样的,这一行的几个宗门的人不泛在打量着前头那抺白色身影的,只因此女过于出色,无论是气质还是容颜,又或者是修为,都绝非一般人可比的,据他们所知,此人进宗门也就只有半年多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里,竟然能在宗门中出位,可见此人的不凡,而且,看那周围的众名玄清宗弟子看她的目光,恭敬中带着敬畏,那是一种打心底浮现的敬畏之色,她一个女子,是如何做到让这些宗门弟子看向她时都露出那种敬畏之色的?

    众人思忖中,不知不觉来到了那比试广场,远远的,就看见那比试台上,站着众位玄清宗峰主,以及那坐在中间的玄清宗门主,两侧的前面,分别站着一黑一蓝两名出色的男子,众人打量着,知道这两人便是玄清宗有名的傅凌天和上官海棠,他们以前也见过两人,今日再见,越发的觉得他们气势非凡,尤其是,让他们惊讶的是,傅凌天的修为竟然……

    怔愕中,众人又迅速的回过神来,稳下心神,让自己不至于失态后这才上前:“拜见玄清宗门主。”每一个宗门的带队峰主上前一步,向那上面的门主行了一礼。

    “呵呵,各位远道而来,辛苦了。”门主抚着胡子,笑呵呵的说着,挥手一个示意,道:“诛位峰主请入座。”

    “谢门主。”众人道谢着,在广场上那备着的位子上坐下,而他们身后的弟子则恭敬的站在他们的身后。

    前面的唐心绕过众人,来到了门主的身后,而台上分立两旁着的傅凌天和上官海棠也退了开来,站到了一旁。这时,门主站了起来,走上前,看着那底下坐着几个宗门的峰主道:“为期三天的宗门比试,这几天,我门中人会尽地主之谊,如果各位有什么需要的,都可以跟我门中弟子提出来,不过也有一点,在这段时间,除了台上的比试之外,底下无论是哪一个宗门的弟子都不得私下比斗。”

    “门主放心,这点规距,我们是知道的,定会约束着底下弟子,不得私下比斗。”几个宗门的峰主都拱手说着,给出了保证。

    “好,那接下来便是抽签决定,各个门派选出切磋的弟子,请到这一边来抽签。”门主说着,指向了一旁长老处。

    几个宗门的峰主见状,便点了点头,吩咐着身后的弟子们上前去抽签,以抽签来对决,再从中淘汰差的,最终只会有一名胜出者。

    而在众名峰主当中,那天河宗的一个峰主此时却是阴着一双眼睛盯着那台上的唐心,心下愤恨不已,他的徒弟,此时还躺在床上,那一条腿寻遍了医者和炼丹师,都说已经无法再恢复了,从此,他最得意的那名弟子,便成了半个废人!这一口气他若不出,他枉为人师!

    被人那样盯着,唐心自然也察觉到了,她只是淡淡的扫了那名峰主一眼,便移开了目光。视线一转,却对上了那辛尧戏谑的黑瞳,她看了他一眼,淡淡的移开了视线,心中却是想起他们所说的话,辛家的老祖是百强榜上前十名的强者?神王级别么?

    除了几个宗门的弟子,玄清宗的弟子也抽了签,最后,按着抽签所安排切磋的对手。唐心看着手中的编号,是排在后面的,短时间也轮不到她上场,于是便不动声色的退了下去,打算随便走走,看看宗门弟子可有守着规距。

    在两天前,她在门主的帮忙下,调配出了千年引的解药,不过这件事情也只有她和傅凌天以及门主和几位长老知道,她师尊虽然醒了过来,却因千年引的药效而让实力受封,估计短时间里想要恢复以往的修为还是有些难度的,千年引本就是无解之药,而她侥幸调配出解药,却也无法让解药做到对身体无害,她师尊虽然醒来,却不跟他们说是谁将他打成重伤,又下了千年引,不过就算如此,如果那人意图对她师尊不轨,她一定会将人揪出来的!

    走在宗门中,见周围的弟子都规距的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她这才缓了缓神色,宗门中的人有一半其实也就是被她压着的,惧怕她的手段才会这般的规距,如果没人压着他们,估计他们都得翻了天,就宗门弟子的素质,她跟门主和几位长老提起过,以及宗门的那些峰主,说真的,不出事还好,如果宗门真的有了什么事情,那些人还真的是指望不上的。

    门主也从前段时间的内乱中知道了各个峰峰主的一些事情,只是他说一朝一夕无法改变这种局面,其实她倒觉得不以为然,想当年在修仙界时,以她的雷行风厉的手段便将整个宗门都换了一次血,一次过后,如今的宗门还不是一样成为了修仙界第一仙宗?她估计自己也不会在这宗门呆很久,修炼一段时间后,她还是会下山历炼的,对于玄清宗,她能做的已经做了,剩下的也就只有靠他们自己的了。

    “唐明月。”

    一个声音传来,让她停下了脚步,微微回头一看,见是那辛尧,眉头微不可察的一皱:“何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辛尧负手而来,脸上挂着轻佻的笑意:“我对你很感兴趣,查了你的信息,竟然查无所获,呵呵,女人,你还真是神秘,不过,越是神秘才越好玩,不是吗?”他凑近她的身边低低的说着。

    唐心眸光一冷,瞥了他一眼,迈步便往前走,然而此时,那身后的人身形一闪,几个箭步便挡去了她的去路:“再怎么说我也是客,唐师妹,你不应该带我四处走走吗?”似乎没看到她那冷下来的面容一般,他依旧不知死活的凑上前来。

    “我劝你还是不要挑战我耐性,惹恼了我,我可不会跟你客气!”她冷声警告着。

    “哦?是吗?莫非没人告诉你,我辛家家大业大,势力也是非同小可,绝不是可以为敌的对象?”他挑着眉,似乎笃定没人敢跟他辛家为敌一般,毕竟,有一个百强榜前十的老祖,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敢招惹他的。

    唐心扫了面前的人一眼,勾起了一抺轻蔑之色:“不过就是有一名百强榜前十的老祖罢了,你有什么好沾沾自喜?你若真有本事,你辛尧的名字就应该也上百强榜,没本事,就不要在我的面前摆谱,就你这样,还真的不够看。”她冷哼一声,看着他那一阵青一阵红的脸色,迈着脚步往前走去。

    而身后,站在原地的辛尧愤愤的拧紧了拳头,盯着那抺渐远的身影,眼中有着势在必得的光芒。他辛尧在辛家是最有潜力的子弟,也是内定的辛家下任家主,假以时日,他必然能超越他的老祖,风云百强榜,他辛尧的名字终有一日会出现在上面!敢看不起他?敢嘲讽于他?对他不屑一顾?他会让她看看,他是何等的强大!

    比试场上,台上的弟子一批一批的在较量着,输的被抬了下来,赢的则一脸的兴奋与得意,其实,能上比试台切磋的宗门弟子都是从最好的弟子当中挑选出来的精英,他们的实力在他们各自的宗门也是属于姣姣者,只是到了这里,与别的宗门弟子一比,高低却总会立现。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胜出的弟子站在一旁看着每一场胜出的人,注意着他们的招式与身法,也好在轮到他们上场时多一分的胜也的保障,一场比试结束,又进入下一场,轮到上前的是上官海棠对天河宗的一名弟子,天河宗的那名弟子见是上官海棠也不敢大意,毕竟,他不是他师兄,不可能轻易的将对方打趴,只是他想,前不久这上官司海棠被他师兄打伤,想必内伤还没完全好的,这样一来,他胜出的机会就大多了,有了这样的想法,心中更是稳定了下来,只是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在他的手中过不了三招就被一脚踢下了比试台,看着周围众人哗然一声的哄笑声,一张脸顿时青白交加。

    “玄清宗,上官海棠胜出!”

    一道声音的落下,便见上官鸿海棠面带笑容的转身退下比试台,站到底下胜出的那一方去,目光掠过众人时,看到了那从不远处走来的白色身影,便也走了过去:“就到你了吧?可知你的对手是谁?”

    唐心拿出那编号牌看了一眼,道:“上了场就知道了。”无论是谁,于她来说都是无惧的,不是吗?而且,虽然现在是按编号上场,但到最后,各个宗门的弟子都是不会自己人对自己人的。

    抬眸间,看到台上傅凌天和一名男子在交手,那名男子的剑法也很是出色,便问:“那人是古剑宗的?”其实,从对方的衣服上也可以看出,那是古剑宗的弟子,只是这人一个很低调的跟在那古剑宗峰主的身后,她除了开宗门时看了一眼外,还没听谁说起过他。

    “嗯,那人叫郭跃,剑术在古剑宗可说是数一数二的,若不是你师兄他前些天实力又提升了,跟他一战,谁输谁赢还真不好说。”上官海棠笑了笑,目光看向那台上战意凛冽的两人:“不过这郭跃是个剑痴,死脑筋的,最喜欢找人挑战,尤其是剑术比他强的,人品倒是比那辛尧好,没那么多的花花心思和阴谋。”

    闻言,唐心瞥了身边的他一眼,笑了笑,没有开口,而是将目光转而看向那郭跃,见他一手剑法确实精湛独特,而且剑法挥发间纯熟而流畅,有着行云流水之态,也有着凛冽骇人的肃杀之气,确实,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剑手。

    这一场切磋,两人都越战越勇,时间也可以说是前面的切磋中最长的,因为两人的实力都属于顶尖的,无论是傅凌天还是那郭跃,都绝对是宗门的一把手,就是唐心也毫不否认,如果不是傅凌天前两天才进了阶,估计今日想要胜过郭跃还真没那么容易,好在,修为的品阶下,久战之后,郭跃渐渐的处于下风,最后收剑的一击时,两人出时出剑,而傅凌天手中的剑震掉了郭跃手中的剑,直剑直指对方喉咙之处,一招分胜负。

    “我输了,玄清宗傅凌天,当之无愧是剑中好手。”

    坦荡荡的话语,倒是让众人对郭跃的好感又提升了不少,输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输了却没有那个胸襟,看着台上的郭跃拱手一礼,捡起自己的剑走下台时,唐心也不由的勾起唇角:“这郭跃气度倒是不错。”

    “玄清宗傅凌天胜!下一组。”

    台上的人在喊着,随着傅凌天走下台,又有下一组的人上去切磋,如此,过了几组之后,便轮到了唐心,上了台,她看到她的对手是一名女子时,唇角勾了勾,倒没想到会同对上女子,眼前的女子,容颜出色,一身修为也是不差,看她身上的衣服,是辛尧那个宗门的?

    “唐师姐,请。”那女子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迈走走到中间。

    见状,唐心也走上前,来到了中间处,也朝对方拱手一礼,而就在这时,那女子目光一眯,就趁着她拱手的这一瞬间,掌心一转,凌厉的气流如同利剑一般的朝她袭来,见此,唐心挑了挑眉,白色的身影一闪,便避开了她的攻击,而看到那女子不防就出手的众人,有的则冷笑着,看着好戏,有的则愤恨着,责备那女子太过阴险,而唐心却不以为然,再怎么样,那女子也不是她的对手,陪她玩玩,又如何?

    侧身一转的同时,掌心凝聚出一股气流朝对方弹去,速度之快,让那对面的女子甚至连看清都没有,只有凭着本能迅速的后退着,但避得不及时,身上的衣裙却被那道气流击破了一个洞,只是一击,便让她的心有些慌乱了起来。

    “好快的身手,真不愧是亲传弟子啊!”

    “就是,不仅人长得美,实力也是顶尖的。”

    底下看着的弟子们在小声的议论着,看着台上两抺身影的切磋,几乎可以说,那玄清宗的唐明月完全占了上风,她的实力一看就比对方高,而她在与那名女弟子交手几招后,似乎是摸清了对方的路数,一记掌风击出,便将对方击落台下,胜负,顿时分晓。

    “啧,根本没得看,我看他们几人的切磋,只有跟最顶尖的几人对上了,那才有看头。”

    “嗯,说得不错,不过你们说,辛尧跟傅凌天如果对上的话,谁的胜数会大一点?”

    “这个可不好说,虽然说傅凌天现在的实力似乎又提升了,不过辛尧是谁?以他的实力修为,若再是有丹药的辅助,傅凌天想要胜出我看也难。”

    “嗯,这倒也是。”

    初赛,也可以说只是一场热身赛,最后胜出的人,实力会较为集中一些,随着初赛的告一段落,门主吩咐着底下的人安排着几个宗门的人入住玄清宗,便也随着各自散去。

    傅凌天和上官海棠以及唐心三人走在小道上,边走边说着话,至于话题无非也就是围着宗门比试的话题来说,以及哪个宗门的弟子实力很是出色,也许是心有所感,上官海棠看着身边的傅凌天道:“今天看见辛尧动手,他的身手确实非同一般,如果是你,你有几分可胜过他?”

    “以我如今的实力,我有七分的胜算。”傅凌天开口说着,沉默了一会,又道:“不过我看他的样子,似乎胸有成竹。”

    “辛家的财力和势力来说,弄些增强实力的丹药也是极其容易的,也许,他是打着这个主意吧!”上官海棠开口说着,又道:“他那个人阴险得很,如果明着来倒是不用担心,我就怕他用阴的,如果你真跟他对上了,还是小心些好。”

    “嗯。”他应了一声,见一旁的唐心似乎在想着什么,并没有开口,不由问:“师妹,怎么了?”

    唐心回过神来,道:“我只是想起先前他在台上的战斗方式,觉得有些地方很奇怪,却又说不上来。”声音一顿,她露出一抺笑意,道:“算了,也不多想了,我去看看师尊。”说着,便往主峰而去。

    而此时,一处无人的树林中,成峰主负手而立,看着前面的中年男子,微沉着脸,抿着唇,一双蕴含着威仪的目光紧盯着他。而对面那人则看着成峰主,眼底有一丝惊愕掠过,稍纵即逝,快得无人发觉,半响,还是他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没想到你竟然能找到人破解了千年引,还能治好你的内伤,看来,你还真是命不该绝啊!”声音透着一丝的冷然与阴狠,衣袖下的手微拧起后又放开,似乎在挣扎着什么似的。